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71.html


“Covering fire!(火力掩护!)”我冲了出去,那时候,我没有畏惧感,只是一心想着能拜托被火力压制的困境。我握紧了破坏者冲锋枪,从光学准星内看到了一支火龙机枪,“突突突——突突——”我开始不停的扫射,手不停的扣动着扳机。

天色逐渐转差,太阳逐渐躲藏了起来,隐藏在了这肮脏的气流当中,可能太阳也见不得血吧。“看来是要下雨了!”刺客冒着枪林弹雨说到。

“该死!”

等电台咬牙说出这两字的时候,顿时几发子弹从电台身边擦肩而过。

“这批美国人,不要命了啊,敢这样打老子。”电台扔掉了他手上那和准备装进破坏者内的弹夹,把冲锋枪往身边一放,把狙击枪架在掩体上,“让你尝尝什么是惹我的下场。”

“砰——”一颗子弹射了出去,打中了一个拿FOX的美国士兵。枪声不断的响着,但我只能呆在我趴在那儿的轻度掩体内,被子弹射击的无法动弹。

“砰砰——”枪声四起,我分辨不清任何武器的型号,只是回头看着那栋豪华大楼受到炮弹的蹂躏。

“这群美国人算是聪明的,只用一颗导弹!哈哈,也就是最多炸烂了我身后的房子,也就是一个坑,但他没有想到,我房屋结构是多么复杂,如果来地毯室轰炸我们就完了。但他没有这么做!我们有机会!”熊云城有些开心,我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因为我是初次来到这儿。

“我们必须尽快歼灭他们,不能和对方火拼很久!”眼镜蛇说,“大家,如果下雨,立刻从掩体内出来!听明白了没有!进入屋子里!”

“明白!”

“队长,响尾蛇在那儿!他怎么办!”一个不知名的声音从枪林弹雨中窜了出来。

“对啊,我差点忘了他!给予他掩护,三号车的人全部撤退!”

“三号,那我们呢?”刺客问。

“我们去领教一下这群美国人不靠先进武器只靠单兵作战到底有多么厉害!熊云城,你和他们一起撤!”

此时,在眼镜蛇没离多远的地方,熊云城正在依托汽车当作掩体,用他手上那支重量级狙击步枪开火,枪声震耳欲聋,在我这都听得见那支家伙的声音!

“砰——”他开了一枪,一个美国大兵的头盔立刻被打飞,那名美国兵也被打飞了几米。“为什么?你要我进去干什么,我这个射击点是最好的射击点!”他的枪在我们手持的枪中最为显眼,但并不包括我爸爸那支PPK。

“你给我进去!”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知道我们特种部队的电台讯号,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卫星捕捉到,你不是有一架微型电台吗?”

“那架电台已经是古董了!201几年产的!”熊云城回答。

“那也不过20年吧?如果你不去,我们谁也活不了!”眼镜蛇说到。

“好的!听你一回!”熊云城把狙击枪往车上一靠,“士兵,接上我的位置!”

“是!”一名士兵立刻扑过来,用手中的20式机枪猛烈射击。“你不是有很多俄罗斯货吗?我怎么没看到几支?”熊云城正在半蹲着往回走,几名士兵也随之撤下掩护熊云城。

“全在车内,你不是枪多吗?”

“这么抠?”

“阿。是呀,我抠门,可以吧。”

“好的,你等着!”熊云城指着眼镜蛇说,眼镜蛇却笑了,笑的嘴都合不拢。

“咻咻咻——”又有人朝着我这个方向射击,子弹打在泥土上溅了我一脸的泥巴。“找死啊!”我握起破坏者冲锋枪对着那群该死的美国人一顿猛烈射击。几个美国人倒下了,但他们的好像没有少多少,反之多了许多。

“喜欢吃子弹?这空降还是一批一批的。”我看着那些在登山的美国士兵,心里不由自主的风趣的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我心里突然想到:“不行,我得回去报告眼镜蛇,他毕竟是我的长官,是我的上司……不然,整个香港都有危险,但……美国空投的根源在哪儿?他怎么多次侵入中国领空的?难道是……”

“砰砰——”

“大事不妙!”我忽然站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站了起来,看着那栋一半化为尘土的大楼内,拖着我那支冲锋枪,拼命的往回跑。

但我不知道,几十只枪口正在对着我的脑袋。

“趴下!”我看见刺客对我大喊。我立刻反应过来了,我的位置,离阵地已经不远了,就在咫尺。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压在我背上,有一股轻盈感。

我立刻翻了个身,以为是敌人,有些不熟练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战术军刀。

一看,我蒙了。

是lvan。

“lvan!”我看见她的时候有一点惊讶。“lvan,你怎么在这儿!你怎么回事。”

我抚摸这她的脸颊,发现已经满是泥土,猜也是在这儿作战许久了。

我发现,她的肩膀上,有一处枪伤,我突然醒悟过来,那是刚才,是她为我挡的一枪。

“你为什么这么做?你为什么要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我问她,轻轻的问她,好像这片看似战场又不是战场的地方,我问她,我看着她的脸,趴在这子弹打不着的地方。

lvan说:“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叫lvan,我叫艾菲·雪,原谅我,lvan只是我的代号……”

“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你不应该来这儿送死,这里不属于女人!”

“不……这里人人平等!”

“砰——”一颗脉冲弹在我身旁爆炸,我抱着她滚进了掩体内。

“你为什么这样,你不应该来送死……”我的声音放低了很多,不是那么烦躁了。

“我和你一样,来自共和国亚洲联盟特种部队第一中队。我是你的上司……”

“上司!”我听到这两个字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