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半岛鹰与龙的搏击 第五章第二次战役——清长大捷 第一节 “美国的恺撒”04

六脉神剑5377 收藏 0 2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size][/URL] 洪学智习惯性地摸了摸脑门说道:“总的意思是,东线和西线各自布置口袋,打击敌人。争取歼灭更多的敌人。关键是不能让敌人看出我们的意图,不能打草惊蛇。所以要教育部队,仍以进攻姿态做好部署,不让敌人看出破绽。” 彭德怀转向韩先楚问:“韩先楚同志,你的意见呢?” 韩先楚:“我也同意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洪学智习惯性地摸了摸脑门说道:“总的意思是,东线和西线各自布置口袋,打击敌人。争取歼灭更多的敌人。关键是不能让敌人看出我们的意图,不能打草惊蛇。所以要教育部队,仍以进攻姿态做好部署,不让敌人看出破绽。”

彭德怀转向韩先楚问:“韩先楚同志,你的意见呢?”

韩先楚:“我也同意这个意见。但一定要制定好战役方案,在运动中歼灭敌人。打穿插、分割的部队一定要有不怕死的精神和连续作战的作风,确保能完成任务。”

“各部队必须有严明的纪律,规定什么时间到达什么位置,就必须不顾一切到位,不能破坏整个战役计划。”彭德怀神情严肃地继续道:“好,如果大家都同意诱敌深入的方针,我们就给毛主席写报告请示。”

诱敌深入,是军事计谋中的一枝奇葩,在古今中外的战争史上,其成功战例不胜枚举。孙膑退军减灶败庞涓的马陵之战,李牧示弱胜匈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红军生擒张辉瓒,中央红军在第四次反“围剿”中歼灭蒋介石的王牌第11师等等,这些都是成功地运用诱敌深入的计谋战胜敌军的典型战例。但是正如许多军事家所说的那样,“是计三分险”,诱敌深入,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要冒极大的风险。诱敌深入一般都是用非主力部队,但是考虑到敌军的战斗力很强,打阻击的部队,既要达到诱敌深入的目的,又能顶住敌人。我军武器装备落后,并且也已经打得很疲劳了,如果顶不住敌人,万一被敌人一下子突破了,还谈什么诱敌深入呢?

因而会议最后确定,用主力师112师担负诱敌深入的任务。同时各军也各派一部兵力,采取宽大正面运动防御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如遇小敌则歼灭之,如遇大敌则边打边撤,诱敌深入,把敌人引入口袋,配合主力部队歼灭之。各军在后撤时,要有意识地丢弃一些东西,给敌人造成错觉,让他们以为我军是败北而逃的。

作战部署和决心立即电报了毛泽东和中央军委,并建议宋时轮的第九兵团迅速入朝参战。

11月5日凌晨1时,毛泽东批准了彭德怀的作战方针,并强调指出:


“德川方面甚为重要。我军必须争取在元山、顺川铁路线以北区域创造一个战场,在该区域消耗敌人的兵力,把问题摆在元山、平壤线的正面,而以德川、球场、宁边以北以西区域为后方,对长期作战方为有利。目前是否能办到这一点,请依情况酌定。”


当日夜二十二时,毛泽东在另一封电报中确定宋时轮率第九兵团(辖第20、第26、第27军共十二个师)立即入朝,全力投入东线作战。毛泽东指示:


“江界、长津方向应确定由宋兵团全力担任,以诱敌深入、寻机各个歼敌为方针。尔后该兵团即由你处直接指挥,我们不遥制。九兵团之一个军应直开江界并速去长津。”


11月8日,根据敌人新的进攻态势,志司首长提出了“为粉碎美伪再犯企图,于东西两线均采诱敌深入,先歼其侧翼一路,尔后猛烈扩大战果之方针。”

9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等志司领导,完全同意志司的部署,并指出:“争取在本月内至12月初的一个月内,东西两线各打一两个仗,共歼敌七八个团,将战线推进至平壤、元山间铁路线区域,我军就在根本上胜利了。”另外,针对志愿军在第一次战役中汽车损失严重的情况,毛泽东在电报中还说:


“苏联汽车不久可到达第一批,损车虽多,是可以补充的。以平均每天损车三十辆计,一个月损车九百辆,打一年仗也不过损车一万辆左右。并且损坏之车,有些可以修好,有些可以取回若干零件,又可缴获一部,故汽车是完全有办法的。……要修几条(不止一条)宽大公路达德川、宁远、孟山区域,这是极重要的战略任务,后面各路均须修好修宽,请抓紧办理。”


