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五节

海飞龙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五 陈隽到了张春雄哪里,张春雄说的一些东西和王闻晖的很像,但是比他说的要专业,意思是一样的,可能他也意识到话没说全面,重新分析了一下,顺便给陈隽打打气。陈隽不由得佩服起王闻晖的见地来。另外,张春雄说计划有变,日本空中自卫队也要来沙河基地访问,日方得知宋军也在以后提出交流邀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陈隽到了张春雄哪里,张春雄说的一些东西和王闻晖的很像,但是比他说的要专业,意思是一样的,可能他也意识到话没说全面,重新分析了一下,顺便给陈隽打打气。陈隽不由得佩服起王闻晖的见地来。另外,张春雄说计划有变,日本空中自卫队也要来沙河基地访问,日方得知宋军也在以后提出交流邀请,于是空军司令部就让他们多留几天,待与日军的交流访问结束后再回国。陈隽还在想,那次国际空军大赛上认识的远藤美濑会不会也来啊?

第二天白天无事,王剑如约邀请陈隽出去吃北京大餐,陈隽想了想,出于感谢,她叫上了王闻晖陪同,也避免了可能的尴尬。大餐很好吃,几个人都吃的很高兴,陈隽还开玩笑说你们两个都姓王,是不是要结拜一下。

吃饱喝足,准备回家。三个人准备过到马路那边去等预约的的士,等到绿灯亮了,陈隽和王闻晖由于生在大宋,在大宋,红绿灯制度执行的很严格,只要按灯行走,行人根本不用担心车辆的问题。所以陈隽和王闻晖习惯性的开始过马路,突然,一辆车牌是北K xxxx的白牌车从那边过来看到红灯没有减速的意思,王剑看不对头,停下喊陈隽,陈隽反应快,一把拉住王闻晖退了回来,那个驾驶员猛然注意到了,也一打方向盘躲闪,结果车擦到了路边的电线杆。车内的人气急败坏的出来,却是一个北国陆军的上尉,气呼呼的冲过来,说:“你们看怎么办!这修车的钱谁出?”

陈隽一听就火了,大声说:“你说什么?你违章闯红灯,还要我们赔钱?天底下哪有这个道理啊?”那个上尉说:“不是因为你们,我会擦到那个电线杆子上去吗?”王闻晖还和声细气的说:“这位先生,我们是按照红绿灯并且是走的斑马线过的马路,你自己刹车不及时,怎么能算在我们的头上,按道理,这个修车的钱应该由你自己负担,至于我们的精神损失看在你也是军人的份上,我们就算了,不找你要了。”

一番软中带硬的话把那个陆军上尉说的一愣一愣的,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骂道:“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棒槌?别笑死我了,今天,你要就留5000元钱下来咱们就算完,不然,我削死你们!”陈隽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差劲?自己的错还抖狠?”可能是对方听到了陈隽官话中带的一些口音吧,知道不是本地人就更凶了,非要他们赔钱才能走,王剑碍于同是军人的面子,先忍了半天没发作,到后来已经忍无可忍了,亮出军官证严厉的训斥了那个上尉,当时是把他给镇住了,接着他打电话说是叫保险公司的人来。他们在等出租车时,看见后面来了一大帮拿着甩棍,木棒的人冲了过来,陈隽说:“这些人要做什么?”王闻晖说:“显然是来找我们麻烦的。”

王剑准备怒斥那个上尉,却发现人已经不见了,人到面前来了,王剑大喊一声,掏出军官证亮明身份,说你们到底找谁,别找错人了。领头的那个满脸横肉的人说:“没错了,就是你们,兄弟操家伙上!”王闻晖一看不妙,陈隽是飞行员,可不能挨打,万一打出个好歹飞行生涯可就玩完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见几个人的棒子往陈隽身上招呼了,即便陈隽和她老爸学过格斗,一个是功夫学的连三脚猫都不如,再一个毕竟是个女孩,再能耐也对付不了拿着器械的几个大汉。王闻晖也没接受过系统的格斗训练,一时无奈,一把把陈隽从后面抱住,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住了这几棍子,这几下子难受极了,但是王闻晖忍着疼对陈隽小声说:“你不能挨打,快跑,跑了报警去救我们!”然后一把把陈隽推开,双臂展开下子扑到了追来的几个人….

