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宿殇

好久没写过日志了,从上一篇到现在都快半年了吧~~


这段时间,我几次打开word文件,手指停留在那两个键盘之上,却发现我无法写出我记忆中的那些过往。


时间好长,盖住了我的指尖,好多好多记忆、无数无数过往,可我不知道如何写起、如何化为我要的那句语言。也许,我这也是我最后一次写作了。也许,我的指尖我的记忆已经不能再写出我想要的那些文字了。


11月23日,我奉命调离长安部队,前往大西安另一个远端,第十一部队。这段时间也是我永远想忘记却刻骨铭心的一个多月……


长安部队的最后一顿送行酒,饭桌上,领导的来回敬酒让我微醉。而当杨参谋敬酒时的那就话,是一向坚强从不掉泪的我眼泪奔腾而出:**,09年11月25日夜晚,是我把你从支队接到了长安,可没想到今天老哥却要送你离开…


车缓缓的离开长安,走过了南三环辅道、西影路,我不住回头望去,无比熟悉的场景一一重现,那个我经常接送的她却已经离开。车,一路向北,太乙路上建院家属院也从眼前飞逝。


月色朦胧,寒风刺骨。北郊的夜晚是那么寒冷,到达的中队已经断水断电断气1个多星期,2名新上任的军官和一个原班军官在办公室中披着大衣点着蜡烛开着第一次会议,仿佛一夜回到了解放前。


老兵退伍,从05年组建这个部队就工作无法正常开展,交接未完,甚至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那几天晚上,我拿着大衣裹着自己睡在冰冷的地板上,晚上总共能睡6小时,还要轮着站岗4小时,真的好冷,好困。白天,喝一点从消火栓上接来的冰冷的自来水润下干破的喉咙,带着战士打扫着卫生整理器材,饭菜每次买回的时候已经凉透,和冰糕一样,。


我忘记了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就开始准备年底政治考核,我看见的是一年的政治资料未完成时,我已经忘记了当时的表情,两个星期,睡觉时间总共没有15小时却成为西安支队唯一一个政工未扣分反而加分的部队。


慢慢的部队走向了正规,电来了,水来了,暖气通了,除了每天的出警平均4个睡眠不足以外,其他的都慢慢好了起来,除了我的工作从主动变为了被动。


也许,宿命就是这样吧。


当你疲惫的躺在床上快要进入梦乡时,也许你会不自觉的想起一个人,却难以入睡,那个人才是你真正重要的人。


而我,却真实的感到了。


刚来的那段时间,你不知道我多讨厌我自己吗?因为晚上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么累还会梦到你,可每当梦醒时分,我却失落万分。也许你不知道,我那样拼命工作想忘掉你,可是我发现你已经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分分合合,合合分分,不分不和却是我们的写照。


也许你不知道,那段时间的三次大火,几千到几万平米的厂房,烈火熊熊。当我指挥完水枪阵地带领攻坚组组织内攻,每踏入一步之时我都不知道我能否活着返回。浓烟滚滚,盖住了每个人的视线,无后座力水枪都不知道往哪去打。可控制之后的我每次熟悉的播出你的电话之时,我却及时的挂断,因为我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也许你不知道,从那段时间开始我的啤酒都是整箱购买,因为我慢慢发现我有些神经衰弱的前兆了,没完没了的失眠,没有酒精的作用我根本无法入睡,白天的浓茶和香烟支撑着我,带领部队训练,完成一日生活制度,调配实力,稳定各个军官的利益。还有那不断的出警,我怕我一个不留神,会葬送那些战士的生命,因为,我说过,我带你们活着出去,活着回来,不管如何,宁愿我死,我也要你们活着回来。


09年9月开始每天早上的短信叫你起来,开始恋爱到现在每晚的电话哄你睡觉,你还记得你说过的吗?**,这一年多你的双手救出了多少人,那你怎么忍心伤害我?我只想说对不起,我真的做的好过分。


也许,我们的遇见就是一场宿命,你说的就像一本小说(还是个韩剧),小时候住在一个家属院认识,都在毕业前重新联系到对方,经历多少风雨一直到现在时刻。


一只狮子只会变成一个人的波斯猫,变完后再也回不去变不会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