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叩剑沧海问蛟龙 -- 战略新格局下的朝鲜半岛

铁骑儿 收藏 25 1068

胡锦涛2011年初访美前,曾针对《华尔街日报》提出的七个问题,一一做了书面回答。压轴的问题是对朝鲜半岛局势的看法。该议题也是中美峰会的重头之一。在胡奥会后发布的《中美联合声明》中“应对地区和全球挑战”一段,第一节第二节都与朝鲜问题相关。朝鲜问题,无论如何都是关涉中美两国以及相关各方的重大问题。


2010年的朝鲜半岛,给世人留下许多悬而未解之谜,2011新年伊始,朝鲜又放下身段,提出数项和平动议,多有令人不解之处;相关各方的互动,也显得愈加波谲云诡。其实,半岛局势,至此已渐趋明朗。回望三千里锦绣,那些奔涌在水面之下的暗流走向,实已清晰可辨。笔者就此将对半岛局势线索进行一番梳理。


朝鲜半岛局势关涉中、美、俄、日、韩、朝六方利益,牵一发而动全身,是以必须先从各方基本态度展开剖析。


一、 鉴古知今:中国绝不会放弃朝鲜之剑


越云雾俯瞰,朝鲜半岛于中国,如沧海东临处的倚天之剑,其军事、政治上的意义不言自明:不论是面对北面陆上、还是东面海上的威胁,攻无其难取,守有之方固。利器在手,既然不可假人,便只能倾全力卫护。


中国不曾明言将朝鲜半岛周边列为“核心利益”区,然而,从古至今,对朝鲜半岛的重视,过于腹心,从未轻掷,其考量首先是出于军事上的:忽必烈蒙古大军袭向日本,两次均从朝鲜的港口起航,涉不测风浪,蹈万顷波涛,皆自此始,并非无因;而不论明万历,或是清甲午,大厦将倾之际,都仍倾举国之力,与东瀛强寇相抗,碧蹄声碎,平壤云散,虽成败殊途,奋战之意无别,也实属必然。明失朝鲜,为清所灭;清失朝鲜,腹心皆曝于日军铁蹄前,几至沦亡。失败的教训,是历史在次次为中国强化“绝不可失去朝鲜”这一记忆。


六十年前的朝鲜战争中,中华人民共和国草创之初,便敢以羸弱之躯犯险,撄钢铁烈焰,蹈霜锋饮碧血,逆击三千里,与十七国联军争衡。东亚长剑,虽自三八线断作两截,但其间形势不论如何演进,中国也还都是未离未弃,勉力支撑。


其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迷梦复苏,尔来三十余年,莫道功名尘土;奋翼北溟,纵横九万路途,实是云月蹉跎。如今,中国已有环球第二的经济体魄,时艰途险之际,也敢昆仑啸傲,顾盼自雄:天下健者,岂独美俄?


当此中国实力倍增之际,某些欧美媒体却多次扬言中国会“放弃”在朝鲜半岛的现有立场,若非一厢情愿,便直是痴人说梦。


维基解密曾引美国文件说中国高级外交官称“已经做好了接受一个统一的韩国的准备”,也即放弃现在支持朝鲜的立场。先不论其真实性有几分,即便爆出的这番谈话全是实情,也只代表某官员一己之意,不可能是军事、政治实力处于上升轨道、睥睨东亚、有志天下的中国的整体国家意志的体现。


事实上,由于后面会提到的原因,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影响力,朝鲜半岛对中国的必要性,都正达到朝鲜战争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高度。由于美国在韩国驻军,中国在朝鲜半岛的国家利益,主要由断剑的朝鲜这一截来体现。中国对朝鲜的支持与维护,只能有增而无减。


当今的朝鲜,绝不仅仅在军事、政治上作为战略缓冲的中国股肱藩屏,更是中国整合东北亚经济的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中国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走向会如何,任何针对这一问题的讨论,都不可能绕过东北亚经济整合这一中心。因为,虽然军事、政治都是中国重要的考量因素,但经济发展却是中国首要任务。不论整军备战还是体制改革,都需要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推助。


朝鲜的人口,约略相当于中国一中等省份人口,即便朝鲜自己完全没有任何生产力,全部依赖中国供给,以中国现有的为全世界提供产品尚生产过剩的能力,支撑朝鲜一国人民最低生活标准,也应是绰绰有余。但,这绝不是中国最佳的选择。


