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狼兵团]记身边的她---我的女人[参赛]

看到征文,我也来YY一下。

我和少写帖子和发帖子,看了征文,我自豪了。我不喜欢随时喋声喋气的女孩子,更不喜欢满身赘肉的女孩子。喋声喋气的女孩子,内心虚荣,有严重的依赖思想,可悲的是这种女孩子懒惰又没有上进心。满身赘肉的女孩子就不多说了,那么多的赘肉是怎么来的?还脾气异常怪异。所以我喜欢思想上进,内心坚强,爱好运动的女孩子。不管怎么说男女平等嘛,我要的是和我权利平等的女朋友,又不是要养个女人玩,我养不起。虽然不是说要我的女朋友自食其力,但至少要同心同德。哈哈哈,我就有这么一位女朋友,并且长的还挺俊的。


她是在某某公司里工作,工作内容主要处理一些杂乱的日常事务。虽然职位不高,但由于她强烈的自尊心和一股子上进心又很朴实,让很多同事尊重。由于她工作比较突出也非常负责,公司打算把她培养成业务部经理。这让她许多的同事羡慕,同时由于她1米69的身高和美丽的身材,迷人的面孔,再加上冷眼观世以及对所涉及事务的热情和热爱散发出来的气质,让我女朋友公司里的男士们心里多了几分盼望。而我,呵呵,身份非常低微,在一个小工厂里没日没夜的打工,一个月下来才1000多的工资。而她虽然工作内容不怎么样,至少别人有3000多的工资,是我的3倍多,更重要的是她和我在一起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的。这才是我和她在一起的重要原因。追求她的人不少,虽然她相貌不能和“卖唱的”比,身材不能和模特比,思想不能和宋庆龄比,才能也比较平凡,综合起来还是比较优秀的。别人追她,她从来都是冷冷的一笑,也从来不告诉我这些。我知道比较详细的就是我女朋友旁边公司的老板。说是老板,但年龄很小,他的家庭很好,他个人也比较自立长的也挺帅气的,他想要做什么他的父母都很支持,所以年纪轻轻就有了一个几十人规模的公司,当然依然是小公司。一次,我在租的小破屋里看书,我女朋友接了个电话,她的语气很强硬,几乎和对方像是在吵架。忽然她把电话拿给我,要我和对方说话,我真是一头雾水。我拿着电话友好的说:你好。

对方:你算个什么玩意?

我:@ @ @ @ @!!!

对方:你敢跟我抢女人,你究竟算个什么?

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我立即向时对待网特一样回击打断他的话说到:强盗始终喜欢说你算个什么玩意。柳银余(我女朋友的名字)不是物品,没有抢和不抢之说。只有强盗才认为是抢。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你永远都不可能和她在一起。因为你不是个玩意。………………

我挂了电话,问我女朋友:你怎么看?她露出以往甜蜜的笑说到:我能怎么看。我,我觉得我废话了,无趣的说道:那你还和他浪费那么多时间。她瞪着眼睛,嘴巴紧闭似笑非笑的望着我,显得神秘。忽然她露出牙的笑容说道:我就是要她知道我是多么的爱你。我感觉到阵阵的肉麻,更多的是感动。我也用她那样的神情看着她,慢慢的张开我的双臂,她像是只受宠的绵羊软在我的怀里。感觉真好,真希望时间永远都凝固在这一刻。


