棋道军神 烽火狼烟 第六章 以牙还牙

皇甫千寻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size][/URL] 录乔生此时气恼万分,他知道,这些警察是穿着军装的土匪,甚至是比土匪还土匪,“慢着,凭什么逮人?”录乔生一脸的不悦。 “凭什么?我怀疑她就是女匪一枝花!你说她是你老婆,那你们两个就是一伙的!”瘦警察用枪管点指着两个人。 “你凭什么怀疑她是一枝花?” “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31.html



录乔生此时气恼万分,他知道,这些警察是穿着军装的土匪,甚至是比土匪还土匪,“慢着,凭什么逮人?”录乔生一脸的不悦。


“凭什么?我怀疑她就是女匪一枝花!你说她是你老婆,那你们两个就是一伙的!”瘦警察用枪管点指着两个人。


“你凭什么怀疑她是一枝花?”


“你看这大白天衣衫不整的,一个扣还系错了,这就说明她这衣服是刚换的,就这一点就足够了!”瘦警察觉得自己的推断十分合理。


“大白天衣衫不整就是新换的吗?”晴子面色平静地反问道。


“那还能是咋回事?”瘦警察上下打量一番晴子。


“你还是不是男人?”晴子红着脸狠狠地瞪了一眼瘦警察。院里顿时爆发出一阵爆笑声,几个老警察指着瘦警察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


瘦警察被笑得脸色通红,他觉得自己很没面子,一时又转不过气来,高声喝道:“他妈了个巴子的,少跟我来这套,带走!是不是一枝花回警察局再说。”


众警察听到号令一拥而上。录乔生突然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子递到了瘦警察面前。瘦警察接过本子看了一眼,突然变了颜色,忙向众人摆了摆手,陪笑道:“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老人家!我这就走!”瘦警察说完灰溜溜地带人退了出去。


录乔生看了看表,又看了看晴子,低声道:“你把屋子收拾一下,我出去一趟。”晴子似乎想说什么,但见录乔生已经出去,便关了院门进了屋。


录乔生早就知道这个唐麻子的底细,他是周小鬼子打到赵尚志身边的卧底,专门负责打探哈东支队的情报。由于他的出卖,哈尔滨地下党组织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录得生断定,杀他的人应该是赵尚志的人,不可能是警察嚷嚷的一枝花。其实录乔生并不关心唐麻子到底是谁杀的,他现在最关心的是日军特务机关长山本一木的死活。他已得到消息,昨夜山本一木在马跌尔门前遭袭,中枪倒地。但日军方面这次却很低调,就连特高课都不知道山本一木的情况到底如何。录乔生已打听到,昨夜和山本一木在一起的是赵玉明,所以他推测赵玉明应该能知道山本一木的详细情况。录乔生与赵玉明是通过山本一木认识的。两个人都是中国人,又同为日本人效力,所以表现上关系一直很好。录乔生觉得赵玉明这个人不同于一般的汉奸,他虽然和日本人走得极近,但却保持着自己的尊严与人格。这种有独立人格、独立思维的人是最可怕的汉奸,也是最难对付的敌人!录乔生决定先到赵玉明那里摸一下情况。


录乔生先来到山街的孙家酒坊买了两瓶烧刀子。孙家酒坊的烧刀子很有特点,遇火则烧,味极浓烈,入口如烧红之刀刃,吞入腹中犹如滚烫之火焰。据赵玉明说孙家酒坊的烧刀子是最具辽东风味的烧刀子,每次喝到这个酒都能让他想起在东北军的日子,所以他对这个酒情有独钟。录乔生正提着酒向皇协军司令部走去,却碰巧遇到赵玉明带人回营。


“录大哥这是……”赵玉明从车里探出头来。


录乔生微微一笑,道:“这么巧,我正想去找赵老弟喝两盅,没想到在这碰上了。你看!”录乔生将手里的烧刀子提了起来。


“烧刀子!好啊!知道我好这口,上车。”赵玉明说着打开了车门。录乔生躬身上了车。


“赵老弟最近在忙什么?”录乔生很随意地和赵玉明搭着话。


赵玉明愁眉不展,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调查周局长被杀一案还没个头绪,这唐麻子又让人打死了!这些原本归警察局管的事,一下子都推到兄弟头上来了。兄弟是个粗人,干不好这些细琐活,干这种差使还不如到城外和赵尚志真刀真枪地干上一仗。所以我还想到特高课去找哥哥帮帮忙,因为你们的消息比我们灵通得多!”



“那些警察不是说,杀死唐麻子的凶手是一枝花吗,还调查什么?”


赵玉明一脸的苦笑,“你也相信他们的话?这件事绝不能是一枝花干的!”


“为什么?”录乔生微微一笑。


“一枝花没有杀害周长善与唐麻子的理由,其实真正的凶手我已经知道!”赵玉明下意识地咳了一声。


“是谁?”录乔生眼角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


“估计这两天就会有人告诉大哥,我就不提前通知了!”赵玉明笑着摆了摆手。


录乔生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涉及机密的问题,自己不便多问。“听说昨天晚上出了点小插曲,现在看兄弟没什么问题,哥哥我就放心了。”录乔生仔细打量着赵玉明。


“凶手袭击的对象是山本机关长,不是我。感谢哥哥关心啊。”赵玉明一脸的感激之情。


“谢什么?你我本是同胞,同在一个屋檐下,吃的又是同一碗饭,所以自当彼此关心。”录乔生的这句话说得极为至诚。


“大哥说得是,说得是!”赵玉明似乎有些感动,连连点头。


“山本机关长怎么样?”录乔生随意地问道。


“山本机关长过去是特高课的顶级人物,这种小打小闹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子弹打在了车窗上,为了迷惑对手,山本机关长顺势倒在了地上!”


