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奇略 《1》卷下

6.骑战

[提示]

本篇以《骑战》为题,旨在阐述骑兵对步兵作战时应注意掌握的原则。它认为,骑兵对

步兵作战时,应避开山林、险要或沼泽的地形,因为此种地形不利于骑兵机动,容易打败

仗;应选择开阔平坦之地,因为此种地形利于骑兵机动,进退无碍,易于取胜。战争的历史

表明,任何兵种作战都要受一定的地形条件的制约。骑兵是古代作战中机动力最强、突击力

最猛的一个兵种。但是,只有在开阔平坦的地形条件下,才能充分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猛烈

突击的威力。而山林、险隘及沼泽之地,却是妨害骑兵作战能力充分发挥的天然障碍。

本篇能够认识到这一点,并且着重阐述地形条件对兵种作战的重要性,这是很可贵的。

五代后梁开平四年(公元910年),晋与后梁的柏乡之战,是双方争夺河北进而夺取

中原统治权的一次关键性作战。当时,从兵力对比看,梁军数量多于晋军,但结局却是晋胜

梁败。晋军所以能以少胜多,其作战指导的成功是主要原因。梁将王景仁率兵八万,扎营于

柏乡附近的野河之北,企图以优势兵力与晋军决战,一举而占领赵地。晋将周德威识破其企

图后,及时说服晋王李存勖放弃过早与敌决战的打算,并根据敌情、地形的实际,采取了主

动后撤、诱敌出战的正确方针,迫使梁军脱离营垒之后,充分发挥骑兵快速机动、猛烈突击

的威力,一举击败梁军于旷野运动之中,创造了古代骑兵作战利用有利地形而获胜的典型战

例,为此后灭亡后梁、夺取中原统治权奠定了基础。

[译文]

大凡骑兵对步兵作战时,如果遇到山林险隘、沼泽水网的地形,就要快速离开此地。因

为这是对骑兵作战不利而易取败的不利地形,不可在此种地域对敌交战。如要对敌交战,必

须选择开阔平坦地域,这样,方可进退自如,战而必胜。诚如兵法所说:“在开阔平坦地域

作战,就要使用骑兵部队。”

