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平第一次穿滑雪服。踩着snowboard,最大的感受是:无底。

全不知道脚下这一步迈出去会摔成个什么样子,因而,连立起身也是战战兢兢,蹶着臀部,不敢直腰,只剩一点让自己找平衡的能力。教我滑雪的同事认真细致,而我却只能狼狈不堪,蒙混过关。这难滑的雪啊。

其实少年时的自己是不怕摔的。曾经背着父母,将偷偷攒下的零碎毛票,全数尽奉旱冰滑场。在旱冰场里,哪怕摔得人仰马翻也会咬牙爬起,晃晃悠悠地再次冲着场地中央的水泥花坛直直撞去,直到膝盖脚踝全都摔破流血,才心满意足地拖着已能让自己在场地里顺溜滑跑的旱冰鞋,编着回家要对父母讲的妄语,晕晕忽忽地走出门去。

那时想,也没什么,摔一摔就学会了,不难。可是,今天在雪地里学滑单板,却如此害怕摔下,觉得一旦倒下去,便可能断了胳膊折了腿,再难以爬起。无论是身体条件,还是内心意念,都本能的生出恐惧,觉得自己无底。

如若幼时能有条件多学一门滑雪,或许今天来到这里,便不只是着服踏板、望兴叹哎了。

进而一想,原来学会滑旱冰,不代表你就能学会滑单板;学会一门看似相通的东西,不代表你就一定能触类旁通。这个世界,没有一件事情可以一劳永逸。上帝其实很公平,发给每个人同样一只背囊,里面装着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幸福苦难,还有人生各个阶段之时空,以及一份相应的可选择的学习、致业或营家的自由,你可以无所事事地只将其中内容拿出来慢慢享用,也可以有所志向地将学业、事业或家业作为财富,一并装入背囊。

你想装什么便享有什么,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你装什么,哪怕别人将财富呈托在你的面前,你也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擒住,拿稳,方可装入背囊。

倘若,你于人生不同阶段,没有做好应做之事,没有多的学习与积累,没有多的和善修为,那么,或许老来之时,你的囊中只剩羞涩,没有太多福报可享。

滑雪场中,不少年幼的孩子们在学滑雪,有的已经滑得相当专业。他们很幸运,在身体不怕摔打的年纪,就由父母领着,学习升级身体重心之神络,即使站在这样危险系数极高的滑板上,也能于蓝天雪霭之间,稳稳滑行,一如任意翱翔的鸟,由巨大悬垂的斜面上,掌控自如、左右回环、姿势优美地俯冲下去,畅享一份毫无羁绊的自由。

于是你想,时空实在有些残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年幼,斑斓也好,灰暗也罢,它们总匆匆消隐,又常常若现。当你闭上眼,回忆幼时的林林总总,你往往觉得不忍注视,你可能总想回头,背着行囊重新走过,好让你以现在的思想填补那时的无知。

可是时光一旦用出,便是任何数字、任何代价也无法返还。

这一生,如果早早知道背上有个行囊,我宁愿,重新作个孩子。

平第一次穿滑雪服。踩着snowboard,最大的感受是:无底。

全不知道脚下这一步迈出去会摔成个什么样子,因而,连立起身也是战战兢兢,蹶着臀部,不敢直腰,只剩一点让自己找平衡的能力。教我滑雪的同事认真细致,而我却只能狼狈不堪,蒙混过关。这难滑的雪啊。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其实少年时的自己是不怕摔的。曾经背着父母,将偷偷攒下的零碎毛票,全数尽奉旱冰滑场。在旱冰场里,哪怕摔得人仰马翻也会咬牙爬起,晃晃悠悠地再次冲着场地中央的水泥花坛直直撞去,直到膝盖脚踝全都摔破流血,才心满意足地拖着已能让自己在场地里顺溜滑跑的旱冰鞋,编着回家要对父母讲的妄语,晕晕忽忽地走出门去。

那时想,也没什么,摔一摔就学会了,不难。可是,今天在雪地里学滑单板,却如此害怕摔下,觉得一旦倒下去,便可能断了胳膊折了腿,再难以爬起。无论是身体条件,还是内心意念,都本能的生出恐惧,觉得自己无底。

如若幼时能有条件多学一门滑雪,或许今天来到这里,便不只是着服踏板、望兴叹哎了。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进而一想,原来学会滑旱冰,不代表你就能学会滑单板;学会一门看似相通的东西,不代表你就一定能触类旁通。这个世界,没有一件事情可以一劳永逸。上帝其实很公平,发给每个人同样一只背囊,里面装着生老病死、悲欢离合、幸福苦难,还有人生各个阶段之时空,以及一份相应的可选择的学习、致业或营家的自由,你可以无所事事地只将其中内容拿出来慢慢享用,也可以有所志向地将学业、事业或家业作为财富,一并装入背囊。

你想装什么便享有什么,没有任何人能够帮你装什么,哪怕别人将财富呈托在你的面前,你也只能用自己的双手去擒住,拿稳,方可装入背囊。

倘若,你于人生不同阶段,没有做好应做之事,没有多的学习与积累,没有多的和善修为,那么,或许老来之时,你的囊中只剩羞涩,没有太多福报可享。

滑雪场中,不少年幼的孩子们在学滑雪,有的已经滑得相当专业。他们很幸运,在身体不怕摔打的年纪,就由父母领着,学习升级身体重心之神络,即使站在这样危险系数极高的滑板上,也能于蓝天雪霭之间,稳稳滑行,一如任意翱翔的鸟,由巨大悬垂的斜面上,掌控自如、左右回环、姿势优美地俯冲下去,畅享一份毫无羁绊的自由。

于是你想,时空实在有些残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年幼,斑斓也好,灰暗也罢,它们总匆匆消隐,又常常若现。当你闭上眼,回忆幼时的林林总总,你往往觉得不忍注视,你可能总想回头,背着行囊重新走过,好让你以现在的思想填补那时的无知。

可是时光一旦用出,便是任何数字、任何代价也无法返还。

这一生,如果早早知道背上有个行囊,我宁愿,重新作个孩子。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小巩俐滑雪“惊险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