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英雄林冲为何写下羞耻休妻书(图)

心情车站9527 收藏 2 1807
导读: [img]http://img5.itiexue.net/1255/12559553.jpg[/img] 林冲画像  林冲是公认的“逼上梁山的好汉”,性格保守谨慎,本想安于现状,无奈高俅苦苦相逼,被逼之下,才一步一步走向梁山落草。那么,高俅为何要对林冲苦苦相逼?是为了帮高衙内霸占林冲的妻子,还是有别的目的?这些逼迫对于林冲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灾祸还是动力。其实,二者兼而有之。他希望维持现状的幻想破灭了,渐渐地走上一条别样的人生道路。他从前保守懦弱的性格在这条辉煌的人生路上都被掩盖。人们在阅读中大都


水浒英雄林冲为何写下羞耻休妻书(图)

林冲画像 林冲是公认的“逼上梁山的好汉”,性格保守谨慎,本想安于现状,无奈高俅苦苦相逼,被逼之下,才一步一步走向梁山落草。那么,高俅为何要对林冲苦苦相逼?是为了帮高衙内霸占林冲的妻子,还是有别的目的?这些逼迫对于林冲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是灾祸还是动力。其实,二者兼而有之。他希望维持现状的幻想破灭了,渐渐地走上一条别样的人生道路。他从前保守懦弱的性格在这条辉煌的人生路上都被掩盖。人们在阅读中大都对林冲赋予了同情。实际上,他的妻子张贞娘更值得同情。这个在妇德上没有任何问题,美丽贤惠的女子,无意地充当了“祸水”的角色,最终凄凉地坠楼身亡。当我们憎恨高俅等人的所作所为时,也应该思考一下,作为丈夫,林冲在他妻子的悲剧中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面对威胁,林冲不得不进行艰难的人生选择,他真正的“无奈”又是什么?


林冲的幸福生活


林冲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有一身好本事。他的面目“豹头环眼,燕颔虎须”,与《三国演义》中的张飞一样,而且两人同使一样的兵器——丈八蛇矛。他有一个年轻贤惠美貌的妻子,而且和丈人的关系很好。虽然只是一个中级武官,小日子过得其乐融融。他很满足,不想有什么变化。在现代社会这叫“中产阶级心态”——维持现状。以他的本事足以胜任自己的职位,物质上,有一份不错的工资,可以买一些他喜欢的东西,如减价的宝刀。精神上没有什么压力,妻子丈人都非常体贴他,不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非常幸福的一家人。后来,他结识了鲁智深,两人一起舞枪弄棒,舒活筋骨,谈谈武术,两人性情相投,结为异姓兄弟,一旦有难,相互照应。这在香港版的水浒电影《英雄本色》里有很充分的表现。以林冲为中心的这个小圈子里充满幸福生活的氛围。这种生活环境是林冲形成忍让有时甚至有些懦弱的性格的温床。


小说开头说,禁军枪棒教头是王进。因为王进曾经棍打街头无赖高俅,突然之间高俅成为殿帅府太尉,王进只好悄悄地逃走了。书中并未介绍王走后由何人接任禁军枪棒教头。而林冲明显是王进出走后才开始担任职务的。林冲此时上任,可能是升职,这就必须得到上司高俅的同意。这样,高似乎对林冲有着某种知遇提携之恩。这就为后文林冲对高衙内的容忍提供了理由。


当时,高俅刚上任,王进出走,为求稳定,同意林冲的任职。让各位同僚明白他绝非无能之辈,也能知人善任。高俅本是街头无赖,却有两项绝招:一是会蹴鞠游戏,会某项游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关键是这种游戏君王也喜欢,大宋端王就酷爱蹴鞠;二是能奉承讨好君王,有机会和君王踢球,讨好是必要的,但要做得恰到好处却难,高俅却能把握好火候,使得端王非常高兴。等到端王作了皇帝,高俅跟着也平步青云——作了太尉。这一过程路人皆知。虽然前面说,他本是街头混混。但是,他非常了解官场之道,官做得很稳当。能与蔡京等人并称为“四大奸臣”,没有能耐是不行的。关于高俅在《茶香室三钞》里有一段文字:


宋王明清挥尘后录云: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僮,笔札颇工。东坡自翰苑出帅中山,留以予曾文肃。文肃以使令已多辞之。东坡以属王晋卿。元符末,祐陵为端王。在潜邸日,与晋卿善。在殿庐解后,王云:今日偶忘记带篦刀子。欲解以掠鬓,晋卿从腰间取之。王云:此样甚新可爱。晋卿云:近并造二副,一犹未用,少刻当以驰内。至晚,遣俅齎往。直王在园中蹴鞠。俅睥睨不已。王呼来前曰:女亦解此技耶?曰:能之。漫令对蹴,遂惬王意。因大呼隶辈云:可传语都尉,既谢篦刀之赐,并所送人皆辄留矣。由是日见亲信。逾月,王登宝位。不次迁拜,循至使相。偏历三衙者二十年,领殿前司职事。然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给养问恤甚勤。靖康初,祐陵南下,俅从驾至临淮,以疾辞归京师。当时如童贯、梁师成,皆坐诛。而俅独死牖下。今小说衍说高俅事,与此正合。[1]


读到此文或许有些惊讶:大奸臣高俅与文豪苏轼竟有如此亲密的关系!而且他颇有能耐,人品也好,知恩图报,最后得以善终,比《水浒传》里的高俅要可爱得多。但两者同时说到一个问题:高俅从一个地位低下的街头混混或者说书童而得以成为朝廷高官,主要是因为他精通蹴鞠这种贵族游戏而讨得君王的欢心。这可以反映出两个方面的问题:其一,官员的升迁和任用不是靠正统的科举或推荐,几乎完全依据君王的喜好。证明这个时候,宋政府的政治体制已经完全腐败;其二,君王任用官员不问臣子的才德而只顾自己的喜好,这表明作为君主,他的着眼点已经不在治国而在自己享乐,那么国家肯定处于一片腐败之中。对比一下大文豪苏轼的“倒霉”与大奸臣高俅的“走运”,就不难探知封建皇帝的用人原则是臣子是否时时为皇帝着想,是否具有奴性。这也是岳飞被杀,秦桧、高俅等人却长享荣华富贵的根本原因。小说的背景是宋王朝的后期,那是一个臭名昭著的昏君与奸臣当权的年代。


高俅渐渐站稳了脚跟,发现林冲并非他喜爱亲近之人。中国官场的权力倾轧形式是经常“站队”。依林冲的性格,他不喜欢招惹是非,可能不属于任何一派。在这方面林冲从来都不怎么精明。北宋是个文人走红的年代,武人经常受到歧视。而且以林冲的相貌,一般人看去,面凶。在电视《三国演义》里张飞的形象就是林冲在小说中描绘的样子。电视剧《水浒传》中的林冲明显被美化了。这么一幅相貌,在生活中的确是不太受欢迎的。而且,渐渐掌握大权的高俅不希望有这样一个中间分子存在,于是对林冲的排挤也就开始了。随着他官职的丧失,他从前的一切很快就崩溃了。实际上,他的幸福生活非常脆弱,危机四伏。


高衙内


高衙内是高俅的养子。高俅没有什么亲人。高衙内是他同族高阿叔高三郎的儿子,本是他的叔伯兄弟,结果过继给他做了儿子,乱了辈分。这在封建社会是不能让人接受的。依此也可从中看出当时礼崩乐坏的情景。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明代的太监魏忠贤。他得势时,很多人当他的干儿子,为他立生祠。在一个混乱的时代,权力与利益可以让人疯狂地抛弃一切礼义廉耻。高衙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怪胎。仗着他养父的权势,他在京城里四处作恶,无所顾忌。这样的人物在中国传统的戏曲或演义小说里非常多,如元杂剧《鲁斋郎》里的鲁斋郎,《隋唐演义》里的宇文智及等。他们都是统治阶层走向没落的征象,也是权力阶层不再克制自身的贪欲而明目张胆地滥用权力寻求满足的标志。在《鲁斋郎》里恶人鲁斋郎最终被清官包拯清除了,这是关汉卿的美丽想象。在《水浒传》里这样的想象是没有的,高衙内在大街上到处作恶的时候,官府充当了他的保护者。这不能不说是宋政府的悲哀,也是林冲的悲哀。因为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美丽的妻子,这使林冲的命运发生了转折。高衙内是以一个恶人或者说小人的身份出场的。