《新五代史》记载:晋王李存勖率兵援救赵王王镕,与后梁军对峙于距柏乡五里的地

方,扎营于野河之北。当时,晋军兵少,而梁将王景仁所率之兵虽多,但精锐部队也少。晋

军看到对方兵多,有些畏怯失色,晋将周德威针对此情而勉励部队说:“梁军这些人不过是

从汴宋地区临时雇佣来的乌合之众,(容易打败!)”但德威回到帐中向晋王报告时,却

说:“梁军比较精锐,不可立即与之决战,应当向后稍退以等待有利时机。”晋下说:“我

率孤军千里而来,利于速战速决。如今若不乘势迅速进攻它,一旦让敌人摸清我军的实力情

况,我们就无计可施了。”德威反驳说:“事情并非这样。赵王之军善于守城而不善于野

战,(梁军尚难在短时间内破城)。我军赖以取胜的有利条件在于骑兵,只有在平原旷野地

域作战,才能发挥其快速机动、猛烈突击的特长。现在我军扎营于河边,临近敌人营门,这

不是便于发挥我军长处的地方啊!”普王听后很不高兴,回到帐中就卧床休息了。众将见此

情形,无一人敢于入帐请求进见。周德威无奈,只好对监军张承业说:“晋王生我气了。我

不主张速战速决,并不是因为我畏敌怯战,主要考虑我军兵少而又临近敌人营门,所依恃的

仅仅一水之隔罢了。假使梁军得到船筏渡过河来,我们就将无一幸免于难了。似此情况,不

如退兵到鄗邑,以引诱敌人脱离营垒,骚扰他们使其疲惫不堪,然后就可以运用计谋战胜它

了。”承业听完,立即入见晋王说:“德威是员老将,深知用兵打仗。希望您不要忽视他的

主张意见。”晋王听后骤然坐起说:“我正思考这个问题呢。”不久,德威抓获了后梁的巡

哨兵,问他王景仁现今在做什么?他回答说:“已造船数百艘,将用以搭设浮桥渡河。”德

威于是偕同梁军士兵一起去见晋王。晋王笑着说:“果然如你所料到的那样。”随后下令退

军到鄗邑。(交战之日)周德威清晨派出三百骑兵前往梁营挑战,他自己亲率三千精兵随后

跟进。梁将王景仁见此大怒,遂下令梁军全部出击,同周德威部转战数十里,进至鄗邑之

南,双方都列阵以待决战。梁军依仗兵多,横排列阵六、七里之长。此时,晋王策马登上高

处观察敌阵,喜出望外地说:“此地平原草矮,既便于前进,又便于退却,真是我们战胜敌

人的好地方。”于是派人告诉德威说:“我当做你的先锋,你可随后跟进。”德威劝阻说:

“梁军轻装远来同我辗转交战,既然他们来得这么快,必定来不及携带干粮,纵然能带干

粮,也没有时间吃。这样,等不到中午,他们就会人饥马乏,其军必定退却。乘其退却而攻

击他们,一定能获得胜利。”到了午后四、五点时分,梁军阵地果因人马后退而烟尘大起,

德威乘机擂鼓呐喊,发起猛烈攻击,结果大败后梁军。

[原文]

凡骑兵与步兵战者,若遇山林、险阻、陂①泽之地,疾行急去,是必败之地,勿得与

战。欲战者,须得平易之地,进退无碍,战则必胜。法曰:“易地则用骑。”②

《五代史》:唐庄宗③救赵④,与梁军⑤相拒于柏乡⑥五里,营于野河⑦北。晋兵少,

梁将王景仁⑧所将兵虽多,而精锐者亦少。晋军望之色动。周德威勉其众曰:“此汴、宋佣

贩⑨耳。”退而告之〔庄宗曰:“梁兵甚锐,未可与争,宜少退以待之。”〕庄宗曰:“吾

提孤兵出千里,利在速战,今不乘势而急击之,使敌知我众寡,则计无所施矣。”德威曰:

“不然,赵人皆能城守而不能野战;吾之取胜,利在骑兵,平原旷野,骑兵之所长也。今吾

军于河上,迫近营门,非吾用长之地也。”庄宗不悦,退卧帐中,诸将无敢入见者。德威乃

谓监军张承业⑩曰:“王怒老将。不速战者,非怯也。且吾兵少而临贼营门,所恃者一水隔

耳。使梁得舟筏渡河,吾无类⑾矣。不如退军鄗邑⑿,诱敌出营,扰而劳之,可以策胜

也。”承业入言曰:“德威老将知兵,愿无忽其言。”庄宗遽起曰:“吾方思之尔。”已

而,德威获梁游兵,问景仁何为?曰:“治舟数百,将以为浮梁。”德威乃与俱见。庄宗笑

曰:“果如公所料。“乃退军鄗邑。德威乃遣骑三百扣梁营挑战,自以劲兵三千继之。景仁

怒,悉以其军出,与德威转斗数十里,至于鄗南,两军皆阵。梁军横亘六、七里。庄宗策马

登高望而喜曰:“平原浅草,可前可却,真吾制胜之地也。”乃使人告德威曰:“吾当为公

〔先,公可继进。〕”德威谏曰:“梁军轻出而远来,与吾转战,其来既速,必不暇赍粮糗

⒀;纵其能赍,有不暇食,不及日午,人马饥渴,其军必退。退而击之,必获胜焉。”至申

⒁时,梁军中尘起,德威鼓噪而进,梁军大败。⒂

[注释]