我吃到了天鹅肉,哈哈。并且我们俩像用哥俩好粘住了一样,谁也别想把我们分开。其实,和她认识就充满了滑稽和戏剧。我和她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在2010年中旬认识的.以前孤独的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天南地北到处跑。直到这一天。我从某省来到了这省,可以说是囊中羞涩,几乎就没有什么钱,急迫的找了工作糊口,天天加班,天天被剥削(万恶的资本主义者,蚕食着我的劳动力)。这天工厂里没有加班,难得有闲暇的机会,我去了当地的一个小广场闲逛。形形色色令郎满目的商品充实广场周围,对于我来说都是奢侈品哪里是我能消费的。我大饱眼福后坐在花台上,看着来往的人群。她就这样出现在我的眼中了,她抱着乱七八糟的东西站在路边似乎急迫的等待出租车。夜晚的灯光照在她的脸颊,映在她炯炯有神的眼睛里散发出毅然的眼光,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和夜景融合在了一起。太美了,这是我看到过最美的景象,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似乎有种冲动,似乎也有种卑微。来了辆出租车,她麻利甚至可以说是极速的上了出租车,然后消失在我的视野。心里暗暗说到,跑这么快也不给我多欣赏会。我依然坐在那里等待着新的风景,没过久,她从路对面还是抱着乱七八糟的东西跑了过来,我猜想可以能是还有没拿完的东西吧。我看到这里,心里YY道,这是舍不得我一个人寂寞又回来了吧。视线一直在她的身上,直到跑到我跟前,咔哒一声,乱七八糟的东西竟然都落到了我跟前。我下意识的立即帮她捡。我是急性子再加上当兵的时候雷厉风行始终和我融合在了一起,我帮她捡东西的速度可以说是超快,捡完后从弯腰的状态猛然站了起来,啪的一声把她撞了个面朝天直倒在地面。慌乱中,我丢掉手上的东西,又去拉她,由于紧张抱着她的头往起扶。就在这个过程中我看到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起来后要把我给吃掉。我完全迷糊了,把一个陌生美女抱在手中不知所措。几秒后,她挣着站立起来,还是那种眼神看着我。我脸红了,不是害羞,是情以何堪。我反应了过来,立即又弯腰去帮她捡东西。东西给她后,她望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半天我缓过神来,心里嚷嚷道,什么人呀,帮了你忙谢谢都没有一个。转身就走了,走了几百米后拉了拉挎在我肩上的包,觉得不对劲,我没有背包出来呀(我没有背包的习惯,几乎也不背包)。马上反应过来,坏了,包忘记给别人了。回头就去找,她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无奈,我坐在那里等,一直等到广场上几乎没人了,只有些醉酒的人胡闹和零星的小青年。看着那些小青年都穿的像传说中的非主流,不过都有个共同特点,穿的少。这时候才感觉到冷。算了,回去吧,以后再说。回到小的可怜且寒酸的出租屋,倒在床上便呼呼入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身体猛然一挣,坐了起来。看到旁边黑色的包,还散发出淡淡的幽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我想了想,或许能有她的名片可以给她打电话,便打开了包查看,结果她的手机就躺在包里。晕,不就是在外面走了走吗,有必要让我这么麻烦吗?拿起她的手机按了一下,上面有6个未接电话,我一查看,结果有5个是同一个号码,时间都是在凌晨两点。肯定是她找包,我也奇怪怎么就没有听见电话响呢,用她的手机拨通了我的号码,再拨回去结果她的电话开的是震动,难怪呢。我按照那5个未接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正是我还没有认识的女朋友。说明了情况,约好第二天晚上10点在我的出租屋给她还包。第二天,我早早的回到了出租屋生怕我错过了时间见不到她,看不成美女了。嘿嘿,其实这不算坏嘛。直到10点正,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她敲门了。靠,时间概念也太重了吧(事后才知道,她在楼下等了一个多小时,又在门前等了20多分钟才敲得门)。包顺利交接完毕,她提出要求我吃饭。这时候我以大丈夫的气概和慷慨的语调宛然拒绝了。她笑了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走了。真美。我后悔了,说不定这是我最后一次看到这美女了,早知道我请她吃饭得了。


