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刺 正文 第十二章追风战士(三)

天地飘鸥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size][/URL] 形意拳是中国三大著名内家拳之一(形意、太极、八卦),雄浑质朴,硬打硬进,几如电闪雷鸣,在内家拳中独树一帜。 在技击原则上,形意拳主张后发先至,抢占中门,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不招不架,只是一下”,意即敌人攻来,己方根本不必招架,只须致命一击,便可取胜。 看来于泽真是气疯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形意拳是中国三大著名内家拳之一(形意、太极、八卦),雄浑质朴,硬打硬进,几如电闪雷鸣,在内家拳中独树一帜。

在技击原则上,形意拳主张后发先至,抢占中门,在最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不招不架,只是一下”,意即敌人攻来,己方根本不必招架,只须致命一击,便可取胜。

看来于泽真是气疯了,上来不由分说就是雷霆一击,岂不知这样已犯了内家拳“后发制人”的格斗禁忌。

于泽一拳走空,立即化拳为掌,击向雪千寻的颈部。

于泽的攻击如连珠之箭,势如破竹招招连环。

雪千寻仿佛一道白色的闪电,在于泽的拳风掌影中穿梭如飞,于泽穿云裂石般的攻击,大多成了无的之矢,纷纷坠落成尘。

郑浩然和袁博早醒了过来,看到这一场惊险至极的生死搏斗,脸色变得苍白如雪,他们难以想象,凭于泽全国自由搏击冠军的实力,居然连对方的衣角也碰不到,这个白衣青年,岂不是比鬼魅更可怕?

于泽早已汗流浃背,他知道自己碰到了什么样的对手。如果对方愿意,他甚至抵挡不住对方的凌厉一击。这种只有在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功夫,居然让他于泽碰到了。

二十多年刻苦磨砺身经百战,到头来竟然输得这样惨,于泽真是连死的心都有。

一声虎吼,于泽双拳齐飞,居然是与对方同归于尽的打法。

他不再防守,胸前门户大开,他知道,在这样的对手面前,他只有拼命,根本没有任何选择。

眼前白影一闪,于泽的身子高高飞起,像一只麻袋似的被雪千寻凌空踢了出去。

郑浩然和袁博齐声惊呼,呼声刚起,一道人影如离弦之箭,在间不容发之际,接住了于泽。

“叶扬……”于泽刚张开嘴,一口鲜血“哇”地喷了出去。

郑浩然和袁博从黑衣人手下挣脱出来,跑到于泽身边,看到于泽这个样子,急得眼泪都出来了。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 郑浩然怒吼一声,冲向雪千寻。

眼前人影一闪,叶扬挡在了他面前。

“叶扬,你快让开,让我和这个混蛋拼了!”郑浩然的眼睛都红了。

雪千寻笑了。

笑容尚未消失,他就看到了叶扬冷酷的目光,那仿佛宇宙星空一般深邃的眸子,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燃烧——落寞的冰和死寂的雪。

雪千寻心神大震。

蓦然,似有清亮的龙吟之声在大厅里响起,叶扬掠起的身子撕裂了空气,一线青色的光芒从他的指间爆射而出。

雪千寻大吃一惊,脚步急旋,身影化成一道流光,逆空而起。

仿佛两道闪电遽然相撞,光影的碎片散落之际,猎猎的杀气席卷了整个大厅,没有人能形容这一战的暴烈和惊险,生死俄顷的恐惧几乎窒息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两个人的速度都快到了极点,众人只能看到两条淡淡的影子,在大厅里飞来飞去,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犹如幽灵鬼魅,飘渺无踪,这份轻功,让所有的人都为之目瞪口呆。

没有人会去欣赏这飘逸的美,每个人的心头,都是恐惧凝结而成的坚冰,没有人知道这一战的结果,他们的自矜和骄傲在纵横的刀气中逐渐湮没成尘。

忽然,死寂的大厅里青芒如电,两条纠缠在一起霍地分开,雪千寻白色的西装骤裂为两半,仿佛冰清玉洁的蝴蝶,在灯光下翩跹飘落。

灯光下,雪千寻的脸色如雪一样苍白,他的手中,墨黑的刀刃幽光闪烁,一朵血梅悄然坠落。

“汐渊刃?!”雪千寻的瞳孔慢慢缩成了危险的针芒状。

叶扬的手指一动,“汐渊刃”倏忽不见。他的手背上,被“墨螭刀”划破了一道口子,血水像蚯蚓似的蜿蜒而下。

叶扬很震惊,雪千寻居然可以躲过他的攻击,要知道,即便是翱翔在山间的苍鹰,也逃不过他这石破天惊的一刀。

“我败了!”雪千寻的声音沧桑而淡定。

“什么——”简上尉和“追风战士”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如天人一般的雪公子也会落败?

