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忏悔录——城堡

jingang90 收藏 1 1735
导读:啊!我的头!!怎么回事,我在那? 我隐隐约约看见了什么,天啊!涛子!!你没事吧,我快速跑了过去,只见涛子流了一地的血,但所幸没有什么大事。替他包扎了一下后发现他醒了(大概是疼的)“我在那,你是谁。”“你不要紧吧?我是金刚,我也不知道咱俩在那,好像在一座城堡里。”整顿了一下准备出发,到了出口,我绝望了。门封锁了,我们无法出去了,怎么办啊? 还好,在和兽化人的战斗中打穿了一面墙。可以试试从这里面出去,好找到除了我俩的幸存队员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看到了一丝光亮。我俩来到了一个大厅上方,我隐隐约约看见了

啊!我的头!!怎么回事,我在那?

我隐隐约约看见了什么,天啊!涛子!!你没事吧,我快速跑了过去,只见涛子流了一地的血,但所幸没有什么大事。替他包扎了一下后发现他醒了(大概是疼的)“我在那,你是谁。”“你不要紧吧?我是金刚,我也不知道咱俩在那,好像在一座城堡里。”整顿了一下准备出发,到了出口,我绝望了。门封锁了,我们无法出去了,怎么办啊?

还好,在和兽化人的战斗中打穿了一面墙。可以试试从这里面出去,好找到除了我俩的幸存队员 。不知走了多久我们看到了一丝光亮。我俩来到了一个大厅上方,我隐隐约约看见了一个兽化人。他应该没看见我们,我加快了脚步,把涛子背在身上。

但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那个兽化人变化了,长出了巨大的爪子,身体也膨胀了很多。他看见我了,它飞快的冲了过来,我本能的掏出手枪开了几枪,但都被它躲过了。它扑了上来,我被它扑倒在地,我想这次完了,我准备拉了手雷环。就在这时不知谁开了一枪击倒了这头巨兽,没想到我看见了川子,他过来询问了怎么回事,我告诉他这一系列的事,准备去寻找其他队员。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