一般情况下,皇帝被限制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发泄他们的欲望,不会超出皇宫。不过有时也有例外,如明正德皇帝就曾经出京四处享乐。小说中所谓的“道君皇帝”也偷偷出来与李师师相会。注意,他只是偷偷的,可能是碍于身份。但是高衙内似乎没有这么多麻烦,只要是京城里的美丽女子,他都要占有。而“美色”是一个集权社会里权力分配的重要对象,与“金钱”一起构成欲望的象征。高对美色的疯狂占有明显给人一个暗示:权力已经完全堕落了,这是一种末世的征象。就像《儒林外史》里所写的知识分子阶层的礼崩乐坏,《红楼梦》里所描述的大家族的没落一样。在某种程度上,高衙内似乎比他的皇帝还潇洒,至少他不用偷偷摸摸。但如果反过来想想,皇帝尚且如此,还指望臣子们能干出什么好事来?


《红楼梦》里薛蟠打死了人,心想,无非是花几个臭钱,没什么要紧的。后来经过他姨夫的关系总算是圆满解决了,他可以嚣张地逍遥法外。而高衙内似乎连这些个复杂的程序都省略了。他在京城里四处奸淫妇女,一直都没有阻挡。然而,这天碰巧遇见了林冲的妻子。这是完全可能的,只是他没有遇见他养父的同事像蔡京等人的妻女,没能弄出一场大戏,真是可惜。林冲娘子自然美貌,但林冲好歹也是个官,虽然他的拳头软了下来,衙内还是害怕的。因为他知道,林冲是一条好汉,一身本事了得,弄不好会丢掉性命。然而,富安、陆谦等小人却来煽风点火。林冲毕竟是妥协了,从他软下来的拳头里,高衙内看到了他养父权力的威力。接着他盲目地向高俅提出了要求:非林冲的妻子不娶。他的这一小小的要求将林冲苦心经营的幸福生活打得粉碎,就像砸碎一只漂亮的瓷碗。在英国作家哈代的小说《苔丝》里,苔丝一个微小的错误导致了家里的一匹老马的死亡,给本来贫穷的家带来了灾难,为她不幸的人生打开了黑暗之门。中国当代作家鬼子的小说《瓦城上的麦田》里李三一个小小的玩笑却给他带来了可怕的灾难——亲生儿子们都不再认他。拥有权力的大人物的小小的要求往往使芸芸众生饱受蹂躏。《促织》(选自《聊斋志异》)里宣德皇帝一个小小爱好就让一户幸福的人家家破人亡。而且,像这样可怜的家庭又何止千家万户?


在传统的戏曲或小说里,像高衙内这样的恶人一般由两种人清除:一是像包拯那样的清官,条件是必须要在太平之世;二是侠客,像《隋唐演义》里杀宇文智及的秦叔宝等英雄,像《七侠五义》里欧阳春等人,这种清除一般发生在乱世。前一种在林冲的时代是不可能的,然而后一种情况却始终没有出现。要说侠客,当然有,林冲、鲁智深都可算是,尤其是鲁智深,多次扬言要打那个撮鸟三百禅杖,却也没见他动手。这一情节可能是作家的疏忽,但更多的是可以透露出作者的绝望情绪:在一个好汉成群的时代里,恶人横行却无人清除,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更一种莫大的讽刺。


误入白虎堂


面对养子的无理要求,作为堂堂朝廷命官的高俅竟然同意了,而且亲自设计了一个卑鄙的陷阱。这让人有些不解,难道高俅对林冲的陷害仅仅是为了满足他养子的色欲吗?作为一个深通官场规则的人,他如此兴师动众,肯定有更深一层的目的。那就是更换掉林冲,让自己的亲信取代林冲的位置。这或许是他蓄谋已久的想法,只是养子的要求提供了这一契机。


