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十三章追风战士(四)

天地飘鸥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URL] 看着雪千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韩熙眼中又恢复了鹰一般的犀利和冰冷。 “阿扬,你打算怎么办?” 叶扬沉吟了一下,道:“师叔,我想过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说得具体些!” “和平常人一样,守着最爱的人,一起地老天荒!” “这就是‘汐影门’培养你二十多年的结果?” “我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看着雪千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韩熙眼中又恢复了鹰一般的犀利和冰冷。

“阿扬,你打算怎么办?”

叶扬沉吟了一下,道:“师叔,我想过一种平平淡淡的生活!”

“说得具体些!”

“和平常人一样,守着最爱的人,一起地老天荒!”

“这就是‘汐影门’培养你二十多年的结果?”

“我不想杀人,也不想被人杀!”叶扬的眼中涌起一抹倔强。

“不想杀人?数月前公海一战,你杀了多少人?”韩熙的眼中陡然射出凌厉的光芒。

“师叔——”叶扬不由心神大震,原来自己的一切情况都被师叔摸得清清楚楚,“追风部队”的掌门人果然是一条老狐狸。

“什么‘见财起意内讧而死’,你以为警方会相信这么幼稚的鬼话?如果不是我向他们打过招呼,梅静宸早被隔离审查了,还用得着你在这里喋喋不休?”韩熙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叶扬沉默不语。

“‘汐影门’穷二十年之力培养出来是国家的精英,决不是畏首畏尾的奴才。说什么过平凡人的生活,告诉你,自从你踏进‘汐影门’的那一天起,你就是一名战士,你的生命就不再属于你个人。在我们眼里,只有国家、荣誉和责任,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对我们而言,都是奢侈的海市蜃楼!”

叶扬汗流浃背。

“你从‘汐影门’跑出来两年,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挺逍遥是吧?实话告诉你,那是你师父特意安排对你的历练,否则,就凭你,即便九死一生逃出‘汐影门’,也决逃不过‘冥影’的终极诛杀!”

叶扬这才明白自己的处境,原来当初轻而易举地逃出“汐影门”,竟然是师父一手安排的啊。失望之余,莫名地生出一丝感动。

师父,一直都是很爱自己的啊。

“你是‘汐影门’三百年来罕见的人才,你师父一直以你为荣。可你竟然堕落到这种地步,妄想像普通人一样终老市井狗屠之间,你以为你有这个权利?你师父和我,以及‘汐影门’所有弟子都会看不起你这个懦夫!”

“师叔,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叶扬突然问道。

“加入‘追风部队’,成为一名优秀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韩熙斩钉截铁道,他望了叶扬一眼,声音稍稍柔和一些:“阿扬,我们是国之魂魄,我们一生的使命就是用热血和忠诚来守卫国家和民族的安宁!我知道你有所爱的人,可是身为‘汐影门’的传人,你必须把自己的小爱变为对国家和民族的大爱,为了国家利益,哪怕牺牲自己的爱情乃至生命,都要在所不惜!我想,这些道理你师父一直以来没少给你讲,可你居然选择了逃避,这是我万万想不到的!”韩熙似乎很是痛心疾首。

“我厌恶流血,更厌恶暴力!”叶扬依然倔强。

“你以为只要你厌恶,世界上就没有这些东西了吗?当你的亲人血洒尘埃,当你的朋友惨遭荼毒,当你最爱的人被肆意凌辱的时候,你还能对自己理直气壮地说讨厌流血和暴力吗?”韩熙随手按了一下,左侧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面**型液晶屏幕。

屏幕上是发生在我国边疆地区的暴力场面: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掀翻车辆、捣毁银行、焚烧学校、商场和政府大楼,用棍棒、弯刀和枪支肆无忌惮地袭击手无寸铁的群众。

被屠杀的尸体横陈在街道上,或被挂在高高的木柱上,受伤者随处可见,浓烟滚滚,哭声震野,鲜艳的国旗在大火中慢慢化为灰烬……

画面上,一个年约四五岁的汉族小女孩恐惧地跑着,尖叫着。却被一双大手像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她恐惧地看到,爸爸躺在地上,喉咙处血水蔓延,美丽的妈妈被残忍的暴徒在光天化日之下剥了个精光,一柄锃亮的弯刀慢慢割掉了妈妈雪白的双乳,小女孩已经听不到母亲的惨呼,她看到妈妈全身被浇上了汽油,在恐怖分子的欢呼声中,化成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

