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四节

海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四 陈隽心情很不好,主要是拜张春雄和她单独说的话所赐,她晚上一个人在沙河基地的一个伞训的土堆上看着星星,想着心事。这时候,王闻晖走了过来,说:“陈队长,你让我好找啊。”陈隽勉强笑了一下,说:“找我有事吗?”王闻晖把背后的军用饭盒拿出来,说:“答应你的红豆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陈隽心情很不好,主要是拜张春雄和她单独说的话所赐,她晚上一个人在沙河基地的一个伞训的土堆上看着星星,想着心事。这时候,王闻晖走了过来,说:“陈队长,你让我好找啊。”陈隽勉强笑了一下,说:“找我有事吗?”王闻晖把背后的军用饭盒拿出来,说:“答应你的红豆包。”陈隽淡淡的笑了笑,说:“谢谢哦,可是我现在不想吃,你那个红豆沙很好喝,不过水壶明天才能还给你。”王闻晖问:“怎么了,心情不好吗?”陈隽说:“你说呢,心情好我这个德行呀?”王闻晖说:“可以跟我说说吗?心事说出来心情会好一些的。”陈隽说:“谢谢,不过,我自己的事情,不想让别人跟着我一起不开心呢,没事的,我一会就好。”王闻晖说:“太见外了是不是,你就当是报答我给你做东西吃的份上跟我说说吧,当然,个人隐私的话我就不问了哈哈。”

陈隽被逗笑了,挪开了个位置,说:“想听你就坐着吧,站着不累呀?”王闻晖当然乐意,于是坐到了陈隽的旁边,于是陈隽慢慢的把张春雄说她的话和她自己所担心比如会让她最爱的父亲失望都和王闻晖说了,心里话一说出来,陈隽现在坚韧的伪装崩溃了,回归以前爱哭小女生的样子,一下子哭了起来。

幸福来的太突然,王闻晖想把陈隽搂住安慰她,但是下了半天决心还是不敢,只说:“陈队长,你别哭了,依我看啊,是你校长根本就没分析对!我这个外行人都发现不对头嘛。”

陈隽止住了哭,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是生活中的马虎又让她找遍全身找不到纸巾或手帕,正到处摸口袋呢,一只手递过来一包纸巾,陈隽抬头一看,王闻晖微笑着看着她,陈隽不好意思的笑了,接过来擦干了眼泪。

弄完了以后陈隽问为什么你要这么说啊。王闻晖说:“我虽然是个兵,但是只是个火头兵,军事方面的事情最多只能算个票友,我只能说说我的理解吧,说的不对你别笑话我哦。”陈隽说:“哎哟你别磨唧了,说吧。”“我感觉吧这样的比赛不能成为战争的标杆吧,你看打仗很少不是编队出动,像这样一对一对战的情况很少能见到,而且现在战斗机技术那么先进,很多时候飞行员的技术都被矮化了,无人战斗机即将大行其道。”陈隽说:“打住,你是军事杂志看多了吧,一口票友腔,前面还成,后面典型的是航空器杂志看多了。”王闻晖说:“而且说你是女孩子,身体条件无法和男的相比,这倒是事实,可是,女性的耐性和细致也是优势啊,况且,你记忆力超群,这一点算下来比起男的来就是点力量和体质上的差距了,可是战斗机驾驶需要太多力量吗?无非就是体质稍微差点。”陈隽说:“这倒有几分道理,只是我从小也锻炼过不少,身体素质应该不比一般的男的差,比如你吧,嘿嘿,你不一定打的过我呢。”

王闻晖说:“既然你有自己的优势就可以从那个方面去努力,在部队几年了,看到你处处想比别人强一头,甚至不是专业方面都是这样,看到人家会弹吉他,你不服气一下子就学会了,这样会让你精力分散的,也许是有得必有失吧,幸亏你是天生聪慧,不然会更累人的。”陈隽说:“怎么听怎么像马屁,但是我听着挺舒服。”王闻晖想:哎,就你这傻呼呼的嘴啊,让多少喜欢你的人被你气跑了啊。于是没理会她的话,继续说:“你只要利用好你现在的优势想办法如何提高自己在专业技能方面的水平,你校长说的局面就不会出现,你就没有理由去郁闷了。”陈隽笑了,说:“谢谢你的劝告和祝福,我开心多了,我会按你说的方式去试试的。不过,我想问你下,我觉得你说的话不像是一般后勤特别是厨务人员能有的见的,不介意的话,你能说说你自己吗,我最感兴趣的是,你长了个明星脸,但是却甘于进部队当个厨子,可以问问为什么吗?”

