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 上部 第十八节 寻血问踪

张冬梅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十八节 寻血问踪

小全伏在芦苇从中,紧张地观察着动静。

上龙见安排妥当,赶紧撤了出来,和在外面接应的小全会合,一起潜水到不远处的湖荡边上的蒲草窠里隐蔽下来,注意苗家那边的动静,以防万一。

鬼子和二黄们一面在港口里面的人家砸门搜查,一面顺带抢掠财物,直弄得鸡飞狗跳,半夜时分,搜查到了苗家鬼子、二黄们上前狠砸门,陈敬堂赶紧着上前制止。一则小岛太君都有心拉拢苗家,二则苗路甘和自家老爷子陈耀宗过从甚密,自己也得以世叔称呼,也算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苗义在前院带几个枪手和进来的二黄对峙着,前院的家人来到苗路甘房前报告,苗假意披衣出来。陈敬堂和包大牙领着鬼子和二黄们进来,连连说,例行公事,例行公事。

几个鬼子一面在苗家大院门口警戒,一面不忘接了苗家管家递上来的香烟。在灯光下来回晃悠。

包大牙不再客套,撇了陈敬堂,象一只猎狗一样凑着鼻子四处搜寻,一会儿闯进后院,来到香玉房间,用手电筒四处照照,发现香玉的床边似乎有血迹,顿生疑窦,对香玉厉声喝问,那香玉虽然出于同情和对上龙的感激救过小水姑娘,可哪里见过半夜里面出来一个凶神一样的独眼睛二黄,还戴着个白森森的眼罩子,不禁有些失色。好在香兰正在侧耳静听,听到包大牙的凶狠发问,接过话来,女人床上有血也要大惊小怪,回家问你妈妈,问你姐妹去。包大牙见香兰过来,顿时矮了三分,加上现在连小岛太君都要拉拢苗家,自然也不可太过造次,唯唯诺诺,讪讪而退。

上龙和小全在芦苇丛见二黄进了苗家大院好长时间没有出来,担心出事情,两人脑筋一转,来了主意。

上龙一面吩咐小全赶紧往芦苇荡里面撤,看着小全带领几个战士已经忘芦苇荡里面撤了。上龙见小全远去了,端起枪,照着在门口灯光下晃悠的鬼子曹长就是一枪,“叭”的一声枪响,打中了鬼子。在鬼子往芦苇荡里面胡软射击的时候,小全已经按照和上龙的约定,在村子东头的圩子外面,和几个战士一起想苗家门口的鬼子开枪。突如其来的枪响叫鬼子一时间没有了方向,等到明确枪声来自圩子外面,赶紧一面射击,一面往圩子过去,包大牙也带着二黄们猫着腰跟着鬼子后面。等到他们来到水边,月光下的芦苇荡就像一个巨大的迷魂阵,小鬼子和二黄怎么也不敢下水进滩。胡乱往芦苇荡里面开了一通乱枪就撤了。

外滩的芦苇荡里面,上龙和小全见鬼子和二黄们进了苗家无功而返,这才放下心来。立即退回滩里面,和老马他们会合,趁着夜色的掩护带领学员们安全转移了。

小鬼子曹长被上龙一枪击中了肩膀,只好用白布包了吊着。这下可走不得了,回头再苗家住下。灯下,苗路甘给小鬼子仔细看了枪伤。故意对陈敬堂说,皇军的枪伤不重,但是家里面没有啥好的消炎药,可发了炎症不得,陈敬堂闻言跟鬼子曹长说了。鬼子曹长咧着个嘴,用苗东家开方子的纸笔写了个条子,交给了陈敬堂,陈接过来一看,回头叫了苗义。说到,这是皇军开的条子,你赶紧骑马到县城 给皇军去取药。

“这暗灯瞎火的!”苗义口里拒绝,心里面高兴的巴不得。苗路甘假装生气了吩咐道,“给皇军治伤要紧,赶快去吧。”苗义这才那了鬼子开的条子出门骑马而去。虽然凶恶,但是因为苗家给自己治伤,鬼子和二黄在苗家也没有放肆,一家平安过来了,倒是苗义取回来的药品倒给那个受伤的女学员小水给用上了。

看着小水一天天地好了起来,香兰就和上龙商量,一时半会走不了,不如在苗家住下,就说是大奶奶娘家过来的妹妹,等养好了伤再走。

话说包大牙在苗家没捞到啥便宜,也没有闲着,包大牙可是鬼精鬼精的呢。经过多方打听,他得知苗家大少奶奶娘家来了个亲戚,还听说是个小姑娘。一来就病倒了,至今还卧床不起,包大牙可来了精神,可苗家的人都说是“伤寒”,他没敢直接报告给山根 ,山根那野鬼子一旦弄出事端来。这天他利用小岛到洪泽来巡查的机会,向小岛报告了,还委婉地说了怕鲁莽行事不好。小岛沉吟一番,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带了包大牙和几个鬼子以抚慰苗东家为名,来到驳苇港。苗路甘知道来者不善,好在他知道鬼子有心争取他加入,没有确切的证据鬼子不会拿他怎样。

果然,小岛一来就对山根的造次想苗路甘表示道歉,还特地拿出治疗伤寒的专用药品,苗路甘知道小岛是在试探自己,就把小水一口咬定是少夫人娘家的妹妹。小岛没有看出破绽,再加上有心收买苗家,寒暄过后,苗家就烦款待了,小岛满意而去。暗地里,小岛没有忘了,叫包大牙继续监视,不要掉以轻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