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正文 八。血战大别山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2 4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size][/URL] 八. 血战大别山 刘邓大军渡过淮河之后已到了大别山的边沿地带,这里在过去曾经是红四方面军的老根据地,红军北上抗日后,李先念同志组织了抗日新四军第五师,坚持大别山战斗。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组织了优势兵力将李先念同志率领的第五师挤出了大别山,这里有较好的群众基础,丰富的物产,山峦起伏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八. 血战大别山

刘邓大军渡过淮河之后已到了大别山的边沿地带,这里在过去曾经是红四方面军的老根据地,红军北上抗日后,李先念同志组织了抗日新四军第五师,坚持大别山战斗。日本投降后国民党组织了优势兵力将李先念同志率领的第五师挤出了大别山,这里有较好的群众基础,丰富的物产,山峦起伏丛林叠障便于我军活动。

大别山南临长江、北靠淮河、西有汉口、东南靠南京、隔江是九江,它像一把利剑直插在蒋介石的心脏。为了拔掉插在蒋贼心上这把剑,蒋介石不惜放弃山东的进攻,又抽调进攻西北延安的军队,放弃向东北、华北增派援兵,以全力来遏止刘邓在大别山站稳脚跟的意图。抽调了数倍与我之敌妄图歼灭刘邓于大别山区。

我军渡过淮河后,急速向大别山扩展,一路上攻克光山县、经扶县、全歼守敌保安团。这时我军处境已是很困难了,远离后方又失掉了辎重物资供应,伤病员的安插都成了问题;大别山虽然过去是革命老根据地,群众有一定觉悟,但受国民党欺骗宣传、威胁,多半都逃离家乡,躲藏起来。再加上敌人组织的地主还乡团武装---小保队活动猖獗,群众不敢接近我们,致使部队产生了很大困难。尤其是我们军队多是“北方人”,大别山属于南方气候,生活上不习惯,患病的人多,在北方以面食为主,大别山则以吃大米为主,吃大米本不算坏,但我们几十万大军进山,哪里给准备下大米呢?只有每到一地由司务长、或筹粮队临时筹集粮食,多数是从地主家征来的谷子,发给部队。部队人多没有加工设备,都是借老百姓家擂子(即竹磨),将谷子擂成糙米。来不及、或找不到椿臼杵,就用糙米煮饭吃,北方炊事员又多数不会煮大米饭,做的半生不熟,吃后多数同志不服肚子,跑肚带拉稀。因此同志们编了顺口溜:“吃大米、喝塘水,走小路、拉黄屎”。除不服水土之外,大别山蚊虫特别多,很多同志染上了疟疾,南方人叫“打摆子”,再加上部队连续作战,伤员也无后方安插,随队不行,后送不能,无法只有把这些同志留在老百姓家里,这些被留下来的同志,有些遇到了好房东,敌人来了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伤病员,有的被国民党小保队搜捉了去,不是活埋就是枪毙。部队行动频繁,每天不知换多少地方,在行军中掉了队的同志也多半回不了部队。艰难困苦考验着每一个同志,有些经不住艰苦考验的同志从革命部队开了小差,这些人大多也逃不脱被俘或被小保队杀死的命运。

有一次我和另外两个同志与司务长外出,到离部队四、五里路的地方去筹粮。这个村子位于两条河叉之中,到了村子很快筹集到一百多斤麦子,找老乡给磨成面粉。一个同志慌慌张张的说:“敌人来了”,我和另外两个同志提着枪跑出来向西一看,敌人大队人马已在乘船渡河,我们四人三支步枪,一把手枪,瞄准敌人急速射击,眼看着敌人的大沿帽被我们打落到水里。敌人正面渡河被阻止了,但敌人在下游的渡河毫无阻挡地过了河,朝着我们所在村庄包抄过来,我们一看大事不妙,就丢下筹集的粮食,朝着部队的方向撤了下来。离开村子就是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来的时候乘小船过来的这时已来不及找船了,因后面有追兵,来的甚急,眼看着有被俘的危险,这时我们四个人一齐跳了河,水深不及底,多亏我们四人都会游泳,泅渡过来了。部队听到我们的枪声也派人来接应,到了部队未休息就出发了。