①陂(bēi):山坡。

②易地则用骑:语出《通典·兵十二》引李靖语;但这里是摘要引证。

③唐庄宗:即五代后唐皇帝李存勖。他率兵救赵是在后梁开平四年(公元910年),

此时尚未称帝,仍为晋王。

④赵:五代初河北的割据势力之一,由成德节度使王镕为赵正,据守镇州(治今河北正

定),初事后梁朱温,后事晋王李克用父子。

⑤梁军:即后梁朱温的军队。

⑥柏乡:今属河北。

⑦野河:即槐河的别名。源于今河北赞皇县西南之赞皇山。

⑧王景仁:后梁合肥(今属安徽)人,初从吴王杨行密起兵于淮南,后归后梁,官至淮

南招讨使。为将骁勇刚悍。

⑨汴、宋佣贩:汴、宋,即汴州(治今河南开封)、宋州(治今河南商丘)。佣贩,即

雇佣来的商贩,马本及唐本、汪本皆误作“佣败”,今据史载校改;王本作“佣奴”似亦可。

⑩张承业:唐僖宗时宦官,本姓康,为内常侍张泰养子,改姓张。

唐昭宗时被派往晋王李克用处任河东监军,克用病亡后,仍为李存勖的监军。

⑾无类:谓无遗类,即无一幸免之意。

⑿鄗邑:古县名,汉置。故址在今河北柏乡之北。

⒀糗(qiǔ):炒熟的米麦等食物,即干粮。

⒁申:旧历十二时辰之一,即十五时至十七时。

⒂本篇史例出自《新五代史·唐书·周德威传》。


7.舟战

[提示]

本篇以《舟战》为题,旨在阐述水上作战如何正确利用自然地理条件的问题。它认为,

凡与敌人在江湖水上作战,必须依靠舰船装备,且应选择上风上流处。因为,位于上风,可

以利用风势纵火焚毁敌人;占据上流,可用战舰乘流而下冲击敌人。历史的经验表明,战争

总是在一定空间进行的,因而地理条件对作战双方都有重要制约作用。在武器装备不发达的

古代,特别是冷兵器时代,借助风力、水势对敌人作战,这是古代战争指导者经常采用的战

法之一。春秋时期的吴楚长岸(位于今安徽当涂西南三十里的东、西夹江处)之战,便是借

助水势作战的一例。

周景王二十年(公元前525年),吴国公子光率军进攻楚国,双方相持于长岸,楚令

尹阳匄用占卜预测胜负,认为交战对楚不利;但司马子鱼却认为楚军地处江水上流,可借助

水势冲击吴军。于是,他指挥楚国水军乘流而下猛冲吴军,一战而败之,并虏获吴国先王乘

坐的一艘名叫“馀皇“的大船。

楚军的获胜,说明了正确利用自然地理条件,是战争指导者不可不加注意的问题。

[译文]

大凡与敌人交战于江河湖泊之上,一定要备有舰船,并且必须占据上风头和上游处。因

为,居于上风头,可以借助顺风之势,用火烧毁敌船;居于上游处,可以乘着水流之势,用

战船冲击敌船。这样,就能战无不胜。诚如兵法所说:“要与敌人水上交战,就不要逆流迎

敌。”

春秋时期,吴国公子光率军攻打楚国,(双方相持于夹江处的长岸)。楚国令尹阳匄占

卜战争胜败,结果显现不吉利之兆。但司马子鱼却说:“我们地处上游,为什么说不吉

利?”于是,挥军乘流冲击吴军,结果大败吴军,(并缴获一艘名为“馀皇”的大船)。

[原文]

凡与敌战于江湖之间,必有舟楫①,须居上风、上流。上风者,顺风,用火以焚之;上

流者,随势,使战舰以冲之,则战无不胜。法曰:“欲战者,无迎水流。”②

春秋,吴子③伐楚。楚令尹④卜战,不吉。司马子鱼⑤曰:“我得上流,何故不吉?”

