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九节 夺目火棍

早上,江妈妈早早地就起来,忙里忙外地,乡下人就是勤快,江妈妈更是以个勤快的人。早早起来喂鸡喂鸭。她可没有想到包大牙正在惦记着上龙呢,炉膛里面的货烧的旺旺的,映着大妈坚毅的脸庞。

这个上龙他包大牙可在驳苇港口的苗东家见过,是个护院头。江母是死去的苗家大少爷的奶娘,这江上龙又跟那大少爷同岁,苗家老爷子可是没亏待了这两母子。苗大少爷读书时,就叫那上龙过来陪读,也顺便给先生和少爷递个水啥的。长大后因为上龙身形矫健,苗家就让他跟着护院的拳师枪手们练习枪棒火器,不注意间把个上龙练就了个文武全才。自从大少爷婚后不久就故去了,大少奶奶和娘家来的奶妈住一个小内院子。苗东家膝下无子,小女香兰又对上龙颇有好感,于是有心招赘托付了,只是女儿年少才暂时未提。

包大牙心想,那江上龙也是血性男儿,眼见得老父亲如此惨死,岂能善罢甘休。从种种迹象分析上龙疑点最大,可又不方便恼了苗东家。为了拿个准,今天夜里,特地带了几个盐警骑了脚踏车悄悄赶往江家,想把上龙堵在窝里面,先拿住了再说。

未曾想,上龙和二榔头为了找鬼子寻仇,今夜出猎。双方都赶了巧,一个赶了好,一个赶了孬。

包大牙等人摸到上龙家不远出处,把车子在蒲草里面藏了,翻过院墙,踹开房门,打着了手电筒、端着枪一拥而入,可只有江母一人在家,把个包大牙鼻子都气歪了,巡视屋子,见东屋的床上摊放着被褥,心知上龙可能是出去了,更加增强了自己的判断,心想八九不离十!

包大牙叫盐警们息声等候,一边控了江妈妈。眼见得天色放亮,浓浓的湖雾也起来了,包大牙心想,真是天助我也!吩咐盐警一旦上龙进门立即封门拿人。为了把事情做象,他勒令江妈妈照就往常一样,生火做饭。其实江妈妈也不知道上龙做了啥事,但是得知包大牙来抓上龙,而儿子又恰巧不在家,不由得心里面暗暗高兴。可儿子一旦回来就回落入虎口,又焦急万分,心里面象千万只蚂蚁在叮咬。一边烧火做饭,一边想着如何得让儿子得了确信,不要进院子,更不能进屋子!

上龙和二榔头这时已经从湖塘里面悄悄地接近了家,由于大雾遮住了视线,几乎几步以外就看不清楚东西,上龙招呼二榔头停下,听听没有动静,上龙在芦苇茬子上寻了挂着的冰坨子,敲了敲方整,朝着自家的院子用力甩了过去。

冰坨子打在院墙和院子里面脆裂有声,有盐警跑进来报告说,有人用冰坨子甩进来砸人。江妈妈听得此言,知道是儿子回来了,在试探家里的情况,“好儿子,还不傻!”不由心头一喜,为了给儿子报个准信,江妈妈拎了根烧火棍,杵开站在一旁看守的二黄盐警,冲出门去大声叫喊,让上龙赶紧快跑!一时间包大牙也没有在意,竟然让江母跑了出来叫喊。包大牙连忙拔枪企图喝阻江妈妈,岂知此时江妈妈为了救儿子哪里还怕你的劳什子枪?举起还冒着烟的烧火吹筒,照准包大牙的面门就狠命地杵了过来,真准也真狠,一棍子就杵到了包大牙的眼睛。包大牙痛得哇呀大叫,甩手对着江妈妈就是一枪,幸亏包大牙负痛失了准头,江妈妈中弹扑倒在地。

上龙听到家里枪响,有心跑上圩堤来看个究竟,被二榔头死死拖住。这边盐警们和嗷嗷大叫包大牙已经一面向湖里面打枪,一面摸索着向湖塘搜寻。听了二榔头的苦劝,赶**出一颗上次从鬼子那里抢来的手雷,拉了环甩到了湖塘边上,吓得盐警们一个劲地趴倒在地,乘此机会,上龙和二榔头赶紧溜冰而走。

包大牙见跑了嫌犯,伤了人命,自己又倒霉受了伤,外面的情况又不明,生怕遇到八路军、新四军或者游击队啥的,赶紧草草收兵,回洪泽县城复命。

天亮时分,二榔头翻进自家院子确信安全,才把上龙接近来藏好,一面请老榔头去江家看个究竟。

中午时候,老榔头回来了,面带喜色,告诉上龙和二榔头他们,上龙母亲被包大牙一枪打穿了肩膀,伤是重了点,还好没有生命危险,苗家小姐已经为她敷药止血。上龙急要回家探望,被老榔头一家苦苦劝住,一面让二榔头他娘去帮助照料江妈妈。

第二天,洪泽县城里里外外贴了捉拿江上龙的布告,眼看着驳苇港是再也待不下去了,上龙乘着夜色趟过冰面一路往北而去。

这一走就是抛了受伤的母亲和父亲的新坟,上龙好不愤恨,一路洒泪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