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 上部 第十一节 男争女斗

张冬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URL] 第十一节 男争女斗 打着酒嗝,杜小磙子巡了几个哨卡,和几个水胡子大声说着荤段子,到了快夜半才回到自己的芦苇棚子,准备就寝。望着昏黄的灯头,小磙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着自己的心事。美人就在附近,这杜小磙子可是歇不住,在他不远的一个芦苇棚子里面,还关着个如花似玉的黄花女子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十一节 男争女斗

打着酒嗝,杜小磙子巡了几个哨卡,和几个水胡子大声说着荤段子,到了快夜半才回到自己的芦苇棚子,准备就寝。望着昏黄的灯头,小磙子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想着自己的心事。美人就在附近,这杜小磙子可是歇不住,在他不远的一个芦苇棚子里面,还关着个如花似玉的黄花女子呢!

想着想着,杜小磙子一个翻身,甩手一扇,扇灭了灯火,下了地。他来到了关香兰的棚子,一把拽开柴门,看到马灯下面的香兰鲜花一般,不由更觉得心痒难耐。香兰见一个矮脚虎一样的人物进来了,还满脸的坏样子,心里面已经是十二万分的防备。

“谅你也飞不出这野狼滩。”杜小磙子想着上前给香兰松了绳索,就想抱香兰上床。不想这香兰可是不比其他羸弱女子,一旦手脚得了自由,岂肯任人摆布,抬手就给了他一掌,就听得一击脆响,直打得杜小磙子眼冒金星,不由的又惊又喜又窘地“哎幺”了一声,说道:“小妮子还一身犟筋,老子喜欢,就陪你耍耍。”一面挑衅一般地捂扑上来,香兰则是拼了命的左冲右突,一面提了根棍子“呼呼”地一通乱扔,杜小磙子赤手空拳地一时间还真奈何不了一个拼了命的小姑娘。小小的芦苇棚子哪里经得起如此折腾,一会工夫就床倒棚子塌,马灯也被香兰的棍子打的碎了,乱飞到芦苇棚子上,一会就燃气起了大火。两人又斗到了蒲草地里面,傍边几个望风的水匪,见二当家的如此和一个小女子缠斗,在一旁连连起哄。眼看着一个芦苇棚子燃起了,还顺带着燃起了一片芦苇丛子。

听到外面呼哨连起,大当家的汪大海在另外一块芦苇岗子里面出来,见此情景连忙叫停。杜小磙子闻声住手,那香兰自是香汗淋漓,喘息不已。

大当家的问了情形,得知是今天老二在滩外面掳回来个的女子,不由面有愠色。让杜小磙子等人且歇了去。一面叫人把香兰带到岗子里面,一面吩咐下去为香兰热了饭菜,香兰也不客气,做了一回扫盘大将军。汪大海见了香兰如此吃相不禁笑了,问了香兰的住家、身份。汪大海连忙起身,连道对不住,让左右收拾床铺,给香兰歇歇,并保证天一亮就送香兰回家。

汪大海的想法和二当家的自是不同,我这帮水匪固然不好惹,可也不能干这欺男霸女的事体,那苗家也不是个孬人家,两下结下了梁子对谁都不好。于是连夜派人往苗家送信,就说,请苗小姐进滩打猎,天亮后一定护送小姐回来。

大当家的这样子的安排,杜小磙子那边可是心里十二分地不痛快。杜小磙子心想,凭啥我抢来的黄花女子就得进了你老大的岗子?平时老大就是多有约束,不许干这、不许干那的,尤其是对他这个二当家的。要放在平日倒就算了,可是今天眼看就要吃到一回天鹅肉,硬是让老大给搅了局,不禁心中生恨。

这边苗家闻听小姐给水匪强拐了去,急命护院头子、本家侄儿苗义带了枪手拳师荷枪实弹,划了快船,循着水匪的去路,一路直奔野狼滩。月上中天时分,在外滩遇到前来送信的水匪信使,这才稍稍安下心来。一面派人回去报个平安信,一面寻个滩头驻扎下来,等小姐回来。

果然,天刚放亮,苗义在水岔口约定的地方翘首等待。远远地只见几条晃跳船穿波而来。汪大海如约而至,站在船头一身渔郎短装,腰间斜插短筒鸟铳和一把小攮子,迎着苗义抱拳施礼,连声道“得罪得罪”,苗义付礼。汪大海送回了苗香兰,还顺便给苗大东家捎了几匹獐子、狍子。自然,苗家也包了一百大洋,送了十包大米和白面。香兰总算有惊无险地回了家,喜欢得一家放炮鸣枪接回小姐,苗香兰经此一难也算历练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