遂战,吴师败绩。⑥

[注释]

①舟楫:船只。楫(jí),划船的桨。

②欲战者,无迎水流:语出《孙子兵法·行军篇》,但这里是摘要引录。

③吴子:即春秋时吴国公子光,亦即后来指使专诸刺杀吴王僚而自立为君的吴王阖闾。

④令尹:职官名。春秋战国时期楚国所设,为楚国的最高行政长官。这里具体指阳匄,

即楚穆王曾孙子瑕。

⑤司马子鱼:司马,官名,西周始置,主管军政和军赋。春秋、战国时仍沿用未变。子

鱼,即楚公子鲂。

⑥本篇史例出自《左传·昭公十七年》,又见《史记·吴太伯世家第一》。


8.车战

[提示]

本篇以《车战》为题,旨在阐述车战所应具备的条件及其在作战中的作用问题。它认

为,凡与敌步、骑兵交战于平原旷野时,要实施车战,即用偏箱车或鹿角车布列成方阵对

敌,其作用主要有:一可增强部队战斗力,二可阻挡敌人冲击,三可整饬和约束队伍不乱。

恩格斯在论及欧洲骑兵发展的历史时,明确指出:“至少在军事史上,战车比武装骑手的出

现早得多。”(见《马克思恩格斯军事文集》卷1《骑兵》,战士出版社1981年7月第

1版)我国古代也是如此。据文献记载,车作为作战装备而用于战争之中,在我国至迟在商

周时代已经比较普遍了。但从战国以后,由于社会生产的发展,武器装备的进步,战场条件

的变化,此种只利于在平原旷野行动的车兵,逐渐为步、骑兵所代替;战车由主要用于冲锋

陷阵的进攻性装备,变为运输辎重或作为防御作战的障碍物了。

本篇正是从防御障碍物的角度,阐述了偏箱车、鹿角车在作战中的作用问题。这与战国

以前所讲到的战车和车战问题,是不尽相同的。

西晋咸宁五年(公元279年),武威太守马隆率军进讨羌兵的凉州之战,就是根据地

形条件以偏箱车、鹿角车列阵战胜羌兵的一个成功战例。当时,晋兵只有三千五百人,羌兵

则有万余人,几乎三倍于晋兵,并且利用有利地形对晋兵实施前堵后截。面对此种态势,马

隆一方面充分发挥晋兵的勇敢精神,一方面制作偏箱车,设置鹿角车阵,“且战且前,弓矢

所及,应弦而倒”,给羌兵以重大杀伤,终于取得了平叛作战的胜利。

[译文]

大凡车兵同步、骑兵交战于平原旷野之上时,必须用偏箱、鹿角车组成方阵,凭借此方

阵对敌作战,就能取得胜利。以偏箱、鹿角车组成方阵作战,其作用就是通常所说的:一能

保持斗力不衰,二能正面抗拒敌人,三能维系队形不乱。诚如兵法所说:“在开阔地域作

战,就要使用战车部队。”

