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42.html


下午5点,叛军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这时叛军使出了他们的杀手锏——“白色天使”敢死队。两个营的“白色天使”敢死队将776高地彻底包围起来。狗急跳墙的叛军敢死队拼命进攻,并将部署在阵地前方未及撤回的俄军侦察排分割包围开来。侦察排此时弹药已经告罄,幸存的士兵们在阵地上一边和叛军展开厮杀,一边在阵亡的战友身上收集剩余的弹药。侦察兵们知道最后的时刻到了,他们拿起所有能够战斗的东西和叛军进行搏斗,枪械、伞兵刀、石块甚至牙齿都成了战斗的武器。枪械此时已经不能用来射击,侦察兵们便挥舞着刺刀冲向“白色天使”。侦察排排长、第104团团长的爱子阿列克谢伊·瓦拉别耶夫上尉虽已在地雷爆炸中被弹片击中双腿,但他拒绝撤出前沿阵地,仍留在火线指挥战斗。

在随后的战斗中,瓦拉别耶夫上尉的腹部和胸部分别中弹,仍凭着惊人的毅力进行反击,将叛军情报侦察部门的首脑、叛军指挥官哈塔卜的助手伊德里斯准确地击毙,造成叛军在一段时间内失去了指挥。

3月1日深夜,侦察排所在的776高地传出了凄厉悲壮的呼喊声,营长叶夫秋欣中校清醒地意识到6连的全军覆灭已在顷刻之间。已身负重伤的叶夫秋欣中校向指挥部喊出了最后一句话:“向我开炮!”就在第104团指挥部举棋不定的时候,3月2日早上6点10分,团指挥部和营长叶夫秋欣中校的联系中断。此时,叶夫秋欣中校已经被叛军狙击手的子弹命中了头部而阵亡。失去和6连的联系后,团指挥部下令火力覆盖776高地,排山倒海般的炮兵火力将776高地炸成了一片火海。

3月2日早上,第1连的官兵终于赶到了776高地,此时阵地上一片死寂,惨烈的战场令官兵们震惊不已。炮弹和地雷爆炸的碎片散落在阵地各处,阵地上6连士兵和车臣叛军的尸体混杂在一起。有些伞兵最后还保持着战斗姿势,眼中充满了摄人心魄的杀气。叛军散落在各处的尸体有400多具,阵地上还有13名俄军军官和73名士兵的遗体。

3月12日,俄总统普京签署了第484号总统令,授予包括2营营长叶夫秋欣在内的6连22名官兵“俄罗斯英雄”称号,授予其余69名官兵“勇敢”勋章。就在2营营长叶夫秋欣中校牺牲后不久,他的同胞弟弟、俄海军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副营长伊戈尔·叶夫秋欣少校,亲自请求空降兵司令帮助把他调入空降兵服役。此役虽然成为了76近卫空降师历史上的惨痛一页,但空降兵们的英勇无畏却已被所有人铭记。


(四)职业化改革的样板


2001年11月16日,普京总统签署命令,要求俄军分阶段向合同兵役制过渡。近卫空降第76师作为俄军中战功卓著的部队之一,成为俄军改革的样板师。近卫空降第76师的改革试点工作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从2002年9月1日到12月1日,将该师第104近卫伞降团建成职业化的作战团;第二阶段从2002年12月1日至2003年底,第76近卫空降师全部转为合同制。

新的雇佣兵制度是用来取代目前俄军方采用的征兵制度。第104近卫伞降团实行合同制后,于2003年初被调到车臣执行作战任务。在为期半年的时间里,俄军对该团进行了全面考核。考核结果表明:“该团的军人在战备训练和日常活动中都优于其他部队的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