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啸南疆 中越战争全纪实 正文 四十五 扩来遭伏击 全团作后卫

巴夫 收藏 3 1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size][/URL] 四十五 扩来遭伏击 全团作后卫 久雨初晴,难得的好天气。三月的艳阳扫去阴霾的浓雾,群山便露出了千姿百态的真面目,青郁碧翠的树林中,点缀着不少争奇斗艳的野花,使初春的南国处处春意盎然,生机勃发。部队在广渊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0.html


四十五 扩来遭伏击 全团作后卫


久雨初晴,难得的好天气。三月的艳阳扫去阴霾的浓雾,群山便露出了千姿百态的真面目,青郁碧翠的树林中,点缀着不少争奇斗艳的野花,使初春的南国处处春意盎然,生机勃发。部队在广渊城外稍事休整后,又奉令向格灵地区进攻。当时全团(欠二营)都朝格灵前进,部队在一条公路上开进,浩浩荡荡,长达好几公里。我营在前,团指在中间,我们连队跟随团指挥所开进,并负责警卫指挥所的安全。一营在最后。战士们带着顺利后的喜悦,边行军边欣赏着沿途的旖旎风光,边摆谈各自遇到的逸闻趣事。

狭窄的山间公路上,不时可见越军用巨大的石头垒起大半人高,象矮墙一样厚厚的路障。在险要的地方还采用挖、炸相结合的办法,破坏了公路的路基,人行走都有些困难,车辆更不能通行;有的地方还埋上了地雷,设置了铁丝网等障碍物。前面不时传来阵阵爆炸声,那是先头部队在引爆地雷、扫清障碍物,为大部队开辟通路。经过战火洗礼的战士们,十多天来听惯了枪炮声,并不在意那几声地雷的爆炸,因此个个仍然轻松自如,谈笑风生,一路说说笑笑。另方面,我连的任务是负责对指挥所的保护,只要指挥所不受到越军的攻击,我们的任务都相对比较轻松。同时我们也没有把越军放在眼里,即使遇到大量的越军,也有前面的部队去对付,我们连今天就作壁上观,来个隔岸观火。

这次担任先头连队的是九连,他们边打边走,部队也边走边停。下午四点多钟,部队来到一个叫扩来的地方,从前面突然传来激烈的枪声,部队只好停了下来。我们正掩护指挥所疏散,隐蔽在对面密林中的越军突然向走在我们连队前面的团指挥所进行猛烈地射击,当时团长陈显文、政委杨兆金和一些参谋、干事们都挤在一条狭窄的简易公路上,一边是陡峭的山岩,一边是光秃秃的山坡,而我们所处的位置,又是一个面向越军的大转弯,而越军所占据的是一座大山的斜面,全部是茂密的山林,中间是一片开阔的梯田。越军躲藏在密林之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我们的所有行动,而我们没有任何隐蔽物的遮挡,毫无隐蔽地暴露在越军的枪口之下。我一看那地形和处境,立即紧张了起来,赶忙指挥部队就地依靠地形,奋起还击。重机枪排以最快的速度架好了枪,向对面密林中的越军猛烈还击。一边在警卫排的配合下,将陈显文团长和杨兆金政委迅速地转移到一间独立房后的安全地段。并将团机关的有关人员分散在连队的战斗队形内,以便于掩护。我卧倒在独立房墙角外的一个土包边,一边接受团领导的命令,一边指挥部队进行还击,越军的子弹打在四周的石头上,发出日日的怪叫声。我们命令迫击炮向越军阵地进行炮击,用重机枪和各种武器向可能隐藏越军的地方射击。在我猛烈火力的压制下,威胁我指挥所的越军火力终于被压制了下去。与此同时,我们又命令二排长张刚带领二排迅速向对面越军的阵地冲去,他们散开成战斗队形,在我火力的掩护下,很快就打掉了开阔地前面的两个火力点,攻占了对面所有的梯田,占领了开阔地。想打我指挥所的越军没有占到一点便宜不得不停止了对我们这段阵地的攻击。团指挥所在警卫排的掩护下,向前转移。我们连奉命留下来阻击敌人,作为全团的后卫连队,掩护指挥所和大部队前进。我们就地占领地形进行掩护,一个连队一个连队都冲过去了,所有的部队都过去了,只有我们仍然坚守在阵地上。就是说在这个方向上,此时只有我们一个连队在直接和越军接触。前面仍不时传来阵阵枪声,越军不时用冷枪向我们阵地进行射击。天渐渐地暗了下来,我估计大部队已经前进很远了,才用军号召唤二排撤出阵地,并指挥部队,以班为单位,拉大距离,互相掩护,跑步前进。

