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1.html


这些说明,美国的岛屿防御圈战略,并不意味着放弃朝鲜和台湾,而是等待时机,随时准备寻找借口,实施直接军事入侵。

第二,朝鲜内战爆发为美国在亚洲推行所谓“遏制”共产主义的霸权行动提供了契机

1949年9月3日,苏联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打破了美国核垄断。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极大地增强了社会主义阵营力量,改变了国际社会上两大阵营力量的对比。这促使美国调整安全战略。根据美国总统杜鲁门的指令,由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共同组成联合小组,分析了新的国际政治、军事局势,从外交和军事方面重新审议了美国的安全战略,于1950年4月7日向杜鲁门提交一个报告。这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

《第68号文件》指出:在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和苏联领导的社会主义阵营之间将存在着长期对抗。美国所要面对的“不仅仅是苏联的直接挑战,而且还有那些动摇新老殖民主义政权的、土生土长的民族主义运动”,“共产主义在任何地方的胜利,都意味着美国的相应失败”。认为,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力量中心和反对“苏联扩张”的堡垒,拥有“世界上任何单独一国所没有的最大军事潜力。然而对照苏联,美国的军事弱点在于现有的力量和人员在数量上处于劣势”。苏联的武装部队数量已经远远超过美国,原子弹储备也在迅速增加,如果再加上热核武器,将大大加重对美国的损害。“为了保证美国任何报复性打击的有效性,进一步增强我们原子武器的数量和威力是必要的”,而且“大幅度增强常规空中、地面和海上的力量,以及加强防空和民防力量计划,也是很有必要的”。美国及其盟国“如果没有占优势的、随时都能动员的联合军事力量,‘遏制’政策就只不过是一个唬人的讹诈政策”。

这个文件的基本含义,就是以军事实力支持“遏制”政策,并强调进攻性。把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争取民族解放和独立的斗争,把纯属内政事务的国家、民族统一运动,把代表社会进步的民族民主革命,都视为对美国全球霸主地位的挑战,对自由世界的“侵犯”,美国都要迅速做出最激烈的反应,直至进行武装干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奥马尔·布莱德雷称:“从本质上讲,《第68号文件》是一个‘号召武装起来’的响亮的动员令,目的是剔除我们冷战方针中顾此失彼的矛盾现象。从此以后,我们将以军事实力来支持遏制政策。”①

杜鲁门完全接受了《第68号文件》确定的安全战略,但暂时没有批准这一文件,因为要实现这一文件所确定的战略目标和扩军备战计划,将需把每年的国防预算至少增加到400亿美元,而当时美国政府向国会提出的国防预算只有100亿~130亿美元,国会根本就不会接受这项新的费用,如此高昂的扩军备战计划。杜鲁门及其高级幕僚们因而断定,只有发生一场危机,才能欺骗舆论,制造声势,说服美国国会和公众支持大幅度增加军事预算。

恰好在这时,在远东,在距美国本土几千英里以外的地方,朝鲜战争爆发了。杜鲁门政府立即抓住这个机会,迅速将《第68号文件》中所规划的战略方针和扩军备战计划全部付诸实施。正如杜鲁门的一位顾问后来所说的那样:“1950年6月,我们正为这项计划——国家安全委员会第68号文件——焦虑万分。接着,感谢上帝,朝鲜战争正当其时地爆发了。”②

朝鲜战争爆发后,在美国的决策者中,无论总统杜鲁门,还是国务卿艾奇逊,他们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荒谬地认为:朝鲜的事件是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向“自由世界”的挑战,苏联显然是在冒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风险,至少是苏联对美国抵御共产党阵营“扩张决心”的一个试探,或是挑起一场全面战争的前奏。③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美国,对此不能视而不见,美国必须在朝鲜采取行动。


①[美]布莱德雷:《将军百战归》(中译本),第676页,军事译文出版社,1985年。

②[美]迈克尔·谢勒:《二十世纪的美国与中国》(中译本),第186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5年。

③[美]《艾奇逊回忆录》(中译本)上册,第265页,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美]约瑟夫·格登:《朝鲜战争——未透露的内情》(中译本),第52~56页、第99页,解放军出版社,199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