高俅最初同意林冲的任命可能是因为立足未稳。这时他已稳定了权力,而林冲没有成为他的亲信。从林冲与陆谦的对话中可知,他对上司很有意见,认为高俅不但不是一个有才能的人,而且品德也有问题。林冲安于现状,平日里小心谨慎,高俅一直没有抓住把柄。想要尽快地清除林冲就必须出此下策。这样就有了一场卑鄙的阴谋。这是中国官场惯用的伎俩。需要更换下级官员时可以任意找他的毛病,或者是故意为他制造毛病。如刚登基不久的唐肃宗想换掉宰相房绾,于是就说他的建议出了问题,借机罢免他。杜甫不明白皇帝的那份心思,拼命进谏,自然就惹祸了。


高俅设计陷阱有两个基础:一是对大宋律法的熟悉,陆谦的阴谋需要他的配合;二是对林冲的了解,这些信息由林冲的好友陆谦提供——他知道林冲酷爱武术,爱宝刀,而且习武之人总喜欢比试高低。就这样他设计了卖刀,引林冲进太尉府的毒计。这个陷阱的迷惑性很大,借权力施压给林冲安上的罪名就更容易合法化。因为林冲曾有恩于陆谦,两人关系很好,所以林冲完全信任陆谦。由陆谦出面引路,就能让林冲带着这把杀人不见血的刀顺利地走进“白虎节堂”,去接受早已为他安排好的罪名。事实果然如此,林冲很快进入陷阱。他正在担心高家的行为,这一次比试对于想维持现状,不愿开罪上司的林冲来说,似乎是一个不错的和解机会。当然,这只是林冲的一厢情愿,他疏于防范,欣然前往。很快,他的身份由官员沦为囚犯。


这次诬陷是一次常见的权力倾轧。在旁人看来很平常,然而,对林冲来说却格外痛苦。高氏父子在这次行为中扮演着小人的角色。作为小人出现的还有林冲的老友陆谦,为了巴结太尉,他非常干脆地抛弃了与林冲多年的交情,多次设计整死林冲,他的行为卑鄙得可怕。他是推动林冲露出男人本色的关键人物,他的行为经常威胁一个男人最重要的两样东西——尊严与生命。最终他死在林冲手上,用他的污血点燃了林冲英雄本色。富安也希望巴结高衙内以获得利益,然而作为恶人,他必须被英雄清除。至于薛霸、董超,就是受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人物。从做法来看,他们做类似的事情不止一次。这群小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杀人害命,卑鄙无耻,他们的猖獗正是社会渐渐处于无序状态的表征,是构成黑暗社会的重要内容。而林冲的梁山之路就是由这些小人们推动的。终于,长期处于边缘状态的林冲被清除出官员群体,无奈地开始了他的梁山之路。


休 妻


林冲在开封府受审,他的岳父利用自己的关系网为他疏通。结果林冲被判刺配充军,总算是保住了性命,但前途算是完了。出发这天,尽管岳父贿赂差人,为他打点一切。但林冲还是为他的妻子准备了一纸休书,试图终止与张家的婚姻关系。在封建社会,女子只有违反妇德才会被休,而且被休是一件非常屈辱的事情,可能终身都无法改嫁,只能孤独终老。死后也无法进入宗祠,成为所谓的孤魂野鬼。张贞娘马上质问林冲,因为她并未犯下任何有违妇德的过错。而林冲的理由却很冠冕堂皇——不希望耽误张贞娘的前途。但是,仔细想想,所谓的前途无非是高衙内的强抢。林冲这么做无非是将妻子推向高衙内,因为他休掉妻子后,她可以合法改嫁。这种情况与中国古典的悲剧《孔雀东南飞》里焦仲卿的休妻很相似。因为太守县令等很可能早就虎视眈眈,想将刘兰芝娶回家。焦仲卿的行为给他们提供了这一机会。但是林冲的考虑却并不那么单纯,而且《水浒传》里女人的形象大部分并不光彩,英雄们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远离女人。林冲这里回顾自己幸福生活的破灭,很可能将源头推到张贞娘的美貌上,张无意地成为引来灾难的祸水。这是一种很陈旧的逻辑。而且用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将妻子推向一个恶棍,明显有着向高氏父子示好的嫌疑。他可能已经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遭陷害,因而他试图退而求其次——用自己的妻子来换取高俅的谅解,保住原来的幸福处境。这与元杂剧《鲁斋郎》里张圭用自己的妻子贿赂恶棍鲁斋郎的做法很相似。尽管这种说法有些刻薄,但事实上林冲的确造成了恶劣的后果。


