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五十 白衣天使 前线慰亲人

巴夫 收藏 2 2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五十 白衣天使 前线慰亲人 为了治疗轻伤员和检查战区疾病,野战医院派出了医务小分队,深入到最前沿进行战场巡诊,到我连阵地上是一位副队长和4名女兵。可惜我现在已经记不住她们是那个野战医院的,更记不住她们的名字了。她们冒着可能遭到越军特工队袭击的危险来到我们阵地。当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五十 白衣天使 前线慰亲人


为了治疗轻伤员和检查战区疾病,野战医院派出了医务小分队,深入到最前沿进行战场巡诊,到我连阵地上是一位副队长和4名女兵。可惜我现在已经记不住她们是那个野战医院的,更记不住她们的名字了。她们冒着可能遭到越军特工队袭击的危险来到我们阵地。当时正是午后,战士们都吃过饭在阵地休息。战士们吃饭是由炊事班分别送到各排阵地上,在阵地上吃的,只有连部和炊事班的战士在后边。她们到时战士们已经吃过饭了,我问他们吃过饭没有,她们支支吾吾地说不饿,只一个劲的问伤员和病号,急切地要求到阵地上去巡诊。我见她们那不好直言的样子,猜到她们十有八九没有吃饭,就叫通讯员们先去搞点甘蔗,让她们先解解渴再说。同时通知炊事班叫他们赶快做饭,多弄几个菜。通讯员们去了不大一会背回两大捆甘蔗,并风趣地说,这时我们连队的土特产,不够再去砍,要多少有多少!女兵们都露出惊喜的神色,开始还缅缅腆腆,不好意思多吃,经不住战士们的劝说,也就大嚼大啃起来。不到半小时炊事班送来丰盛的菜饭,有各种罐头、粉丝,还有就地取材的猪肉、牛肉,都用从村中找来的木盆盛着,满满的几大盆。大家席地而坐,享受这战地盛宴。从死亡线上滚过来的战士们,把从后方来的人都作为亲人看待,他们愿意为亲人献出一切,甚至年轻的生命。到战场来的女兵,被战士们好客的态度所感动,也被战士们那种豪放慷慨,视死如归,含笑赴敌的乐观精神所感动,很快就同战士们打成一片,谈的火热。她们边给战士们检查身体,边向他们打听战斗经历。特殊环境可以改变人的性格,也更能够密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何况在这种特殊的环境中呢!这些年轻的姑娘在和平环境里,何尚不是爱花爱美,爱穿爱戴的人呢!因为战争,因为祖国和人民的需要,把这些如花似玉,甚至还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姑娘推到了与死神打交道的环境,推到了血与火的战场,挑起与男子汉们一样的重任,在生与死,铁与火的枪林弹雨之中度过自己美好的青春,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我看着她们腰间的手枪,故意问她们怕不怕,如果遇到越军特工队会不会打枪。她们都无不骄傲的说,保证当英雄!还说在头天晚上,她们的车队受到越军特工队的袭扰,子弹在身边乱飞,虽然有些紧张,但没有一个害怕的。她们虽然远离前沿,但仍然身处战场,同前沿战士一样在拼死战斗。在战斗最激烈的时候,伤员多,她们没有白天黑夜,没有上班下班,要夜以继日的工作,将从火线上抢救下来的伤员作第一次处理,要给伤员们清洗发炎的创伤,为他们洗尽血迹斑斑的衣裤。遇到烈士,还要给他们擦洗身体,换上新军装,裹上白布,放进装尸体的袋子。最危险,最辛苦的的是护送伤员,有的女战士为了减轻重伤员在运送途中的痛苦,长时间的托着伤员,血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或是让伤员整个身体都靠在自己身上,时间长了那种痛苦是可以想象的。特别是遇到越军特工队的袭击,首先要保护的是伤员。越军特工队,依靠地形熟悉,专门袭击我后勤分队和运输车辆,在这种情况下,女兵们要向男兵一样拿起武器与敌人战斗。战争的重担压在她们嫩白的肩上,困难是生活在和平环境中的人们无法想象的。

到我们阵地上来的女兵医疗队,到我连最前沿阵地去的时候,受到战士们的热烈欢迎,她们给战士量体温,包伤口,拿药片,虚寒问暖,送到的不仅是药品,更重要的是给战士们送去了温暖,送去了上级的关心和祖国人民的厚爱。当她们检查完最后一名战士时,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候了,她们怀着激动的心情告别我们这支离越军最近的前沿部队,战士们也频频挥手向她们致以最深切的敬意。

