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中山的另一面:杀害护法名将程壁光

杨虎 收藏 1 1813
导读:一 清末民初时期,中国海军有一位著名的将领,叫做程壁光。他参与了很多起重要事件,因此也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人。1918年,这位参加了护法运动的著名将领,在一次赴会的时候,于广州船码头上被两位杀手枪手。该案一度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程壁光是广州香山人,也就是那位“国父”孙文的老乡。程壁光和弟弟程奎光都考入了“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后成为了海军军官,两人都加入了广东水师。甲午海战的时候,程壁光带来三艘粤舰正好在天津出差(就是运送重要的物资—荔枝),于是主动要求参战。程参加了中日海战的几次主要战事,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清末民初时期,中国海军有一位著名的将领,叫做程壁光。他参与了很多起重要事件,因此也是这一段历史的见证人。1918年,这位参加了护法运动的著名将领,在一次赴会的时候,于广州船码头上被两位杀手枪手。该案一度成为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


程壁光是广州香山人,也就是那位“国父”孙文的老乡。程壁光和弟弟程奎光都考入了“福建船政学堂”,毕业后成为了海军军官,两人都加入了广东水师。甲午海战的时候,程壁光带来三艘粤舰正好在天津出差(就是运送重要的物资—荔枝),于是主动要求参战。程参加了中日海战的几次主要战事,并在战斗中负伤。然而他受的伤不仅如此,他见证了屈辱的时刻,他带来的三艘舰最终两沉一俘,自己甚至不得不亲自击沉搁浅的靖远号。


带着愤恨,他回到了广东。而这时,他的弟弟程奎光认识了同乡孙文,并加入了由杨衢云、孙文领导的兴中会。在其弟弟的介绍下,程壁光也加入了兴中会。1895年,兴中会发动广州起义,结果失败,程奎光被捕,后遇害。程壁光则逃到了南洋。


也不知道清廷官方是否真知道了他曾加入过兴中会。第二年,也就是1896年,李鸿章去欧洲途径槟榔屿的时候,程壁光拜见了这位主管过海军的上司。李鸿章对这位海军军官在甲午之役的表现格外欣赏,邀请他回国参与重建海军,程壁光于是回到了国内,后从管带一路升迁,直至担任了巡洋舰队的司令(当时海军分为两个舰队:巡洋舰队、长江舰队)。


辛亥革命前夕,程壁光带领着海军远洋舰队的海圻号,开始了中国现代海军史以来第一次远洋。他带领舰船,从上海起航,途经印度洋,红海,地中海到达英国,参加了英皇乔治五世加冕仪式。后又经美国、古巴等国回国。据说当时古巴、墨西哥等国正在排华,海圻号的到来,让古巴总统表示:“古巴军民决不会歧视华侨。”墨西哥政府则就排华事件向清政府赔礼道歉,偿付受害侨民生命财产损失。


还在回国的路上,辛亥革命的消息传到了舰上。程壁光召集全体官兵,说要民主表决,支持满清的站左边,支持革命的站右边,结果所有的人都站在右边,连舰队的吉祥物一只波斯猫,看见人群都去了右边,也跟了过去。1911年12月,程壁光还没有回到国内,就被在上海聚集的起义海军代表们投票选举为革命政府的海军总长。



民国初期的政治生态其实是错综复杂的。除了孙文的同盟会、袁世凯的北洋系之外,更多的是如程壁光这样前清的官员、议员、或者其他派系的人物。他们并非袁世凯的嫡系,也对在南方咄咄逼人的孙文系保持距离。


海军是辛亥革命和民国初期的重要军事力量,是第一支倒戈参加武昌起义的主要官方武装。没有海军的加入,武昌军政府在清军大举进攻之下,是支持不了多久的。而这一切,都归功于被抓来的都督黎元洪和保路运动的发起人汤化龙二人。


黎元洪在武昌起义后第三天,最终下定了决心,要和革命党人一同进退,所以他必须要动用一切资源来壮大革命力量。黎元洪本是北洋水师学堂毕业的,服役过广东水师、北洋舰队,更在甲午海战中九死一生,随后改行当陆军。前来镇压的满清海军有太多自己过去的同僚了,更有利的条件是,舰队司令萨镇冰的副官,居然是汤化龙的弟弟汤芗茗。其实不用他们动员,就冲黎元洪、汤化龙是武昌革命政府最主要的两位领导人,海军主要军官们就像见到亲人了一样。很快,在众人的要求下,萨镇冰离职,舰队由汤芗茗指挥,炮口对准清军的阵地,加入了极其惨烈的武昌保卫战去了。


此后,黎元洪当选为民国副总统,而回国的程壁光居然发现这位副总统原来是自己在广东水师的部下。虽然孙文也是自己年轻时的好友,革命战友,但程壁光不愿意加入到孙文和袁世凯的争斗中去,而是更支持自己曾经的部下黎元洪。在他看来,共和制的民国,要的是能妥协、能遵守法统的人物,而黎元洪显然是很符合这点的。此外,同盟会的元老章太炎也支持黎元洪。