中国最佳的选择是:经济上,朝鲜能够发展起自己的工农业,并在中国的影响下,形成与中国较为互补的竞争优势,构成良好的交流与循环;军事上,朝鲜能够自行抵御外来威胁,但同时不对周边特别是中国本身构成重大挑战与威胁;但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朝鲜政权与中国关系友好的基础上,才会成为对中国有利的局面。


朝鲜半岛如果达成统一,即便不能由朝鲜来完成,至少不能由驻有美军的韩国来完成,最低限度,中国支援下的朝鲜和美国羽翼下的韩国,必须以对等的方式达成统一。


胡锦涛主席是这样回答《华尔街日报》有关朝鲜统一的问题的:“作为朝韩双方的近邻和朋友,中国希望朝韩改善关系,通过对话和磋商实现和解与合作,并最终实现自主和平统一,我们支持朝韩在这方面的努力。这符合朝韩双方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朝鲜半岛的和平稳定。”


一个“近邻与朋友”,证实了中国绝不会对朝鲜半岛弃之不顾的态度。所谓“自主和平统一”中的“自主”二字,指的是在没有外力干预下的理想情况。而现实中,中美对朝鲜半岛的影响不会也不可能褪去,笔者以为,“自主”所指的,其实正是“对等”。


如果朝鲜半岛在不对等的情况下由韩国主导达成统一,也即在美国施加的巨大军事政治经济影响力下达成统一,那将不是“自主和平统一”,将不会“符合朝韩双方的根本利益”,将不是中国所倡导的统一方式。因为,断剑自三八线弥合,剑柄却落在了美方,对中国来说,正是“太阿倒持”,绝对无法接受。


然而,角力的各方,不会轻易让中国达成对中国最为有利的局面,也会不断挑战中国希望达成的最后底线。


二、 上中下三策:美利坚巨鲸的如意算盘


如今的美中关系,既不是朝鲜战争时的美中,也不是联手扼制苏联时的美中。


现在的美中关系有两层意义:一是市场与工厂的关系;二是领跑者与紧跟其后的第二名的关系。


美中分别作为世界最大的市场和世界最大的工厂,在世界经济中共同担负着重要角色,既有竞争,也有合作。


而作为领跑者与紧跟其后的第二名的美中,则在这个意义上,是彻头彻尾的战略打压与反打压关系。紧跟其后的第二名,是领跑者最大的威胁,绝不让第二名有任何机会继续拉近距离,或趁弯道时超越,是领跑者最重要的任务。


由于具备以上双层意义,中美联合声明才提到:“两国领导人认识到,中美关系既重要又复杂。”


具体到朝鲜半岛,美国并不反对东北亚经济的一体化,但该过程如由中国主导,则将不符合在全球经济占据领导者地位的美国的国家利益。在这一区域,最符合美国利益的局面,是由美国来主导朝鲜半岛的统一和东北亚经济一体化;最低限度,美国也要让中国无法达成“朝鲜半岛对等统一”的目标。就此,美国共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由美国开出朝鲜可以接受的条件,将朝鲜收编进美国主导的经济体系。但这点必须要在获得中国首肯且各方利益得到平衡的前提下才有可能达成;


中策,施加压力,制造紧张局势,令朝鲜始终处于高压之下而无法在中国影响下进行经济改革,从而无法实现由中国主导的东北亚经济整合;


下策,离间中朝关系,使朝鲜主动脱离中国影响或减弱中国对朝影响力,不断削弱失去强援的朝鲜,由韩国主导统一。但该方案具备一定风险,即美国有可能因此失去在韩驻军的合理性。


有人可能会问,为何没有美国直接的军事打击?这一选择,如果说在六十年前朝鲜战争结束时,尚未灰飞烟灭,那么三十年前的越南战争和二十年前的阿富汗战争的终局之时,就早已遁去无踪了。大国攻击有其它大国作为直接后盾的小国,只可能铩羽而还。


中朝之间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明确规定,一方遭到军事打击,另一方必将给予军事援助。虽然大国的行动,不会囿于条约限制,但美国一旦诉诸战争,中国就有介入的可能性。这种不得不被计入考量的可能性,令作为领跑者的美国,没有足够的意愿选择直接军事打击。


我们将在后面看到,美国的上中下三策都已用过或正在进行。而实施以上三种策略的前提是,美国需要加大其在东亚地区的影响力。在中国经济实力不断崛起的情况下,美国选择了增加军事实力,也即,军事上“重返东亚”的战略。


那个曾与美国并立的昔日的超级大国俄罗斯,态度如何呢?