在162师《荣誉史册》上记载了《年轻的白衣战士》们的感人事迹:

“在枝叶遮道的山路上,我和医院教导员韩信忠边走边谈。他谈得最多的莫过于医院的37名女战士。韩教导员深情地说:‘我们医院这些女兵最大的二十几岁,最小的十七、八岁。这次听说要严惩越南侵略者,请战书、决心书一个劲地往我手里塞。她们那求战的迫切心情深深地感染着我。说实话,当时我对她们参加战斗,是有点顾虑的。我想,这些在甜水里泡大的嫩苗苗,能经得起风吹雨打吗?这些连放鞭炮都要捂住耳朵的女孩子,能经受得住大炮的轰鸣和震撼吗?

事实证明,我这样顾虑是多余的。自卫还击战斗开始后,在医院跟随部队转战的26个日日夜夜里,她们每一个人都经受住了激烈地战斗考验。在紧张地救死护伤的战斗中,她们忘我地劳动着,并且把深深的阶级情谊浇进了经她们护理过的每个伤员的心里。许多伤员临分别时,都激动地流下了泪花。多少个伤愈归队的同志,给她们写了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我就不知道接到过多少封为她们请功的信。来到医院,韩教导员指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战士对我说,你要了解详情,可找她谈呀。她就是这次自卫还击作战中荣立二等功的贺延同志。

在一棵白桦树下,小贺和我席地而坐。这个文静的姑娘,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腼腆地叙述着她的经历。

严惩越修的战斗打响了,我们的愿望实现了。我和医院其他同志一道,尾随部队转战。在一个风雨交加之夜,我们医院紧跟部队来到大弄,进行战场救护。救护伤员最急需的是水。消毒需要水,擦洗需要水,洗手等都需要水。水,平时算得了什么?在战场上可有一些困难。人地生疏,水源不清,敌情复杂。我们想,同志们在前方英勇奋战,阶级兄弟在流血待治,纵有千难万险,也要找到水。

天黑伸手不见五指,雨大,劈头盖脸打来。我和战友们沿着崎岖的山间小道,深一脚浅一脚地四处寻找。我们摸黑在山沟里找啊,走了几里地,任然没有找到。雨水把我们全身浇湿了。荆棘划破了手,乱石碰伤了脚。我们不知摔了多少跤,但我们想到负伤的战友,没有一个灰心的。我们互相鼓励着,互相拉着手继续寻找。突然我们发现汽车灯的闪光,我们判断可能是汽车兵在打水。我们沿着灯光奔去。啊找到了。淙淙的流水声传入我们耳里。在汽车的灯光下,一条小河出现了。当时可把我们乐坏了。我和战友们提着水桶,抓住岸边的茅草,连滚带滑下到河边,满满地灌了好几桶水。可是坡陡路滑,下去容易,上来可难,我们就一个拉着一个,抓住茅草。攀着岩石,弯曲着身,一步一步向上爬。

水,终于找回来了。医疗工作开始了,看到伤员得到了救治,尽管我们已是泥人一样,可我们心里却是甜蜜蜜的。

在战场上,共同的战斗目标,阶级的深情,把我们这些兄弟姐妹紧紧融合在一起了。这样的感情,是我和伤员的接触中才产生的。

记得有一次,一位战士受伤了,经过我们治疗要转到地方医院,他流泪了,再三恳求我们让他上前线。他说:我的伤不重啊,我要为阶级兄弟报仇。

还有一位重伤员,在昏迷中,喃喃地说:班长……班长,小张,我们班的小张……你们一定要带好他。小张是一个重伤员,那个班年龄最小的战士,这位伤员在昏迷中还没有忘记嘱咐班长关怀、照顾这位小弟弟。

瞧,这血肉凝成的感情是多么深厚啊。我们的队伍就象是一个大家庭,同志之间骨肉相连、情同手足。这种真诚的阶级感情,点点滴滴流入我的心田。我常常经不住在心里激动,在心里轻轻地呼唤:负伤的战友啊!我就是你的小妹妹,我要把全部的精力倾注在救护伤员上。

