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鸠山由纪夫:日本一味依赖美国丧失自我

美军必胜 收藏 1 502
导读:核心提示:凤凰卫视2月26日《特别节目》播出驻日本记者李淼对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专访。访谈中,鸠山强烈批评菅直人政府一味追随美国,没有继承东亚共同体构想。他表示,日本应当更重视亚洲,而不能只看美国。他也批评菅直人未能与中国领导人建立互信。以下为文字实录: 鸠山:菅直人背弃公约 民主党有分裂危机 李淼:首先是菅直人目前面临的内政问题,民主党上台一年半,国内外媒体都认为菅直人政权正面临严峻的执政危机,很多声音质疑能否渡过这次危机,您怎么看? 鸠山由纪夫(日本前首相):去年民主党在参议院大选惨

核心提示:凤凰卫视2月26日《特别节目》播出驻日本记者李淼对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的专访。访谈中,鸠山强烈批评菅直人政府一味追随美国,没有继承东亚共同体构想。他表示,日本应当更重视亚洲,而不能只看美国。他也批评菅直人未能与中国领导人建立互信。以下为文字实录:


鸠山:菅直人背弃公约 民主党有分裂危机


李淼:首先是菅直人目前面临的内政问题,民主党上台一年半,国内外媒体都认为菅直人政权正面临严峻的执政危机,很多声音质疑能否渡过这次危机,您怎么看?


鸠山由纪夫(日本前首相):去年民主党在参议院大选惨败,本来前年赢得众议院大选,以为政权交接了,民主党可以实现公约了,但没想到参议院大选大败,出现众、参势力不均衡问题,法案无法通过。菅直人内阁逐渐背离公约,使得许多支持者远离民主党。民主党原本主张政治主导,但没坚持下来,我们必须返回原点,面对国民的期待,重新实现政治主导。


李淼:如果预算关联法案无法再本届国会通过,菅直人内阁会总辞职吗?还是举行大选?


鸠山由纪夫:这个问题很坦率,我们必须努力,不要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争取得到在野党对预算关联法案的支持。但对小泽一郎的处理,导致部分党员脱离党内派阀,预算关联法案在参议院被否决后,在众议院即使动用,三分之二表决权也难以通过,这是非常可能的。但从常识来讲,我们好不容易实现了政权交接,一切刚刚开始,公约也没有充分履行,至少两年之内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决不能解散众议院。


李淼:外界指民主党有分裂的危机,您有危机感吗?


鸠山由纪夫:我有这种担忧,就在接受你采访的今天,就有15名年轻议员脱离党内派阀,这是对小泽一郎处分的不满,但他们说会留在党内,必须尽力不让民主党分裂。


鸠山:日本依赖美国保护已经失去自我


李淼:阁下主张日本自立,不能一味依赖美国,您在首相辞职会见时说,将来日本人应该自己保家卫国,也就是说,日本作为独立国家,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军队,将来应该拥有自己的军队吗?


鸠山由纪夫:提到军队,从别国来看,军队是可以攻击别国的,日本不应有这个意义上的军队,但日本是专守防御,日本没有充分保护本国安全的能力。既然是独立国家,自己来保护本国的安全,是理所当然的,这才是独立国家的根本。日本有日美同盟,驻日美军集中在冲绳,有了美军,日本的安全才得到保障,从全世界的历史看,这都是很不正常的。日本还是必须拥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即使不是现在,50年后,100年后也可以。失去自立的精神,把自己国家的安全委托给别国,就会永远没有自立心,永远甘心现状。我认为,不是日本有要有攻击他国的军队,而是必须要有自己保卫祖国的自立精神。


李淼:但是您提到的自立路线似乎并没有得到日本国民支持,这是说,与其说对美自立,日本国民更愿意被美国保护?


鸠山由纪夫:遗憾的是,日本的保守派认为要在美国的保护之下,日本才有安全。实际上这并不是保守派的想法,日本的外交现在正全盘交给美国,内政全盘交给官僚,日本人已经失去了自我,必须改变。如今,中国、韩国发展迅速,在这样的环境下,如果日本还没有自立心,就会被超过。


李淼:最近您形容美军在冲绳的遏制力为“权宜之计”,在日本国内引起争论,但据我的理解,您一直主张日美安保同盟中美军无需常驻日本,有它的背景存在是吗?


鸠山由纪夫:是的,我一直主张美军无需常驻日本,我当首相时代,这种想法没成为民主党的主流,就没有提,但我个人确信,这种想法绝对是正确的,虽然现在不能立刻实现,但日本必须向着这个方向发展,普天关基地搬迁就是第一步。


李淼:就是说,日本不一定需要冲绳美军基地,但是日本国民未必能接受这种想法,为什么呢?刚才您提到的保守派是问题?


鸠山由纪夫:日本国内的想法是,必须要先有日美关系才能谈别的,必须使得日本经济发展了,相对于GDP的军费和防御费比率比别国低,才能经济发展,日本国民的性格是安于现状。本来自己国家的安全必须自己来保护,日本人失去了这种意识,今后必须让国民有自立意识,这是一个国家的根本,哪一个国家都是一样。

鸠山:东亚共同体比日美同盟更重要


主持人:菅直人政权不再提及,您提倡的东亚共同体,为什么?


鸠山由纪夫:非常失落,我非常失落,不知道为什么,内阁换了,当然就希望拿出自己的特色,既然东亚共同体是鸠山提出的,菅直人就要推进TPP——泛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要更大胆地开创。但我认为21世纪是亚洲的时代,日本必须加强同亚洲国家的互信,日本必须以过去的历史为鉴,面向未来,要首先加强日中、日韩的互信,因此我提议东亚共同体。但日本外务省似乎认为只要日本仅抓住美国就没问题,所以才有了推进TPP的构想。


主持人:菅直人很积极的推进TPP,您如何看?


