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柔情 正文 第六十三章 第六感再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64.html


“对了,你不也练大力金刚掌吗,到什么境界了,让我开开眼呗,也好有个效仿的目标。”李政又说道。

素问笑呵呵地站了起来,拉开架势,轻轻地挥了一下手,“砰”的一声,距他最近的梧桐树上瞬间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他的手离那棵树却还有一米之遥。

“哇,隔空击物,今天可真是开眼了。那你的达摩六式都练到第三层了,也展示一下吧,别藏着掖着了。”李政又提要求。

素问笑了笑说道:“你的事儿还真多。”说完,提气,伸出右手食指,对着那棵梧桐树猛地发出一指,李政瞪大了眼睛看着,只听到“兹”的一声,梧桐树上立即多出了一个小洞,李政连忙跟过去看了看,洞有手指粗细,边缘居然有烧焦的痕迹。

“哇塞,真惊人,这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吧。”李政摸着那棵倒霉的梧桐树问道。

“这是少林一指禅。”素问轻松地说道。

“真功夫,真厉害。”李政又赞叹道。

“想学吗,我可以传授给你。”素问坐了下来说道。

“算了吧,我的达摩六式和大力金刚掌还没练明白呢,再说了你要是把这一指禅教给了我,还不得胁迫我加入你那个暗杀组织啊。”李政摇了摇头说道。

“我那个不是暗杀组织。”素问连忙纠正。

“好,不是暗杀组织,是执行暗杀任务的组织。”李政又笑着说道。

“现在少林寺的众僧中,只剩下我还在练这一指禅,如果不传授给你的话,待我百年之后,这一少林绝学可能就要失传了。”素问大师叹了口气,望着天说道。

“你确信我能练得成?”李政问道。

“我不确定,但我觉得你应该试试。”素问大师又说道。

“试试就试试。”李政无所谓地说道,但在心里,早已经被素问那一指所深深的折服了。

接下来的几天李政发现,这个素问大师每天将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到了研究古董收藏上,对于练功,也只是修炼一些像达摩六式这样的内功心法,而对于散打搏击这类暴力型的功法基本上一点冒也不感,甚至连少林寺最基本的罗汉拳都不会。李政每天按素问大师的指导学习一指禅,剩下的时间就是跟素问一件一件地欣赏他所谓的收藏品。素问还一直追着李政教他少林寺的医学,李政害怕将来再成了老中医,一再推推拖拖,消极怠工。

在素问本草小筑的内堂里,李政拿起一个瓷瓶漫不经心地说道:“这是个什么东西,黑乎乎的,看上去还不如我们老家用的夜壶啊?”

“不懂就不要乱说,这是龙山文化时期的高柄镂空蛋壳陶杯,距今已经有四千多年的历史了。”素问又说道。

“不会吧,你这个看上去挺新的呀,我估计不会超过十年,而且做工还这么粗糙,还不如我们村里砖窑烧的呢。”李政又说道。

“这是个仿品。”素问又说道。

“仿品你还摆这儿干嘛呀,占地方。”李政把那个他所说的夜壶放了回去。

“因为这是我自己仿的,所以比较珍贵。”

“呵,还有点自恋倾向呢。对了,你修行了这么多年,早就应该看破红尘,超脱五行之外了,怎么还会执着于这尘俗之物呢?”李政又拿起了一个瓶子问道。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这些东西在你看来是一些古董,而在我眼里却是历史,而其中就蕴含着佛法大道。六祖慧能既然砍柴做饭都能悟道,我研究这些东西就也能成佛。”

“快拉倒吧,二祖还自断手臂求法呢,你怎么不学一下。这是个什么东西呀?”李政晃了晃手里的瓶子又问道。

“这是个元代的青花瓷瓶,你小心点儿,这可是个真品。”素问连忙提醒李政。

“真的又能怎么样,你连生死都能放下,难道还放不下这个破瓶子。”李政说着把那个瓷瓶放近了些,仔细地看着。这个时候,李政突然感觉到一种古老的气息从瓶子上散发了过来,中间还夹杂着一丝被泥土尘封的味道。李政又仔细地闻了闻后放下瓶子说道:“这个倒像是真的。”