西晋时期,凉州刺史杨欣因与羌族关系不和睦,而被羌人所杀,致使河西地区与中原朝

廷断绝联系。晋武帝司马炎常为西部边境安全忧虑,每次临朝议政都叹息地说:“谁能为我

打开通往凉州之路,而讨平羌敌呢?”朝臣没有应答者。唯有司马督马隆上前奏道:“陛下

如能任用我,我能讨平凉州叛乱。”晋武帝说:“你若能消灭此敌,怎么会不任用你呢?只

是不知将采取什么办法?”马隆说:“陛下如能任用我,就应当听任臣下的自我主张。”武

帝问道:“请讲讲你将采用什么办法?”马隆回答说:“我请求陛下准许招募勇士三千人,

但不要过问他们以往是干什么的,我将率领他们大张旗鼓地向河西地区开进。凭借陛下的崇

高威德,此敌何愁不能消灭!”晋武帝答应了马隆的请求,并任命他为武威太守。马隆受命

后,立即招募勇士,其条件是,能靠腰部力量拉开三十六钧强弩的人,并且当场立靶测试。

自清晨至中午,共招到这种勇士三千五百人。马隆自信地说:“足够用了。”于是,亲率其

所募勇士向西进发,渡过温水后,与敌相遇。羌族一部落首领树机能等以万金骑兵,或者凭

据险要阻挡,马隆前进,或者埋设伏兵截击晋军后路。针对此情,马隆依据古法八阵图制作

了偏箱车,进入开阔地域时,就设置鹿角车营,遇到狭路地段,就做木屋装在车上,一边战

斗一边前进,晋军箭矢所射之处,羌兵纷纷应弦而倒。晋军转战千里之遥,杀伤敌众数以千

计。马隆率兵抵达武威后,羌族部落首领猝跋韩、且万能等人率众万余不战而归降,马隆前

后击杀和收降的羌兵达数万人。其后,马隆又率羌族归顺的部落首领没骨能等众,大战树机

能,并将其击斩,凉州叛乱完全平定。

[原文]

凡与步、骑战于平原旷野,必须用偏箱、鹿角车①为方阵,以战则胜。所谓一则治力,

一则前拒,一则整束部伍也。法曰:“广地则用军车。”②。

晋凉州③刺史杨欣失羌戎④之和,为虏所没。河西断绝,帝⑤每有西顾之忧,临朝而叹

曰:“谁能为我通凉州讨此虏者乎?”朝臣莫对。司马督马隆⑥进曰:“陛下若能任臣,臣

能平之。”帝曰:“若能灭贼,何为不任,顾卿方略如何耳!”隆曰:“陛下若能任臣,当

听臣自任。”帝曰:“云何?”对曰⑦:“臣请募勇士三千人,无问所从来,率之鼓行而

西,禀陛下威德,丑类何足灭者!”帝许之,乃以隆为武威太守。隆募〔限〕腰开弩三十六

钧⑧,立标拣式,自旦至日中,得三千五百人。隆曰:“足矣。”隆于是率其众西渡温水

⑨,虏木机能⑩等以众万骑,或乘险以遏隆前,或设伏以截隆后。隆依八阵图⑾作偏箱车,

地广用鹿角车,路狭则为木屋⑿施于车上,且战且前,弓矢所及,应弦而倒。转战千里,杀

伤以千数。隆到武威,虏大人猝跋韩、且万能⒀等率万金众归,隆前后诛杀及降附者数万。

又率善戎没骨能⒁等与木机能等战,斩之,凉州遂平。⒂

[注释]

①偏箱、鹿角车:皆为中国古代的作战兵车。偏箱车的车箱系木板制成,置放兵器于其

上。作战时,车与车相连,前后相接,连成方阵,可用于平原旷野上作战。鹿角车,则是用

削尖的树枝插在偏箱车前后,以防敌接近。

②广地则用军车:语出《唐太宗李卫公问对》卷上,但与原文略异,原文作“地广则用

鹿角车营”。

③凉州:治所在今甘肃武威。

④羌戎:古族名。羌,主要分布在今甘肃、青海、四川一带。戎,旧时中原人对西北少

数民族的泛称。⑤帝:指西晋武帝司马炎。

⑥马隆:西晋名将。平陆(今山东汶上北)人,字孝兴。少而智勇。晋武帝时,任东羌

校尉,封奉高县侯。

⑦对曰:马本及唐本、王本皆脱,今从汪本补。

⑧钧:中国古代重量单位之一。一钧为三十斤。

⑨温水:即武威东之温围水。

⑩木机能:羌族的一个部落首领。史载原作“树机能”,《百战奇法》原作者因避讳宋

英宗嫌名(曙)而援引时改“树”为“木”。

⑾八阵图:中国古代作战的一种阵法。

⑿木屋:即用木料制成,四面开孔,置于车上,既便于观察敌情,又可抵御矢石击伤。

⒀猝跋韩、且万能:皆为羌族的部落首领,但《资治通鉴》卷80《晋纪二》称其为鲜

卑人。

⒁没骨能:羌族的一个部落首领。

⒂本篇史例出自《晋书·马隆传》。


9.信战

[提示]