正当我军打开光山、经扶之后,国民党八十五师、四十师、十一师等也先后过了淮河,四十师是由飞机空运到汉口的,尾追我们也到了大别山。我军为了“调动”敌人,摆出了一个“攻打汉口”的态势;经黄川,直奔黄陂,黄陂距汉口只有四十里,国民党这时的汉口兵力空虚着了慌,赶紧调兵遣将保汉口,趁蒋介石调动兵力的时候,我们来了个“金蝉脱壳”之计,沿着长江奔向大别山的心腹之地:广济、黄梅。这里渡江就是九江,山高地险。这时天气已到秋天阳历九月份,我们看到战机已到,敌人已经骄傲的不可一世了,尤其是四十师,在安阳我们没有攻下它守的城,鲁西南战役它没有尝过刘邓大军的厉害,我们“千里跃进”是走来的,它却作为蒋介石的“宠儿”坐飞机到汉口,尾追我们,有时也捉到几个掉队的。国民党中央社又大肆宣传它的辉煌胜利,所以它得意忘形尾追我们不放。这时来到广济、黄梅之界处的清水河、高山铺。一条公路像一条蛇,弯来转去在山涧两侧都是崇山峻岭,敌人行进在山涧公路上像一群蚂蚁在蠕动着。

刘邓首长早已为敌人安排好坟墓,将我们团和大别山独立旅作为主力布置在清水河、高山铺的山上待敌人全部走入我军的伏击圈时,在拂晓下令发动攻击,只听四面八方响起冲锋号,我军居高临下,把敌人看的一清二楚,敌人完全暴露在我军有效射程之内,战斗一开始我们就占了主动,敌人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它们虽也发起了几次反冲锋,妄想夺下几个制高点,但都是枉费心机,除丢下大批伤员和尸体外,什么也没有捞到。敌人在公路上没有躲藏的地方,有的钻在公路下面的涵洞里,洞小人多,有些只钻进了头,屁股朝外,被打死在那里,有的把马鞍子取下来顶在头上,打得敌人“王八吃西瓜,滚的滚,爬的爬”。不到中午就结束了战斗,歼敌除四十师外另加了一个八十二旅,至此在安阳未被我们消灭的四十师在大别山遭到了彻底覆灭,为我在安阳战斗中牺牲的同志们报了仇、雪了恨。

当战斗结束时敌人派来了飞机,因敌我以不分,目标不明,胡乱地打了几排机关炮,丢了几个炸弹,像几只瞎了眼的苍蝇飞来飞去。这时我军已结束了战斗,缴获了无数枪支弹药,战士们正在高兴,打枪的瘾尚未过完,一见敌机飞来飞去就用机枪步枪一齐朝飞机射去,不多时就有一架敌机冒着黑烟头朝下栽了下来。

敌运输机不知下面的同伴已被消灭,仍然往下面丢弹药和还发热的馒头、大饼、奶份等。来者不拒,我们照样不打收条,再送多少也可以。

高山铺、清水河战斗是一场速决战,从战斗打响到解决战斗前后不到五、六个小时,就消灭了国民党四十师和八十二旅,击落敌机一架,战果辉煌,威震敌胆。在周围的敌人八十五师驻在簕(注:上面草字头,下面是靳字)春,十一师驻在麻城,他们眼看着四十师和八十二旅被我军消灭,不敢前去救援,从此他们也不敢跟我们离的太近了,都是远远地看着我们。

有一次我们和八十五师、十一师开了个玩笑,我军突然蹿在敌人中间,左右开弓地打了几枪。敌人像被捅了马蜂窝一样,又是机枪,又是大炮一直打了一夜,而八十五师的炮弹打到十一师,十一师的炮弹落在八十五师,而我军在敌人打起来之后,早已脱离战场,站在远远的山头上“坐山观虎斗”了。等到天亮敌人双方发起冲锋才知道上了共军的当,白白地自己打死自己人不计其数。

打过四十师之后,天气渐渐地冷了,部队还是穿的夏天单军装,大别山的天气还是四季分明的,深秋天气一早一晚都觉着冷了,到哪里去找棉衣穿呢?野司首长为战士们没有棉衣穿发愁。最后把棉衣问题还是向地主和国民党要,在麻城县我们打了一个土豪,这家地主有黄谷数百担,有八十多台土洋结合的织布机,有工人上百名,上千匹布,这一下可给部队解决了大问题。立即通知各部队到林家大湾去挑谷子分布匹,不到半天功夫谷尽布空。部队把土白布用稻草灰染一染,部队组织当过裁缝的人统一剪裁,分给战士自己做棉衣。军装里子是花布里儿,这些布是在长江上一个口岸----仓子铺打了一个洋船,上

