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渡中的奇异--淫恶之报

duguchong2009 收藏 16 88
导读: 超渡中的奇异--淫恶之报 昔日。我应邀去超度一位年轻人,这年轻人家中非常富有,他的祖父及父亲,都是大富商。法事在其庭院举行,准备的供品,很丰盛。我上了法座。 才上法座不久,就看见其家宅中的司命真君(灶神),持着白布条,上写「淫报」两字给我看。   我看了默不作声。但心中非常诧异。   我在法座上,查看疏文,知道这年轻人叫徐本,二十五岁就死了,死因不明。 在召请引灵之时,法师或主事者要卜杯,问一问灵魂到否,我一向要亲眼看见灵魂前来,这是我的超度特点,我看

超渡中的奇异--淫恶之报


昔日。我应邀去超度一位年轻人,这年轻人家中非常富有,他的祖父及父亲,都是大富商。法事在其庭院举行,准备的供品,很丰盛。我上了法座。

才上法座不久,就看见其家宅中的司命真君(灶神),持着白布条,上写「淫报」两字给我看。

我看了默不作声。但心中非常诧异。

我在法座上,查看疏文,知道这年轻人叫徐本,二十五岁就死了,死因不明。

在召请引灵之时,法师或主事者要卜杯,问一问灵魂到否,我一向要亲眼看见灵魂前来,这是我的超度特点,我看见灵魂来,灵魂走,这才是真实的超度,否则,只是表面上的假超度。

念了召请咒。焚了疏文。 我看见徐本的魂灵根本未到。 一切空空杳杳。

若这样法事就无法继续进行。(如果是别的法师,法事还是照做,反正大家都看不到)

我再用密教勾印,勾魂魄,拍了一下法旨。 结果灵魂仍然未到。

却又来了司命真君(灶神),祂又举着白布条,展示着「淫报」两个字。

司命真君即俗称的灶神,灶神是掌管厨房、炉灶之神,农历八月三日是灶君生日,在农历腊月二十四日,灶神上天,也就是「上天言好事,下地保平安。」掌管一家人的善恶功过。每年报告上天,依此定人间来年祸福。 该削福、该赐福自有上天定论。

我问灶神: 「徐本灵魂在何处?」

灶神答: 「无。」 我说: 「活着是人,死了变魂,连魂都没有,不可能!」

「是不是你藏了徐本之魂?」 我问灶神。 灶神摇头:「我没有。」

我怔住了,灶神并没有藏徐本之魂,而我用冥牒召请,徐本之魂如果在冥间,早就飘然而至,然而,为何未至,我茫然了。总之,徐本之魂,不见了!

在阳间,徐本是死了。在阴间,徐本找不到,那在何处?在四大处?地、水、火、风?

我持一咒: 「嗡。敦具力。米利立。番图立。喝利梨。呼卢。吽。」

大意是: 能寻至地中微尘。能寻至水中世界。一切微细世界之藏身,一切诸有能令显现!

结果仍然是: 无。 我知道此咒,是召请中,百千万亿大威神力的咒,如果召请不到,那法事真的不用做了,做了等于是白做。于是,我下了法座。

我对主事人说:「不做了!」 主事人说: 「是那里不对?钱不够吗?」(对方以为聘金少)

不是,不是,我答。不是钱不够的问题,而是有古怪存在! 「什么古怪?」主事人问。

我坦白说:「气氛诡异,魂魄不至,跟淫报有关,我无法为其做超度!」

主事人说: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小小一个超度法事,法师说不做就不做。还有什么气氛、魂魄、淫报等等,我们另请别人来做就是。」我向主事人等及在场亲友一鞠躬!很尴尬的离去。

据说,在当天晚上,主事人马上聘请了一组很有名的诵经团,有一位大法师及诵经者数人,配上现代诵经的电子琴等,热热闹闹的做了一场大法事!主事人对我嗤之以鼻。

我曾经为这件超度的事,感到心里很难过,上了法座,又下法座,向主事人说,不能做这场超度,这在现代,根本没有。 我这一生,也少有。我绝不是贡高我慢,或是其它原因,因为我确确实实知道,徐本的灵魂未至,真的找不到徐本的灵魂,既然灵魂未至,如何做超度?

