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蔚简介完整版

蓝天蔚将军研究会 收藏 0 257
导读:蓝天蔚(1878-1921) 民主革命者。字季豪。黄陂人。初就学于武备学堂,旋被送往日本士官学校深造。时帝俄侵略我东三省,他甚为愤慨。后日俄战起,组织义勇队,并被推为队长,助日抗俄。回武昌后,任将弁学堂等校军事教习。因与革命党人有联系,为张彪所疑,遂辞职。 旋由吴禄贞推荐,赴日考察,回国后被任为第二混成协统领,驻防奉天。辛亥武昌起义后,与张绍曾、吴禄贞密谋响应,议定奉天独立。吴禄贞等被袁世凯杀害后,他也被总督赵尔巽逐出奉天。遂走大连、上海。不久复回奉天,被举为关东革命大都督;孙中山亦任命他为北伐军

蓝天蔚(1878-1921) 民主革命者。字季豪。黄陂人。初就学于武备学堂,旋被送往日本士官学校深造。时帝俄侵略我东三省,他甚为愤慨。后日俄战起,组织义勇队,并被推为队长,助日抗俄。回武昌后,任将弁学堂等校军事教习。因与革命党人有联系,为张彪所疑,遂辞职。



旋由吴禄贞推荐,赴日考察,回国后被任为第二混成协统领,驻防奉天。辛亥武昌起义后,与张绍曾、吴禄贞密谋响应,议定奉天独立。吴禄贞等被袁世凯杀害后,他也被总督赵尔巽逐出奉天。遂走大连、上海。不久复回奉天,被举为关东革命大都督;孙中山亦任命他为北伐军第二军总司令。南北议和后,赵尔巽任奉天都督,他辞职南下,客居苏杭间。后袁世凯派他出国游历。回国后,支持孙中山,暗中资助广州革命军政府,并任鄂西联军总司令,据有恩施以西一带。1921年1月,被孙传芳和吴光新击败。后遁入四川,于夔县被但懋辛军逮捕。3月31日被送至重庆时,自杀(或谓为川军所害)。



人物生平


[少年大志 远赴他乡]


蓝天蔚,字秀豪,1878年1月出生于湖北黄陂县蓝家大湾。父亲蓝详彦是个朴实的农民,种田为生,兼做裁缝,粗通文墨。蓝天蔚是长子,妹妹蓝菊娣,二弟蓝才蔚,三弟蓝文蔚,兄弟姊妹共4人。


蓝天蔚幼读于汉阳,秉性聪慧,曾应童子试。少有大志,倜傥不羁,喜任侠,通文学,尤酷爱军事,他说:“文事必兼武备。”跟随湘军宿将陶树思、周苏明学习军事。


蓝天蔚的青少年时代,正是中国人民面临民族危机的时代。1894到1895年间爆发的甲午中日战争,给蓝天蔚以巨大的震动。他暗自立下救国志愿,发愤读书,慨然以天下为己任。


1896年1月,署两江总督张之洞从南京调回湖广总督本任,将在南京编练的自强军中的护军前营带到湖北,编练新军。监天蔚决心从军习武,强国雪耻.遂投笔从戎,入武昌新军工程营为卒。


1897年2月,张之洞奏请设立湖北武备学堂。蓝天蔚被选送入武备学堂学习,先后受到德国和日本式的军事教育及训练,很快成为湖北武备学堂的一名优秀学生。


[留学日本 探求真理]


1899年冬,蓝天蔚以优异成绩被湖广总督张之洞选送赴日本留学。他东渡日本,先入士官学校的预备学校--成城学校,结业后又到日本陆军联队实习半年,于1902年升入日本士官学校工兵科,为中国第二期留日士官生。蓝天蔚在校期间,结识了吴禄贞、张绍曾,三人学习成绩突出,志趣不凡,被人们称为“士官三杰”。


蓝天蔚在日本留学期间,受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影响,开始走上革命道路。1902年底,蓝天蔚与刘成禹、李书城等鄂籍留日先进青年10余人在东京组织了同乡会,并创办了留学生界第一个以省名命名的刊物--《湖北学生界》,以“输入东西学说,唤起国民精神”。


[胸怀祖国 勇拒沙俄]


