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未谢之武警青春 正文 第二章 梦想激情II

易水千里 收藏 0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size][/URL] 说实话,在寝室里跟校长相遇,我从来没想过,更没想过一脸狰狞的看着钱校长跟自己的家人。 黎忠没见过钱龙用校长,但从儿子的表情还有弟弟眼睛里流露出的信息,可以确定,这位看起来慈和、自信又满头白发的人,应该就是这座大学的校长。 “你们在讨论什么,好像很热烈,我也想参加。”钱龙用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7.html


说实话,在寝室里跟校长相遇,我从来没想过,更没想过一脸狰狞的看着钱校长跟自己的家人。

黎忠没见过钱龙用校长,但从儿子的表情还有弟弟眼睛里流露出的信息,可以确定,这位看起来慈和、自信又满头白发的人,应该就是这座大学的校长。

“你们在讨论什么,好像很热烈,我也想参加。”钱龙用校长一脸温暖的笑意,丝毫不受这不祥和的气氛感染。

“校长好!”我赶紧大叫一声,以示我的尊敬。当然,我尊敬的呼喊跟宿舍里的色彩极不协调,这让我也难免尴尬。

“校长您好!”父亲赶紧伸出手去跟钱校长握住手,而且脸上泛起热情的笑容。

钱龙用校长说道:“您也好。”

我猜,可能是钱校长为了去掉这里不和谐的氛围,他让我的叔叔带我去洗漱。

叔叔黎国看着我一脸窘相,拍拍我的肩膀,端着我的洗脸盆到水房里洗漱,好在我这个侄子在家一向如此,习惯没改,叔叔也只好笑笑。

拧开水龙头,我才发现,流出来的居然是冰凉的水。说实话,以前每次拧开水龙头都是热水,那是因为洗漱时间会有人烧开,现在这个时候恐怕烧水的人都会在图书馆里看书。

“你不同意你爸的决定是吧?”

我脸上还有水没擦干,手捧着的白色毛巾很无力的垂下去。

“叔,你也知道,军队根本不适合我。”

叔叔一向很宠我,我说的话他没有一次驳回,在家里无论求他做什么事情,叔叔绝对会全力以赴。可是这次,叔叔摇头。

“我看,大学的生活也不适合你。”

我明白,听到这话的时候,心“砰”得一跳,叔叔所指的,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严格的讲,现在我的状态的确不像一个遵守校规的大学生。

“如果我当兵,就等于毁了我的前途!”

我很斩钉截铁的说,并且深信这个成语用得准确无误。

“不,若你在大学,就真的毁了你!”

我看到叔叔的脸平静没有波澜,换做平时,他说如此肯定而语气深重的话必然连面目表情都会改变。

现在,我没有看到丝毫的变化,如此说明,他跟老爸的决定不容改变。

“叔叔,当兵两年就毁了我一辈子,而我四年的大学就能够成就我。”我说话的语气变得和缓许多,眼目流露出哀求的样子。

我在想,我这样的神态,哪怕上帝看到,都会动容;叔叔不是上帝,所以,他也没有动容。

“你把脸擦干。”

我很听话,跟着叔叔到外面的花坛边聊着。

叔叔说道:“我跟你爸都是警察,办了许多年案子。看过许多沉沦的少年,总归一句话,所有堕落的少年都逃不掉‘不思进取’这四个字。”

对于我来说,这四个字的确是我生活的另一种写照;我不能否认跟这四个字无关,却也不是那么非常符合。

“叔,我的确不是你们想得那样子。”

黎国掏出烟递给黎秋一支,他没有接,因为他从不抽烟。

黎国的脸泛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内心很温暖:这小子一如既往,没有抽烟,跟以前一样。

“我跟你爸没有想,而是真实的看到了你现在的生活状态,我们认为并不好。”

我无语,不能再说什么了,事实如此,再说就是狡辩,但我心有不甘。

“所以,你要相信,我跟你爸对你的安排绝对是为了你好。”

我听着他的理由,觉得似乎有些道理。有道理,我就不能反驳。

叔叔的道理很简单:退伍回来可以继续学业;获奖立功可以直接提干解决工作问题;当兵锻炼经历终身有益。

“我……”

在道理面前,我还想为自己争辩,不料叔叔却说了这样一句话:当兵最辛苦,男人服兵役天经地义的,孟子也当兵。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谁?”

虽然没看到自己惊讶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当时的样子绝对很惊骇!

黎国不以为意,“我说孟子也当兵。”

“你有证据吗?”

黎国反问,“你有证据说他没当兵吗?”

我拿不出来,按道理说,学汉语言文学的大学生对这个问题惊愕之余能够引经据典的反驳,可是我的记忆像天使头上的圈围着脑袋转了好几圈也没找到答案。

黎国看到黎秋身后不远处钱龙用和大哥黎忠走出来,于是说道:“你爸爸来了,去跟他谈谈。”


我无奈的走向父亲,钱校长也冲着我这个方向走,当我们交错的时刻,钱校长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

他动作的意涵我明白:小子,学会跟你父亲好好沟通!

“爸!”

父亲好像很有兴致、很高兴。跟校长的谈话内容我不知道是什么,肯定的是,他们畅谈甚欢。

“这件事情,我不再勉强,你好好考虑。”

“嗯。”看来钱校长是说动了父亲,我的“兵役之灾”可以免除了,好高兴!


钱龙用校长跟黎国说道:“你的侄子很不错。”

“见笑,他还是比较随意。”

钱龙用校长看着这位老同学、老朋友,“你能告诉我,大学生应该是什么状态才不让我见笑?”

黎国一惊,这话分明是在反驳自己,不解的说道:“这……你的话我不懂。”

“你看,我说的话你都不懂,你们凭什么说黎秋不是一位合格的大学生?”

“他都不按时起床,睡到这个时候,难道也算是好学生?”

黎国知道自己这位钱同学从小就古怪,却不知道他老而弥坚,这么大岁数愈加古怪。

钱龙用校长眯缝着眼睛,用那种鉴宝的眼光盯着黎国,说道:“今天是星期天,校规里可没规定今天几点起床,是你们打扰了人家的美梦,还说什么!”

黎国被他看得不舒服,看来,刚才跟他聊得好好地“放人”就此泡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