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三卷 釜底抽薪 第十五章 金钱祸水

血奔 收藏 5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吴昊回到吴家寨也不去向叔叔汇报倒头就睡。晚饭后他来到吴昊的卧室;见吴昊蒙着头站在床边说道:“昊儿怎么没有出息啊?吴桃只不过是个烟花女流。值得你那么痴情吗?这天底下还缺漂亮女人?叔叔要用这张牌和祁林两家玩玩。你懂吗?吴桃是漂亮,叔叔知道你衡桃好,我更不舍得;可是我们不能为了一个女人丢了家业不是?”


“林家不和你结亲!”吴昊一坐了起来。


“哦!咋说的?”


“他们要吴桃去林家当佣人!”


吴灵各知道林之东的用意。笑着说:“打杂咋的?只要林之东接受吴桃就好办。你也不要生气了。今晚让吴桃好好陪陪你!”


林之东不愿让林家权娶吴桃是有道理的。一是吴桃不是吴灵各的亲生女。也谈不上什么秦晋之好。二是吴桃是个烟花O女,是吴灵各看上了她为搪塞几个姨太太才认了干女儿。三是吴桃也是吴昊的情人。也就说吴家父子不分彼此。林之东也早就知道吴桃有几分姿色,但不曾见过。他让吴桃来林家打杂是有用意的。


赌徒胡一自从输了钱邢武又不再借给他钱;一怒之下躲藏了起来。人一旦无路可走接下来的就是铤而走险。要么了却生命,要么实施报复手段。特别是那些亡命之徒,百分之百的选择后者。就在这个时候马胖子找到了他们。胡一白天躲藏起来夜晚溜出来在邢武房前屋后转悠。他要给邢武一点眼色看看。


近年来,邢武往外借出的钱确实不少。台上收少贷多。场子里现金周转不开。埋在地下的金条他不舍得用。他本想和哥哥借点又张不开嘴。他怕丢面子。那些因赌输了家产的人,那些因O而无计可施人;还有那些因吸大烟而倾家荡产的人把他视为仇敌。他们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还有镇上那些贪得无厌的马胖子和吕品。邢武知道胡涂说的有道理;他不是不怕。是生意太诱人了。邢武的心被高高地悬起来。


两千大洋的不明去处让邢武心烦意乱。南霸天林之东的明抢让他胆战心惊。赌徒和O客的赖账让他不知所措。他感到钱终会给他带来灾难。他气哥哥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他恨自己当初走了一步错棋。他知道自己做了伤害街坊邻居的事。说不定那一天大祸就要降临。他不寒而栗。


“王小,钟玉还没把钱送来吗?”邢文大声问。


“没有,文爷。”


“去他家要!他讨债咱讨账。”邢文一直对弟弟耿耿于怀。 王小丢下手里的活去了邢武家。邢武正在客厅生闷气,王小进来说:“武爷,文爷让我来讨账。”


“啥账?”


“药钱,大洋五块。”王小笑吟吟地说。


“混蛋!不就是五块大洋吗”


“那就拿钱吧?”王小仍旧皮笑肉不笑地说。


“陈五!给他钱让他滚!”邢武气得差点吐了血。他大步走进自己的卧室蒙头便睡。


枕头还没有暖热又有人找上了门。


“邢武在家吗?”


“你是?”钟玉问道。


“我是祁家寨的。祁爷让我给你家男人送来一封信。”那人把信交给钟玉。接着说:“明天按数把钱送到祁家寨!”说罢扬长而去。


邢武听说祁家寨派人来不知又发生了啥事于是一骨碌爬起来走出门问道:“是谁呀?”


“祁家寨派人送来的信。”钟玉把信交给邢武。邢武打开信只见上面写道:“邢武,赌场、院、高利贷让你一夜之间成了防胡镇上的首富。发了财可不能忘了镇北还有我祁家寨!既然你能孝敬林之东和镇上的马胖子,那么是不是也应该对祁某有所表示啊?祁某不要多,五千大洋就算给足了我面子。三天内把钱送到祁家寨!我薄酒恭候!切切勿误!!祁文汉。”


邢武看完信后如五雷击顶。信从他的手里缓缓落在地上。


鸡叫两遍了邢武在床上来回翻滚睡不着。天亮了他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朦朦胧胧地从外边来了两个公差,手里拿着铁锁链来到他的面前。不问青红皂白锁住她的脖子就往外来拉。他被锁拿到一个阴暗的充满烟雾和火光的牢房里关了起来。他呼救又喊不出声。这时看到哥哥端来一碗热气腾腾菜糊饭,两眼泪汪汪的让他吃。哥哥,你你救我!哥哥不言语。突然,那些欠债的人闯进他的面前,个个手持钢刀向他砍来。邢武“啊!”的一声坐起来。


“救火啦!”有人大喊。


这时邢武发现院内火光冲天,一阵阵劈哩啪啦的响声传来。“不好!真的失火了!”邢武跃身跳下床来。他马上意识到他的赌客嫖客以及欠债的人对他下手了。时间不容他多想,他急忙把钟玉叫起,一人抱一个孩子逃出院门。


