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一节


1937年9月5日清晨,这已经是石头守在这片阵地上的第三天,看着四周满目疮痍的阵地,交互层叠的尸体,石头不由泛起一般无力感,无奈的抬头看了看天空,灰灰的云彩遮住了蓝天,就像是一只硕大无比的怪鱼遮天蔽日,而那随处可见的乌云则就是怪鱼的一片片鳞片,挡住了来自天空的光亮,让这片世界处于沉沉的灰暗。

153旅已经在二天前撤出了这片阵地,战斗力强悍的306团在一天打退了日军20余次进攻之后,返回到了罗店的后方去休整了,如今的前沿阵地,则成了他们302团的防区,在这个几天之内被炮弹削平了好几米的山头上,疲惫不堪的将士们在敌机的轰炸之中迎来了新的一天。

老孟用哆嗦的双手替周伍理了理军装,这个一班副熬过了三天来的一次次血战,却终究没有能再熬下去,就在刚刚,轰隆隆的爆炸声将他淹没了,在趴倒之后却再也没有站起来。

说起来,一班的损失在各班之中算是最少的了,或许是因为他们的防区在山坡的靠近侧翼位置,并非处在敌人强攻的正面吧,这里所遭受的打击,明显要比其他地方轻的多,只不过看着山坡下被土黄两色身躯所填满的土地,他们实在不敢去想这几天是怎么过来的。

随即在众人的帮忙下,周伍的身体被抬起来放到了阵地前方的一个弹坑中,用满是弹片的泥土给掩盖上了,这也算是他们为这位兄弟尽的最后一份力吧。

“烟,还有烟没?”铁头在壕沟中直起了身子,鬼子的轰炸刚刚过去,离敌人的进攻应该还有片刻的时间,在处理完班副的事后,他们便闲了下来,他的声音则打破了那种凝结的气氛。

“谁还有烟?拿东西换了!”铁头看着死气沉沉的阵地,有气无力的喊着。

“你那还能有啥破玩意啊?拿出来让我瞧瞧?”班长许强嘴里叼着一个烟屁股,显得悠哉的坐在地上说道。

“班座,嘿嘿,这宝贝可不能轻易拿出来,有句话叫啥‘匹夫有罪,怀璧无罪’!”铁头看着班长,嘿嘿笑道。

“我呸,不识字就他妈别装文化人,还‘匹夫有罪,怀璧无罪?’以前可别说是咱们一班的人,大伙丢不起这个脸。”不远处的机枪阵地上传来了毫不留情的骂声。

“陈大斧,老子爱怎么说怎么说,关你屁事,有本事你也从小鬼子身上弄点宝贝出来啊?”铁头愤然骂了一声,随即又不甘的说道:“谁还有烟?拿宝贝换喽……”

看光头说的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许强往怀里摸了摸,一个皱巴巴的烟盒被掏了出来,扒开之后,顿时小心翼翼的从里面夹出几根烟来,顿时喜笑颜开的说道:“嘿,还有点存货,啧啧,这下子可就发财了。”

一看班长手里的纸烟,一旁众人大喜,连远处平常不太吭声的柱子都厚着脸皮说道:“班座,分了吧,让咱们也解解馋?”

许强看也不看那小子一眼,目光放到了铁头的身上,看那小子一副迟疑的样子,顿时不解的问道:“光头,怎么样,哥哥这里有存货啦,把你的宝贝拿出来瞅瞅?”

铁头好像犹豫了半天,随即颇为迟疑的从怀里摸出了一把乌黑发亮的东西,而随着他的这副表情,周围众人的眼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不过,只看了一眼,许强就不屑的说道:“妈的,光头你找死是不是?这玩意也能叫宝贝?你坑谁啊。”

“就是,这地方啥都缺,就是不缺刀和枪。”陈大斧起哄般说道。

“去去去,啥都不懂你掺和个屁啊?你见过这么短,这么精致的军刀吗?这可是老子从一个鬼子大尉身上扒下来的,那小鬼子贴身放着呢,会是普通的军刀?”铁头鄙夷的朝陈大斧吼着。

许强看了看,摇了摇头,然后又小心翼翼的将这几根烟收进了烟盒,抬手就要收进口袋。这动作顿时让铁头大急,“班长,你这是干嘛?不换了?”

