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 上部 第七节 斩首行动

张冬梅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七节 斩首行动

两个人对坐在地,相视无言。共同的遭遇带给两个人共同的话题:复仇!

上龙回家吃了晚饭,在自己的房间里面绑扎完毕,出门要往外走,被院子里面本家的亲戚给拦住了,不放心他,问他干啥去?上龙诳他说上二榔头家去,一面往外走。上龙妈妈听了,连忙追出来,远远地看着上龙往二榔头家的方向去了,才放下心来。二榔头因为和上龙约好了,几吼吼地吃完了晚饭,也借口说到上龙家去学功夫解解闷,老榔头在后面远远地跟着,眼看着二榔头确实往上龙家去了,才回头。“唉”榔头叹了口气,家里面还有一老一小呢,这可咋办呢!老榔头一脚一脚很很地跺了跺地,无可奈何地回去了。

两人如约在港汊子里碰头,练了一番拳脚功夫,眼看天色傍晚,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两人一甩头结伙往洪泽县城而去。两人赶了四十里滩路,鸡叫头遍时分到了洪泽县城。城关还紧紧关闭着,城垛上面有几个二黄在巡逻,水关附近也是有人在守着。好在是大冬天的,河面上结了厚厚一层冰,进镇子可以从冰面上滑过去。上龙和二榔头在镇子外面的苇岗子里面瞧准了一个无人看守的地方,从冰面上一哧溜滑进了镇子。

县城对于上龙和二榔头来说并不陌生,两人在街上观察了一阵子,没有啥异常情况。镇子里面死一样的沉寂,偶尔传来一两声犬吠。白惨惨的月光把两个晃动的身影拉得老长,象两把长长的刀片。

晚上巡逻的鬼子和二黄在街道上,像行尸走肉一般,除了皮鞋在路石上“咔咔”地响,没有一丝声音。有巡逻的过来上龙和二榔头就躲到街巷里面的角落里面,等鬼子们过去,再往里面摸,就这样拐弯抹角地摸到鬼子窝。此时的山根自然不在洪泽县城的指挥所里住,他每天晚上都要到炮垒里面过夜的,指挥所里面只有几个小鬼子和二黄驻守,接个电话啥的。上龙在墙上拗下一块土来,照着园子里面的屋顶上扔了过去,听听没有啥动静。于是两个人搭架子翻上墙头,瞧瞧四下没有异常,看清了园子里面的几排房屋的方位,两个人溜下墙头,蹑手蹑脚地窜到一扇亮着灯光的窗户跟前,透过窗棱的空隙,两个人看清了里面是一间办公室兼值班室的模样,一张条凳上面斜躺着一个人,裹着一件黄大衣,别无动静。

两个人轻轻地用剔骨尖刀拨开了窗机,跳进屋子,仔细瞧过去,果然是一个二黄而已。上龙心想,是个中国人且不杀他。两人比画一番,上龙用尖刀横在小二黄的脖子上,一手轻轻捂住二黄的嘴,那二黄憋闷过来,不由得一脸的惊惧。上龙压低了声音说:“敢喊?”那二黄连连摇头。他听得懂中国话,是个二黄无疑。上龙放开手轻声喝问:“鬼子在哪里?”那二黄连连求饶说:“可不要杀我啊,我也是被抓来当差的,大冬天的小鬼子可不值夜,在后面的屋子里面睡呢!”二榔头说:“敢出声就杀了你,今天暂且饶你。”边说边从身上解下孝巾,捆猪一般把那二黄条条地捆在了长凳子上面,问清楚了后面的情况,用孝巾头子把那二黄的嘴给堵了。

两人往里面摸去,也算那小鬼子倒霉。借着月光,上龙瞧清楚了里面床上只有一个人,床头上搭着小鬼子的服装,是小鬼子无疑,还留着个仁丹胡子。上龙把刀抽出来压在鬼子的喉咙上,鬼子被冰冷的刀片镇醒了,想起来,却被上龙和二榔头死死地压着,动弹不了。上龙二话不说,横过刀子在那小鬼子的脖子上狠命一抹,小鬼子喉咙头里面一声响,一股血喷了出来,打在墙上,赫然有声,尸身把床板弹得山响。

割了小鬼子的头颅,扯过鬼子衣服包了,两人也不用多说照着原路撤了出来,溜过冰面出了镇子,两人不由的哈哈大笑,又呜呜大哭,跪倒在地,心想总算给父兄报了仇。一路急走,鸡叫三遍了,眼看路上渐渐地已经有行人在赶镇子里的墟场,把鬼子的头颅带到父兄坟上祭奠看来是不行了。两个人寻了个僻静的地方,把小鬼子的头当作祭品,把父兄给祭了,再找了个高高的树梢,把鬼子的头挂在上面。两人远远望去,在心里说,以前你们动不动就把咱中国人的头挂在这、挂在那,这一回天可是翻过来了!

下次再提个鬼子头,到父兄坟前祭奠。两人约好,到了村口分头回家。

路边大树上挂了个鬼子头!一天时间,洪泽县城方圆百里都传开了,人们议论纷纷,越传越是有声有色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