“救火呀!!救火呀!!!”两个人大声求救。声音在黎明前的夜空中回荡,声音被熊熊烈火吞没。大街上没有人出现。更没有想到街坊邻居把头探出窗外观望而不救。火光冲天,浓烟滚滚;把整个小镇照得如白昼。这时有几个救火的人慢腾腾地走来。哪里救得了。大火像一只饿狮吞没着一切,它像一把利剑斩断邢武的发财梦想,它像拳击台上的拳击手,彻底击倒了邢武。他欲哭无泪悔恨交加。恨自己太猖狂,恨自己不听哥哥的话,不听钟玉的话。是自己逼的那些人走投无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是自己逼得那些人举起了复仇的利剑?是马胖子和吕品给自己一点眼色看看?是强盗土匪所为?……是自己放火烧了自己的家产!大祸降临咎由自取。


人生就是这样,当自己发现走错路的时候后悔已晚,当自己被钱冲昏头脑的时候,朋友,家人,知己他们的警告,规劝,阻挠都变成了嫉妒和居心不良。哎!哪里去找后悔药啊!


镇公所里,马胖子在玩女人。吕品张大赖歪嘴赵驼子几个家伙聚在一起赌钱。这时一个乡丁进来报告说:“邢武家失火啦!”


吕品扔下手中的牌来到马胖子的卧室外说道:“镇长,邢武家失火了!”


马胖子正干好事,骂道:“你他娘的,不长心眼啊?他家失火与我们啥干?”


“我们不带几个人去看看热闹?”


“去也好,在弄点油水回来!看来胡一李连开始行动了!晚上他没来了再给他们一点诱饵!”


“明白!”吕品带着人向邢武家走去。


“轰隆!!!啪!啪!啪!”武宅化为灰烬。有人感叹,有人叫好,有人同情,有人解恨。堂堂的一个正道上的好小伙子因为做了那么几天发财梦,就遭到街坊邻居的品头论脚。人啊!还是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办事才会无后顾之忧。一旦被金钱所迷惑,祸不单行的日子就会很快到来。钱是什么东西?钱是祸水!溺死贪心的人!钱是什么?钱是杀人的刀;杀不了自己而可以留着自刎。钱是烧人的火。绑人的绳。可是没有它你又无法生活。钱到底是什么东西——谁也说不清楚!!


吕品张大赖等人赶到邢武家。此时的武宅已经是断壁残垣焦黑一片。


钟玉抱着孩子苦的死去活来。邢武见吕品带人来到没好气地说:“现在来还中屁用?”


“哦!兄弟们!那里还有一片明火,赶快把它灭掉。”


几个家伙慢腾腾地走过去乱折腾一番。


“武爷。”张大赖把手伸到邢武面前捻了捻。


“啥意思?”邢武瞪着双眼问。


“武爷,兄弟们半夜三更地来救火,你总不能——”


“滚!老子都到了这份上了还治我冤大头啊?”


“武爷,这自古兵不枉出,你多少也得表示表示不是?”


“多少?”


“五百大洋!”吕品伸出五指。


“啥?五百?五个屁钱也没有!”


“可我们咋想镇长交差呀?”


“你告诉镇长,就是没有!”


“那好!别后悔啊!赖子我们走!”吕品气愤地走了。


吕品回到镇公所把邢武的话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马胖子笑着说:“你小子除了吃喝O赌没有啥本事!明天我去!咱打个赌!我要是搞不来五百大洋镇长你来干!咋样?”


“那是!你是谁呀?你是镇长!防胡镇上的皇上!”吕品笑着说。


天亮了,邢文才知道弟弟家的不幸。他不知是气还是恨。牙没刷脸没洗就匆匆来到邢武家。院子里还冒着丝丝烟雾。邢武已经叫人开始清理烧焦的东西。邢武看见哥哥来了说道:“哥,别难过,不就是几间房子吗!”邢武看了看那些请来的人又大声说:“明天老子再盖更好的宅院。”这话明显是说给帮工的人听的。


“清理的人太少,趁着春天快点把房子盖起来。盖几间平房住着算了。那些钱够你花的了。”


兄弟俩坐在断壁墙边,钟玉哭得红肿着双眼送来茶水,两人静静地坐着好一会没人说话。


“哥哥我错了。”


“二弟呀,东西烧了多少?”


“没多少,贵重东西埋起来了。”


“教你过日子别太张扬你不听。人得罪多了!”


“哥,你估计是谁干的?”


“那要问你自己!”


“哥,我错了”邢武终于流了眼泪。


“错了没关系。那两千块大洋哥也不要了。”


“哥!你说啥了?啥两千块大洋?”


我问你,那大汉是谁?”


“你问我我问谁?”


“你的人去庙里干啥?”


邢武把那大汉那天进场子的事前后经过说了一遍。邢文霍地站了起来,“我们上当了!”邢文沉思了一会说:“那大汉就是两年前我们在息县得到那批财宝时出现在火光中的大汉。”


“对!就是他!”邢武突然想起那天哥哥赶着马车奔走时自己看到的那个身影。


“还有包信镇上我们远远看到的那两个大汉。他们这一年里都在暗中跟踪我们。”


“那咋办?”


“宅院别盖了,装穷吧!当初我说你你不听,现在可好,祸已惹下该如何收场啊?镇北祁家寨的钱送去了没有?“”没有!我”


“没有前了?”


“”邢武低下了头。


“不要给他!如今失火了,就说啥东西都烧掉了!”


“那他们要是来逼咋办?”


“大不了就是一条命!”邢武眼里喷着火。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