鸠山由纪夫:日本应该将来开创、推进TPP,但是有顺序的,我认为应该首先在东亚、中国、韩国、东盟、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关系中,找到日本的位置,不能只看美国,应该逐渐改变方向,逐渐向重视亚洲的方向转换,应该先推进东亚共同体。


鸠山:加快开发东海可逐渐解决钓鱼岛问题


李淼:接下来请问中日关系,2010年中日因为钓鱼岛渔船相撞事件,面临艰难的局面,您认为钓鱼岛问题能解决吗?应当如何解决?


鸠山由纪夫:我认为能解决,钓鱼岛事件是我辞去首相之后发生的,我同温家宝总理间有领导人互信关系,发生问题时可以通过用热线交换信息,但菅直人却同中国领导人没有这样的互信关系。


我认为,这样的问题发生时必须要看得远,例如加快对东海油气田的开发,温家宝访日时提议,日中一起开发东海,我非常高兴,希望回到这个方向,一起开发东海,将它从争议之海变成友爱之海,这样钓鱼岛问题也就逐渐解决。


李淼:但中日国民,相互之间的好感度很差,改变现状有效的措施是什么?


鸠山由纪夫:加强年轻一代的交流,开展无国境交流,虽然需要时间,但这非常重要。决定国力的不是军力或经济力,而是文化能力,通过相互文化交流,中日两国民众才能相互理解,增进好感。


鸠山:日本需以灵活姿态应对北方四岛问题


李淼:您非常关注日俄关系,如何看北方四岛的新动向?民主党对北方四岛问题的对策是什么?


鸠山由纪夫:这个问题非常复杂,我的祖父鸠山一郎任首相期间,最大的政绩就是签署了日苏共同宣言,俄罗斯人对鸠山的名字有好感,因为我当首相最想完成的工作也是日俄北方四岛回归谈判,在我辞去首相之后,梅德韦杰夫总统和俄罗斯官僚,相继去了北方四岛,也许是受到了钓鱼岛事件影响。坦率地说,目前日本的领土问题面临僵局,日本政府的想法太守旧,我认为现阶段双方都应当灵活,但双方都回到原来的强硬立场,进入僵持状态。


民主党有什么对策?我认为正是这样的时候,应该让梅德韦杰夫去(北方四岛),大家一起来讨论,互相敞开胸襟,灵活应对。但这时候菅直人说,梅德韦杰夫去北方四岛,是“粗暴行径”,这种说法太草率了,心情可以理解,但必将给谈判带来负面影响。日本必须拿出更灵活的姿态。


李淼:您说日本政府想法太守旧指的是四岛归还计划吗?


鸠山由纪夫:是的,日本政府认为,北方四岛的主权都在日本,但俄罗斯不认可的话,就无法开始谈判,永远都是停留在四岛或完全没有的状态。谈判不可能有进展。


李淼:也就是说不必拘泥于四岛,二岛先归还也可以?


鸠山由纪夫:我并不是说二岛也可以,我们最终还是要争取四岛归还,但开始要不懈谈判。若最初就说“只要俄罗斯不同意,四岛都是日本的,就不愿意谈判”,这种做法永远都是停留在四岛或没有的状态,这里的讨论必须灵活。

鸠山:小泽一郎是清白的 可以胜任首相


李淼:接下来想请问小泽一郎的问题,小泽一郎是过去20年来,日本最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之一,您认为他可能成为首相吗?


鸠山由纪夫:我想小泽可以当首相,但如你所知,民间成立的检察审查会,对小泽一郎进行了强行起诉,小泽需要处理好这个案子。但我坚信,小泽完全是清白的,问题是小泽没有按照政治资金管理法,记载到报告中的时间,迟了三或四个月。仅仅如此,没有其他问题。小泽本人没有参与,不过是记载的时间晚了一点,不是大问题。


我希望小泽尽快证明自己无罪,现在日本面临国难,好不容易实现了政权交接,但完全没有出现政权交换成果,中日、中俄、中美关系,都是关键时期。日本需要像小泽这样的实力派政治家,当然,只要这个案子没有结案,他就不能当首相,这是现实问题,这毫无疑问。


李淼:您如何评价民主党对小泽作出的停止党员身份处分?


鸠山由纪夫:强行起诉这个词,听起来似乎比起诉更严厉,但其实不过是民间舆论,要重新审查而已。现实来看,检察已两次作出了不起诉决定,不管怎么调查,都没有发现有罪证据,这是检方的判断,民间舆论认为需要重新审查,但同样对待这种强行起诉和起诉是不对的。


鸠山:不会久留政界 希望多发挥外交作用


李淼:您说如果引退后想从事农业,你还这样想吗?


鸠山由纪夫:是的,虽然我逐渐上了年纪,但我想自己种菜,种葡萄,酿葡萄酒,再做一些牛肉,开一个餐馆。这是我的梦想。


李淼:您在首相职务中途辞职,会不会再希望东山再起?


鸠山由纪夫:现在没有这样的时机。我不求什么职位,当首相也不是我要当的,那是天命,我认为日本必须改变,我不在意什么职位,只要自己为国家工作就可以。


李淼:今后您在政界会扮演什么角色?


鸠山由纪夫:我不会久留政界,当过首相的人留在政界,就会有影响力,对政治没有好处,我不会长期久留,但目前,国民对政治丧失信心,必须让国民恢复对政治的信赖,我希望在外交方面多发挥作用。


李淼:你所提到的外交具体指什么?


鸠山由纪夫:例如很多中国人对日本有担忧,我希望能拂去这种担忧,让韩国等亚洲国家更加信任日本。创建能让亚洲国家信赖的日本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