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风卷残云------我父亲和二野的战友们在贵州剿匪片断(参赛)

农夫三权 收藏 4 11126
导读:1949年10月22日,根据毛泽东和二野刘邓首长的指示,五兵团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苏振华发出《战字第3号命令》,所属十六、十七、十八3个军挺进贵州,拉开了解放贵州的序幕。 我父亲原属1948年8月随程潜在长沙起义的部队;因文化程度较高(1947年长沙师范学校毕业),后调入二野五兵团16军151团,先是作文化教员,后担任参谋。他所在的部队于1949年11月14日23时进占贵阳;并于11月15日,分兵占领了黔中重镇清镇。 1950年初,二野五兵团主力奉命进入川、滇参与成都会战以及切断国民党军向西南溃

1949年10月22日,根据毛泽东和二野刘邓首长的指示,五兵团司令员杨勇、政治委员苏振华发出《战字第3号命令》,所属十六、十七、十八3个军挺进贵州,拉开了解放贵州的序幕。


我父亲原属1948年8月随程潜在长沙起义的部队;因文化程度较高(1947年长沙师范学校毕业),后调入二野五兵团16军151团,先是作文化教员,后担任参谋。他所在的部队于1949年11月14日23时进占贵阳;并于11月15日,分兵占领了黔中重镇清镇。


1950年初,二野五兵团主力奉命进入川、滇参与成都会战以及切断国民党军向西南溃逃出境的作战,只有少数部队留贵州接管和维护社会治安,广大乡村尚未占领,人民群众也未充分发动。而国民党在逃离贵州之前,制定了所谓“应变计划”,大量散发武器弹药,布置一批特务携带40多部电台潜伏各地活动;还从监狱里放出800多惯匪惯盗。这些反动残余势力网罗当地的旧官僚、恶霸地主、反动会道门头子等,组织反动武装,乘解放军主力奉命入川、滇作战之机,进行武装暴乱,全省较大的土匪有460多股,全省有31座县城曾一度被土匪攻占,解放军占领的48个县,也多只是县城和少数乡镇,全省被土匪杀害的党政干部和群众达4万多人,大部分地区交通受阻,城乡隔绝,工农业生产停滞,商业萧条,工人失业,粮食不能征购,社会改革无法进行。


1950年2月,一份邓小平亲自草拟的“关于西南情况和工作方针”的加急电报,放在了毛泽东的案头。邓小平在报告中写道:“鉴于西南匪患的猖獗,剿匪已成为全面的中心任务。不剿灭土匪,一切无从着手。”在毛主席的批示后,3月22日,邓小平、刘伯承与贺龙联名发布了剿匪布告。

于是我父亲所在的部队就投入到历时约一年半的贵州剿匪作战了。以下就是他曾给我讲过他参加过的两个贵州剿匪故事。

一、

1950年3月30日,活动于贵阳至清镇沿路的惯匪匪首麻幺弟纠集股匪近1000人,妄图攻打新店区人民政府,得手后再攻打清镇县城。

贵州军区获得消息后,立即组织16军侦察营2连、3连,138团一个连和县大队等4个连的兵力奔袭围歼。

31日凌晨4时,部队由卫城分两路向下坝开进。

下坝的地主高某某家平常有枪支10余条,其岗哨布置到关口一带。大槽的大地主吴仲渊平常有枪支20余条,自家修筑有坚固的碉堡,其岗哨布防到豹子洞一带。30日,他们都加强了警戒。而且、各个村寨都安排了岗哨。

剿匪部队避开了土匪的路哨,隐蔽进入下坝。在上寨水井边的哨位处,解放军已经到了哨位前,还听到匪哨说:“花儿(当时贵州土匪对解放军的污蔑性称呼)来不了,前面还有几道岗,安心!没事!……”------这个哨位自然被解放军悄悄的轻松拿下。

31日上午约6时,剿匪部队与土匪正面接触。解放军的攻击首先从下坝河边寨一带开始,剿匪部队迅速抢占四周高地或有利攻击点,并从半坡、上寨方向把土匪压缩到小尖山、大尖山和圆堡堡一线,最终将土匪包围在肖家湾一带。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战,剿匪部队一举歼匪320余人。匪首麻幺弟被击伤后逃脱;匪大队长郭英祥、杨哲中,中队长王家齐、王自清,中队副石祥英、王仲祥等以下80余人被击毙,伤匪70余人;生俘中队长王家义、瞿树臣、王希林、陈绍宽等以下173人。