本篇以《信战》为题乃取“信义”之意,其要旨是阐述将帅以“信”治军的重要性。它

认为,在对敌作战中,士卒所以能够舍生忘死地去奋勇杀敌,都是由于平时将帅带兵以

“信”的结果。这里所引“信则不欺”乃是《六韬·论将篇》提出的将帅必备的五种条件之

一(即“所谓五材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则不可犯,智则不可乱,仁则爱人,信则

不欺,忠则无二心。”)。军事与战争实践的历史证明,“信则不欺”,不仅是好的将帅所

应具备的美德之一,也是将帅治军所应把握的重要原则。将帅只有“信则不欺”,即切实做

到:行赏罚,讲求信用;严纪律,不徇私情,才能取得广大士卒的拥护,才能使部队上下一

心,团结对敌,无往不胜。

本篇所引诸葛亮统兵打仗以信为本的事例,出自《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

引“郭冲五事”:魏明帝派遣宣王司马懿督统大将张郃等部三十余万精兵,秘密向蜀国剑阁

进发,此时蜀相诸葛亮正率兵戍守在祁山,并且正值部队换防变动之时,将十分之二的蜀兵

换下等待返乡,而留下者仅有八万人。从双方兵力对比看,魏军三倍于蜀军。有鉴于此,诸

葛亮身边参谋人员皆劝亮把换防待归的部队暂留一月,以壮大蜀军力量。但诸葛亮却以“吾

统武行师,以大信为本”为由,未予采纳,且催令其尽快返乡。蜀军将士为诸葛亮以信义为

本的可贵精神所感动,于是,去者愿留一战,而留者愿效死命。临战之日,无不拔剑争先,

以一当十,一举击败魏军,杀死张郃,打退司马懿。裴松之在注引之后,对此战的真实性提

出质疑,看去虽然不无道理,但综观诸葛亮一生统军作战乃至治国理民的实践,“以大信为

本”却是符合其实际和令人效法的。

[译文]

大凡对敌交战时,士卒们踏上万死一生的战场,而无后悔畏惧之心的,都是由于将帅平

时真诚不欺的思想品格感化而使他们这样做的。将帅讲求信义以诚待人,那么,士卒便会报

之以尽心用力而无犹豫之意。所以,打起仗来就能无往而不胜。诚如兵法所说:“为将帅者

应当具备诚信而不欺诈的思想品格。”

三国时期,魏明帝曹睿征讨蜀国,亲自从洛阳来到长安,派遣宣王司马懿督统左将军张

郃所部及雍、凉二州等精兵三十万人,隐蔽进发,窥向蜀地剑阁。蜀国丞相诸葛亮当时驻屯

在祁山,他把精良武器装备,都用在扼守险要之处,部队将有十分之二的人换防离去,留在

战场的将士只有八万人。正当魏军开始布阵之时,恰值蜀军换防交接过程,诸葛亮的参谋人

员都认为敌军强盛,没有足够的兵力是制胜不了对方的,因此纷纷建议把换下来的部队暂留

一月,以便壮大蜀军声威。但诸葛亮却说:“我统兵打仗,一向以信义为根本,那种‘得原

失信’的作法,是为古人痛惜而不取的。现在,换防该去的士卒已经迅速打点好行装等待归

期,他们的妻子则引领切盼而逐日计算着丈夫归来的时间。因此,目前我们虽然面临征战的

困难,但恪守信义的原则不可废弃。”说完,便下令催促换防下来的士卒尽快启程返乡。于

是,该走的都很高兴,愿意留下参加战斗;该留的则斗志昂扬,决心拚死一战。他们互相勉

励说:“诸葛丞相对我们的恩德,我们即使拚上性命也报答不完!”到了交战那天,蜀军无

不拔剑争先,冲锋陷阵,以一当十,击杀了魏将张郃,打退了主帅司马懿。蜀军一战而获大

胜,这正是诸葛亮以信义为治军根本所取得的成效。

[原文]