小女孩忘记了挣扎,两只空洞的大眼睛茫然无措。

一道寒光仿佛流星划过,小女孩的身体被凌空劈为两半,血雨飞洒之际,叶扬最后看到的是那双空洞的、无助的眼睛。

“不——”叶扬的血在燃烧,可是他的手脚出奇的冰冷,小女孩儿无助的目光像剑一样刺穿了他的心。

画面切换,叶扬看到了一个干部模样的维族中年人被绑在石柱上,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则并排跪在他面前的沙地上。

他们背后,村庄在燃烧,天空是血染的玫瑰红。

一个恐怖分子说了一句什么,被维族男人“啐”了一脸唾沫。那个恐怖分子恼羞成怒,拨出弯刀当着维族男人的面,慢慢割开了他的妻子和三个孩子的喉咙。

没有尖叫,没有哀嚎,没有挣扎,刺目的血水漂起了沉重的黄沙。

维族男人目眦欲裂。

又一个恐怖分子走上来,用燃烧的火把燎维族男人的脸和胸膛。

凶猛的火舌肆无忌惮地舔噬着维族男人身上的肌肤,燎起的水泡瞬间破裂,明晃晃的的油脂淅沥而下,烈焰腾腾之中,皮肉不断翻卷、爆裂,寸寸变成焦炭。

突然,维族男人身上的绳索断了,他挣扎着扑向了恐怖分子的弯刀,以一刀洞穿胸膛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痛苦。

叶扬如置冰窖,一种不可抑制的悲愤缓缓而起。

“孩子,你想说什么?”韩熙洞悉一切的眼神慈祥地看着叶扬。

叶扬默默无语,半晌后,他突然抬起头问道:“我想知道我朋友的情况!”

韩熙笑了,他轻轻切换一下画面,叶扬看到了于泽三人:郑浩然聚精会神地玩着电脑游戏,袁博坐在沙发里看书,于泽静静地躺在床上,看来,他的伤势没什么大碍,而且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处理。

“叶师兄,师父是专程从北京赶来找你的。我用这种方式请你来,只是想试一下你的功夫,是不是像传说中那么厉害!希望你不要介意。至于你的朋友,你根本不用担心他们,他们享受的绝对会是最好的待遇。”雪千寻笑着解释道。

叶扬笑了:“常言道,不打不相识,何况我们是兄弟?所以今后还是直呼其名好了,不要师兄师弟叫得这么麻烦!”

雪千寻看看韩熙,韩熙乐了:“这是你们兄弟之间的事儿,我不会干涉的!”

雪千寻笑了,伸出手与叶扬握在了一起,朗笑一声:“叶扬!”

叶扬亦大笑一声,道:“雪千寻!”

两个人惺惺相惜,自此成了肝胆相照生死与共的兄弟。

当叶扬和雪千寻出现在于泽三人面前时,于泽他们三个居然连一点反应也没有。

“喂,不至于吧?才几个小时没见面,就把兄弟忘了?”叶扬知道马上会面临一场狂风暴雨,只好没话找话,反正该来的总归要来,躲是躲不过去的。

三个人还是没搭理他。

“郑浩然,你小子最不仗义,亏得我平时什么话都和你说,居然连你也不理我!”叶扬眼珠一转,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叶扬这一招激将和挑拨离间双管齐下,果然,于泽三人沉不住气了。

于泽和袁博狐疑地目光看得郑浩然如坐针毡,袁博冷冷道:“郑浩然,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

郑浩然再也按捺不住,一下跳了起来,大叫道:“叶扬,你这个阴险的混蛋,你都和我说什么了?”

“我和你说过很多话呀,你都忘了吗?”叶扬见郑浩然中计,不由哈哈大笑。

“可是……”郑浩然忽然明白上了叶扬的当,冲过来,照叶扬的胸脯就是一拳,笑骂道:“你这个小子,骗得我们好苦!自己不思悔改,居然还在这里说轻巧话!”

于泽和袁博大笑道:“我们就知道郑浩然这小子最靠不住,结果怎么样?直接被叶扬拿下了!这种没脑子的家伙,没准儿哪天被叶扬卖了,他还乐呵呵地帮着数钱呢!”

“王八蛋,合着你们串通起来欺负我一个老实人?妈的,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与你们这些没品位的垃圾分道扬镳!”郑浩然气得一蹦老高。

众人哄然大笑,叶扬、于泽、袁博和郑浩然四人把手握在一起,每个人脸上都是最惬意的笑容。

叶扬把雪千寻介绍给于泽等人。

三人这才知道雪千寻竟然是S市第一大家族的少爷,怪不得身手如此厉害。

于泽等人明白叶扬神秘的背景,有些东西不便追问,更不能细讲,但几个人的关系,似乎比从前更亲密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