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漫漫长夜不如拥抱

就是爱贰 收藏 6 4428
导读: [img]http://img10.itiexue.net/1258/12586666.jpg[/img] 一 林紫音走的那天早晨,窗外飘起了大雪。 林紫音打开电脑,播放着《你那里下雪了吗》,很老的一首歌曲,紫音喜欢的不得了,她把那肤如凝脂的手裸露在外面,侧过头来看着我,问我:你那里下雪了吗? 我点点头,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把床头的窗帘拉开,雪就那样肆无忌惮地下着。窗外一片白皑皑的世界。 林紫音娇媚地说:冷,好冷。 我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林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漫漫长夜不如拥抱







林紫音走的那天早晨,窗外飘起了大雪。


林紫音打开电脑,播放着《你那里下雪了吗》,很老的一首歌曲,紫音喜欢的不得了,她把那肤如凝脂的手裸露在外面,侧过头来看着我,问我:你那里下雪了吗?


我点点头,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把床头的窗帘拉开,雪就那样肆无忌惮地下着。窗外一片白皑皑的世界。


林紫音娇媚地说:冷,好冷。


我把她抱在怀里,紧紧地。林紫音像一只温顺的猫,偎在我的胸前。


我说:紫音,不走好吗?


林紫音从大红色的被褥里探出头来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脸上写满凄凉与不舍。我低着头,看着林紫音的忧伤一声叹息,把林紫音抱的更紧了,生怕林紫音是一溜烟,转眼就不见了。


林紫音不是烟,是一片雪,在我的温暖中化的无影无踪了。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生于知识家庭,却起了这么一个俗不可耐的名字,我,就好象农家收养的一条流浪狗,随随便便地取名一个旺财,贱到不能再贱了。


可能生我的那天晚上,我的父亲,仰头就看见了天空的月亮,或是摇头晃脑的看着酒杯,月亮就那样一点一滴地淌了出来,他急急喊到:月亮!月亮!月亮……


他其实是心疼他的酒。


我的母亲就以为我的父亲给刚出世的儿子取了祝月亮这么一个名字。


随着岁月的递增,我厌恶极了这个名字,不时与父亲顶嘴,什么教授,什么学者,取了这么烂一个名字,吼着吼着就呜呜地哭。


我二十二岁那年,第一次走进林紫音的教室,儒雅的外表和诙谐的语言引来阵阵掌声,在我有些洋洋自得的时候,林紫音站了起来问:老师,你的名字呢!


我迟疑了一下,还是转过身去一笔一划端正地写下了祝月亮三个字。


林紫音扑哧就笑了,全班同学也就毫无顾忌的笑了。


我的脸上燃起了两团火烧云。


我记住了林紫音,那个靠窗坐的女生,喜欢把手伸到窗外,五指摊开,想要接住什么,那时的窗外,风轻云淡,空无一物。


那一年,林紫音十六岁,高一。










没有林紫音的冬天,特别的冷,我穿上了羽绒服,红色的。


那是和林紫音一道去买的,我们刚丛咖啡厅出来,天空飘起了细微的雪,我习惯性的把手往衣袖里拢了拢,抬头望了望了天,嘟噜道:这鬼天气,还要不要人活了。


就在这时,我们刚好经过北极绒羽绒服店,林紫音看见一件红色的羽绒服,挂在橱窗里,特别的惹眼,林紫音死拉硬扯地让我进了店门,磨了小半天嘴皮子,好话说了一箩筐,总算让我穿上出了店门。


林紫音说:我知道你的人,你的心,你的性情,就像月光,很美,又有一些苍凉。不像这衣服,像燃烧的火,可以温暖整个冬季。


林紫音不在我身边了,我却喜欢上了这羽绒服,每到有雪的日子,他都穿着,对着林紫音的照片咧开嘴笑。笑着笑着,眼里就有了泪,很多,一直流一直流,羽绒服上就有了深深浅浅地痕。


安妮说:师傅,你穿上羽绒服一定很好看的。


安妮是我在一个文学网站认识的一个朋友,还是一个大三的学生,她特别喜欢安妮宝贝的文字,连名字都随了安妮宝贝。


安妮说:师傅,你一定要看安妮宝贝的小说,她的文字是毒,你读了,就中了毒,没有解药,而那毒,中了特别的舒服。


安妮说:师傅,我喜欢在暗夜里,打着赤脚,坐在地板上,抽烟,喝酒,听糜烂的歌,看凛冽的风打在窗棂上,无数鬼魅的影张牙舞爪的向我扑过来。


安妮说:我的身体冷的像一块冰。


安妮不知道,我的床头,有安妮宝贝的合集,我读着里面的每一个字,心里就疼,眼泪就掉了下来。


突然很想和这个很冷的女人ML,疯狂的ML,把她的冷驱逐掉。


我对安妮说:别叫我师傅,叫我亲爱的。


我又说:这个冬天太冷,我们拥抱,我们ML,好吗?


我们就在幻想的国度里,拥抱着对方的身体,要了一遍又一遍。


安妮生猛地叫着,像一条温水里的鱼,跳跃着,露出细腻滑嫩的肌肤。


我在安静的时候,点燃一支烟,猛烈地吞了两口,打过去一行字:亲爱的,你是处女吗?