凡与敌战,士卒蹈万死一生之地,而无悔惧之心者,皆信令使然也。上好信以任诚,则

下用情而无疑,故战无不胜。法曰:“信则不欺。”①

三国魏明帝②自征蜀,归长安③,遣司马懿④督张郃⑤诸军,雍、凉劲卒三十万⑥,潜

军密进,窥向剑阁⑦。蜀相诸葛亮时在祁山,旌旗利器、守在险要,十二更下⑧,在⑨者八

万。时魏军始阵,幡兵⑩适交,参佐咸⑾以贼众强盛,非力不制⑿,宜权停下兵一月,以并

声势。亮曰:“吾统武行师,以大信为本,得原失信⒀,古人所惜;去者束装以待期,妻子

鹄立⒁而计日,虽临征难,义所不废。”皆催令去。于是,去者皆悦,愿留一战;住者奋

勇,思致死命。相谓曰:“诸葛公之恩,死犹未报也。”临战之日,莫不拔剑争先,以一当

十,杀张郃,却司马懿,一战大克,信之由也。⒂

[注释]

①信则不欺:语出《六韬·龙韬·论将第十九》。

②魏明帝:即魏国皇帝曹睿,魏文帝曹丕之子。

③长安:古都城,汉惠帝时筑。故址在今陕西西安西北。

④司马懿:三国魏名将。河内温县(今属河南)人,字仲达。初为曹操主簿。魏明帝

时,官至大将军,多次率军对抗诸葛亮,以其功著,封宣王。后其孙司马炎代魏称帝,建立

晋朝,追尊司马懿为晋宣帝。

⑤张郃:三国河间义县(今河北任丘北)人,字俊乂。初随韩馥镇压黄巾起义,馥败,

郃以兵附袁绍;官渡之战后归曹操,官至左将军。

⑥三十万:马本及诸本皆误作“二十万”,今据史载校改。

⑦剑阁:关隘名。位于今四川剑阁县北,所处之剑门关,地势险要,有“一夫当关,万

夫莫开”之称。

⑧十二更下:谓十分之二的人换防休息。

⑨在:马本及诸本皆脱,今据史载补正。

⑩幡兵:马本及诸本皆作“代兵”,不尽原意,今据史载校改。幡,同“旛”,旌旗;

幡兵,指正在换防的部队,因不同部队有不同旗号,故部队换防,所持旗号也随之变换。

⑾参佐咸:马本及唐本皆误作“秦佐成”,今从王本及汪本。

⑿非力不制:马本及诸本皆误作“非力所制”,一字之差,其义完全不同。今据史载校

改。

⒀得原失信:典出《左传·僖公二十五年》:公元前635年冬,晋文公率兵围攻原

国,预定三天攻下,但届期未克,晋文公即下令退兵。

这时,侦察人员报告说:“原人准备投降了。”军吏也建议不要撤兵。晋文公说:“信

义是国家之宝,百姓靠它来保护。如果得到原国而失掉信义,用什么来保护百姓?这样做是

因小而失大。”于是,退兵三十里,而原国也归降了。

⒁鹄立:鹄颈长,能远望,因喻引领切盼之意。

⒂本篇史例出自《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裴松之注引“郭冲五事”。


10.教战

[提示]