在《水浒传》里,林冲是一条了不起的好汉。然而他在自己的女人遭到抢夺时的表现很懦弱,别说是英雄好汉,简直连个普通男人都算不上。我们可以看看下面的表格:


夫 妻 第三者 小人 保护者


林冲 张贞娘 高衙内 陆谦等人 鲁智深


武大 潘金莲 西门庆 王婆 武松


宋江 阎婆惜 张三 阎母 唐牛儿


杨雄 潘巧云 海和尚 报晓头陀 石秀


卢俊义 贾氏 李固 梁中书 梁山众好汉


如果将英雄了得的林冲与武大并排在一起,可能有很多人会反对。但是,面对妻子的处境,林冲的表现与武大并无不同。这使得林冲的英雄形象大打折扣。但是他那善良的妻子与丈人仍然苦等他的归来。面临高家的威逼,他的妻子最终为了守节,坠楼身亡,实现了她的承诺。相对于妻子的光明正大,林冲的做法就显得很让人怀疑了。然而,他的一番苦心,高俅似乎并未领会。林冲的痛苦与无奈可以想见:一方是想尽办法办法和解求饶,一方却是苦苦相逼,非置人于死地不可。他最终还是痛苦地踏上了充军之路。等在他前面的是高俅为他预备的夺命的钢刀。


野猪林


林冲随着两个差拨上路了,其中薛霸倒是个爽快的小人,巴不得结交高俅的奴才。两人受了高俅的金子,自然“尽忠职守”,一路上想尽办法虐待林冲。先是让林冲脚磨出血来,接着用开水将他的脚烫伤,到野猪林时,便将林冲绑起来,这样林冲就只有束手待毙了。两人手段很老练。他们打算杀掉林冲之后,高俅利用自己的关系,在官府弄到一张文书,证明他是在押送途中病死或摔死或试图逃走被打死等都可以。一个人就这样轻松地被处理了。这是中国古代行政体制的漏洞。这时候,林冲已经没有任何指望了。只好束手待毙。他的把兄弟鲁智深救了他的性命。


一切精彩的地方都离不开一个“缘”字。鲁智深大喝一声吓得两个公人魂飞天外。他一路保护着林冲。直到两个差人准备杀掉林冲时才出来相救。巧在绝处逢生。既然一路相随,是巧合也是缘分。没有情义怎能生死相托?那天,千里迢迢从山西赶到东京来的鲁智深正好兴起,在相国寺里舞禅杖,舞得精彩绝伦。墙外有人喝彩。那人正是林冲。旁人喝彩只是看热闹,林冲喝彩是明白门道。英雄与英雄的相见,是在一喝之间便已知晓彼此。就像一朵花辉映另一朵花,一颗星撞击另一颗星。是英雄方才识得英雄。两人惺惺相惜,义气相投,结拜成异性兄弟。正巧鲁智深多年前还来过东京,认识林冲的父亲。如今鲁智深在东京孤身一人,想有个朋友。林冲也希望有这样的一个兄长。虽然两人的相处时间不长,却已能肝胆相照。鲁达的性子很急。如果将他这种急躁的脾气与林冲的外貌结合起来,得到的形象恰好是张飞。在这个层次上,两人的形象存在互补性。


