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未谢之武警青春 正文 第三章 梦想激情III

易水千里 收藏 0 2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size][/URL] 上大学第一次在外面过夜。 我在这间不大的宾馆房间里躺着,隔壁是父亲和叔叔,他们说什么话我当然听不到。我手里按着遥控器,不停地换频道,至于电视演的什么节目我没兴趣,心烦而已。 脑子里还能浮现出钱校长跟父亲说的话。 “你们来一趟不容易,带他到处看看,晚上可以不回寝室睡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


上大学第一次在外面过夜。

我在这间不大的宾馆房间里躺着,隔壁是父亲和叔叔,他们说什么话我当然听不到。我手里按着遥控器,不停地换频道,至于电视演的什么节目我没兴趣,心烦而已。

脑子里还能浮现出钱校长跟父亲说的话。

“你们来一趟不容易,带他到处看看,晚上可以不回寝室睡觉。”

一整天,父亲和叔叔带着自己走了好多景点,绝口不谈当兵的事宜,看来,他们像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我固然很高兴,不知怎么,看到他们脸上难掩饰的失望,心里高兴的背后却是一种不安。

“哎!”我叹息一声,然后发短信给余新,我的挚友、损友、幼儿园时候的小朋友、还有什么?

说不出来了。


余新也躺在床上,是家里的床上。

按道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躺在学校宿舍的床上。可他没有。

“你在干嘛呢?”黎秋电话打过来劈头一句话,就是如此哀伤的调子。

“躺着。”

“我也是,我不但躺着还郁闷。”

余新做起来,整理一下被压得走形的头发,说道:“你上大学多快乐的一件事,岂会郁闷!”

“哎呦。”黎秋也坐了起来,顺手关闭电视,“看你说的,你不也在大学里混呢。”

“没,退学在家呢。”

黎秋大喊一声:“开什么玩笑!”

“真的,我爸让我退学保留学籍,过一阵子当兵去。”

此时此刻,此情此景,黎秋说什么也不信,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不是知道我爸来办这事儿,你故意揶揄我?”

“你可得了吧,我自己满心忐忑,哪里有心情揶揄你!”

黎秋还是不信,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信,“那你要当兵这事儿怎么没告诉我?”

余新走出卧室,从二楼走下楼,到餐厅坐下,叫佣人准备奶茶,一边跟黎秋说道:“这有什么可说的吗?当兵,丢人啊!”

当时,我听到这句话,脸瞬间滚烫。是啊,在我们大学生的眼里,当兵是没出息的人干的,难道我也沦为没出息的人了吗?

余新,你家那么有钱,为什么也要去当兵呢?

更让我难受的是接下来他说的这句话。

“黎秋,你记着,好人不当兵,好听不碾钉。”

听到此话,我更加无语。

“我没有办法,”余新觉得奶茶有些烫,我听到他说这话之后,带着呵斥的口气说,“阿姨,以后弄得不要这么热。”

他的语气明显不满,不是对奶茶的不满,藉着奶茶发泄而已。

“你愿意的?”

余新垂下头,说道:“鬼才愿意。”

黎秋一拍大脑,说道:“看来咱俩的父亲脑子都有些问题。”

“嗯?”余新眼前一亮,“你什么情况?”

我能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一丝丝兴奋,且兴奋的温度慢慢上升。

“我爸也劝我回家当兵,跟你一样,保留学籍。”

“啊哈!”余新一下子跳起来,竟然流出了几滴泪水,“太好了,以后咱俩就是战友,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知道,他的那几滴泪水并非喜悦所致;内心对于当兵的孤独和惧怕压抑着他,无处发泄。突然听到我说话,就如同泄水闸打开,使之一下子有了精神上的依靠。

“不过我还没答应我爸,你也别太高兴。”

余新当然有些沮丧,语气一下子变得机械,“哦,但愿你也能当兵,陪我。”

“想得美。”


这一夜,我睡得还算可以。

自从父亲来找我,就没有一个夜晚能够安然入眠,碾转反侧于床上,既对未来生活不确定的迷茫,亦不乏对父亲和叔叔远道而来,失望而回的愧疚。毕竟,长辈们是为了我好。

今晚,得知好友或许会成为我的战友的消息,好像平添一件护身符,即便是当兵,也不会孤独。因此,我的心就像罩上一层薄膜,呵护着已经因孤寂久久回响的空谷。


第二天,父亲跟叔叔决定回家。

他们跟我一同来到学校,要跟校长打声招呼。

“儿子,父亲希望你能有一个艰难但正确的选择。”父亲跟我在这边说话,我没有听,一直看着远处钱校长跟叔叔两个人的状态。

他们也在说话,我听不到。

“好的爸爸,我会仔细考虑。”

“嗯!”父亲点点头。

钱校长跟叔叔走过来,对我说道:“你送一送长辈们,我先回去啦。”

“是,校长。”

我们父子辈三人沿着学校的大道往校门外走,快出来的时候,一辆军车缓慢的开进。

这两车就好像一只鼓槌,猛敲我们三个人的心,于是我们不约而同的望着这辆车前行,看到它在办公楼前停下,一位身材高大的军人从车里下来,径直进入办公楼。


“校长,凤政委到了。”有人提醒钱龙用校长。

“在哪里?”

“他上楼了。”

钱校长回到办公室,见省武警总队政治委员凤祁站在里面。

“凤政委您好。”

凤祁微笑着握手,说:“钱校长您好。”

凤祁年约四五十岁,浓眉阔目,神采**,鼻直口方。

钱校长跟他对坐,说道:“本来是一年一度征兵时候,大学生入伍是非常光荣的。可是我校学生整体意愿不高,所以才致函省总队,希望能够有相关部门的人来宣传,没想到,您亲自到来。”

“钱校长您太客气,我是政委,当然是有责任进行宣讲。”

钱校长笑道:“一位将军亲自解说,学生们一定会有兴趣的。”

“我是军人,军人只有职务上的不同,没有地位上的差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