本篇以《教战》为题,旨在阐述加强部队教育训练的重要性。它认为,要兴兵打仗,必

须首先加强部队教育训练。只有平时搞好训练,使全军掌握战术方法,熟悉作战号令,才能

使部队在实战中看到指挥旗帜的变化而采取相应行动,听到鸣金击鼓的声响而进退自如。战

争的经验告诉人们,打仗固然要靠勇敢精神,但是,光凭勇敢而不懂战术技术,也是不能打

胜仗的。“从战争学习战争”,这是在战争环境下提高部队作战技能的重要方法,但在和平

条件下,抓好平时的教育训练,乃是提高部队军事素质的基本途径。平时教育训练卓有成

效,战时才能多打胜仗,否则,就要吃败仗。孔子所说“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正是这

个道理。

吴起是战国初期的著名军事家,他在长期的军事实践活动中,积累了治军与作战的丰富

经验,并撰写兵法《吴子》一书流传后世。本篇所引吴起关于教育训练问题的论述,虽然由

于时代的发展变化,他当时所主张的某些训练内容,已经不能实用于今天,但是,他所强调

的“教戒为先”,即把教育训练摆在治军首位的战略思想;他所创造的“一人学战,教成十

人……万人学战,教成三军”的抓骨干带全体的训练方法,对我们今天抓部队教育训练,仍

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译文]

大凡要兴兵打仗,必须首先训练部队学会怎样作战。全军将士只有平时经过严格训练,

全面掌握疏开、收拢、集结、分散的战术方法,完全熟悉停止、行动、前进、后退的作战号

令,那么,使用这样的部队对敌作战时,他们在看到指挥旗帜的不同挥动而应变自如,听见

鸣金击鼓的不同声响而进退得当。这样,就能战无不胜。诚如兵法所说:“使用未经训练的

民众去作战,就意味着白白抛弃他们的生命。”

战国时期,魏国将领吴起说:“将士常常战死于没有打仗的本领,失败于缺乏灵活的战

术。所以,用兵的法则,以教育训练为先决条件。一人学会打仗,可以教会十人;十人学会

打仗,可以教会百人;百人学会打仗,可以教会千人;千人学会打仗,可以教会万人;万人

学会打仗,可以教会全军。

战法训练要教会部队运用以近待远,以逸待劳,以饱待饥;阵法与战术训练要教会部队

懂得怎样由圆阵变方阵,由跪姿变立姿,由前进变停止,由向左转向右,由向前转向后,由

分散变收拢,由集结变疏开。各种战法、阵法和战术变化都进行认真训练之后,才可以给部

队配发兵器。这就是为将帅者的职责。”

[原文]

凡欲①兴师,必先教战。三军②之士,素习离、合、聚、散之法,备谙③坐、作、进、

退之令,使之遇敌,视旌麾④以应变,听金鼓而进退。如此,则战无不胜。法曰:“以不教

民战,是谓弃之。”⑤

战国时,魏将吴起⑥曰:“夫人常死其所不能,败其所不便。故用兵之法,教戒为先。

一人学战,教成十人;十人学战,教成百人;百人学战,教成千人;千人学战,教成万人;

万人学战,教成三军。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圆而方之,坐而起之⑦,行而止

之,左而右之,前而后之,分而合之,结而解之。每变教习,乃授其兵,是为将事。”⑧

[注释]

①欲:马本及唐本、王本皆误作“与”,今从汪本。

②三军:春秋时期,大国多设三军,如晋设上、中、下三军,以中军之将为三军之统

帅。楚则设左、中、右三军。本篇所称“三军”,是对全军的统称。

③谙(ān):熟记,熟悉。

④旌麾(jīnghuī):谓古时用羽毛装饰的军旗,主将用以指挥军队作战。

⑤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语出《论语·子路第十三》。

⑥吴起:战国初期著名军事家。著有《吴子》流传后世。

⑦坐而起之:马本及唐本、汪本皆作“坐而进之”,不符《吴子》原义,今从王本。

⑧本篇史例出自《吴子·治兵第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