三、 莫斯科需要时间:缓慢复苏的北方猛禽


不论在苏联时代还是俄罗斯时代,不论意识形态相似与否还是利益诉求相近与否,俄罗斯都并不天然地成为中国的盟友。其根源在于俄罗斯庞大的体量及强烈的主导意识。因其为大国而不可能轻易为普通利益驱动,因其强烈自主而不可能轻易为盟友妥协。


正因如此,同为大国的中俄牵头组建的上海合作组织只能是一个相对松散的组织,虽然在某些时候可能互为角援,更多的时候只是为了防止相互掣肘。同样,在油气输送、武器出口、双边贸易方面,俄罗斯并非必然地优先考虑中方利益。


虽然俄罗斯的国徽是自古传下的双头鹰,但双头鹰所向的东西两个方向,还是有主次区别的。在俄罗斯相对虚弱的时刻,比起远东,西面的欧洲和中亚部分显然是要重要得多。


在本阶段的远东,国力正缓慢复苏的俄罗斯对朝鲜半岛的诉求并不强烈,正如在朝鲜战争中它不曾因朝鲜真正流过血一样。俄罗斯不强烈支持朝鲜和中国一方,但鉴于美日、美韩在军力整合度和联合实力方面远超出中朝,一旦美方真正主导东北亚局面,将形成被美方抚其项背的被动局面。因此,俄罗斯偶尔需要在远东以飞机掠过军演中的美日舰队上方、领导人视察北方四岛中的两岛等方式,体现自己的存在,平衡美方压力,以确保自己赢得更多的时间来进行复苏。这种体现存在的必要性,正因美国军事力量重返东亚的战略实施,而变得越来越紧迫。


双头鹰警觉地俯瞰朝鲜半岛,它的态度,总体是防御和平衡性质的。


扶桑之蛟则截然不同。


四、 不甘寂寞的日没之国


日本圣德太子曾致书隋炀帝:“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日本与中国比肩的心态,自古至今,从未消弭。使日本真正成为旭日之国凌驾中国之上的发端,则是明治维新。其后数十年间,不论是令清朝丧权辱国的甲午战争,还是将沙俄打得丢盔卸甲的日俄战争中,朝鲜,都成为主要的战场和重要战利品。又数十年后,当朝鲜战争中的中美双方打得不可开交时,日本却因是美方的后勤基地而开启了数十年繁荣之旅 -- 日本,从来就是朝鲜乱局的受益者。


然而今时今日的日本与中国,日出日没之位却已倒置。政治上,中国是拥有否决权的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经济上,2010年中国已开始全面赶超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只有军事上,在波涛万顷的海上,日本依仗号称的“世界第二强”海军,似乎仍能一战。


而这样的优势,如果没有美国军力的配合,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日本经济迟滞不前的情况下,迟早也会荡然无存。


日本的高端制造业,在中国不断升级的工业生产能力方面,也面临着相当的竞争和挑战。


扶桑之蛟,已不能再等待。


在世界经济第二大国地位上盘桓多年的日本,在2010年被中国挤下宝座。这一年,日本开始选择强力抵抗中国的上升趋势。它希望做到的,一是挑拨中美两国展开大战,从而消除中国威胁;二是在中国有影响力的领域,尽力追赶和抵消中国压力。


为了做到一,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开始变得强硬,扣押中国船长等一系列动作出台;在扣押船长行动失败后,在钓鱼岛附近与美国展开“夺回离岛军演”;在俄罗斯领导人视察与日本有争议的北方四岛中的两岛后,日本依然执着地将北海道的军队调往西南的中国方向,就是因为:一,相比俄罗斯,中国才是真正日本的竞争者;二,中国,而不是俄罗斯,与美国对抗,日本才能获得最大利益;三,已是紧跟美国之后的跟跑者中国,而不是还在缓慢复苏中的俄罗斯,才有可能成为美国打压的首要目标。


为了做到二,日本在中国承诺购买欧洲债券之后立刻宣布也将购买欧洲债券,以防止欧洲在中国经济诱饵下与中方展开更全面合作;日本呼吁欧洲不要解除对华禁运,以防止中方军事力量更加强盛;日本展开对非洲的投资,以提升中方获取上游资源的成本。