二排长张刚,57年5月生,76年3月入伍,77年8月入党,河南省潢川县人,战后在团、师机关工作,后转业到安阳市政府工作。

我提着冲锋枪,带着一个机枪组在最后边掩护。我边跑边观察,边指挥跑在我前面的新战士利用公路里边的地形隐蔽自己的身体。转过一个大弯,只见不宽的山间公路上,到处丢着民兵的背包和担架,满地都是黑红的血迹。我运动到公路的左边,朝沟底一看,只见几个战士趴在那里,其中一个战士,立即朝我喊道:“指导员,快救救我们!指导员,快救救我们!”我大吃一惊。忙问:”你们是那个连队的?怎么还不走!”那个战士答到:“我是九连的,我们都受伤了!”我忙问:“还有其他人没有?”那个战士回答:“还有不少人在下面!”我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我立即吩咐他们,你们隐蔽在这里莫动,我组织人来救护你们。这时越军的子弹就打在我的周围,此时只有五班的机枪兵陈国雄提着机枪跟在我身边。原来,越军利用错开的地形,隐蔽在对面山头的密林中,密林中遍地都是岩洞和溶洞,隐蔽性特别强,火力正好封锁住大转弯后的公路,那段公路又是斜上坡,里面是岩壁,下面是深沟,公路上没有任何可以隐蔽的物体。而越军所处位置可以形成正面火力和反射火力,死死的封锁住哪一段不到三百米长的公路。先头连队虽然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同敌人一交火就展开强攻。副团长崔道宗和团参谋长张树清亲自上到第一线指挥,但狭窄的地形展不开兵力、火器。敌人占据有利地形,以逸待劳,各种火器事先标定好射击区域,外加我军人多,又有重武器伴随,因此前面部队中,九连,二连都吃了一定亏。我们通过那段死亡路段时,越军还拼命射击,子弹围着脚跟乱溅。眼看就要冲过那段坡路时,为照顾我而跟在我身边的机枪手陈国雄不禁哎哟一声,一个踉跄几乎栽倒。他告诉我说:“指导员,我受伤了!”就在他几乎栽倒的同时,我也感到腰部遭到重重的一击,就好像有人用钢条猛的捅了一家伙,我知道自己也被子弹打中了。我扭动了几下腰肢,感到活动还自如,没有伤到骨头,也感觉不到怎么疼,就一把抓住他的机枪,一手夹着他的胳膊,并鼓励他:“冲上去!冲上去就是胜利!”子弹在耳边嗖嗖的乱叫,我们没有思考的余地,奋力向前冲击,终于冲过了那段坡路。刚到比较安全的地方,小陈就一头栽倒在地,再也跑不动了。越军的子弹冲他腰部打进去,并留在了腹腔内,他依靠坚强的毅力,身带重伤,冲过了那百十米的路程。我命令他的班长张新华:“今晚,你们班什么事也别做,就保证把他给我抬下去!”我怕影响部队的情绪,当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自己也受伤了。因为在连队干部中,我最老,也是唯一的主官,我知道,在我们这样的连队里,还有艰巨的任务等着我们去完成,而士气是只可鼓不可泄的。

冲过那段危险的公路后就是一个山坳,好些连队的战士都分散在那里,场面既紧张又混乱。我立即招呼我们连队干部和各位排长,收拢自己的人员,清点人数,准备派人去救护后面的伤员。此时,只见卫生员刘思元满身血迹,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我面前报告:“指…导…员,在…在…在后面,还有不少伤员和烈士!怎么办?怎么办?”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