毛泽东还提出:“请高贺用一切可能办法保证东西两线粮弹被服(保障御寒)之供应。”

多年之后,当重温这段历史时,美国历史学家约翰﹒托兰先生这样写道:


“在北京,毛情绪高涨。他对麦克阿瑟的分析准确无误,非常自信地正诱引这位最高司令官往陷阱里面跳。……根据彭的建议,毛命令志愿军采取宽大正面运动防御与游击战相结合的方针。‘如遇小敌则歼灭之,如遇大敌则边打边退,诱敌深入,以便主力部队消灭之。’

11月初,彭召集了志愿军党委会议,决定了下一步的作战方针和作战计划,‘坚决执行毛主席的命令,往南推进到平壤至东海岸地区,歼敌六七个团,使敌人由进攻转入防御,以便我军将来进行反攻。’

为了铺设毛的陷阱,东部的志愿军在11月7日突然停止了对向长津湖前进的海军陆战队的进攻,撤退了。两天后,西线的志愿军也佯装败退了。

11月10日,沃克和阿尔蒙德按照麦克阿瑟的命令,继续向北推进。……不幸的是,第8集团军和第10军的情报机关都大大低估了彭的实力 ——事实上,他们都还误认为林彪负责志愿军 ——而且也没有查明隐蔽起来的、正在为歼灭他们而秘密进行准备的敌人的行踪。”


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利而诱之,乱而取之,实而备之,强而避之,怒而挠之,卑而骄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此兵家之胜,不可先传也。中华传统战略文化的基本特征就是善用谋略,以智驭力。对于这一点,后来美国学者阿瑟﹒沃尔德伦也曾总结说:“中国的战略思维历来崇尚用最少的兵力(力),通过运用计谋(计或策)来最大限度地利用客观条件(势)。”

在后来麦克阿瑟被撤职后美国参议院举行的听证会上,以及在汗牛充栋的回忆录中,美国军政大员们众口一词地指责是麦克阿瑟误导了他们判断失误,从而导致美国陆军遭受了其有史以来的最惨重败绩。

但我们站在客观的立场上说句公道话,麦克阿瑟固然把眼睛长在头顶上,但这些美国军政大员们闭起眼睛拒绝承认中国出兵这个残酷的现实,他们也比麦克阿瑟好不到哪里去。

后来接替麦克阿瑟职务的李奇微中将是这样评论他的这位前任的:


“对自己讨厌的事实将信将疑或置之不理的弱点,在麦克阿瑟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


而志愿军将领们的故意示弱,骄敌、纵敌的诱敌深入方针,更加助长了麦克阿瑟的这种致命的弱点。

几十年后,美国陆军史专家贝文﹒亚历山大在其名著《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痛心疾首地写道:


“不管中国人的意图是什么,东京的美军远东司令部和华盛顿的美国政府对中共军队的进攻所做出的反应却令人感到困惑。中国可能进行干预,对此危险不能再有任何怀疑 ——危险已经发生了。中国军队会怎样做,也不能再有任何怀疑 ——他们已经歼灭了几支主力部队。

中国军队的第一阶段攻势已经向麦克阿瑟以及参谋长联席会议发出了极其严厉的警告。其攻势迅猛果断,规模之大,令人惊讶。中国人曾经威胁说,如果美军向前推进的话,他们将予以迎头痛击。他们已经将这种威胁付诸于行动。而美军统帅部竟然无视这一警告而再入虎穴,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接下来亚历山大又狠狠挖苦这些美国军政界高层:


“人们把一切责任都归咎于麦克阿瑟,因为他固执己见,拒不相信眼前的证据,坚持要重新发动攻势。但同样的证据也摆在华盛顿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和政府领导人的眼前,尽管他们一个个说得头头是道,但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以避免灾难的发生。华盛顿的这些要员应当同麦克阿瑟一道对即将发生的事情负责。”


的确,如果要认真算帐的话,美利坚合众国的头头脑脑们全都跑不了!但问题是:替罪羊只能有一只。

而英国人和法国人则比较清醒,特别是英国佬在中国解放战争时期的渡江战役时,在长江江面上曾经挨过中国军队炮火的痛揍,因而担心比较严重,面对中国已经出兵的事实,他们警告美国人:“局势有爆炸性的危险。”然而美国人却两眼望天,充耳不闻。英国人、法国人无可奈何,只好硬着头皮追随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