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日本不能承受也不愿承受与中方的单独对抗:中国船长被扣押后,中方对日展开强大政治经济压力,但并不施以军事威胁,当看到美国不会因此卷入与中方的直接军事对抗时,日本退缩了;而当美国表现出将给予中方军事压力的倾向时,日本则会尽全力配合,绝不会放过任何机会 — 如两次派出大批军力与美展开联合军演。


朝鲜问题,由于涉及中美双方,正是日本最不甘寂寞之处。可以说,朝鲜问题上,不论是历史上,还是当下,最唯恐天下不乱的,就是我们的东洋邻居。


那么,与日本隔对马海峡相望的韩国,态度又是如何?


五、 矛盾中的太极旗


决定国家战略方向的,一是现时世界中国家实力的状况,二是国家所背负的历史责任感。


以上中美俄日四国,军事、经济实力强盛,又都曾经在历史上作为全球或区域性大国存在。保持或复兴大国影响力的雄心,使该四国具备相对独立的战略和意志。


而作为朝鲜半岛问题主体的朝鲜和韩国,则不具备这样的实力。历史令它们对大国施加的影响十分敏感,现实却令它们的选择非常纠结。


历史上朝鲜半岛的民族,大致只生活在三种状态下:尽力“事大”,诚心侍奉外部强大势力而取得安定,例如大多数时间里与中国政权的关系;在另一大国支援下奋力抗战,如万历抗倭;国破家亡,如甲午、日俄之后惨被日本占领。


如果作换位思考,我们也能理解,不论是朝鲜,还是韩国,都会有强烈的自主、和平、独立、统一、强盛的诉求。


然而,造化弄人。这些诉求对大国来说,通过努力和正确的战略也许能够达成,但对小国来说,却是可遇不可求。


原本以小国姿态侧身全球舞台的朝鲜半岛,在二战后又再度在美俄两大国的冷战体系下,一分为二。南方的韩国,要生存,首先要面对北方相对更为激进的北朝鲜政权。这样的威胁,令美国在韩国的存在成为合理,也使韩国追求的自主成为空中楼阁。既然美国陈兵南端,北方的朝鲜政权,便无可避免地需要另一大国的援护。


韩国的立场,颇为尴尬:要通过战争统一,必须打败中国支援下的朝鲜,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要想和平统一,则自身与朝鲜实力相距越远越好,同时也不能触怒正在经济和政治影响力处于上升期的中国。


韩国能期待的,是朝鲜主动投身统一,韩国的最佳选择,一是尽力搞好与朝鲜的关系,令其在经济上与韩国密不可分,执政者感化而顺从统一,这便是所谓“阳光政策”;而一旦“阳光政策”行不通,最优选择便变成了不断弱化朝鲜的实力,期待其政权从内部发生变化,从而屈从于由韩国主导的统一。


对于以中国为主导的东北亚经济整合,韩国并不乐观其成,也并不十分抵触,但美国的因素,注定其无法成为推助这一过程的群体中的一员。



六、 朝鲜:主体思想能否大放光辉?


任何政权,不论制度如何,都天然地具有国家安全、经济发展的要求。朝鲜当然也不例外。苏联时期,朝鲜的安全和经济发展都依赖社会主义阵营的庇护。在苏联解体后,朝鲜则直面美国的军锋,同时,又不可能被领导环球经济体系的美国所接纳。在苏联解体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远东唯一的大国中国也在努力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外交以“韬晦”为原则,无暇顾及朝鲜的安全保障和经济发展。


在这种不具安全感的情况下,朝鲜显得异常敏感,在内实行“先军政治”,在外将其所谓“主体思想”,在外交上发挥得淋漓尽致。


但这种小国在军事、外交领域不断挑战大国底线的冒险,需要有一个前提,即内部政权的稳定和领导力的持续。由于朝鲜体制的特性,如果作为“天下一人”的军武强人的健康状况导致必须进行政权交接,政治上的真空将令政权变得脆弱,无法承担外部施加的压力。那么,军事、外交的冒险将不能持续,“主体思想”也就无从发挥。敌对大国及其同盟的影响力,将可轻易穿透小国的介胄,令其发生自内而外的变化。


军武强人体制能令小国自强,自强方能自主,而军武强人体制也令小国脆弱,脆弱时则变生肘腋,这也可以算是小国宿命里的悲哀了。


以上在朝鲜半岛问题上,各国态度的基本判断。下面将就重要事件小做分析。


七、 关键词集结,为何是2010?