“以前我总是认为放下就能解脱,可后来才发现,放下并不能解脱。”素问大师说道。

“难道是拥有才能解脱,不会吧。”李政说着又拿起了另一个瓶子,随意地看了起来。

“可能只有失去了才能真正解脱。”素问大师淡淡地说道,这个时候,李政却忽然想到了蒋心,难道真的是失去了才能解脱,可是自己却还从来没有拥有过啊。

“我倒认为你什么时候不再想着去解脱了,才能真正解脱。”李政又把瓶子放在鼻子下闻了闻。

“嗯,有见的,你现在已经有资格跟我品茶论道了。”素问大师突然笑着说道。

“算了吧,我可没那个兴趣,弄不好再让你把我绕进去。这个是什么时候的?”李政晃着手里的瓶子问道。

“这是个唐朝的三彩三足炉,真品。”素问大师靠过来说道。

“差不多,比那个瓶子年头早点。”李政放下后又拿起了另一个瓶子问道。就这样,李政一个一个地检阅着素问大师的藏品,素问也在一旁一个一个地给李政讲解着每一件藏品的来历、故事。渐渐地,李政发现,不同年代的东西都会散发出不同的气息,而且有的还带有泥土味,有的则没有。全都浏览了一遍后,李政指着素问大师的几件藏品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个都是假的,比你那个夜壶早不了几年。”

“怎么可能?你也懂古董?”有人怀疑自己的藏品,素问大师有点郁闷。

“感觉。”李政坐下来说道。

“感觉?你不懂收藏,怎么能辩出真伪。”素问大师不理解。

“这个呀,有的时候,越是内行人,越是绕不出这个圈子,恰恰是外行人却能一眼识破,这就叫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李政卖着关子说道。

“哈哈,好一个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发现你越来越有我佛门中人的风范了。”素问也坐下来笑着说道。

“停,不要跟我谈你门中的事情,咱们还是谈点别的吧。”李政摆了摆手说道。

“好,那你说说我这几件藏品怎么能看出来是赝品?”

“我跟你说了,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你不信就算了,反正都是些身外之物,真假又能如何,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再说了,就算你死了带着,早晚有一天也得被人再挖出来,到那个时候,哈哈哈,你就得曝尸荒野了。”李政显得很无所谓。

第二天,素问这里来了两个老头子,头发都花白了,见了李政,素问大师连忙介绍道:“这位是红星博物馆的薛馆长,这位是社科院考古学院的孙研究员。”

李政听了,连忙点头问候:“薛馆长您好,孙老您好。”

两个老年人连声答应着,随素问大师一起进了内屋。一进屋,素问就把李政说是赝品的几件藏品拿了过来,跟两位老人比比划划地讨论了起来。李政听不懂他们谈论的专业术语,给三个人填了茶水后就到外面散步了。过了很久,素问三个人从屋里出来了,李政迎了过去。

薛馆长看着李政说道:“我们刚才研究了一下,认为那几件东西真的是赝品,你说对了。”

“呵呵,只要你们喜欢,真假不是关键,你说对吗?”李政淡淡地说道。

孙研究员看了看,从手指上取下了一个东西,递到李政的面前问道:“你看看这个是真是假?”

李政接过来看了看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扳指。”孙研究员说道。

“什么年代的?”李政又问道。

“依你看呢?”孙研究员又说道。

李政拿在手里看了看,又拿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借机闻了一下,然后还给了孙研究员说道:“这是一种动物的骨头,具体的年代我说不清楚,感觉像清朝以前的。”

“你以前见过这东西吗?”孙研究员惊讶地问道。

“没有,第一次见有人把骨头带手指上的。”李政摇了摇头说道。

“这是我国仅存的一枚鹿骨扳指,据说是努尔哈赤入关的时候带进来的,你真是个神人啊。”孙研究员感叹地说道。

“哪有,我对这东西一窍不通,就是猜的,你们别当真啊。”李政连忙解释,素问三个人则是目瞪口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