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大陆 第二卷 车玉大比 26首次进城(下)

netflyhawk 收藏 1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size][/URL] “萧老大,从咱这里到车玉城可不近啊。就是骑草驼,也得入夜才到,赶不及了啊。” “嘿嘿,咱们不是有狼骑吗?都说青狼日行千里,难道也赶不及?” “骑狼肯定能来得及。问题是没有合适的骑具啊。到了城里,青狼可没有约束。再说,也累啊。” “哦,你不是皮匠么?不会改造?我看用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56.html


“萧老大,从咱这里到车玉城可不近啊。就是骑草驼,也得入夜才到,赶不及了啊。”

“嘿嘿,咱们不是有狼骑吗?都说青狼日行千里,难道也赶不及?”

“骑狼肯定能来得及。问题是没有合适的骑具啊。到了城里,青狼可没有约束。再说,也累啊。”

“哦,你不是皮匠么?不会改造?我看用草驼的现改都成。先改两套,够咱俩用的就行。”萧瑟就是个典型的说话不腰痛的主。

“校长还叫我看守这里呢。”

“嘿嘿,你以为讲起看守来,是你厉害,还是那群狼厉害?”

“啊?可,可……”

“放心啦,一会我叫癞皮狗给下个通知,让它们乖乖的给看门不就成了?”

铁方其实也不愿留在这里。有热闹谁不愿意凑啊。

“那好,我去准备了。”

“我呢?”卫薇总算插了一句。

“你?现在没有危险了,你当然想哪里去就哪里去了?”萧瑟笑嘻嘻的说道,“放心,我不会问你要什么的。大家同为轩辕人,相互帮助是应该的。你不是也在我口渴的时候给我水喝么?呵呵,扯平了。”

“那怎么成,你可救了我啊。”卫薇小脸通红,“再说,我,我也要回车玉城去的。”

“哦,是么?对,我想起来了,你是从车玉城里来的。车玉城我还没有去过来,你可以做向导啊。”

“是啊,是啊。”怎么看上去像小鸡啄米,一点头一点头的。

“那好,你带我进城,咱们就彻底扯平了。”萧瑟一笑,回头喊道,“老铁,还得再搞副皮具啊。”

“没问题啊,马上就好。”

“顺便找个快老死的草驼,喂喂那狼,省的关键时候跑不动。”

“噢,也罢。”


狼骑狼骑,果然非同凡响。

速度奇快还在其次,关键是奔跑无声,平稳无比。

车玉的道路还是很宽阔的,路上无论人多还是人少,三狼骑飞过,无不躲闪。笑话,狼骑耶,谁敢阻挡。

只是实在忍不住铁方的唠叨,萧瑟不得不“换下”了他的休闲装,又“换上”了轩辕的袍服才上路。嗨,入乡随俗吧,宽袍大袖也不是多么难看,就是不方便而已。我换个紧身的武士服总不错吧?

所以萧瑟现在是一身玄黑的武士服装束,骑在高大的公狼王上,说不出的威风凛凛。就是威猛的公狼王名字太猥琐,“癞皮狗”。铁方和卫薇一致抗议,萧瑟充耳不闻。嘿嘿,癞皮狗就挺好。

两人哀叹,公狼王遇人不淑,从此与癞皮狗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路奔放,萧瑟看着两边的树林飞快后退,激情高涨,爽到极点,扯起嗓子便高歌一曲。高兴么,高兴了唱只歌,人之常情啰。

“我在仰望,月亮之上,有多少梦想在自由地飞翔。昨天遗忘,风干了忧伤,我要和你重逢在那苍茫的路上。生命已被牵引,潮落潮涨,有你的远方,就是天堂。”

……

“谁在呼唤,情深意长,让我的渴望,像白云在飘荡。东边牧马,西边放羊,热辣辣的情歌就唱到了天亮。在日月沧桑后,你在谁身旁用,温柔眼光,让黑夜绚烂。”

“萧老大,你这是唱的什么啊,真好听。”铁方大加赞赏。天籁之音么,萧老大还有这一手?那是,萧瑟谁啊,除了学习不行啥都行的。

“月亮之上啊。”

“月亮之上?你到过月亮上么?萧大哥。月亮上真有白云在飘荡吗?”卫薇早就改口,大叔是说啥也不叫了。咳咳,明明是个帅哥,却大叔长大叔短的叫了那么多,糗死了。想起这事来,卫薇就心如鹿撞,粉面通红。

“咳咳,我们快到了吧?要不要歇息一会?”萧瑟赶紧拉开话题。这个小丫头,怎么傻了啊,唱歌唱歌,唱歌的词,作得准么?