鲁智深无牵无挂,对官府很不以为然,比较符合民间侠客的形象。很有点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经常除恶扬善。他身上正常的人性的成分也更淡一些。自从他与林冲结拜以后,他便对林冲特别关心,表现出兄长的义气。一直充当林冲的保护人的角色。林冲急忙要求鲁智深放过两位邪恶的差人,因为他不想与官府一刀两断。这是林冲的一相情愿,因为即将置他于死地的正是官府的当权者——高俅。救他的只是假想的民间侠客。他的软弱使他的妻子最终凄凉地死去,他最终不得不孤身一人,雪夜上梁山。他总是充当一个被保护者的角色,就像一向需要保护的宋江。而林冲也是一条好汉,空有一身的好本事,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确保,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草料场


有鲁智深的一路护送,林冲顺利地来到了沧州。在进牢城之前,林冲在柴进庄上呆了几天。柴进是林冲命里的贵人。林冲在沧州牢城能过上想对轻松的囚徒生活是柴进托人照顾的。林冲后来走投无路时,上梁山的路也是柴进指引的。柴进是个爱才的人。林冲在他庄上的确露了一手。“林冲棍打洪教头”是《水浒传》里写武艺很精彩片断:


洪教头看了,恨不得一口水吞了他。林冲拿着棒,使出山东大擂,打将入来。洪教头把棒就地下鞭了一棒,来抢林冲。两个教师在明月地上交手,真个好看。……只见林冲托地跳出圈子外来,叫一声“少歇!”柴进道:“教头如何不使本事?”林冲道:“小人输了。”柴进道∶未见二位较量,怎便是输了?”林冲道:“小人只多这具枷,因此权当输了。”柴进道:“是小可一时失了计较。”大笑着道:“这个容易。”……薛霸随即把林冲护身枷开了。柴进大喜道:“今番两位教师再试一棒。”


洪教头见他却才棒法怯了,肚里平欺他做,提起棒却待要使。柴进叫道:“且住。”叫庄客取出十锭银来,重二十五两,无一时,至面前。柴进乃这:“二位教头比试,非比其他。这锭银子权为利物。若还赢的,便将此银子去。”柴进心中只要林冲把出本事来,故意将银子丢在地下。洪教头深怪林冲来,又要争这个大银子,又怕输了锐气,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林冲想道:“柴大官人心里只要我赢他。”也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盖将入来。林冲望后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提起棒又复一棒下来。林冲看他步己乱了,把棒从地下一跳,伴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臁儿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


这一段活写出一个本事没有、傲气十足的洪教头,尽喜欢逞能。他不是英雄,自然不能识得英雄。柴进想见识真英雄,当然希望林冲能使出本事。林冲本事高强,只是处在落难之时,做事自然要处处小心,谨慎退让。最后终于出手,原因有二:一来忍受不了洪教头的嚣张挑衅;二来不想扫了柴进的兴,有负他的一番盛情。这是《水浒传》里少有的将打斗的一招一式都详细描述的片断。这段故事一波三折,两人有两次将要交手,却又生出事情来打断。最后排除种种问题,两人全力以赴开始比武,没几下就结束了。


林冲能活着来到沧州牢城,意味着高俅与陆谦的毒计落空了。但他们并不就此放过林冲。带着高俅的“期望”,富安与陆谦千里迢迢来到沧州。这表明高俅一方面想尽力满足养子私欲,另一方面想尽量在林冲清醒之前除掉他,免留后患。林冲听到李小二带来的这个消息后很生气,带着刀子四处寻找,想要杀掉那两个奸贼。他要清除的总是这些小人,对于高俅似乎总要掂量一番,最后还是软下了拳头,还是有些怕硬,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怕官,只怕管。但他更恨的是这些小人,他认为自己命运的变化,是这些小人作怪的结果。在大营附近他没有找到仇家,很快懈怠了下来。恢复到原来通过人际关系建立的稍微舒适的生活状态。


