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 上部 第十五节 医者问卦

张冬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URL] 第十五节 医者问卦 苗家那头,苗路甘听得家人说鬼子山根进了后院内室,心知不妙,急得直跺脚。连着又有家人来报说少奶奶开了后院门奔后码头而去了,苗东家叫声不好,赶紧叫苗义带人去追,苗义带领家人追到后码头,哪里还有少夫人的身影,只是湖塘边上还漂着少夫人的头巾,苗义当即跳入湖塘探摸,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十五节 医者问卦

苗家那头,苗路甘听得家人说鬼子山根进了后院内室,心知不妙,急得直跺脚。连着又有家人来报说少奶奶开了后院门奔后码头而去了,苗东家叫声不好,赶紧叫苗义带人去追,苗义带领家人追到后码头,哪里还有少夫人的身影,只是湖塘边上还漂着少夫人的头巾,苗义当即跳入湖塘探摸,一边叫人回去报知老爷。

苗家上下因为山根羞辱了少夫人,导致少夫人投水自尽,不由得怨恨连连,怒目相向。依着苗义,十几个看家护院的枪手武师就要和山根拼了个鱼死网破,苗东家把苗义拉住了,不许苗义蛮干。

见苗家丧了少夫人,气氛不对头,山根带了陈敬堂等人上了铁甲快船往洪泽县城而去,留下包大牙且做安慰,再和苗路甘商量收编事宜。

此时天色将晚,苗家小姐香兰从上龙家得知上龙回来了,不觉心头大喜,不免和江妈妈多说了一会话。回到家中,只见到家里那是愁云惨淡,问了情由,心头火起,奔到码头见家丁人等和几个二黄正在包大牙的指挥下,在水里探摸嫂子,真是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对着包大牙骂了一声狗汉奸,拔枪就打。那包大牙见势不妙一个躲闪跃进水中,幸未击中。苗路甘赶紧上前夺了女儿的枪,气得得香玉甩手而去。水里的家丁、二黄赶紧把包大牙捞起来。包大牙在心里面叫声菩萨保佑。

再说香兰一气之下也不回家,骑上马径直往上龙家而去,她也气得不想回家了。

进门却见到嫂子套了江妈妈的外衣,正在哀哀哭泣,江妈妈在一旁轻声劝慰,旁边还有几个不认识的人。不禁又惊又喜,劫后余生,姑嫂二人抱头痛哭。哭了一会,抬头见一人土布衣衫,腰挂短枪,英气逼人,这不正是日夜思念的上龙哥哥吗?思念日久,香兰也顾不得有旁人在场,扑进了上龙怀中又是一顿哭,弄得上龙倒是十二分的难为情。从此以后,香兰跟着上龙他们打游击,剪电线,送情报,暗地里渐渐成长为一名英勇的游击队员。

苗路甘和包大牙见里里外外捞不着香玉的尸首,以为叫水流给冲走了,包大牙带了二黄回洪泽县城复命不提。苗路甘一面叫人顺流而下去搜寻,一面敲了附近人家的门问讯得知当时有人呼救,心里面叫声“天可怜见”,心想,许是被人救了,只是怎么不回?

回到家中,对着亡儿的遗像,不禁心生愧疚。点上香火,望着袅袅的青烟,不禁悲从中来,又听得白发老妻在一旁哀哀地哭泣,苗路甘那是老泪纵横。

小日本烧杀抢掠,穷凶极恶,那自然断不可投靠;省府韩主席数典忘祖,背国投敌,已经是百舌莫辩;可是传闻中共产党杀人如麻、共产共妻又岂可相随。

何去何从?何去何从?

苗路甘把卦筒拿出来,哗啦啦地一阵摇晃,抽出一根竹签,此签何签?苗义一边看了,急道:“老爷子,抽啥签啊!这些个事情还用得着请神问卦吗?骑在头上拉屎了,神仙也会生气的。”

苗路甘连忙小声说:“不可妄言,不可妄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