在我心里,我觉得女人都那样,俗话说的好:鹦鹉无情,小姐无义。别人才不在乎我一个穷酸小子。想着她和夜景融入的景象,想着她露出牙的笑容,我这个坚信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分子开始动摇了,被美女给动摇了。想着一幕幕的情景心里酸了好几天。一天晚上,正在酸楚的时候,接了个电话,居然是她。我兴奋地劲突然提升100倍,别提那高兴劲了,幸好我用她的电话拨过我的号码。她和我闲聊了几分钟,提出还是想请我吃饭,我一口回绝,不用,不用。通话结束后,我又后悔了,为啥不答应呢。哎!有些时候太耿直也不是好事啊。没过一会,她给我发了短信,依然要请我吃饭,由于我两次后悔有了反应,我回复到,我不可能让一位素不相识的女孩子请我吃饭,还是我请你吧。短信中一阵寒蝉,她同意了,约好了在某某饭店。哈哈,别提我那高兴劲头了。过了几天去了后,发现这饭店不是我该消费的地方。郁闷!!@ @幸好我还带了两千多块钱,否则可能就闹笑话了。服务员拿来了菜单,我虚伪和客气的说你来点吧,我通常都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其实,我心里想的是,点好的菜郎中羞涩,点差了是我做东不好意思,所以才让她点)。她到不客气,一口气点了那么多菜,我郁闷啊!两个人吃的了这么多嘛,万恶的利欲使人无奈。不用看菜单,就知道她点的没有不便宜的,至少对于我来说不便宜。上菜后,她斯文的吃着,我怎么都吃不下,这是我辛苦的血汗钱呀,就这么被奢侈了。她还不时的一脸邪气的看我一眼,我勉强的嘴角上翘一下,装着笑说到,我在工厂里面已经吃的很饱了,你慢慢吃。她只是微微的笑一笑。她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问我是否要打包?我说,打,要打包(能这样浪费了吗?)。她笑一笑说,你的习惯真好。@ @ !!无语。更无语的是,她说她邻居的小狗好可爱要给小狗带回去吃。郁闷!她叫来了服务员说打包付钱,并拿出了钱包。我一看,急了,立即拿出了我的钱包,说到:我请的,你别抢。她有微微的一笑,看了我一眼把钱包收回去了。付了钱,走出饭店后,感觉到莫名的失落,没钱了,一顿饭吃了我一个月的工资,再郁闷一下。她提出要陪她走走,我却想着回去睡觉随便再郁闷一下,我就要拒绝的时候,她抢先说到,别想拒绝我。晕,太霸道了。陪着她走了一段路后,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聊起了天。聊天过后,才知道,原来她的内心是那么的火热,又是那么的空虚,有点同情的感觉。夜深了,我提出送她回家。她稳坐在长椅上,问我:知道为什么我要你在这家饭店吃饭并且还点那么多的菜吗?我哪里知道她怎么想的,我摇摇头说不知道。她勉强的一笑说:如果说,一个人穷的叮当响,还很愿意答应别人,并且不打折扣,这个人很容易被骗。同时,这个人也很善良,愿意付出不求回报。说到这里我心里想,废话,我是信仰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分子只图奉献不求回报的。她还说:我希望我将来的另外一半也是这样的,不需要他拥有多少财富,不需要有多少花言巧语。我听到这里就茫然了,什么意思啊,关我什么事,难道……哈哈,就这样顺理成章变成了我的女朋友,并且还不是我去追求的。后来我们干脆住在了一起……………………先省略掉5000字