但危险在一步一步地逼近。陆谦显得格外狠毒而且奸诈,他的方法的确使林冲陷入了绝境。虽然,最终林冲杀死了他,但还是被逼上了梁山。可以说,陆谦的这把火无论如何对林冲来说都是死局。烧死了他当然一切都结束了,烧不死,草料已经被毁,林冲戴罪之身失职之罪一样是死罪。在那个大雪之夜,林冲凄凉地呆在草屋里,喝着冰冷的酒,吃着冷牛肉,想着自己一身本事,却流落到如此地步,想到自己家中美丽贤惠的妻子,他内心该是多么痛苦!但他还有幻想的,幻想有一天高俅能明白他的苦心,谅解他,使他能够恢复从前的好日子。但是这一场熊熊的大火将他的一切希望、幻想都烧尽了,他的念想都像那一堆堆的草料一样化成了灰烬。他终于不再隐忍,花枪一抖,将富安,陆谦两人杀死。这场杀戮因为是长时间忍耐后的爆发,大快人心,也加重了林的“罪行”。他终于无法回头,只有上梁山。回首他上梁山全部过程,他都是被女人(如张贞娘)与小人(如高衙内、高俅、富安、陆谦等)推动的。但这次雪夜上梁山却是主动的,因为这次的事情使他面临杀身之祸。他上梁山就像鲁达出家一样是逃避罪行的行为。在一个不受皇帝统治的环境里,他的一切罪行都不存在。


火 并


大雪之夜,林冲逃出了草料场。这场大雪让他免于被大火烧死,免于被官府的追捕,救了他性命。但是林冲已经没有了退路。他的杀人意味着他最终的抉择,与高俅等代表的朝廷决裂,彻底地断绝了重新回到体制的幻想。他进入了绝境,需要有个人为他指点迷津。这个人就是柴进,后周世宗柴荣的后人。在小说里他只是一个腰缠万贯的财主。但是他爱好结交英雄豪杰,尤其是喜欢救助被体制迫害的英雄。而且与和梁山关系密切,这是私通贼寇的大罪。在正统立场看这显然是不能被朝廷所容的。他推荐别人去梁山,这并不是一条正路。然而,走投无路的人又必须接受他的建议。因为这的确是一个保命的好办法。之前林冲受过他的恩惠。在当时的情况下,上梁山是林冲唯一的保命办法。就这样,柴进就成了他的引路人。在柴进的推荐下他终于在大雪之夜落草梁山。


由于林冲的武艺高强,即将收容他的梁山寨主王伦不愿接受。的确,山寨平日里受过柴进的恩惠,柴进推荐的人不好拒绝,但是自身的利益却也非常重要,两相权衡,最后王伦决定轰走林冲。他的这一自私的念头就将林冲置于一个非常痛苦的处境。往前无法入伙,往后无法回家,进退两难。经过一番不快,林冲最终还是留了下来,因为他要保命,下山等于送死。这也体现出王伦的无能,他既然不喜欢林冲就应将他从梁山清除或是赶走。满心不快地留下林冲无疑是在身边埋下了一颗定时炸弹。因为林冲心里深深地埋下了对王伦的恨意。


林冲没有立即动手杀他,可能是林冲认为时机不成熟。单凭个人武艺当然可以杀掉王伦,但是山寨的其他人就不好对付了。等到晁盖等人上山时,形势就发生了变化——晁盖等七人都是武艺高强的好汉,而且晁盖的领导才能有目共睹,他们七人出色地击败了何涛等400多官府中人的进攻。这使林冲感到机会来了,但是他摸不准晁盖等人的想法。这时候,吴用出场了,他的话语给了林冲一个保证,让林冲很快地下定决心。他们紧密配合,很快地杀掉了王伦。晁盖等人带来的金银也发挥了作用,堵住了众人的嘴。他们很快地平息了这次“夺权”造成的骚乱。梁山终于有了一个全新的发展,梁山后来的辉煌都是在晁盖手上打下基础的。杀王伦后,晁盖要求林冲做寨主。林冲拒绝了,一方面他明白自己不具备领导的才能;另一方面他知道兄弟不会接受一个刚刚杀掉他们老大的人做寨主,这样做也不利于山寨的稳定。他让晁盖做寨主,这种顾全大局的行为使他成为梁山兴起的大功臣。晁盖死后,他又和吴用一起将宋江扶上临时寨主的位子。以他在梁山的资历和地位,他对宋江的支持使宋江掌握了主动,使他有机会推行自己的想法。可以说,林冲对梁山的贡献是巨大的,而且没有个人的私利。在后来的多次战役中,林冲立下汗马功劳。在梁山的武将里他被称为“马军五虎”之一。这种称谓在《三国演义》里,刘备帐下也有五虎上将,对比一下,就知道林冲地位的显赫了。在中国古代的演义小说里,人们经常喜欢用数字来进行称呼,表明一种令人肃然起敬、威名赫赫的内涵。如《隋唐演义》里对各路好汉的排名,如《七侠五义》、《七剑十三侠》等小说里也是如此。包括中国古代对文人的称谓如“初唐四杰”、“大历十才子”、“建安七子”等。