1916年,袁世凯在复辟后被各地人们反对,最终死去,由副总统黎元洪代理总统。黎元洪极力推挤程壁光为海军总长,并获得了国会的通过。在所有支持黎元洪的人中,程壁光拥有的军事实力最强,但是程壁光统辖的毕竟是海军,在后来黎元洪和段祺瑞的争执中,程壁光帮不了什么忙。1917年,声称来帮助调解黎段冲突的张勋带着辫子军到了北京,驱逐了黎元洪,解散了国会。张勋的举动,激起了人们的愤怒,各派势力组织护法势力驱逐张勋,并顺便谋求自己的利益。


最先获利的是段祺瑞。他在北京附近拥有支持自己的军事力量,他于马厂誓师,带着5万军队打进北京,一下就将张勋军驱逐了。段祺瑞回到了北京,却没有恢复原来的政府、议会和总统,而是另组临时参议院。段祺瑞的作为,让支持黎元洪的程壁光很生气,此外,那些失去议员津贴的老国会议员们,那些本来就对段祺瑞强势政府心存余悸的南方实力派们也很不满。而在护国运动中,因度蜜月而没有获得多少政治势力的孙文党们也决定东山再起。



反段的力量开始集结。孙文号召反段的力量在广州集结,最先响应的是程壁光和他控制的第一舰队,据说孙文给了30万的军饷,而这30万元据说又是德国人给的。


南方实力派们也支持护法,主要包括控制粤桂两省的陆荣廷系、控制滇黔两省的唐继尧系,以及湖南、四川等地的地方势力。他们都是在护国运动中兴起的实力派。此外,一些没有津贴的国会议员们、知名政客如伍廷芳、唐绍仪等也支持护法。大家云集广州。


一个新问题又出现了,这些来参加护法的人究竟就是支持孙文,还是支持护法。孙文和其他人的理解不一样,产生分歧也就很正常了。护法势力中,最有声望两个人,一个是黎元洪,一个是孙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他们支持黎元洪恢复总统的位置。可是,黎元洪远没有支持他的那些人那样的热情,他不愿意南下,而更愿意在天津当炒房、炒股的商人。


黎元洪不愿意南下,于是只有孙文可以担任护法的代言人了。但是护法各派却希望护法政府和原来的护国军一样,大家成立合议制的机构。也就是说,并不是一人说了算,而是遇事协商解决。这与孙文的想法不一样,他希望护法政府中,一切由他决定。


实力派们反对孙文建立个人专权的政府,就连中华革命党内部的一些人也坚决反对。一些党内稳健派人士劝他,合法的总统黎元洪还在,你这不是首先违背你自己宣读的《临时约法》吗?无奈,孙宣布就任大元帅,陆荣廷、唐继尧为副,并公布各部总长名单,此政府没有内阁。此案获得仅百余人的非常国会通过。这是民国成立以来最专权的政府,连独裁的袁世凯都自愧不如,在宣布帝制前,袁世凯政权好歹还有内阁作为遮羞布。


此时,联合各派的护法运动实际上已经分裂。各派决定让孙文自己玩去,均拒绝就任孙政府的职务。副元帅唐继尧、陆荣廷,以及其他元老伍廷芳、唐绍仪、程璧光、李烈钧等人都觉得这太过了,拒绝任职。


没过多久,段祺瑞的大军南下了。护法的桂系和湖南护法军组成湘桂联军,在湖南和北洋军作战,而唐继尧组建靖国军,在四川、湖北等地和北洋系作战。大家都没把广州政府当回事,留着广州的孙文和桂系的广东督军相互提防着,夹在中间的程壁光则充当调和者,维持广州的相安无事。



桂系控制着广东的军政、财政大权,而孙文则想要组建自己的势力。这实质是粤桂之争,程壁光作为广东人,同情广东人,但他要尽力避免双方的冲突。因为他们毕竟是来护法的,而不是让护法军内部相互残杀的。


在程壁光的帮助下,原本属于广东省长亲军的一支部队被保留了。程壁光对桂系督军说,这支部队给我做海军陆战队吧。桂系虽然防备孙文建立自己的势力,但对程壁光是客气的,答应了。于是,这支部队由陈炯明为司令,成为了粤系人士自己控制的军队。


程壁光帮助要回这支部队,是希望广东也有自己的部队。但他希望这支部队不是来内讧的,而是去开辟护法战场的。程壁光和桂粤两系商定,这支部队将开赴福建,建立闽南护法区。


孙文觉得机会来了,以这支粤军为基础,加上在粤北支持孙的两师滇军、还有程壁光的海军,一共两万多人,这是驱逐桂系的大好机会。孙文认为,程壁光是广东人,又是自己年轻时的好友,应该不会阻止自己的计划的。但是孙文错了,此时,湘桂联军正在湖南战场和北洋军激战,程反对此时护法阵营内有任何的冲突。