王闻晖笑了,说:“我长明星脸啊,谢谢夸奖。”陈隽说:“可不是,不可否认,你看上去还是满帅的,不比现在电视上的一些男星差啊。”王闻晖说:“我是否也可以理解为马屁呢,这个赞誉太高了。”陈隽过去就拍了王闻晖脑袋一下,说:“你小子还挺记仇的啊,少废话,快说,不说我去休息了!”王闻晖也不生气说:“呵呵,主要是因为我妈妈长的漂亮吧,真的,搞不好还胜过你呢。”陈隽说:“你的意思说我长的漂亮吗?”王闻晖说:“岂止是漂亮,惊为天人啊要不你哪里有那么多粉丝跟着你啊,你真当是光因为你厉害的原因啊?”陈隽说:“再怎么形容我也只是给你妈妈当了垫脚石而已,继续吧。”王闻晖想她说话傻估计是因为说话完全不过脑子,一用想的她怎么什么事情都一下就想明白了,还真是聪明。

于是王闻晖继续说:“我从小父母就离婚了,接着就有经历了一次失败的婚姻,但是我妈妈很坚强,她一直为她的家族打拼着,几十年如一日,现在还算有点地位吧。她想把产业交给我给打理,可是我从小见到她两次失败的婚姻也是因为金钱,利益的纷争,即便现在,她辛苦打拼的产业也被亲戚牢牢的盯上,我骨子里烦这些东西。我从小就对文艺啊,军事啊,面点有兴趣,我醉心于这些,所以不想搅入这些家族利益纷争,很累。我想了下,还是当兵好了,至少饿不死,至于军种,说起来不怕你笑话,虽然我喜欢军事也是军人,但是我真的不喜欢暴力,我打架估计还真打不过你,于是我就报了火头军,这样可以钻研我喜欢的面点。”

陈隽想了一会,说:“这就对了,你能醉心于这些,就代表你衣食无忧,而且你也是个很聪明的人,看你做的东西那么好吃,好像还得过奖吧就证明了这一点。我能理解你讨厌纷争,我也讨厌这些,但是我觉得,你如果不去争,你妈妈就太可怜了。她受了那么多苦打拼下来的产业却可能因为你的性格而落到他人手里,感觉实在不合适。”

王闻晖低下了头,说:“这也是我不爱说话的原因了,我的确心里非常的矛盾。”陈隽问:“可以问你有多大吗?还有你妈妈?”王闻晖说:“我29了,我妈妈55了。”陈隽说:“巧了,和我爸爸同年的呢,不过你比我大两岁。也还有时间让你去想通这些事情了,相信你能解决的,对了,你结婚了吗?”王闻晖说:“这也是我烦心的一层。”陈隽调侃的问:“怎么?是不是喜欢你的女孩太多了你不知道挑谁好了?”王闻晖说:“差不多吧。”陈隽说:“你还真是顺杆爬啊!”王闻晖说:“真的!那些女孩说是什么真爱,爱我这个人,其实都是冲我家的产业来的,我真要娶其中的一个,那绝对热闹,会和叔伯家的人打破头的,现在女人都太现实了。”

陈隽不干了,说:“喂!别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啊,我也是女的啊!你说我也很现实吗?”王闻晖想你要现实我还跟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啊。连忙说:“才不是呢,你属于珍稀动物,呵呵。”陈隽又想回嘴,电话想了,是张春雄的,要她到他那里去,于是陈隽跟王闻晖打了个招呼,走了,临走还说了一句:“谢谢你!”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