小贺眼里含着泪水,语调沉重地讲述了这么一个故事:在纳菲,炮团十一连司务长负了重伤,抬到我们所里,流血过多,壮烈牺牲了。我不敢相信这样勇敢的人会离开我们。他上衣满是血块和泥浆。裤子上到处是屎,我拖着沉重的双脚,流着悲痛的泪水,打来一盆清清的泉水,用一块洁白的毛巾,轻轻地把他的脸上的血迹擦净。又把他的衣服裤子脱下,血腥味、尿味特别大。说句心里话,我是个女孩,连自己的父母都没有给他们干过此类事。可今天,他们为祖国的尊严,为了千千万万父老兄弟姐妹生活得更美好、更安宁而负伤,有的还献出了年轻的生命。想到这里,脏和累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剩下的则是阶级的深情在全身奔流。我仔细地把这位烈士的遗体擦得干干净净,给他穿上洁白的衬衣,崭新的草绿色军装……。

象这样把深厚地阶级感情倾注在阶级兄弟身上,在救死护伤的白衣战士中,又何止贺延一人。

小贺给我们讲起了护士刘英的事迹。

她说:那是一个炎热的下午,两天两夜没合眼的刘英同志,协助医生给孙平做完手术。小孙处于休克状态,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她一边给他输液,一边拿来一把扇子,给他驱蚊解凉,这样足足守到深夜。

又一次,战士赵金林颅骨折,脑实质流出,在手术台上做手术,会给伤员增加痛苦。刘英同志不声不响地把赵金林抱在怀里,细心地给他擦洗血迹。然后进行手术。桌上的闹钟滴答、滴答,一分一秒地飞逝。小刘的汗珠儿一滴一滴流下。她手抬麻了,腰弯酸了,衣服被汗水湿透了。为了阶级兄弟,她一直坚持了两个多小时,直到手术做完。小赵由于伤势过重,烦躁不安,大小便失禁,刚换上的衣服不一会就弄脏了。刘英同志不怕脏,每次拉出的大小便,她都给擦得干干净净的,一夜就要处理六、七次。她眼熬红了,人熬瘦了。

赵金林这个鉄铸的硬汉,在脑实质流出救治的痛苦时刻,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确被刘英精心护理他的辛勤劳动和阶级深情,感动得热泪滚滚。

刘英在救护伤员的过程中想得可细。她考虑到伤员在车上行动受限,就利用空余时间收集用过的塑料输液袋以备好水和食物。仔细地给护送人员交代伤员的情况,逐个逐个细心检查。一次,战士黄操胸部伤闭合式引流手术后,在转送时,她不放心,沿着崎岖间的山间公路,来回跑了好几趟,寻找了八台车,才找到这个伤员。她仔细地检查了引流管的位置,并把松动的引流管牢牢地固定住。

刘英同志还把对伤员的深情,下到苦练技术上。为了更好的掌握静脉注射,反复在自己身上练,细细血管不知被扎过多少次啊。苦练技术精,在整个救护过程中,她进行各种静脉注射一百零二次,基本做到了一针见血。二十多名休克的伤员,在军医的及时救护和她的细心护理下,转危为安。战后,刘英同志立了二等功。

我又找另一个护士卢玲谈,她笑笑说:为阶级兄弟做点事,有啥好谈的。她话音刚落,一个嘴快的女孩子说开了。在战斗激烈的时候,咱们小卢专门看护重伤员。那些日子呀,部队打得猛,进展快。有些重伤员,一时送不下来,就在车上急救。咱们小卢可尽心尽力了。车子开起来风大尘土多,小卢就坐在车后,给伤员挡风遮土。车子颠簸,她紧紧护住担架,她嘴干裂了,可她水壶里的水一点也舍不得喝,留给伤员。发给她的菠萝罐头,她尝都没尝一下,全部喂了伤员。为了及时给重伤员输液,她手举液瓶,任凭车子颠簸,有时站一整天,液不断地输入伤员体内,她的汗珠一滴滴地滚落。伤员感动地说:小卢,这那里是输液啊,这是输着你的心血流着阶级的深情啊!

是啊!这群女战士就象挺拔的劲松正在茁壮成长。战评时,这三十七名女战士就有十四人荣立了战功。贺延同志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手。刘英同志正在学校攻读医学,在新长征的道路上继续阔步前进。”

在南宁庆功会上,我曾见过贺延,因为同属于一六二师代表团。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她的事迹,谁也不会相信一个乖乖巧巧的女兵,会做出和平时期一个女孩想都不敢想的事迹。只有在特殊的战争环境,在我军大无畏精神的鼓舞下,才能盛开出铿锵玫瑰。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