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王”陈济棠先生生平历史简介

天意202 收藏 1 1637
导读: “南天王”陈济棠先生生平简介 陈济棠先生,字伯南,民国元年前22年(即1890年)正月23日生于广东省防城县(今属广西东兴市)河洲峝望兴村。陈济棠先生之父叫陈金益(字谦受)务农为业,也曾在乡间设私熟学堂教书多年,陈济棠之母叫邓慰慈,为河洲大田村农家妇女,勤劳善良,尊夫爱子,为乡间平辈所尊仰。 陈济棠先生有兄弟8人,同母6人,尚有济集、济南、二弟出自继母林太夫人。长兄济华,年7岁时因出痘(天花),毒落其足,竟成残废,父爱其不能自立,惟有养其终生,而母则

“南天王”陈济棠先生生平简介


陈济棠先生,字伯南,民国元年前22年(即1890年)正月23日生于广东省防城县(今属广西东兴市)河洲峝望兴村。陈济棠先生之父叫陈金益(字谦受)务农为业,也曾在乡间设私熟学堂教书多年,陈济棠之母叫邓慰慈,为河洲大田村农家妇女,勤劳善良,尊夫爱子,为乡间平辈所尊仰。

陈济棠先生有兄弟8人,同母6人,尚有济集、济南、二弟出自继母林太夫人。长兄济华,年7岁时因出痘(天花),毒落其足,竟成残废,父爱其不能自立,惟有养其终生,而母则主其读书,兼习医卜星相,后在乡间设私熟教学二十余年;二兄济隆,自幼佐父耕种,善长土木工作,故居茅坡住宅,主要为他设计建筑所成;三兄济獄,自小在家致力耕种,但体弱多病,未及壮年便离开人间;四兄济恩,天赋聪颖,于科举时代曾取过功名生,端午时节参与当地龙舟赛,由于不识水性,舟覆河中被溺亡,时年41岁;五兄济湘,(字维周),自小离乡功读学堂,迷信阴阳,早年暂在防城东兴干过星相业,后任两广盐运使;陈济棠,六岁入学启蒙,幼时好学,常喜与齐辈作兵战之戏,各以竹木棍为兵器,番薯芋头生果为军粮,率领齐辈以嬉戏相搏为乐,8岁时,母亲病逝,11岁随父迁居罗浮峝茅坡村高营社,12岁即为长兄济华代馆并写字格出卖,每张出售铜钱三文,14岁听讲各种经书,16岁应考义课会(此为地方父老奖励读书青年而设)榜列第三名,17岁随胞兄维周入防城官立两等小学就读,民元前5年,(1907年)入钦县警察所讲习所六个月毕业,同年考入广州陆军小学校,次年春,由邓铿介绍与同班邓演达等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广东光复,成立广东陆军速成学校,陈济棠入该校学习。1913陈济棠在广东陆军速成学校步兵科毕业。1922年春,陈济棠升任为粤军第一师第二旅旅长,1925年7月,国民政府在广州成立,粤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粤军第一师扩编为第四军,李济深任军长,陈济棠升任为第十一师师长,同年秋冬间,他率领部队参加第二次东征战役。1926年冬,陈济棠赴苏联考察,回来后,1927年复任第十一师师长,1928年曾率领部队积极参加阻击南昌起义南下至梅潮的叶挺、贺龙两将军所率领的革命军。此后,陈济棠晋升为第四军军长兼广东西区绥靖委员,在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时,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1928年4月,蒋介石任陈济棠为第八路军总指挥,从此,陈济棠便统辖驻广东陆海空三军,掌握了广东军政大权。

陈济棠先生主粤期间,在全省成立了各级民意机构,建立保甲组织。他认为要达到省内生产增加,人民安居乐业的目的,必须先做经济建设的功夫。因此,他在主粤初期,先把省内治安和交通搞好,在这一段时期,广东全省社会比较安宁,有了这安定的社会基础,第二部便着手兴办各种工业。首先他拟定三年实施计划,将广州近郊划分为四个工业区。所设的工厂有硫酸厂、磷肥厂、饮料厂、棉织厂、丝织厂、毛织厂、纸厂、玻璃厂、源染印花厂等。后又在广州郊区、惠州区、潮州区、高雷区和琼崖区设立糖厂。

1933年“九一八”后,全省各地抵制日货运动,地方工业产品亦以振兴,与此同时,还兴建了海珠大桥、黄埔船厂、黄埔商埠、中山大学、中山纪念堂、市政府合署、劳工宿舍、育婴院以及琶江兵工(制炮)厂,扩充石井兵器制造厂,先后还修建了七千多里公路,便于交通。当时以一省的财政而办这样多的工业,不仅在建设方面为全国之冠,而且引起外国人士对于粤省建设的注意。陈济棠先生主粤时代,被民众誉为黄金时代,市场繁荣、物价稳定,那时民康物阜,侨汇收入日益增多,广州之繁荣与治安之稳定为所少见!

1933年1月初,日寇侵华战争日益深入,陈济棠进攻山海关外,并向热河进犯,,南京政府一些人除作消极防御外谋妥协,仍然把大批军队用在江西,积极进攻红军,当时陈济棠先生也被迫出兵从南路进攻红军,但陈济棠先生很快就觉察到,这是国民党右派“借刀杀人”的阴谋。于是,陈济棠先生表面上摆出继续进攻红军的架势,骗取南京政府的饷械,暗地里派人前来跟红军和谈。1934年10月初,陈济棠先生电约周恩来,要举行战争谈判,红军部队派潘汉年、何长工为代表,到陈营区和陈济棠先生派来的代表参谋长杨幼敏和他的两个师长举行密谈。临走前,朱德总司令给潘汗年、何长工写了一封亲笔介绍信,信的内容是这样的:黄师长大鉴:兹应贵总司令电约,特派潘建行(即潘汗年)、何长工两君为代表前来寻邬与贵方代表幼敏、宗盛两先生协商一切,予接恰照拂为感!专此,顺祝 戎祺 朱德手启 十月五日 潘汗年、何长工带着朱总司令的亲笔信来到赤白交界处,当时天色已晚,前来迎接红军代表的是陈济棠先生派来的一个连,连长同我方一见面就悄悄地讲:“何先生,我们与贵军都是炎黄子孙,真不愿意看到中国人打中国人!如今国难当头,我们应该共同对外!”“是啊!”何长工回答说:“相信这一天会到来的。”翌日,密谈开始了,经过三天三夜的谈判,终于达成了以下五项协议:1、就地停战,取消敌对局面;2、互通情报,用有线电通报;3、解除封锁;4、互相通商,必要时红军可在陈先生的防区设后方,建立医院;5、必要时可以互相借道,我们有行动事先告诉陈先生,陈先生部队撤离四十华里,我军人员进入陈先生的防区用陈护照


本文内容于 2011/2/27 18:08:50 被xiaolu0110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