许强同样不屑的说道:“看个屁啊,这么短的刀,再漂亮有个毛用,一尺来长,还没有刺刀有用,老子换来还嫌碍事呢。”

“哈哈哈哈,光头你自己当宝贝收着呢,这破玩意送老子都不要,还怀璧其罪来着,真他妈的好意思出口。”陈大斧肆无忌惮的大骂起来,一副兴灾乐祸的样子。

而一旁的小山东靠在老孟的身旁,这一老一小跟不远处的石头一样,丝毫没有参与其中的意思。

一看到班长真的把烟收起来了,铁头大急,顿时声音一转,讨好般道:“班长,班座大人,打个商量还不行嘛,你看我都‘断粮’一天了,这又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撤下去,这可愁死我了。”

“有本事你去下面摸啊,那里的货可多着了。”许强丝毫不理会般说道。

“小鬼子的枪打的太准了,这说不定烟没摸到,人就被撂倒了,那还不亏死。”铁头无奈的说着,又恳求般说道:“班长,要不这样,换三根,换三根就行。”

许强皱起了眉头,不乐意道:“光头,不是我这个班长的不尽人情,我满打满算,也就这么五六根了,这拿三根烟换一个根本用不到的东西,换谁也不乐意啊。”

铁头一听,脸都绿了,顿时一咬牙说道:“二根,班长,只换二根,啥时候我们退下了火线,总还能跟其他兄弟凑和个几根,这军刀可真难弄了。”

“两根?”许强犹豫的问道。

“两根,就两根了。”铁头在一旁一脸期盼。

许强似乎犹豫了半天,这才又把烟盒拿出来,看着一旁铁头虎视眈眈的样子,顿时皱了皱眉头,铁头大喜之下,哪里还敢再得罪他,顿时乖乖的退向了一旁,而许大班长,这才满意的从里面摸了两根出来,一脸肉痛般的指着铁头说道:“刀拿来,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诶,诶,班长说的是,班长说的是。”铁头忙不迭的送上军刀,再将烟拿到手后,顿时大喜般朝自己的位置上冲去,像是生怕班长反悔一般。

而许强把军刀拿在手里掂了掂,抬手就随意的扔向一旁的石头。

石头虽然一直没有开口,但始终面色平静的关注着他们之间,抬手随意一抓,军刀便稳稳的拿到了手里,一脸不解的看向许强。

“这玩意你拿着,我这粗手粗脚的连刺刀都玩不转,哪还有本事玩这小玩意,你看看能不能派上用场。”许强随意的说着,然后目光放到了地上,随即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一脸惊喜的从泥堆里捡起了一个烟屁股,毫不犹豫的放进嘴里,擦燃了火柴……

看到班长这副样子,石头只能无语,对于他这个不抽烟的人来说,看着他们的样子,实在有点无奈,不过手里的军刀拿着,总算是让他有点事情做了。仔细的看了看刀身,这是一把长约一寸多的军刀,或许称之为匕首更加的合适,而从刀鞘上精细的做工来看,或许这更应该称为一件装饰品,而不是其他。

端详了片刻这把刀鞘刻着精致图案的小玩意,石头忍不住将刀身拔了出来,顿时一抹刺眼的寒芒闪耀而出,让石头吃了一惊,不用试刀锋,只看着刀身泛起的光芒,石头便不由自主的轻呼道:“好刀。”

一旁神情全部在烟屁股中得到愉悦的许强则淡淡说道:“日本好像有种人被称为武士,地位尊贵,手段惊人,据说那些人个个都是用刀的高手,这种尺寸的武器,应该是作为身上最后的武器保留的,件件犀利无比。”

石头一愣,将刀身收入鞘中,不解的问道:“班长知道这东西?”

“当然,你以为我是光头啊,这刀别说是两根烟,两箱子都换不来,根本就是有市无价,你想,谁会将这种保命武器卖给别人,这不是等于自己送掉半条命么。”许强说着,惋惜的将手里的烟屁股扔掉,那里已经传来了一股焦糊味,显然最后的一点精华敢被他吸进了嘴里。

“那我怎么好要这种贵重的东西。”石头听着班长的话,顿时吃了一惊,一下子就要将军刀扔还给许强。

手刚抬,许强便抬手阻止道:“让你拿着就拿着,我要是用得着还会给你?我这几天看你跟鬼子拼刺刀,每次都是贴身肉搏,长长的枪身根本就不需要,提着刺刀就上了,看得出来,你以前学的肯定是这种贴身战斗的本事,这么小的匕首,应该会比较适合你。再说,你让我提着这小东西去跟鬼子拼刺刀,还不如干脆自己先来一刀算了,省得浪费那个力气。”

石头无奈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

一旁的老孟则在这个时候开口说道:“石头啊,班长说给你就拿着吧,这都好几年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班长这么大方呢。”

“孟老头,老子的名声可都让你给败坏了。”一旁的许强大怒,瞪眼骂了一声,随即便又没了声音,众人正奇怪呢,顺着许强的眼睛看去,顿时一个个愤怒的骂道:“妈的,这些小鬼子赶着投胎啊,真是一会功夫都不肯耽误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