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土地,没有也不可能产生思想家

武毛克 收藏 10 572
导读:历史已然成为历史,不能一笔抹杀;思想依然如故思想,讲究思维方法。 也许有人会说,诸子百家,孔子、老子、庄子等等不是思想家么?这不是民族虚无主义么? 中国思想与西方思想有一个明显的区别:西方有所谓哲学家,但中国则一向无哲学家之称;西方有所谓思想家,但中国也一向无思想家之称。说他们是学问家,或许较为贴切。孔子就自称是做学问的人。按照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的划分,说他们是哲学家,或者思想家,觉得有些不合适,仿佛感觉哪里欠妥。如此心理,我们不该忽略与轻视,这正是中国思想与西方思想一绝大不同之所在。

历史已然成为历史,不能一笔抹杀;思想依然如故思想,讲究思维方法。

也许有人会说,诸子百家,孔子、老子、庄子等等不是思想家么?这不是民族虚无主义么?

中国思想与西方思想有一个明显的区别:西方有所谓哲学家,但中国则一向无哲学家之称;西方有所谓思想家,但中国也一向无思想家之称。说他们是学问家,或许较为贴切。孔子就自称是做学问的人。按照理性思维和感性思维的划分,说他们是哲学家,或者思想家,觉得有些不合适,仿佛感觉哪里欠妥。如此心理,我们不该忽略与轻视,这正是中国思想与西方思想一绝大不同之所在。

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和传统文化密不可分。传统文化一大显著的特点:崇拜圣人。我们中国人,一向不大喜欢说:某人的哲学理论如何好,或某人的思想体系如何好,却总喜欢说某人的德行如何好。在中国思想里,重德行,更胜于重思想与理论。换言之,在中国人心里,似乎认为德行在人生之意义与价值,更胜过于其思想与理论。这个观点之本身,即是一思想。在中国思想演变和发展的脉络里,道理、性命、德行、气运四条主线,构成中国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辛亥革命,由于革命宣传,把传统文化和秦以后的政治传统,用一无是处和专制黑暗八个字一笔抹杀。结果如何?革命从终点又回到起点,寻找另外一个陌生。因于对传统政治之忽视,从而加深了对传统文化之误解。

我对儒家也的确不大了然。但我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辛亥革命和批林批孔,几乎举全国之力,并不惜动用政权之力,打压传统文化和儒家思想,传统文化和儒家消失了吗?!传统文化的生命力之顽强,超出了我的想象。学贯中西、精通几国语言的辜鸿铭,最后,还是回到传统文化里寻找归宿。当然,辜先生找到的一半是糟粕。直到现在,多数人振振有词的把中国传统文化和传统政治用“封建”一言蔽之。我只想对您说:是封建,就决不是一盘散沙;是一盘散沙,就证明其不是封建。您如何选择?

我们的思维方式真的出了问题,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文化,又如何产生文化大师和真正意义上的思想家?

当文化“大师”于丹在电视上手舞足蹈,口若悬河地谈《论语》,赢得大批粉丝时,还是范曾幽默地一语道破天机:“除了《论语》,她说的都对。”

当曹雪芹故居落成,邀请雍正皇帝的九世孙、全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去剪彩时,启功的回答同样令人捧腹:古意盎然系今造,不如回家睡大觉。

曾经的论坛,高扬民主、自由的旗帜,评世间百态,论人生种种。对人情世故的深层解读,对民主自由的精彩诠释,对现实博弈的冷静剖析,让人仿佛置身于历史与现实交织的时空之中,恍然入梦,又如梦初醒。然而,极致之后就是拐点。眼前挥之不去的是因思维方式混乱而无所适从的苍白的帖子。更有甚者,有人居然嘲笑为民主呐喊的人。我想说:你想用笑来唤醒一些空谈民主的人,无可厚非,我也不大赞成空谈。不过,方法有问题,思维方式不正确。民主本身没有错。方法可以商榷,分什么左右,似乎不太明智。你可以指出空谈的危害,但你不能熟视无睹现在的“语境”,因为,有人欢喜对立,欢喜思维方式混乱,欢喜用现象解释现象。

今夜星光灿烂,明天车“轮”滚滚。这样的文化氛围,混乱的思维方式,不要说产生思想家,连出思想者都很困难。

本来,世上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太阳的光辉,那就是:思想。

然而,我又意识到:思想可以在笼子里,也可以在笼子外。就看你如何思维。

给思想一片飞翔的天空。“达沃斯在中国”,即将隆重推出,我们期待者。

不论做学问的人,还是思想者都必须达到三个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如果,我们不对传统文化正本清源,改变思维方式,那么,神奇的土地没有也不可能产生思想家!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