录乔生微微点了点头:“山本机关长不愧是老特高课成员,确实厉害!”


赵玉明冷冷一笑,道:“山本大佐之所以能躲过这一劫还因为他身后藏着一把杀手锏!”


“杀手镜锏!”录乔生疑惑地看着赵玉明。


“当时几乎是同时响了两枪,要不是第一枪打在了唱崩崩戏的女人手身上,山本机关长很难躲过第二枪。子弹穿过山本机关长的衣袖,打在了车窗上。”


“有人先打了杀手一枪?”录乔生一脸的惊异。


“对!”赵玉明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个人是谁?”


赵玉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恐怕只有山本机关长一个人知道,我怀疑应该是你们特高课的人。”


录乔生陷入了沉思,他在心里细数着特高课的每一名成员,却始终没有答案。





录乔生与赵玉明把酒闲聊之时,陈家茶楼里的棋局已经明朗化,小林泽光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得意,因为从开局到中盘,他已占尽了优势,他此时可以断定,此盘胜局已定。却不想陈天元突然得意地一拍桌子,大笑道,“小林泽光你又输了,赶快磕头吧!”


小林泽光惊讶万分,他也像陈汝阳一样,无比仔细地检察了一遍自己的布局,但却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


“你要是现在认输呢就给你个优惠,可以不磕头,拿着棋子走人。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啊,你一定要把握住啊!”陈天元满口的关心。


小林泽光再次看了看自己的棋局,仔细地分析了一番,暗想,陈天元一定又在耍他的鬼把戏。想到这里不禁冷笑道:“只怕说不准谁磕头呢!”


“日本人就是日本人,穿上裤子便像没事人一样,非要捉奸在床才肯认帐!我说你三十手棋必输,你信不信?”陈天元满眼鄙视地看着小林泽光。突然又一脸温情地说,“要不你再想一想,提前认输算了,你也没什么损失!”


“不必!”小林泽光气充两肋,他觉得陈天元是在跟自己耍无赖,是想用这种方法掩饰他的败局。


“那输了可得磕头!”陈天元突然变得极为严肃。


“好!”小林泽光觉得和这个无赖已经无话可说。


陈天元还要张嘴,小林泽光将手一摆,冷冷地说:“不必多言!”


陈天元看着小林泽光微微一笑,手起一子落在了棋盘左下角的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上。小林泽光毫不犹豫地征了一子。陈天元回手一个门吃。小林泽光此时才意识到自已刚才这一子太过草率,但落子生根,已无棋可悔。两个人继续布子。二十手棋之后,小林泽光都没弄明白陈天元是如何将他左手的那条大龙连根提起的!他此时已是呆若木鸡。这盘棋下到这种程度已经无需再继续下去。小林泽光气炸心肝,心里虽有十万个不服,但事实却就摆在面前。他觉得自己是彻底上了这个无赖的当!


“哈哈哈哈!”陈天元指着小林泽光大笑不已,“棋道如人啊!日本人就是日本人啊!”


小林泽光呆在了那里,他觉得自己此时就是一个空壳,里面的东西全被陈天元掏了出去,并用手脚努力地撕扯着践踏着。他的脸由红变绿,由绿变蓝,由蓝变白。姚锡九也傻在了那里,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样子。


“哈哈哈哈!如果你不想磕头,我给你指一条明路,你可以装死啊!日本人最适合用这种方法!不过记住了,你可给日本人丢了大脸了!”陈天元一脸的鄙视。


陈天元的话音刚落,只见小林泽光身体一倾,整个人扒在了桌子上。茶楼里一阵骚乱。姚锡九转着眼珠暗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老油条,比老子反应还快,一点就通啊!”姚锡九做焦急,象征性地呼喊着小林泽光的名字:“小林先生!小林先生……”


陈天元丧气地骂道:“奶奶地,反映够快的!怪老子多嘴!”


围观的人看着桌子上趴着小林泽光一阵大笑。此时姚锡九已经将小林泽光背在背上,煞有介事地恐吓道:“小林先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陈天元你也活到头了!”


“等等!”陈天元突然高声喊道。


茶楼里顿时一片寂静,姚锡九惊慌地问道:“你想干啥?”


陈天元伸手掏出了怀里的黑布袋,“伦五爷不是说这东西是害人的精,谁拿着他都要倒大霉吗?你愿意要,给你!”陈天元说着将黑布袋扔给了姚锡九。


姚锡九慌张地接在手中,背着小林泽光下了楼。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陈汝阳此时才明白,这就是陈天元先前所谓的办法!


陈天元戏耍小林泽光的壮举在一下午的时间里就传遍了整个哈尔滨。这种战胜日本人的*,哈尔滨人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陈天元一日之间成了哈尔滨人心目中的英雄!接下来的一件事更让这股烈风狂吹了起来。小林泽光当天夜里死在了南满株式会社,哈尔滨人盛传小林泽光是因败棋抑郁而死。哈尔滨沸腾了,人们似乎忘记了满洲国的存在,而只记得陈天元的胜利。


小林泽光死了,可愁坏了陈汝阳。他觉得小林泽光的死一定跟那包假棋子有关系。棋局结束后,虽然陈天元告诉他,扔给姚锡九的那包棋子是仿制品,但他还是责怪陈天元为什么不趁机拿回棋子。现在看来,陈天元的做法实在是高明之至,如果不是昨天将棋子交给小林泽光,想必昨天夜里出事的应该是自己。但陈汝阳并没有一丝欣喜,因为小林泽光的死毕竟和陈天元有关系。更要命的是自己家的后院还住着个女土匪头子,如果事情一旦败露出去,那将是祸灭九族的罪名。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