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画廊业为何身陷困境?走出困境需哪些助力

2010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创下年成交额573亿元的新纪录,较之2009年225亿元的成交额超过150%的增幅,拍卖行日渐成为艺术品市场的风向标。与此同时,位于艺术产业链最基础一环的画廊业却显得有些低迷。中国画廊业为何身陷困境?走出困境还需哪些助力?


处境:很尴尬


“画廊是艺术行业中的最弱势群体,中国的拍卖行和画家一年赚一个亿的大有人在,但一年能挣一个亿的画廊一个都没有,这是不可思议的。”太和艺术空间董事长贾廷峰这样概况中国画廊当下的处境。较之拍卖市场纪录屡屡创新、艺术家身价节节攀升,中国画廊业的表现平淡无奇,甚至有些低迷。“画廊是艺术产业链中至关重要的一环,承载着艺术品生产者和艺术品消费者的枢纽工程,也是发掘和培养优秀艺术家的优渥土地。画廊理应是具备艺术产业相当话语权的一方,如今却沦落到此等境地,值得我们分析和反思。”贾廷峰感叹道。


“去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创下年近600亿元的成交纪录,但其实,迄今为止,拍卖市场的成交额也不足整个艺术品市场交易额的20%。艺术品市场的繁荣是靠市场体系,包括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共同建立起来的,目前,拍卖市场的火热有目共睹,然而却很少有人注意到画廊的市场力量。”中国画廊联盟执行理事长西沐认为,在拍卖市场火热的背后,画廊作为艺术品交易的一级市场的重要性被忽视了。“从世界艺术品市场发展的惯例来看,艺术品市场的基础还是一级市场,一级市场的发展如果受到阻碍将会从根本上影响到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基础与健康成长。”


“中国画廊业还比较薄弱,因为中国画廊的成长历史其实很短,与艺术市场成熟的国家相比也只是初期阶段,经营理念和经营模式还比较落后。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甚至需要整个国民美术素质的逐步提高。”艺术北京博览会掌门人董梦阳认为,中国画廊目前还处在 “孩子阶段”,出现的问题也都是“成长中”的问题。


现实:困难多多


从近两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的表现来看,国内的艺术品供需都很强,但占据一级市场主体地位的画廊为何生存得那么艰难?


“从外部因素看,国内艺术品一级市场面临的大环境不是很理想,相关的政策法规还有待健全;从内部因素看,国内的画廊起步较晚,有代表性的大型画廊很少,运作机制和行业规范都不成熟,市场尚没有建立起对画廊的信任。而相比之下,国内拍卖行业运作得更为成熟、更加透明,吸引了大量资金涌入,也使得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迅速成长起来。拍卖市场的过度火热,一方面对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起了带动作用,另一方面这种扭曲也抑制了一级市场的发展。”西沐分析说。


“实际情况是,没有一家金融机构愿意承认画廊是实业进而提供资金支持。国内的现行体制使画廊发展举步维艰,体制内画家霸占着丰富的社会公共资源,他们私下卖画,价格完全自己说了算,说涨就涨。他们不需要跟任何画廊合作,从来都是自己跟藏家直接打交道。再说法律,中国与艺术品相关的法律法规本来就少,加上艺术品行业的难以量化和艺术行为的界定模糊,很多打法律擦边球的商业活动伺机而生。”谈及画廊市场所面对的外部环境,贾廷峰直言不讳地说。他认为,画廊经营艰难的外因一是受大环境的影响,二是与画廊相挂钩的同属艺术品产业链条上的艺术家、拍卖行、收藏家对画廊造成的“外伤”;内因是画廊自身各方面的不足或缺失造成的“内伤”。


“画廊较许多其他行业而言,具有很多先天性弱势。前期投入大、收益周期长是所有私营画廊老板为之担忧的事情,北京798的很多画廊是因为资金不足,在耗费巨额的场地租金、宣传费用等开支后,没能等到盈利的到来便扛不住了,只能心怀不甘草草关门。所以资金不足是大多数画廊的致命伤。一些画廊会为自己找一个比较强劲的投资人或机构做后台支撑,虽然这样会丧失大部分自主权,好的是不必为金钱而过多烦劳。”贾廷峰感慨地说,“此外,规模小、各类硬件设施不够完备、藏家资源过于狭窄和短缺、画廊从业人员的专业素养不足等也是导致许多画廊经营不善的重要原因。”


“很多人理解画廊就是卖画的地方,其实画廊更应该是一个推动机构,它的盈利模式不是拿过来卖出去那么简单。”董梦阳说,“近20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发展很快,有些投资者逐渐从股票投资、房地产这些行业转到艺术品投资,推动了市场的需求,许多人在盲目地投资,甚至买来艺术家今天创作出的作品,明天就要卖了。其实画廊的运作周期很长,从发掘艺术家开始,到艺术家进入市场,再到其作品被市场所认可,需要三五年甚至十年八年的时间。我认为中国画廊行业要更加专业化,还需要一整套的专业的系统:专业的画廊、专业的评论家、专业的收藏家……这样才能够建立起一个良性的市场。”


出路:携手共进


面对内外交迫的现实阻碍,当下中国画廊的出路在哪里?


西沐认为,画廊业要先提高自身的竞争力。“近几年中国画廊无论从展览策划、经营理念等学术认知与运作管理层面,还是在展览布置、画册设计等宣传推广层面都有质的飞跃,但目前大部分做的仍是做作品买卖层面的工作,但在签约艺术家、艺术品市场运作方面的事情,缺乏学术'冒险'态度,缺少发现新价值、发掘新艺术家、肯定艺术新动向的能力。从政策角度来说,政府应该在画廊行业体系建设方面给予一定的支持,使一级市场能够沿着规范、健康的方向发展。”


贾廷峰认为,除了加强画廊队伍自身建设,保证展览的品质和学术价值外,画廊间还应该携手联合,资源共享。“由于现今的中国画廊大多还处于小规模单打独斗的阶段,其各方面的实力都难以和拍卖行抗衡,也时常因为资金的短缺而处境堪忧。因此,寻找合作伙伴,携手其他的画廊不失为一项明智之举。”


董梦阳也认为:“画廊作为一级市场的重要力量,其专业性和推广力量将成为市场规范和发展的主力,怎样将这股力量集合起来,发挥出最大效率,是业内一直探讨并致力解决的问题。我觉得发展到今天,画廊业非常需要政府倾向性的政策去扶持。画廊协会对中国这个新兴市场的意义尤为重要,画廊协会的建立是非常有必要的,它是一个行业成熟度的表现。行业协会进行的职业培训、专业操作、行业规范的统一都是我们市场所需的,一个行业认可的画廊也将对许多新进入市场者的品质保证。通过这样一个组织平台,一方面可以与政府之间进行对话,在政府对艺术的策略、政策方面发挥它的影响力;另一方面,通过行业协会,画廊之间也能够相互利用、相互支持、相互协调。”


“画廊行业协会的成立是非常必要的,画廊行业协会将会对规范画廊经营、管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应该尽快建立一个行业体系,制定相应的认定标准和实施细则,对画廊进行分级管理,这对整个艺术品市场的发展也同样非常重要。”西沐表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