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未谢之武警青春 外传 第五章 梦想激情 V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


发现一个人比较狠,通常是在自己感觉为难的时候,寄予希望的那个人的如何对待自己的态度。

我第一次感觉“狠”能够让人冷冰冰直面残酷现实,就在送行的车站。

我们二十个学校推荐“入伍大学生”打好行李,准备回家,就跟每逢假期返乡是一个场景。唯一不同的是,送行的人有我们尊敬的钱龙用校长,平时的寒暑假他绝对没有这样的形成。今日,送行我们这些人,他面带微笑,步履轻盈,频频给我们打气加油。

我们这二十个学生在学校里体检合格,发给“大学生入伍推荐信”,其实就等于告知我们有百分之九十把握成功入伍。

另外百分之十是我们回家,接受相关部门的政审,一旦合格,我们就成了真正的军人。

我们一个一个登上火车,伸出头和挥舞再见的手向校长道别时候,突然,钱龙用校长表情严肃的冲着我说:“黎秋,在部队里混不出个样子来,别说是我的学生,我不认识你!”

他这突然其来的一句话,我们大家都愣住了。另外十九个人认为,校长不过是指桑骂槐,用我来警告大家。其实我知道,他这句“指桑骂槐”的暗藏“釜底抽薪”直刺我软弱的心灵。

那一刻,我听到心破碎如玻璃的声音。我,真的走上一条不归路。

一路上,我无限惆怅。哎!像做梦一样!

到家的时候,已是夕阳融金。

我拿着行李往家的方向走,但我想去先看看余新,想必,看到我,他也会大吃一惊吧。

我的脚步始终没停下,沿着路走近家的方向,就在我停在楼栋门口的那一霎那,碰到了下楼买菜的母亲。

母亲还是那么慈祥,眼目还是那样流淌着对儿子饱满深情,除了惊讶以外,旋即一笑,说道:“大儿子,你怎么回来了?”

我能听见母亲的心跳,能感知到母亲见到我之后的喜悦,能感受到母亲眼光里的温暖。作为儿子,我还是报以笑答:“妈,我是回来准备当兵的。”

母亲愣了一下,说了声“好”,然后要接过我手中的行李。

我往后退了一步,示意不用。

“你送行李上楼,休息一会儿吧,我去买菜。今晚,给你多做几道。”

母亲刚要走,忽然想到什么,要跟我一起上楼,我问道:“妈,你忘带什么了?”

“没有,我买菜总带刚好的钱。菜市场比较乱,怕丢。你回来了,当然要买些好吃的。”

我连忙说道:“妈,我上去拿给你。”

“不,你也走了一天,还是在家休息。”

“不嘛,我要跟老妈一起买菜。”

母亲始终微笑。


菜市场里,有许多熟人,大家看到我都很惊讶,不停的询问母亲,“你儿子怎么回家了呢,现在不是放假的时候啊?”

叔叔阿姨们的好奇眼光盯着母亲,他们总是以“好像出事了”的眼神盯着妈妈,要探寻究竟出什么事的口气询问妈妈,使我有些受不了,于是我干脆大方的说:“我回来,体检,为了当兵。”

哦!

哦,这轻轻的语气,圆圆的嘴型后面是大家复杂的想法。

我从那些人的眼里,看到的是惊讶和羡慕。

大学生,身份不一般;当兵,如同穿了一成盔甲。

这间盔甲,我能很清楚的知道是什么?

是我这个大学生当兵之后,未来可能发展成什么样子?

或许,提干,成为军官,更让别人高看一眼。

或许,有许多。

前提是,我一个大学生,机会应该有很多。



父亲得知我是为了入伍,主动回家接受政审,高兴地一下班就直冲到家门。

“爸!”看到父亲,我冲沙发上站起来。

母亲在厨房里做菜,也走出来瞅一眼,说道:“儿子回来了。”

“知道,我看见了。”父亲甩掉身上的外衣,很迅速的坐在我身边,笑道:“一会儿,你叔叔也来。”

“好儿子,你的选择是正确的,爸支持你。”

我不饰虚假,直言不讳的说道:“爸,我挺不安。”

“不要紧!”父亲很用力的一甩手,说道:“我希望你能够在部队里有所作为,将来扛着星星回来。”

我懂父亲的意思,要我努力奔着将军使劲。作为儿子,;若不能体会父亲望子成龙的热心,实属有愧;作为儿子,当以安慰的语言给予父母精神上的支持;作为儿子,我也一定要这么做。

而我,在这样的情境之下,居然一语不发,不知该说些什么。

母亲烧好饭菜,叔叔一家人也到来,姑姑听说我回家也带着弟弟来家里探望。

母亲的菜,相当爽口。

一家人聊了许多许多。

直到午夜,别人梦回的时候,宴席散去,各自回家,我仍无眠。

钱校长的那句话,还有跟母亲到菜市场买菜,叔叔、姑姑全家人到此看望,都是对我的鞭策。

中国的词汇发明的真实妙趣横生,鞭策!

就是用鞭子赶着你往前走,一鞭一鞭打下去,你根本看不到痕迹,伤得却真真实实是你自己。

到这个时候,我还是畏惧当兵。

我却真是无路可退,必须去啦!

我若去,不管心境如何,走得那是何等潇洒,外人眼里又是何等的不凡。

我若不去,不管心境如何,怎样去面对钱校长?周围邻居的眼光和私下里的议论?又如何面对亲友?

“哎……”我不禁长叹。

“儿子!”母亲轻轻的推门进来。

“妈。”我挨近母亲,笑着说道:“你没睡?”

“不要担心,男子汉应该接受历练。”母亲说这话,眼目依然慈祥,但我却感觉她丝毫没有困意,异常的精神。

“我爸呢,睡着了吗?”

母亲说道:“他都睡得不停打鼾呢。”

“哎,真不是知不是他亲生的。”

母亲笑道:“你爸的梦里,会见到你成为一名军官回来呢。”

“妈,这样的梦,你怎么不做?”

“我啊,儿子,只要妈妈能够见到你,你身体健康就行,其它的不重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