陈隽当然知道王闻晖说的是对的,于是撒腿就跑,还真没几个人追的上她,不过跑过一辆车边冲出一个人给她死死抱住,陈隽本来就气的不行,又一急,凭一生之所学,狠命往那人脚上一踏,后脑勺也狠狠地往后一撞,正中那人鼻梁,那人松开了陈隽了捂着鼻子叫疼,陈隽还不解气,又照那个人档里狠狠地踢了一脚,这才捂着撞疼了的后脑勺开始跑,嘴里还嘀咕,“你应该庆幸姑奶奶的防狼电击器没带!”

等陈隽叫了警察过来,斗殴基本结束了,那几个人看见警察来了连忙一哄而散,陈隽连忙过去看两个人,王剑有底子,虽然挂了一些彩但是还可以自己走。王闻晖,见他受伤的很严重,基本人事不省了,陈隽想他都是要救我啊,连忙摇他想把他摇醒,摇了半天也不见动静,陈隽急死了大喊谁叫救护车来啊!这时候王闻晖突然咳嗽起来,小声说:“我的陈长官哟,我被打伤了呀,你还怎么狠命的摇我,刚才没被打死现在也被你摇死了…”陈隽一下子乐了,说:“你没事就好…”等救护车来了,把两个人都带走,陈隽非要去,医生说你也没受伤,陈隽说我后脑勺被打了,疼,一定要去检查是不是脑震荡于是也混进去了。

王剑多是皮外伤,王闻晖虽然看样子比较惨,但是他练过散打护住了要害和内脏,所以除也没有内伤,至于陈隽医生说这人一点事都没有,就是有些兴奋。急救完了以后,警察做完笔录,张春雄和师长都带了一些人过来,各自来招呼自己的人,张春雄先过来看陈隽见这家伙吃蛋糕吃的欢实着,往她脑袋上轻拍了一下就去询问王闻晖了。

王剑很激动,对着师长大喊大叫,其实他最介意并不是挨这顿打本身的问题,而是让陈隽两个外军官兵看到了自己国家军队里的败类,丢了自己国家和军队的脸。师长一面安抚一面打电话。

混乱过后,等回到了基地,师长找了两个干事负责去查验此事,对宋军方面先道歉,然后承诺解决问题,只说不要把事情闹到大使馆去,张春雄思索了一下,答应了。王闻晖则只好在沙河基地卫生队的看护室呆着了。

到了第二天没任何参观或者比赛任务,陈隽本来想早起去看看王闻晖,但是一没有任务她就没上闹钟,这属于个睡不醒的人,着实是好好的休息了一下,睡到快中午还没起来,张春雄气的朝她电话里大骂你养猪啊!给我们大宋军人丢人都丢出国了!结果骂了一半陈隽关机了,把张春雄气的抓了狂,大骂臭丫头敢跟我关机?

下午,日本自卫队的飞机达到了沙河基地,陈隽正好也醒了,也跑过去看。当北方负责接待的人和日方负责联络的人在一起互相握手什么套话什么的,陈隽看飞机是P-5巡逻机,心里正想着要是远藤的座机就好了,就觉得背后一疼,一看是远藤美濑笑嘻嘻的看着她,陈隽乐了,说:“还真是你啊,我正想着是不是你呢!”远藤美濑说:“唉,我打听好了你会在这里,起飞前我打你手机你手机关机了,想告诉你一声都不行。”陈隽说:“嘿嘿,没电了没电了,美濑你的官话进步了不少哦。”远藤美濑说:“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谁?”陈隽说:“你什么时候没事,我们一起好好说说话。”远藤美濑说:“嘿嘿,好的,这边忙完了我就call你。”这时候张春雄过来了,说:“远藤小姐也来了啊?”远藤美濑给张春雄鞠了一躬,说:“是的,张长官,我是负责运送自卫队代表来的。”这时候代表招呼远藤美濑过去,于是她给二人鞠了个躬就告辞了。陈隽用日语说:“すぐにつけて帰ります!(快点回来)。”远藤美濑回头朝她一笑。张春雄说:“喂!鬼子话说的挺好哦!”陈隽白了他一眼,说:“你管哪!不跟你玩了,我去看小王。”张春雄说:“噢,应该应该,人家为你受伤的,丫头还挺有良心。”陈隽本来走开几步了,听了这话慢慢的绕个圈回来背后捶了张春雄一拳,等张春雄回过头来,陈隽已经跑出五米开外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