整理以上各国立场的关键词,中国是“绝不放弃朝鲜”、“东北亚经济整合”;美国是“压制第二经济大国”;俄罗斯是“平衡和防御”;日本是“不能再等”、“挑起事端”;韩国是“削弱对手”;朝鲜则是“脆弱时仍能获得安全”。


那么,为何2010年是如此关键的一年?一切都可从上面的关键词觅得答案。


2010年,中国已展现出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大国的趋势,并在2011年初经济数据出台后确认了其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地位。但现有的经济结构已不再适合新的发展,对内,中国在寻求结构调整;对外,中国开始在各区域施加自己的影响力,开始着手周边的资源、市场整合工作。此外,作为美元国债的持有大国,中国也在不断拷问美国的货币政策。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与美国在亚太区的战略矛盾有所抬头。


2010年,9.11事件以后第九个年头,美国已开始从伊拉克抽出部分军队,添补到亚洲的阿富汗,并开始有余力重返亚洲。经济上,美国一方面需要应对来自自己的大债主之一中国施加压力,以顺利施行量化宽松政策,刺激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在下半年美国经济确已回到稳健复苏的轨道上,具备足够的实力和意愿在亚太区施加影响。


2010年,俄罗斯经济也处在稳步回升中。世界流动性充裕导致的资源类产品价格持续处于上升轨道,资源大国俄罗斯如虎添翼。2011年初,俄罗斯已具备在中日之后,承诺购买欧洲政府债券的意愿,显示出其实力有所恢复,且欧洲仍是其战略重心。俄罗斯同时致力于与各国的关系改善,并为能够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也即以美国为领导的世界贸易体系而持续努力。因此,在亚洲区域,俄罗斯有实力继续主动实施其“平衡与防御”的战略,但无意与美方直接进行激烈碰撞。


2010年,对日本来说,眼见中国在经济领域的超越,确已“不能再等”,急于“挑起事端”的野心,昭然若揭。


2010年,韩国已对“阳光政策”感到厌倦,朝鲜政权交接在即,韩国最终启动了削弱对手的战略,但该项战略效果如何,要看对手背后大国的态度。


2010年,朝鲜的政权交接步步临近,最脆弱的时刻来临,何去何从,外交上是否还坚持“主体思想”,必须做出抉择。


正因如此,2010年注定成为多事之秋:朝鲜半岛上演了美韩军事、外交施压—中国援护—俄罗斯总统登日俄争议岛屿—美韩再次军事施压—朝鲜示强—美韩、美日并舷军演—朝鲜外交示好等一系列情节。


以上这些情节,下面都将一一分说,让我们先回到2010年以前。


八、 朝核问题:朝鲜试图占据主动的一次不成功交易


回溯数年,朝核问题,实质是用朝鲜没有的核武器,或即便有而没有投放能力的核武器,来交换美国不愿给的国家安全和正常经济地位的承诺。这个实质,在双方的讨价还价中多次被提及,即朝鲜“去核”,美国给予其“关系正常化”。


曾经有一些媒体猜测,朝核问题是中美双方在进行讨价还价。实质上,2010年以前的朝核问题的议价中,确实只有朝鲜和美国才是主体双方,中俄日韩都只起到辅助作用。


朝鲜在该项交易的最初,金正日年富力强,正有志四方,准备以自己国家为主导,以一己之力拨动五国,并不过分倚重中国的影响力。中国因此也并未施以援手,甚至有时也加以约束,比如中国曾一度同意参与对朝鲜的国际制裁。而朝鲜对中国态度也经常显得若即若离,摇摆不定。


在美国一方,不愿给与朝鲜正常的国家地位,表面上是因为反对其政治制度,但事实上,是反对其在未完全倒向己方的情况下获得以上利益,更不会接受其在中国的羽翼下获得该利益。


中国所倡导的六方会谈,是希望在平衡各方利益的前提下,取得一套可行的解决办法。同时令朝鲜在各国间的运作公开化,使其不能纵横捭阖,全力施展。但几年下来,事实证明该共识无法达成。有日本搅局的因素,当然,中俄也绝不愿失去影响力。但最重要的一点,则在于朝鲜没有从美国处获得足够的国家安全与经济发展的保证;美国无法给出该保证,最大的原因在于一旦向朝鲜给出此类保证,其在韩国驻军的合理性即受到挑战,美国在东亚增强军事实力以应对中国崛起的目标也将落空。