我想了解徐本魂魄到底去那里去了,于是我去城隍庙,找到城隍尊神。

我问:「徐本魂魄在何处?」

城隍一查:在册无登录,有二类人死后,没有经过登录数据,一类是修行人,直接飞升,但这类人已很少。另一类人是大恶受报,形神俱灭,既然形神俱灭,亦无资料。

「徐本会飞升吗?」 「当然不可能,城隍答。」

「徐本会形神俱灭吗?」「完全可能。」

城隍说: 「当今之人犯罪,杀人是大恶,淫人是大毒,*是至恶,莫不冥报昭昭。」

我感谢城隍尊神的指点。 我回到家后,为了此事左思右思,我明明看见司命灶神举白布条,上书「淫报」两字,只有邪淫一事,会形神俱灭吗?形神俱灭就是连灵魂都死了。

我坐在坛城前,闭目冥想。蓦然,我看见自己的眼前出现银幕,银幕上字字清晰出现:

婢女仆妇,引易行奸,伤风败俗,少年淫心,何所不至,口腹嗜味,愈纵愈狂,灶前行淫,罪加一等,任行淫欲,禽兽何殊。别种狂痴,内外不分,佛门丽质,佛地亦污,败坏清修,非常淫恶,百倍之罪,无可逃诛。罪大恶极,莫此为甚。遇一美妇,自谓风流,心因欲乱,强行要求,美妇抗拒,抵死不从,因而扼毙,*成仇。即奸婢女,又奸尼姑,寡妇不放,如同狂澜,美妇已死,荒山埋葬,仍未悔改,染指良家。美妇入冥,阴谴杀祸,派二罗剎,咬噬徐本,连人带骨,连魂带魄,一口吞噬,形神俱灭。

我禅观中看见显现的银幕之字,一字一句非常清楚,看了大骇然。

这徐本果然色胆包天了。 婢女仆妇,在灶神之前行淫。

尼姑出家,佛前行淫。 邻家寡妇,坏人贞节。 染指良家,奸而杀之。

徐本是被罗剎鬼国,派出二名恶罗剎,把徐本吃了,这一吃是连灵魂都出不来,总之,二名恶罗剎把徐本的灵魂全消化光了。 原来实情竟是如此。

一天,偶然在马路上行走,遇到一位陌生的老者,老者招呼我:「莫非是卢法师吗?」

「正是!」我答。 「你不认识我吗?」 老者问

「只是有点面善。」我说:「因为每天会面数百人,所以很抱歉,对不起。」

这位老者自我介绍:「我姓苏,是徐家的管家,看着徐本长大的,徐本的超度,我在场。」

「哦!原来如此!」我想起了苏管家,见面数回,我曾交代老者,如何布置法坛。

「抱歉!我实在无法超度徐本!」 我已经尽力。

老者拍拍我的肩膀: 你才是真正的法师!你是正行法师,不虚假,不蒙蔽!

老者很小声的告诉我:「我们对徐本的为人和行为很清楚,对他的所作所为太了解了,所以我明白你说无法超渡是事实。但是,我们领徐家的薪水,怎敢说什么!」

老者唉声叹气道: 「徐本色胆包天,造孽惊天,夭寿囝仔!」

老者说: 徐家的婢女仆妇有四位,男管家就只一位,有一天深夜,老者睡不着,想抽一根烟,他便起身,绕道到后花园,准备在那里抽一根烟。 却听见稍有姿色姓沈的仆妇呻吟声。

老者躲暗处一瞧,吓了一跳,原来在月光之下,二条光溜溜的人影正在干那回事,而在上面的正是徐本。 沈姓仆妇已结婚。 家中有老公。 后来老者发觉,他们竟然也在厨房做。

更不可思议的是,婢女仆妇共四位,徐本逐一渔猎,无一放过,还令四位女佣人,争风吃醋!

我问: 「是否还有位尼师?」 老者吓了一跳: 「你怎么知道的?」

老者说:徐家祖先有一祠堂,后来扩建,请比丘尼来住持,徐本又挑了一位年轻尼姑,尼姑没有拒绝。便色引尼姑在佛前行淫。后来住持知道了,年轻尼姑便到别处去了。

「还有那寡妇呢?还有……?」

老者说: 「卢法师, 你全知道啊!唉!唉!这个夭寿囝仔,实在太猖狂了,还有,还有……。

「不能说了,不能说了……, 罪行盖天!」报应!报应! 这种人是不可能超渡的。老者连连摇头而去。 (恬恬转载)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