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愤怒的芦苇

——洪泽英雄传

楔子:一九四零年秋,新四军一部在黄桥决战胜利后挥师北上,八路军一部从淮海地区向南发展。同年十月,在盐城狮子口胜利会师,揭开了江淮地区敌后武装抗日斗争的崭新篇章。

上 部

第一节 千里之外

苗家大院,两厢边上的兵器架上摆着刀叉棍棒,上龙和一群护院的枪手武师在对练,拳脚来往,苗家大小姐香兰在一边也是功夫劲装打扮,不时欢呼雀跃,鼓劲加油。小伙子们赤膊短衫,园子里面显得热气腾腾的,不像大冬天的样子。

冬天的洪泽湖比往年似乎要更冷一些,收割了芦苇蒲草后,砍了柴火的湖荡沼泽忽然间显得开阔了许多,几乎一眼望不到边,只在邻近湖边的稍深的水里面还有一些蒲草在寒风中孤独地摇曳。

沼泽芦苇荡里,一汪一汪的水凹地里,涌着杂乱的冰碴子,在冬天的阳光的照射下发出冷艳的光芒。深水边上,一蓬一蓬的枯黄莆草在寒风中摇摆不定,就象人们此刻飘忽不定的心情。一道道深浅宽窄不一的河道在芦苇荡的荒地里面交织着、纠缠着,也不知道哪里是个出口。忽然间从苇茬莆草中高飞起来的鸟儿,鸣叫着冲向云端,给这个有些人气寂寥的荒野带来一线生机。

其实,一直以来,这里还算是个好地方。在淮安、盐城、扬州辖制以外,天高皇帝远,又傍着洪泽湖、高邮湖等大大小小的湖泊湿地,水网密布,土地肥沃,倒是个远近闻名的鱼米之乡,盛产二白二黄,二白就是海盐、棉花,二黄就是稻谷、芦苇。庄户人家一般也有几亩薄地和苇滩,日子过得也算安逸。可是自从省府韩主席奉行“曲线救国”,老百姓的日子就一天天的孬了。黄桥一战,“放着鬼子他不打,专门欺负老百姓”的主席大人被新四军揍得鼻青脸肿,灰头土脸地跑到了兴化。鬼子、二黄两头欺负,老百姓的日子还咋过!

千里之外的日本国北海道,有一座风光古城,叫做舞鹤。在近郊的樱花大道,道路两旁樱花已经盛开,白的像富士山上的雪,却又比那雪多了些许若有若无的粉色,更多了些鲜活灵动的春天的气息。这里就是小岛一家的家乡,但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直到战后又过去了将近十年,小岛出狱后才得以和儿子一夫团聚,女儿美惠子却失落在了中国。以致多年以后一夫多次赴中国寻找妹妹,那自然是后话。

与此相隔遥远的日本国的北海道,这是四十年代中期的时候,皇道振兴的日本和这个樱花大道一样,沉浸在一片如花的世界中,公园的喇叭里面传出皇军在东亚各地胜利的消息。

樱花大道上,人们在欢跃地观赏着盛开的樱花,不时有樱花飘落下来。人们兴高采烈第议论着皇军在东南亚各地的辉煌战绩,笑语**。

推着童车,年轻美貌的小岛夫人带着她的一双儿女在观赏着樱花。

此时的小小岛,就是日后的小岛一夫,只有五六岁的样子,他的妹妹小岛美惠子,不到两岁,还是蹒跚学步的幼儿。

小岛一夫在地上欢快地跑着,不时钻进树丛中,妹妹小岛美惠子挥舞着小手,发出天真无邪的笑声,她们的妈妈面露甜美的笑意看着一双可爱的儿女。

如果不是他们自己发动的这一场不义之战,他们也许会这样一直幸福地生活、生存和繁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