“前面就是城门了。”

“哪里,我怎么没看到?”萧瑟下意识的放慢了速度,伸长了脖子朝前看,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卫薇抿嘴一笑,当然,她蒙着面,别人是看不到的。“还要转一个弯,十好几里呢。”

“唉,你们啊,知不道我老人家性子急么?我现在是归心,不,去心似箭,你们还要哄我。算了,反正也不差这几里路,咱们就慢一点,看看风景,顺便欣赏欣赏美女。”

“美女?哪里有美女?”铁方故意笑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们,哼,不和你们玩了。”卫薇脸皮红涨,被调笑了。

就在这时,后面马蹄声响,旋风般过来一队马队。

华衣怒马,甚是拉风。

三人向边上靠了靠,叫他们先过去。

“狼骑?”

“还有一个女的啊。”

“喂,小妞,掀起了叫爷看看。”

众骑士一个个超过他们,杂言杂语,把卫薇气了个够呛。

萧瑟会心的一笑,也没有觉得怎么样。见了美女怪叫吹口哨,这样的事情,他在高中的时候也没有少干。

直到一个家伙口吐脏言。

“小妞,你这么小怎么降服得了沙漠青狼?是你骑他还是他骑你?”


公狼王一声咆哮,他第一时间感受到了萧瑟的愤怒,突然跃起,一口咬在了那骑士的马脖子上。

偌大的马匹,硬生生被公狼王扑到,马上骑士的腿被压住,痛的直叫。

咔嚓,骏马喉咙被咬断,马血箭一般射了出去。

公狼王前脚踏着马尸,龇牙怒目,口中血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骑士的脸上。

那骑士面无人色,一动也不敢动了。


“萧,萧大哥怎么突然发脾气了?”卫薇一头雾水。

铁方一愣,这话还真不好跟小姑娘开口。

“这家伙找死,你萧大哥正教训他呢。”

“她……”卫薇不说了,她心里也回味过来了,“去死。”

卫薇纵狼前行,“咬他。”

狼王在前,卫薇的坐骑狼是不敢撒野的,跑过去照着那骑士的脚就是一口。

咔嚓,脚踝断裂,骑士痛晕了过去。

前面骑士纷纷兜转。

“想死的,看看他的下场。”萧瑟一指死马,“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们还想怎样?放马过来。”

“他只不过是口舌之便罢了,你们怎么下如此重手?”一个高大骑士排众而出。

“我们只不过是走路而已,你们为什么恶语伤人?”萧瑟淡淡的道。

“朋友,你哪里的?”高大骑士说道。

“你哪里的?”

“哼,我们是醉金居的,报上你的名来。”

“醉金居是吧?就你们,配知道我的名字?”萧瑟冷哼一声,“想打就打,不想打就靠边,好狗不挡路,你没听说过吗?”

高大骑士一挥手,“好,有胆子城里见。”

“就知道你们没种。”萧瑟鄙夷的冷笑一声,“我们走。等着你来算账。”


狼骑如风,车玉城就在眼前了。一道巍峨的城墙,银光闪闪,顺着地势蜿蜒开去。

“哇,还有看门的啊。进城还要检查啊。”萧瑟无语。管得也太严了吧?都是自己的老百姓,用得着用这么大的阵仗?呼呼,不相信自己的百姓,兔子尾巴长不了多少喽。

车玉城虽说不大,但是却异常豪华。单是那个高大的晶玉城门,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就见所未见。

“哦,这么亮的城门,不怕晃眼么?”萧瑟嘟囔道。

“萧大哥,这城门可具有抗元素攻击的功能哦。这些晶玉,不是普通的晶玉,都是能大幅消减元素攻击威力的晶玉。”

“哗,还真是出手阔绰,不愧是轩辕的晶玉之乡。”萧瑟手搭凉棚往前瞭望,“好像进城的人不少耶。咦,你干嘛蒙起面来。”