我在电话里说:紫音,我想你了。


林紫音问:有多想,我亲爱的月亮。


我说:很想很想。


林紫音回道:想我就放《你那里下雪了吗》,那样,我就在你身边了。


我反复放这首歌,把音箱声开到很大,仿佛整个地板都在打颤,我穿着单薄的睡衣坐在米黄色的木地板上,窗外依旧飘着雪,又稠密又大朵,我的身体却热的不行,我开始喝冰冻的啤酒,一口一口地下去,浇不掉胸中的烈火。


我上了QQ,找到安妮的号码,问她:亲爱的,在吗?


整个冬季,安妮窝在房间里,写着玄幻小说,大部分时间都在线上,不过是隐身的。


安妮说:在,师傅。


她总是喜欢叫我师傅,她甚至没有看过我的博客,没有看过我发表过的小说,她却那么执拗的相信我。


安妮说:师傅的文字出神入化,炉火纯青,像太上老君的尘拂,扫过炼丹炉,文字就是灵丹妙药破炉而出。


我没有教会安妮什么,只是单刀直入地索取。


我说:我们ML吧!


我的态度有些强势,没有商量的余地,安妮发过来一个委屈的表情,没有过多久,点头默认了。


安妮像一根树藤,紧紧地缠着我,上面是大片的叶,开满了妖艳的花,我在安妮的风情中溃败,疲软无力的躺在地板上,看着窗外的雪落下。


我想林紫音了。










记得林紫音在读高三的一个午后,整个教室里就只剩下我和林紫音,我读着一本杂志,内容很殇,读着读着就哭了。我全没有想到教室里还有一个女生。


林紫音递给我一张纸巾,有淡淡地香味,是我常用的心相印。


她对着我笑,很明媚的笑,像窗外的秋阳。


林紫音话语连珠:你可以不可以不那么帅,可以不可以不那么洒脱,可以不可以不那么动情。


林紫音说:你以为你是徐志摩呀!


林紫音真是一语击中我的心事,我真想做徐志摩,有容貌倾城的红颜,还能写出那么多那么多的诗,每一首,都是绝唱,写到了人的心尖处,肝肠寸断。


我支头看着林紫音。


三年的时光象一瓣花落地的过程,林紫音完全变了样子,不再是一颗青涩的果子,而是娇艳欲滴的樱桃,只想让人朵着嘴咬她一口。


林紫音变的美艳不可方物。


林紫音娇羞着脸,低低地说:我喜欢你,在我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就跑开了。


我把手捂在林紫音亲过的地方,半天回不过神来,呆呆地,像是中了邪。







我继续和安妮缠绵,成了一种习惯。


我对安妮说:亲爱的,激情一点,用你的语言燃烧你我的寂寞。


安妮说:恩。


安妮真的是一个妖精,她不像一个大学生,倒像一个风尘女,在我面前完全没有羞涩,只是纵情的吟哦。


安妮说:师傅,亲爱的师傅,你真是一个装满欲望的男人。


我裂开嘴笑了,我不得不承认安妮说的话,自从林紫音走后,我再也没有碰触过女人,没有一个女人,有林紫音的温柔,林紫音是水,温度刚刚好,漫过你的脚背,让你感到舒服,感到生活原来可以如此平凡的美好。


我依旧在冰凉的地板上卧着,侧过脸,看着笔记本里的安妮,打过去一个字,累。


我是真的累了,身体累了,心也累了,没有林紫音的日子里,生活如此枯燥,如此无味。


安妮过了很久才回我:师傅,我也累,我流泪了,你这个让人心疼的男人,怎么就走进了我的城堡里,走的那么深,最后就迷了路,在我的围城里出不去了。


安妮说:亲爱的,我真的是处女呢!


我的心就像窗外落了一地的雪,冷,很冷。


一个女人,一个是纯净水一般的女子,被我搅浑浊了,不过我并不知道安妮的模样,她只是说:师傅,我的皮肤很白,像雪一样,我的身体像寒梅红红火火。


我就开始在虚拟的世界里幻想。











林紫音是爱我的,不过她是另外一个男人的女人,那男人并不帅气,也不儒雅风流。他只是很有钱,就像秋天里的落叶一样多,一片一片,足以把我埋葬。


那个男人除了有钱,没有一样入我,不,还有一样,他的名字比我的好听多了。


林紫音的父亲,那个嗜财如命的老男人,私自把林紫音的终身定了,林紫音怎么可以拂逆父亲的意思,唯有含泪颔首。


林紫音走的那天,抱着我,一脸的梨花暴雨,把花的颜色都洗褪了。


林紫音说:给我,我亲爱的月亮,我要把你的光留在心底。


光总有最辉煌和最黯淡的时候,在林紫音最初离开的日子里,她不时给我电话,安慰我,说一些暧昧的话。后来,就少了,有时十天半月都不来一个电话,给她电话,她总是用很慵懒的语气回我:亲爱的月亮,我好累呢,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我啪地挂掉了电话,打开窗把头伸了出去,任雪花落在我冰凉的唇上。


我想,有林紫音的房间,一定是旖旎风情的,我疯了似的在冰天雪地里奔跑,把脸埋在雪地里。


关于林紫音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冬天总算过去了。


安妮说:我要去流浪了,去北国,如果到了你的城市,顺便把我的第一次给你。语言淡淡地,好象说的是别人的事。


我懒懒地回她:你要来就来吧!


那些日子,我形象邋遢,抽烟,喝酒,不分昼夜地码字。


我依旧听着歌,听着《你那里下雪了吗》,脑海里林紫音的影子,早已模糊不清了。


窗外,还是雪,总有那么多雪,融化不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