地主匪头吴仲渊带领少部残匪逃回自家的碉堡负隅顽抗。剿匪部队首先强行攻破吴仲渊据守的碉堡,吴仲渊又通过地下暗道逃到岩弯的岩洞口凭借天险顽抗。因为洞口上有垂石遮掩洞口,下是数十米的绝壁,易守难攻。因此,解放军爆破员从上面垂吊炸药包进行爆破,两次爆破均给人以地动山摇的感觉;加上正面炮火的威力,吴仲渊绝望后在洞中自杀。


二、

清镇当时有一个国民党的军用机场,1949年11月15日二野16军151团一个营攻占了清镇机场后,派一个连驻守这里。

谷正伦、韩文焕所指挥的国民党军溃败时,在清镇机场没来得及带走和销毁的装备物资甚多。这也就成了各路土匪梦想劫掠的对象。

1950年4月17日深夜,土匪“贵州反共自卫救国军”曹绍华一部,“游击军”杨平舟一部,加上惯匪麻幺弟的残部,约900多人,突然对清镇机场发动了袭击。

在哨兵被杀后,土匪的手榴弹爆炸声响起不到两分钟,解放军的机场守备部队就发动了反击。

土匪人多势众,但武器杂,指挥和战术都很差;而解放军守备部队作战经验丰富,装备和枪法都比土匪好,但顾忌身后库存的航弹和燃油,打起来不免有些缩手缩脚。战斗就这样胶着起来。

第二天天亮开始,随着“国民党新编第一集团军”潘方侠一部也参与进来,土匪的兵力越来越多了,形成了对清镇机场完全包围。由于电话线早已被割断,派出的通信兵也牺牲;孤立无援的151团这个连,虽然打得土匪伤亡约300余人,但自己也伤亡约50余人,被分割包围在机场塔台和仓库等四栋建筑物内。

第三天,就在情况万分危急时,贵州军区从其它地方发现了土匪的异动,结合到清镇机场的反常,果断调集151团和140团、138团各一部以及清镇县大队迅速赶赴增援,在清镇机场的外围,形成了一个对土匪的反包围。

随着解放军大部队嘹亮的军号声和炮弹机枪的怒吼,各路土匪发现情形不妙,马上就向青岩、花溪、长顺等方向溃逃。

此次战斗,机场守卫连和大部队一共打死打伤土匪960余人,抓获264人。

由于清镇机场周围不远处就是山坡和茂密的森林,匆匆赶来增援的大部队地形、路途不熟悉;再加上很多土匪着装与当地百姓一样,还是让约300多名土匪(主要是匪首和骨干)脱逃了。


60多年过去了,每当回想起贵州解放初期剿匪那段时间,我父亲和他的战友们都不胜感慨;新中国已经成立了,老部队中有不少参加过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的英雄,却倒在了贵州的崇山峻岭中.根据有关资料比较,二野五兵团伤亡人数是历朝历代中央军队在贵州解放剿匪中最多的。


谨以此短文向二野五兵团16军的老前辈们敬礼!

本文内容于 2011/2/27 10:57:27 被曾经的一毛二编辑

4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装甲坦克兵元帅 在第2楼的发言:
磊庄机场属于贵筑县,不是清镇机场,清镇机场单指位于清镇市郊的机场抗战时期是美军14航空队驻地。磊庄机场是解放后1958年才建成的。时为贵阳机场,1997年停用。现为临时机场偶尔有气象飞机起降。



清镇机场的确不是磊庄机场.磊庄机场是解放后大跃进前期所建,一直为军民混用;直到1997年龙洞堡机场建成才停止民用航班降落.而清镇机场则在磊庄机场建成后改为航空训练基地(贵州航校)使用.

4楼瘟神

原来你是老西南军区的子弟哦

5楼gyslk

1970年代,我上山下乡到清镇,笔者讲的这些战斗发生地我都去过,上世纪70年代初一些老农和老干都还记得这些战斗情节。其中,麻幺地匪布第一次被击溃的地方----泰阳坝,今王庄乡与暗流乡交界的地方,离新店有10多公里,一位区委书记还带我去看过。实际上,土匪军事组织很低,装备也差,少有机枪这类的重武器。有的土匪连冲锋枪都没见过。

解放军在清镇剿匪牺牲还是较大的。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