郑浩然和袁博更是嘴张得可以塞得下一枚驼鸟蛋,连眼珠儿似乎都不会转动了。

“是的,我败了!”雪千寻的脸上慢慢恢复了血色,一抹微笑绽放在他的嘴角:“叶扬,谢谢你手下留情!”

“还算你有自知之明!如果刚才不是叶扬突然变招,那一刀决不会划破你的衣服,而是毫无阻碍地切开你的喉咙!”随着话音,从大厅一侧的暗门里的走出来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身著少将军服的中年人,双目凌厉如鹰,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种威严之气,他的身边,居然是千娇百媚的雪千羽。

“师父——”

“师叔——”

看到来人,雪千寻和叶扬几乎同时喊了出来。

叶扬讶异地看着雪千寻,难道这个白衣青年竟是师叔的徒弟?

雪千羽看着叶扬,美丽的大眼睛涟漪层层,笑得很是开心。

韩熙没有说话,摆了一下手,大厅里的“追风战士”霎时走得干干净净,临走时顺便把于泽三人带了出去。

一行人乘电梯回到地面的一间雅室内,还没等叶扬站好,韩熙就拍着桌子骂了起来:“你这混小子,从‘汐影门’一跑就是两年,真是翅膀硬了啊,不把我和你师父这些老东西放在眼里了?这次若不是羽儿碰到你,还真不知道你准备躲到什么时候呢。”

“师叔——”叶扬张张嘴,刚想说什么,就被韩熙打断了。

“别叫我‘师叔’,从现在开始,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回‘汐影门’老老实实面壁十年,要么接受‘冥影’无休无止的追杀!”

“师父——”

“韩叔叔——”

雪千寻和雪千羽齐声惊呼。

叶扬的嘴角微微一翘,笑了。

“师叔,第三条路怎么走?”

“第三条路?”韩熙把眼一瞪:“你小子真是冥顽不化,到了这个地步,还痴心妄想第三条路?”

“那是当然!否则,师父他老人家也不会劳师叔的大驾,早把‘冥影’派来了!”“冥影”是“汐影门”内负责执法和暗杀的铁血小队,他们直接向门主负责,只听从门主的命令,功力之高,一般人绝对难以想象,一旦被“冥影”缠上,宛如附骨之蛆,上天入地,不死不休。

韩熙不得不佩服叶扬的聪慧过人,仅从一些蛛丝马迹,就能判断出事情的真相。

“韩叔叔,‘冥影’是做什么的?很可怕吗?”雪千羽的黑眼珠儿瞪得溜圆。

“小孩子家,打听这些干什么?”韩熙不悦地皱了一下眉头。

“人家不知道才问的嘛!”雪千羽丝毫不惧韩熙的嗔怪,笑嘻嘻地拉着叶扬的胳膊,不住地撒娇:“叶哥哥,快告诉我‘冥影’是干什么的,是不是很厉害?”这丫头倒是不生分,才第二次见面,已经把叶扬当成很亲近的人了。

看着韩熙被雪千羽弄得头大的模样儿,叶扬笑了:“‘冥影’只是一群见不得天日的鬼魂罢了!”

“鬼魂?”雪千羽吓了一跳,“真的有鬼魂?那岂不是太可怕了?”

“是啊!他们经常在夜晚飞来飞去,专门吃像你这样的小女孩儿!”叶扬见雪千羽天真可爱,忍不住逗了她一句。

“啊——”雪千羽的喉咙里滚出一丝呻吟,小脸霎时变得雪白。

听叶扬把神出鬼没的“冥影”说成是鬼魂,韩熙在心里悄悄笑了,这话在某种程度上很是准确,飘忽无定的“冥影”确实就像一群幽灵鬼魅,叫人防不胜防。

“寻儿,过来见过你的师兄!”韩熙朝雪千寻笑道。

“韩叔叔,你搞错了吧?叶扬的年龄哪有哥哥大呀?”雪千羽很是惊讶。

“鬼丫头,你知道什么?在武林中,先入门者为大,年龄倒在其次。叶扬生下来就在‘汐影门’,你说,他们两个哪个应该是师兄?”

“噢!原来是这样啊,可是哥哥岂不是很吃亏?”雪千羽忽然替雪千寻打起了抱不平。

韩熙被娇柔的雪千羽弄得头大,只好不言语了。

“小羽,这里是‘汐影门’的家事,你不要乱说话,好了,你回自己的屋去,我和师父,还有叶师兄有一些事儿要说!”雪千寻见妹妹不停撒娇,于是下了逐客令。

雪千羽似乎很是怕这个冷若冰霜的哥哥,嘟起了小嘴儿,不情愿地出去了,临出门时,又回眸一笑,嫣然道:“叶哥哥,你一定要等我哦,我有好多好多话要和你说呢!”

叶扬点点头,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