卫薇正用一方白巾将眼睛以下蒙了起来,萧瑟奇怪,都要进城了,你来个蒙面,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老大,轩辕规矩,未婚少女在众人面前可以蒙面。”铁方身过头来来耳语。

“走,我们进去。时间还早哈。”

“没问题,肯定赶得上。我们可早到了一个多时辰。这青狼速度就是快,老大,铁方还没谢你呢,送我这么一个大礼。”

“那算啥啊,路上我想好了,凡是今年大比考试考上的学生,我一人送一头青狼。”

胯下的公狼王差点一个趔趄,乖乖,主人你这么大方,我的狼子狼孙还能剩多少啊。


依照萧瑟的意思,进城必须得排队的。排队是文明的表现么。

只是事情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城门口考试乱糟糟的,十几个士兵在维持秩序。萧瑟一行一到,立马鸦雀无声,而且还主动的让出一条道来。

饶是这样,萧瑟等人策狼走过的时候,行人也罢,驴骡草驼也罢,都拼命的往边上挤,生怕挨得近了。

铁方眉飞色舞,爽,就是爽,真爽。从来就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

不要说是车玉,便是轩辕联邦,有几个能拿狼当坐骑的?

幸亏铁方改装皮具的时候没忘了做个笼头,不然,公狼王血盆大口一张,只怕城门口的人都跑光了。

“三人三狼,进城费三十三点。过来交钱。”

城门官扯着长腔,管你狼骑还是虎骑,此路是我开,此门是我管,要想过得去,留下买路钱。

“三十三点?太贵了吧。我们可是进城参加大比的,官爷,通融通融。”进城费咋比往常贵了十倍不止啊。铁方纳闷,所谓开口不打笑脸人,笑嘻嘻的,铁方想求个情看能少交点不。

“贵?哪里贵?你们可是狼骑,狼骑进城,例费三十点。这是规矩。想讲价是吧,好,你们不是是参加大比的吗,拿路引来,有路引在就给你点优惠,这也是规矩。”城门官头都不抬。

“呃,官爷,这是三十三点,请收好。”铁方郁闷,我们是后来的,校长都进城了,哪里有路引。萧瑟和卫薇在边上摆明了交由自己处理,还是痛快的交钱啊。心痛啊,三十三点进城,好几顿大餐没有了啊。

“一人三十三点,一共九十九点。再拿六十六点来。”呃,咋还有坐地涨价的?

“我们……”

“还想啰嗦是吧?再啰嗦还长一百点。”

“你,你怎么这样。”铁方不高兴了,“你怎么说涨价就涨价。本来收的就高,还要多收,我要投诉。”铁方还是非常耿直的,脖子都红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么。

“我怎么这样?大爷我高兴。进不进?不进靠边站去。骑狼怎么?骑狼不也是土鳖一个?尽管投诉,边上去。下一个。”

城门官肥脸一扬,十足的一个小人得志的嘴脸。

边上一直在听没有发话的的萧瑟脸陡然沉了下来。进个城门都如此盘剥,跟明抢有什么区别?而且如此嚣张,是可忍孰不可忍。

心头一动,自己现在虽然不怕闹大,还是不要闹大的好,毕竟,自己车玉城不是为了和城门官吵闹的,而是要助威参加比赛的。

“你是车玉的城门官,当依法办事。”萧瑟冷声道,“有你这么做的么?城门口明明挂着章程,你不但不照章办事,还百般刁难,谁给你的权利?现在道歉你还来得及,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

“哟,哪里跑出个小瘪三,爷今天还不伺候了。关门。”城门官气焰熏天,直接不鸟他,里面翻脸关门,根本不管门外还那么多百姓要进城。

萧瑟大怒。本来就看不惯这个官老爷漫天要价肆意盘剥的嘴脸。奶奶的,还直接骂到脸上来了。而且行为如此出格,嗑瓜子嗑出个老臭虫,充人来了你。

“萧大哥,你不要生气。”卫薇抢在了他的身前,“我们是来参加大比的,可不是斗气的。”

萧瑟邪邪笑道,“今天这个气还就得斗一斗。”

哗啦,周围士兵刀枪出鞘,一齐围了上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