面装的尽是花布,所以有了花布做衣服里子。

上面说了在林家大湾打土豪分粮分布,但不知这家“土豪”姓甚名谁,待我向大家交代清楚,当时确实谁也不知道他的姓名,后来粮布分后才知道错打了林彪家的土豪。事后林彪对刘、邓很不满意,说:刘、邓在大别山犯了政策性错误。

部队有布,自己动手做棉衣,做的五花八门,什么样的都有,长、短、肥、瘦不说,单说套的棉花,因缝的不好,棉袄上面的棉花都棱到下面像跳笆蕾舞穿的短裙子,裤子上面棉花棱到膝盖处(往下有裹腿)走起路来一嘟噜一嘟噜的,的确不像一正规部队。因此后来出大别山与兄弟部队配合作战时,人家都把我们当成了“游击队”,不相信堂堂的刘、邓大军竟穿的这样乱杂。为了适应当时的环境我竟学会了飞针走线、纳鞋底、上袜底,我缝的棉衣,也还算称得上“不错”。

在大别山敌、我调动都很频繁,有时与敌人遭遇,有时同住一个村庄。有一次在宣化店附近野司首长同敌人住到了一起,我团到野司驻地二十多里,旅长吴忠命令我团跑步去把野司首长接出来,我团接到命令后马上集合轻装跑步投入战斗,不惜一切代价营救首长,等我们把刘、邓首长接出来后,战斗已成胶着状态,一直打到天黑,首长去远了,我们才撤出战斗。为此次战斗我丢了被包,行军倒是轻便了,可到了晚上,身上也“轻便”的了不得。后来在战斗中缴获了一床毛毯,我才有了盖的,可这毛毯是“真资格”毛毯,毛粗的像猪毛,盖在身上像钻在刺蓬里一样,隔着衣服都能刺过。

战斗过后有一批伤员随队,他们不能行走,靠民工担架抬着跟在队伍后面,我被派去跟随担架,照护伤员,部队行动快担架跟不上,带的粮食也吃完了,伤病员也没有吃的,怎么办?跟我一起护送伤员的有个民运股长,他说:“到老百姓家找点米给伤员做顿饭吃,给老乡说我们给钱,不白吃”。可是到哪里去找个老百姓呢?房子里都空空的,连个人毛也找不到,好容易在一个家里找到几把米,自己动手给伤员熬稀饭,饭还没煮好就听到后面不远地方响起了枪声,民运股长一看情况不好,命令民工抬起担架赶快走,饭也没吃成,又一口气走了十几里,情况缓和了才停下来休息。这时肚子更饿了,我来到一块棉花地解手,看到地里还长有秋豇豆夹,我没顾三大纪律,摘了一把豇豆夹生嚼着吃了,而且没吃出来生豆味却觉得甜滋滋的好吃。真是“饿不择食”,饥饿是最好的调味品,经过一天一夜的行进我们终于赶上了部队,完成了护理伤员的任务。

从47年8月份我们进入大别山,到12月份我们出大别山,在前后五个月里,几乎每天都在行军打仗,没有休息过几天,可算是身不解甲,马不下鞍,我身上长满虱子和疥疮,常言说“疥是三条龙,先从手上行,浑身行遍,屁股沟里扎下营”。我身上的疥,最后集中在臀部长了个大脓包,好了这个又起那个,行起军来很不方便,在严重时我就抓着驮药骡子的尾巴,让它带着我行进,以免掉队。

到12月份我们已完成了战略任务,由于我军挺进大别山扭转了全国战局,使国民党的进攻至此转入了防御,我军由防御转入进攻。西北战场光复了延安,华北战场解放了石家庄,华东战场解放了开封,中原解放了许昌等城,歼灭了大量敌人有生力量。为了与敌人在中原争雌雄,刘、邓大军决定撤回中原与敌逐鹿。下回再谈刘司令员怎样指挥我们在风雪中北渡淮河。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