1903年春,沙俄拒绝按约从我国东北撤兵,并向清政府提出七项新的侵略要求,妄图永久霸占我国东北。消息传到日本,广大中国留学生无不义愤填膺,掀起了一场“拒俄运动”。蓝天蔚积极投身于这场轰轰烈烈的爱国运动之中。4月29日,在东京神田锦辉馆召开的全体留学生大会上,他与黄兴、钮永建等发起组织“拒俄义勇队”。5月2日,改名为学生军,推举蓝天蔚为队长。 5月3日,蓝天蔚对参加学生军的全体人员进行体格检查,根据身体的强弱编成甲、乙、丙三个区队,每个区队下编四个分队。在编队会上,蓝天蔚慷慨讲演,热情赞颂同学们不顾个人安危,抗俄救国的英雄壮举。他说:“今者同志诸君子,仗大义,发公愤,怵于亡国之祸,欲以至贵至重之躯,捐之沙场,以拒强虏,以争国权,诚中国有史以来未有之光彩,亦诚中国有史以来未有之惨剧也广蓝天蔚慷慨激昂的发言,极为有力地鼓舞了全军士气。 蓝天蔚率队操练,拟开赴东北抵御沙俄侵略军,清廷闻之十分恐惧和恼怒,密谕:“昨据袁世凯密折,内言东京留学生蓝天蔚等各若干人,编集数军,希图革命,”“朕以为该学生等既反叛朝廷,朝廷亦不得妄为姑息。”留学生们的爱国行动虽然遭到了中外反动派的共同镇压,学生军被迫解散,但蓝天蔚等多主张改变面目,而精神不解散。拒俄运动“于革命推进与有力焉,当时孙中山先生极为赞成。”


[武昌聚会 运动新军]


1903年5月下旬,清廷命时任湖北巡抚兼署湖广总督端方将蓝天蔚召回国内,准备对他严加惩处。同学们对蓝天蔚回国的安全十分担心,纷纷劝他不要回国。蓝天蔚笑着说:“救国者,国人之责,吾一身安足惜。”蓝天蔚回到武汉,面对清政府统治者的严厉责问毫无惧色,他痛言国事日非,外患日逼,国人愤发为雄,不可遏制。清政府一方面看到蓝天蔚是个难得的人材,另一方面因慑于蓝天蔚的声望,怕引出更大的麻烦,遂不敢加害于他。


蓝天蔚在回国这段时期,经常前往武昌水陆街吴禄贞住宅,与吴禄贞同倡革命。吴禄贞、蓝天蔚等在武昌花园山设立秘密机关,’向武汉军学两界的爱国青年宣传革命思想。许多革命青年如吕大森、朱和中、胡秉柯、曹亚伯、李书城等都加入花园山聚会者行列,他们在商讨革命方略时最先提出了“运动新军”的战略思想。


当时,清政府正向全国大力推广北洋和湖北训练新军的经验,急需大批掌握新式军事科’学知识的军事人材,有人对端方说:“蓝天蔚军学宏博,未可浅尝辄止,请复东渡入兵工学校。”端方为了笼络人材,遂同意蓝天蔚继续返日学习,并特地要蓝天蔚从湖北新军中选拔50名优等生一起去日本学习军事。蓝天蔚正想“运动军队”,于是复东渡日本继续学习,并悉心安排随去的50名学生分别学习军事、辎重、军医等各种专门军事知识,鄂军人材之备此为嚆矢也。


1904年春,日俄战争爆发,中国东三省成了两个帝国主义强盗厮杀的战场,可是腐败透顶的清政府却宣布“局外中立”。蓝天蔚焦虑万分,痛心疾首,联络吴禄贞、张绍曾拍电报给清廷,提出返国组织义勇军对俄作战,勿须日军到中国驱逐俄军等倡仪。然而清廷竟复电拒绝。蓝天蔚在东京与留日诸同志组织义勇铁血团,蓝天蔚为队长,计划各回原籍分途进行革命。


[治军桑梓 培育英才]


由于日本士官学校因.日籍学生全体提前入伍被抽调参加日俄战争而停办一年,当时国内正极需军事人材,1904年6月,蓝天蔚应京师练兵处之召提前回国,赴京任职。


蓝天蔚在赴京途经湖北广水时,张之洞在行营亲开中门相迎,劝蓝留在湖北。蓝天蔚遂留鄂,被张之洞授为湖北新军训练营务处(后改湖北督练公所)教练兼湖北将弁学堂和武高、武师等学堂军事教习。1904年冬,任湖北新军暂编第一镇正参谋官。1906年冬,任湖北新军第三十二标统带兼湖北督练公所参谋。


蓝天蔚治军桑梓,努力培养鄂军人材,显示出其卓越的军事才能。“门下且数千人矣”,“其居军也,日与士卒讲习无倦容;暇则慰问病苦如家人父子”,“教导则循循善诱,英才多所养成;训练则在在从严,士卒偏皆诚服。”蓝天蔚成为湖北新军中深受士兵爱戴的将领,被尊为明师,赠匾献旗,名传湖北全军。日本教官小岛经常对人说:“蓝天蔚学识优长,深得人心,有辅佐才能,无骄傲恶习,这种优秀少壮军官,就是在日本军队中,也实不可多得。”1906年秋,清政府在河南彰德举行秋操,北洋袁世凯湖北张之洞各练之新军举行南北新军的大演习。;蓝天蔚担任南军总参谋官。会操3日,南军均占优势。阅兵大臣总评说:“南军总参谋官蓝天蔚计划周详,辅佐适宜,使敌进退维谷,深合战况。”


