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兔年春节期间,从伦敦到柏林再到拉斯韦加斯,从东京到汉城再到迪拜……中国消费者成了各地期盼的“财神爷”。在全球经济还有些困难的时候,中国“狂购族”在海外显示出来的强大消费能力,让各国媒体频发感叹:中国人到底是穷是富?(2011年02月21日 环球时报)


韩国《亚洲经济》发表“中国游客覆盖地球”文章称,今年春节期间,中国赴海外游客比上年同期增长60%。有钱的中国年轻人还流行“国际驾车游”,开着自己的车到泰国、老挝、柬埔寨旅行。泰国媒体报道说,春节期间,约有13万中国游客来泰国旅游,为泰国创造近35亿泰铢(约合1.14亿美元)的巨额收益。韩国观光公社社长李参表示,中国游客数量已与日本游客相差无几,但消费能力在所有外国来韩游客中位居首位。《日本经济新闻》10日报道说,“出手购买高价商品的中国游客非常惹人注目”。


目前,中国人消费了英国整个奢侈品市场1/3的商品,而英国本土人只占15%。不管是到海外狂购,还是中国人在国内过节时的出手阔绰,都让英国人自叹不如。英国伦敦大学亚洲文化学者汤姆森•麦克莱纳也向记者感慨,对时下中国人的购买力,英国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其实,中国人到海外“狂抛”财富,远不止只是表现在今年春节。据往年的美媒报道称,赴美旅游的中国游客在美国人均花费高达6000美元,商家看到中国游客无不眉开眼笑。


显然,这些到海外“狂抛”金钱的,绝不是一般中国人,而是先富起来的那部分人。只是,如果那部分人是像水稻之父袁隆平那样,那是全国人民之福,乃至全人类之福;如果那部分人属于合法致富,如何花、花到哪里,也不是我们应该过问。但问题是在那些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中,除极少数人正常致富外,还有大量的非正常致富者。一是靠权力和资本寻租;二是靠房地产聚敛民财;三是靠采矿等掠夺公共资源;四是依托垄断性行业得天独厚。


众所周知,权力是当前最容易获得高收入的因素。除了可直接贪污受贿外,国家的不少资源还掌控在官员及其家属、代理人手中,比如土地、道路等。官员通过与巨商的结合迅速致富,是对国家根基的侵蚀。


房地产业、资本市场成为富豪们最主要的财富来源。波士顿咨询公司对中国富豪财富来源的评论称:四成多的中国富裕家庭,是房地产、工业制造业领域的企业家。不断上涨的房价源源不断的帮助他们致富。资本市场则是靠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致富。像土地、煤炭业等垄断资源在国外很少是私人致富的领域,在中国却快速成就了一代财富者,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至于各行业间收入不公平问题更是有目共睹,如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行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是其他行业职工平均工资的2~3倍,如果再加上工资外收入和职工福利待遇上的差异,实际收入差距可能在5~10倍之间。


与此同时,大量的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创剩余价值,使社会财富快速流向城市,加剧了收入分配的不公。一是收入差距拉大;二是收入差距拉开的速率非常快;三是相对于收入分配来说,更为严重的是起点不公平和过程的不公平。


对于中国富豪财富积累的时间超短一事,在中国从事富豪排名已10年的胡润百富榜董事长胡润说:在国外,挣一个亿的财富,平均需要15年时间。把1个亿变成10亿,国外需要10年时间,而在中国只需要3年。中国千万资产以上的富裕人士平均年龄39岁,亿元资产以上富豪的平均年龄为43岁,整体上比国外年轻很多。


正因为富人的财富积累过于容易,因此,这些先富者不仅对财富的珍惜感不强,奢侈、浪费、超前消费现象严重,而且社会责任感、正义感严重缺乏,血管里很少流淌道德的血,也很少对弱者、穷人有同情心、怜悯心。中国社会贫富差距急剧拉大造成的现实是:处于社会底层的体力劳动者往往吃最差的、穿最次的、住最破的,而一些贪的、骗的、黑的却花天酒地,吃山珍野味,穿凌罗绸缎,住宾馆别墅,享天下着色。


正常的社会应是广泛地藏富于民,让越来越多的人拥有多少不等的财富,而不是让巨额社会财富过度集中于少数人。稳定而和谐的社会应是一个橄榄型社会,而不是两头差距越来越大的哑铃型或“倒丁字”型。如果任公平状况继续恶化,短期看会危及社会稳定,中期看会威胁经济可持续发展,中长期看可能会导致经济转型被锁定。

事实上,除了羡慕之外,欧美一些媒体也没有忘记对中国“狂购族”的调侃。《华尔街日报》在一篇题为“中国人节假日消费堪比美国吗”的文章中说,中国人勤俭的美名可能在春节期间的大肆挥霍中毁于一旦。且经过对比,尽管中国消费者春节平均每天挥霍掉87.5亿美元,比美国人日均节日消费多11.8亿美元,但美国人的假日季节延续两个月,简直就是一场购物马拉松,而中国人春节消费只能算是短跑冲刺,人均每天的消费也比美国人要少很多。这真是绝妙的讽刺!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2011/3/4 19:41:59 被虎贲近卫军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