但是,林冲在是否招安的问题上态度暧昧。他是一个很纯粹的武将,对政治选择不太敏感。而且,他也不好选择,一方面他是被朝廷逼迫才上梁山的,他恨官府里的恶人;另一方面他又在官府里呆过,有过一段时间的幸福生活,值得怀念。如今要他回到官府,他很矛盾。在梁山,他得到了施展个人才能的机会。在攻打祝家庄的战役中,他救了宋江性命,而且抓获了扈三娘,这对于激励士气,为分化祝家庄与扈家庄的联盟提供基础。在其他战役中他也有出色的表现。


面对宋江放走他的仇人高俅,书中没有提到他有太激烈的反映。他的妻子因为不堪高衙内的逼迫已经坠楼身亡,在书里,也没有说到林冲有多伤心。他将一纸休书交给他妻子后似乎就脱离关系了。也许林冲可以作这样的辩解,而且他自己也是自身难保。但是,他的妻子却为他苦苦等候,面临高家的荣华富贵而不为所动。比起妻子对情感的坚守,林冲的一切辩解都会显得负心,都不具有说服力。况且林冲上山后稳定下来了,明知张贞娘作为一个朝廷钦犯有密切关系的人,日子一定不好过。他也明白高衙内对他妻子虎视眈眈。但他很少付诸行动去挽救妻子。作为一对恩爱夫妻,在林冲离开东京时实际上已经完结了。这也证明了一个问题:林冲不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离开了他从前的幸福生活,他的事业有了一个新局面。他在潜意识里,是不是有着某种庆幸呢?庆幸他离开了东京,离开了那个小圈子,离开了温柔乡,离开了像“祸水”的女人,使一切有了一个新的开始。


后来,在效忠皇帝的多次战役中,林冲坚持到了最后,他是少有的几个没被杀死的战将之一。但是,以高俅为首的官府不会太高兴地接纳他。在即将面临矛盾之前,他生病死去了。文中只是作了简要的说明:他死于伤寒。这也免除了后来的迫害,宋江悲凉的结局没有发生在林冲身上或许也是一种庆幸。梁山用武力威逼朝廷接受,等到势力瓦解后,被清除便成为一个理所当然的结局。好汉用了别样的方法实现了他们对朝廷的忠诚,而且完成了他们精彩的一生。从某种意义上说,林冲或许是个幸运者。以他的被动的个性,如果一直在他的温柔窝里呆着,可能只是一个称职的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就无法拥有后来的精彩表演了。如同焦仲卿如果没有一个蛮横的母亲,就只能有一个美满的生活,而不会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悲剧。但是纵然如此,我们在情感上永远无法原谅焦母。与此类推,我们也一样永远会厌恶高俅的所作所为。在香港版的水浒电影《英雄本色》里这种情绪被渲染得尤其强烈。但是,高俅的苦苦相逼是林冲走出从前的最大推力,他将林冲逼向江湖,逼到梁山。他的行为对于林冲个人来说,到底是祸是福,已经说不清了。在经历了众多的磨难之后,林冲终于能主动一些了。他最终“无奈”地成了一个英雄。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