皖南事变是蒋介石“火中取栗”

陈爱清 收藏 1 464



一九四一年一月四日,叶挺、项英率领新四军军部、一个教导团、一个特务团和第一支队、第二支队、第三支队的各两个团,共9000余人,由径县的云岭军部所在地出发奉令向北转移。一月六日,新四军到达茂林地区时即遭到国民党军队四十三集团军部司令上官云相指挥的7个师共约8万人的严密包围和袭击。新四军部队奋战七昼夜,终因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至14日,除2000余人突围外,大部被俘、失散和牺牲。军长叶挺在依约前往和国民党谈判时被扣押,政治部主任袁国平战死,副军长项英、参谋长周子昆突围后被叛徒所害。

早在一九四0年的七月十六日,国民党就发出了一个所谓的“中央提示案”:(1)取消陕甘宁边区和一切敌后抗日民主政权;(2)八路军、新四军集中到冀察两省和鲁北、晋北一隅,受第二战区阎锡山指挥,并不得越境和武装群众;(3)八路军、新四军合并,编制由五十万人缩编为十万人。并于十月十九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名义致电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和新四军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强令将在黄河以南坚持抗战的八路军、新四军于一个月内撤到黄河以北。

针对蒋介石的无理要求,十一月九日,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叶挺军长、项英副军长复电国民党并向全国人民揭露了国民党的这一阴谋。指出:“国内一部份人士正在策动所谓新的反共高潮,企图为投降肅清道路。......欲以所谓中日联合剿共,结束抗战局面,以内战代抗战,以投降代独立,以分裂代团结,以黑暗代光明。其事至险,其计至毒。”对国民党提出的无理要求一一加以驳斥。同时为了顾全大局,仍然答应将驻在皖南的新四军部队开赴长江以北。

新四军的部署打乱了蒋介石的计划,蒋介石终于撕下了“假抗日、真反共”的斯文,断然下令动用武力消灭新四军。蒋介石干了这桩血腥的罪恶勾当之后,于一月十七日宣布新四军为“叛军”,取消其番号,并将叶挺军长送交军事法庭“审判”。

“千古奇冤,江南一叶”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国内天怒人怨,国外指责纷纷。蒋介石终于把自己和国民政府推到了千夫所指的风口浪尖!

一月十八日,中共中央向全党发表了关于皖南事变的指示,说明了事变的真相和反对国民党进攻的方针;周恩来在《新华日报》上悲愤地用大字题了“为江南死国难者志衰”的悼词:“千古剞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

一月二十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发佈了重建新四军军部的命令,任命陈毅为代理军长,张云逸为副军长,刘少奇为政治委员,赖传珠为参谋长,邓子恢为政治部主任。坚决抗击了国民党反动派取消新四军的反动命令;

周恩来和南方局工作人员采取召开座谈会、个别谈话、散发传单等多种方式,身居主党派、爱国人士、各界群众和外国记者、外交官等宣传皖南事变的真相,中共的立场博得广泛同情;

宋庆龄等左派人士在香港多次致函电抗议蒋介石剿共政策。冯玉祥、孙科、于佑任等国民党老资格党员也表示对蒋不满并支持中共解决“皖南事变”的十二条办法;

海外华侨也反对分裂。华侨领袖陈嘉庚、司徒美堂等致电国内,呼吁团结,反对蒋介石制造分裂;

国际上,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高潮,不仅为苏联所反对,美、英等国因为要中国继续抗战,也表示不满。各国使节纷纷往访国民党当局,施加压力,反对中国分裂。美国政府正式向蒋介石声明:美国在国共纠纷未解决前,无法大量援华,中美间的经济、财政等各种问题不可能有任何进展;

蒋介石原以为他在反共的问题上与日本人是一致的,结果日本人这次也不买他的帐。一九四一年一月二十四日,乘蒋介石在军事上集中全力反共之时,日军乘虚在河南将15万国民党军包围并大举进攻,国民党军队仓促应战,丧师失地。被日军连续侵占确山、驻马店、遂平、西平、舞阳、项城、沙河店、象河关、蒙城、涡阳、周家口等地。

火中取栗的蒋介石在政治上、军事上陷入了困境,维步为艰。不得不把紧张的局势缓和下来。一月二十七日,蒋介石在一次讲演中说:“新四军事件完全为整肅军纪,当然不牵涉其它问题”,说明他不敢把事情闹大。接着又动员民主党派劝说我党代表去参加国民参政会,允许华中八路军、新四军限期北移,允将新四军编入八路军,增编一个军等。三月六日,蒋介石在参政会上表示:“以后亦决无剿共的军事,这是本人可负责声明而向贵会保证的”。蒋介石还约周恩来谈话,表示许多具体问题可以提前解决。

至此,国民党发动的第二次反共高潮宣告结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