孙文决定炮轰广州城内的督军府,他要求程壁光部海军向广州开炮。程壁光火了,说道,我是来护法的,不是来参与你和桂系之间的纠葛的,作为广东人,应该是维护广州市民的安全,怎么能炮轰广州城?程壁光下令各舰戒严,不准任何船只靠近。程壁光知道,孙文可能会直接舰长。没多久,孙文的侄孙孙振兴企图接近军舰的时候,遭到了炮击,孙受伤后不久身亡。


1918年1月,孙文宴请同安、豫章两舰舰长,一通酒水下去,这两人乱醉如泥了。孙中山把反对自己举动的部属暂扣,和自己其他的亲信,带着这两人上了军舰,要他们下令炮轰广州城内的督军府。两个舰长当然犹豫,孙中山于是亲自点火开炮,其他火炮也相继开火。广州城内的桂军没有反击,而是任由孙文的大炮轰击,反正也没有几发炮弹击中督军府,死的都是广州城内的百姓。


其后是一边倒的结果。护法政府还没散呢,这里就自己打起来了,段祺瑞那个高兴啊。滇、桂系自然是“义愤填膺”了,支持孙中山的一些人也非常不满,至于那些南下护法的议员、政客也无法接受这样的内讧。很快,护法各省在广州召开“护法各省联合会议”,这个会议实质上取代了孙中山的寡头政府,毕竟他们才真正代表了护法派的各路人马的利益,这包括了滇系、桂系,相对独立的黔系、湘系、海军,还包括一批国民党稳健派。


会议确定,护法并不是要推翻原有民国政府,而是以战促和,使得民国法统早日恢复。其次,还确定护法机构实行合议制,有事集体讨论。推岑春煊为议和总代表,伍廷芳为外交总代表,唐绍仪为财政总代表,唐继尧、程璧光、陆荣廷为军事总代表。有人提议还是给孙中山一个名分吧,设个政务委员长怎么样,结果其他人眉头一皱,没人再提了。


程壁光在炮轰广州事件中非常愤怒,但他不好拿孙中山怎么办,只好撤掉了两舰舰长的职务,并坚决表示不准海军介入各派军事冲突中去。程壁光的死期到了,1918年2月26日,程壁光坐船在广州海珠码头上岸,突然遭到两名杀手对其胸口开枪,程壁光在大呼抓住他之后,当场身亡。程壁光之死,也标志着护法运动中最明确恢复法统的实力派消亡了,护法政府少了唯一可协调矛盾的力量,只剩下了彼此算计的对手们坐在一起了。



程壁光是谁暗杀的?似乎成为了疑案,首先义愤填膺的是孙文阵营。他们指责是桂系派人杀害了程壁光。孙文以海陆军大元帅名义签署《通告程璧光被刺逝世讣电》,高度评价他首倡大义,率舰南下护法的勋劳:“去年政变,程公以海军南来,首倡大义,护法救亡,功在天下。”国会非常会议一致议决为程公举行国葬典礼,以酬殊勋,而慰英灵。


护法阵营的各界对程壁光的被害都十分愤慨,要求严查凶手,军政府也决心严办此案。各界还通过决议,为程壁光树立铜像。后来,在粤军驱逐桂系后,孙文还主持确定了程壁光铜像揭幕的日期。1921年,揭幕大典召开,各界人士纷纷前来,也包括了黎元洪的代表。


谁是幕后凶手,孙文阵营认为是桂系。理由是程壁光一直“追随”孙总理,所以为桂系忌恨,于是派人杀之。但这样的说法有些过不去,因为很多人知道程壁光和孙文之间的主张并不完全一致,他支持的是黎元洪,而对孙文这位同乡、昔日的同志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况且,他还多次反对孙文进攻桂系,桂系反而会感激他。一些国民党史也对程壁光评价不高,指责他和桂系勾结,总是破坏总理的大事,他被桂系收买了(因为桂系掌握了粤桂两省的财政,海军的经费自然是有桂系拨付的)。


既然对程壁光和桂系的关系有两个矛盾的版本,于是还有些人认为凶手是北洋系派来的,好分裂护法政府。但是,北洋系好像很少派人来暗杀南方大员的,这只是一种可能的推测而已。


程壁光案本可能成为永远解不开的疑案的。但凶手们捺不住了,杀害程壁光是一番功劳,怎么可以就这样被湮没了呢。如同若干年后蒋介石自传声称杀害了光复会首领陶成章一样,一些人物的回忆录也让程壁光案的真相得以显露。据罗翼群(时任大元帅府少将参军)写的《有关中华革命党活动之回忆》,暗杀事件原来是孙的亲信朱执信主持的。此外,还有张慕融的《张民达传略》和李朗如、陆满的《从龙济光入粤到粤军回事期间的广东政局》也提及此事是由张民达、萧觉民、李汉斌组成三人小组干的。


程壁光之死是个悲剧。他也是一个写照,辛亥革命之后,那么多参与革命的人士,却在各种纷争中,以这样那样的方式死去。又譬如,那位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的士兵程正瀛,几年后是被另一拨革命党人装在麻袋里,丢进河里淹死了。但辛亥之后的这么多次革命中,又有几次真正是为建立宪政共和而努力的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