虽然我们基本上在一起生活了。可是她的强硬和我的强硬时常碰撞,焦点也主要是在我个人的发展上,她觉得我应该放弃掉我手头的工作,去做其他的,人需要无止境的奋斗,她也会鼎力支持。而我却觉得,打工始终不是目的,人生的价值不是被剥削才算是贡献。而是要自己要去为社会主义作出更大的贡献,可以在技术上,可以在很多方面。如果没有实力一切都是空谈。不过,这些也都只在我的想象中也从来没有付出过时间行动。当然,这些我从来都没有给她说起过,只是说打工不是目的。所以她很多时候像大姐一样“教育”我,应该这样,应该那样。我终于忍不住了,想和她沟通一下我的真实想法。一天我回到出租屋已经是夜里的9点多了,她正在举哑铃锻炼,见她心情不错,我倒了杯开水给她让她休息会,也是想借这么个机会和她聊聊。她一看到我的殷勤,冷冷的一笑,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坐到我的身边。我开门见山的对问她:你觉得人生什么最重要?她抬起头望着天花板说到:当然是自己的人生追求。我抢过了话题说:是的,而我的人生追求就是为社会主义做贡献。可我什么都没有,我想帮一帮别人,哪怕只是简单的去帮一下。在西部地区还有多少孩子上学连支像样的笔都没有,教育不公乃天下最大不公,我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一员,我是否该做点什么?在西部还有多少人连口水都不能痛快的喝,我是否该做点什么?哪怕是在大都市,夜幕降临后居然还有人到菜市场去捡别人扔掉的烂菜回家去吃,我是否该做点什么?还有多少人吃不好,穿不暖……我能做点什么?她听完我的话,把我倒给她的那杯白开水轻轻地推到了我的跟前,一言不发,默默地低着头,过了会她整理了被褥,洗澡睡觉了。我也呆呆的望着她推到我跟前的白开水,寻思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让她觉得我幼稚。我这样想也正常,如果我走到大街上说我要为社会主义做贡献,我要为人民做贡献,别人一定会认为我不是疯子就是白痴,这个世道就是这样。当我还在思考当今社会时,我身后的她喃喃的说到,睡吧,别感冒了。我缓了一口气,觉得温暖了许多,也洗了澡睡觉了。睡在我身边的她转过身来望着我,望了许久问到。你说的是真的吗?也转向了她,坚定地说到:是的,什么也改变不了我的想法。她又问我:那你怎么去实现呢?其实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久了,我回到道:现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机制实现着供求。可是,人们的受教育差别的原因,使许多人尤其是贫苦地区的人收入相当的少,他们的收入机会也很少。既然不可能像计划经济时期那样人人都不用为生活有太多的担忧,那么我作为社会主义的一份子是否可以帮助他们呢?但是用什么帮?我觉得如果说有人愿意出资那么就太好了,可是有多少人愿意呢?那么就集资,可是集资估计也没有多少人主动愿意,要想集资就需要方法,我觉得可以这样。做生意,我们可以通过做生意,把所赚到的差价去帮助他们,而且我们还可以满足自己的生活需要。你觉得可行吗?她看着我从微微的笑转为露出牙齿的笑说到:我爱你,我比以前更加爱你了!我明白她的意思,我的眼睛中感觉眼泪在打转,当然我不会因为感动而哭,我是男人嘛。过了两分钟,她坚定地说:放心,我会鼎力支持的,不管你是成功还是失败,我都会在你的身边和你同甘共苦。我握着她的手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紧闭着双唇皱紧了眉头看着她坚定而充满爱的眼睛,心里感叹到,得此女人无悔!我长呼了一口气说到:携子之手,她却抢过去接着说:与君共老!我的一生都将会陪伴在你事业的道路上和你身边,我是你的女人!


第二天她把她的工作辞了,说要全心的支持我。我也辞职了,四处搜寻一切可能的生意信息。半个月后根据我们所调查的所在城市人群结构情况,我们一致认为可以在某某处做什么生意,其运作方式,经营理念等。我们开始了为社会主义贡献的第一步。每天都很累,我们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出租屋,她却不辞一天的劳累,给我倒上一杯白开水,铺好被褥,我也不会忘记握着她的手对她说:和我在一起,让你委屈了。这样的日子到现在始终重复着,抱着她坚强而温柔的身体在互道晚安后安然入睡。


闹钟响了,时间指在早晨6点钟,又是一天开始了,梦也醒了。回味这个梦真美,要是真有这么个女人,我真的无悔!!别拍我,梦也可以说说嘛!



本文内容于 2011/3/4 2:20:50 被好老的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