对朝鲜而言,要想达成目的,仅靠声称的“有核”这样的空手,已套不到白狼。而朝鲜政权又面临交替的最脆弱时刻,以其一身要想四两拨千斤,证实是不可能的。


朝鲜,似乎必须选择倒向一方。


九、 天安舰:白翎岛会记得


天安舰事件是新旧格局转换的关键点。


天安舰事件,为美国创造了军事力量重返东亚的良好时机;但同时,天安舰事件也将朝鲜推向中方。


天安舰事件,美韩一致指是朝鲜所为,中国没有参与调查,却逼迫中国表态。其中蹊跷,确实耐人寻味:作为反潜型护卫舰的天安舰,竟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经济、军事遭受多年制裁的朝鲜潜艇发射的鱼雷击沉,若真是如此,朝鲜人民军的该次海上战绩,应算军事史上的奇迹之一。


俄罗斯独立调查团对天安舰事件的调查结论相对客观:天安舰受外部冲击而沉没。-- 该冲击是否来自朝鲜鱼雷,不得而知。


事情真相如何,现时恐怕只有天安舰沉没处静静矗立的白翎岛会知道。


但美国用意指向,却是昭然若揭:如果中国支持朝鲜,则国际社会出于人道主义的同情心,将迁怨于中国,而中韩关系也必然受损,中国要将韩国划入东北亚经济整合范围,也必遭到极大阻力;如果中国不支持朝鲜,则朝鲜将迁怒于中国,双方关系将遭到削弱,朝鲜将在新老交班这个最脆弱的时点上,在国际舞台遭到前所未有的孤立。


此外,对美国来说,最大的收益在于,扩充其在东亚的军事力量,有了非常正当的借口。考诸美国借9.11直捣阿富汗、颠覆伊拉克的先例,借天安舰事件增加东亚的军事力量是天赐良机,或是人为造就,恐怕也只有天安舰沉没处的白翎岛会知道吧。


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在2010年5月访华,显然,是寻求中国在天安舰问题上的帮助,也可看出,朝鲜对该事件的走向,没有十足的把握,朝鲜是否是天安舰的始作俑者,的确值得怀疑。


中国在没有第一手调查资料的情况下,最终选择了不谴责朝鲜。在安理会的主席声明中,没有点名谴责对象。中国做出这样的选择,需要相当的勇气。该行动向全球昭示,中国会在多数国家都与朝鲜为敌的情况下,敢于在理性判断的基础上,支持朝鲜这个盟友;同时也显示,朝鲜半岛事务上,绝不可能无视中国的政治影响力。韩国媒体曾放言:“天安舰事件是检验中国能否当世界领袖的试金石。”中国的挺身而出,已为以上问题,做出了掷地有声的回答。


年事已高的金正日随即再次访问中国。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次是朝鲜在天安舰事件后,在政权新老交接之前,认定只有中国值得信赖,向中国托付未来的举动。也即,在新老交替之际的脆弱时期,全面寻求中国支持。而中国也因天安舰事件,确认朝鲜不会倒向美韩一方,为朝鲜的“托孤”之举列明了发展方向。我们猜测,该方向,只可能是安心发展经济,保证稳定交班。事实上,在此以后一系列的走向,都表明,中国的授意,起到相当作用。


金正日回国后,中方大员随即赴朝参加阅兵。中国,已经开始在为褐裘而来的公子金正恩在朝鲜全面掌权做下背书。


天安舰事件之后,一切形势发展,都需要建立在朝鲜已全面向中方靠拢这一判断的基础上。


这一判断并非空穴来风,天安舰事件对中韩关系的影响之巨,只需要察看金正日2010年的行程便可明了。2010年,他没有接见任何美日韩的高级别使者,没有访问俄国,但却到访中国两次 -- 中间仅仅相隔四个月。


朝鲜最脆弱的时刻,不仅需要向盟友寻帮助,也需在国内促稳定。据韩国统计,2010年金正日共参与161次公开活动,是对外报道的金正日参加公开活动次数最多的一年,而其中的多数,又与发展经济相关。


外借强援,内促稳定,但朝鲜也还需要在一场新的冲突中,一展强姿,小露峥嵘。


果然,美韩一方,并未就此罢手。



本文内容于 2011/2/27 22:32:48 被铁骑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