早在1904年,蓝天蔚就在新军工程第八营中设立随营学堂,“乘其机而播其革命之种子耳。”他在新军中倡办一团体,名叫“学友会”,每逢星期日下午,所有参加的学员均须听蓝天蔚的演讲。蓝天蔚在演讲中除讲授军事科学知识外,经常结合时势大讲印度被灭、波兰亡国之惨状,及甲午之战、八国联军侵华、中国失败之原因,常痛哭流涕,听者无不感动落泪。


蓝天蔚任第八镇正参谋官后,在镇司令部内开办一“自习室”。名义上研究学术,实际是集结了新军内一批革命志士,暗中开展革命活动。如当时陆军第八镇步队第二十九标之队官何锡蕃、排长宾士礼,三十标之队官谢元恺,三十一标之队官普民康、排长姚瑞龙,三十二标之队官许兆龙、排长周庆诗?马队第八标队官杨玺章、傅人杰,炮兵第八标之队官蔡得懋、排长李锦营,工兵第八营之队官吴兆麟、排长姚金镛等50多人,每逢星期六下午晚操毕后,不论风霜雨雪,都要往镇司令部正参谋官蓝天蔚之自习室报到,听候考问一周教练士兵的情况并处理公文的方法,尤其是讨论革命进行的办法时只许口头辩论不准笔记,有时先令写大意而后发言,所有草稿均在会后当场焚毁,不准携出片纸只字。


蓝天蔚是同盟会的老会员,由于革命工作的需要,他不能公开担任科学补习所及日知会中具体的领导工作,而赏以同·盟会员的身份,列席闩知会召开的有关会议。他为日知会介绍人员、捐助经费、暗通消息、庇护会员。有记载的一次捐助经费就达50元。他巧妙地利用其地位和身份掩护、营救革命党人,如日知会会员季雨霖、熊十力等。

1906年,蓝天蔚任新军三十二标统带后,以整顿部队为名,招募大批富有新思想的知识青年入伍。如一次在黄陂募兵,入伍的96人中,就有12个廪生、24个秀才。这就为接受革命思潮提供了条件。蓝天蔚针对知识青年喜爱读书的特点,在标内成立“读书会”,许多革命青年如黄申芗、单道康,孙长福、刘镇湘、杨文炜、张树堂、许必达等都参加了“读书会”。蓝天蔚亲自捐资印书,对士兵灌输革命知识。在读书会的基础上,蓝天蔚在本标读书会之各班学兵中选择优秀激进者;如黄申芗、单道康,吴绍奎等,明考暗保为湖北陆军特别小学堂学生;使能广泛传播革命种子。-陆军特别小学堂实际成为宣传和组织革命的重要基地。某日秋季演习,蓝天蔚在武昌石牌岭演习地,以日本持战胜之威,强逼清廷订《马关条约》为题,对官兵演讲。其演词中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还我河山”等句,“我们要真实执行,方可无愧于古人”等语。官兵知道蓝天蔚演词之用意,同声呼号“复国强兵,铲除仇人!”


由于蓝天蔚与革命党人接触频繁,“黄兴、钮永建等皆出其门”,遂引起了当局的怀疑。1906年12月4日,同盟会发动了大规模的萍、浏、醴起义,蓝天蔚至萍乡察看地势,拟在该处设立兵工厂,有人告密于第八镇统制张彪说:“天蔚同谋革命,请杀之,不然或逐之。”张彪派人监视蓝的行动,蓝天蔚遂辞职离鄂赴奉。

蓝天蔚和许多革命党人先后长期地在湖北新军中做了大量扎实的“运动军队”的工作,使革命思想在湖北新军中深入人心,为武昌起义的爆发准备了必要的条件。1907年,端方由湖北巡抚调任直隶总督入京晋见时,慈禧对端方说:“造就人材的是湖北,我所虑的也在湖北。”


1911年4月,革命党人在武昌洪山宝通寺讨论推举黎元洪为临时都督的会议上有这样一段对话。


问:“黎非同志,何以推他为都督?”


答:“革命党人中间并非没有首领人材,蓝天蔚在第三十二标的时候,大家即有意推蓝为都督,但他远在奉天,一时不能南来。”


后来,武昌起义爆发后,单道康、许兆龙等500多人先后三次电请蓝天蔚来鄂充任都督,由于清廷扣留,电报无法传送,又当时蓝天蔚已在离奉赴沪途中,电报无法追送,才只得作罢。然而蓝天蔚在湖北新军中培植的革命苗芽已经成长开花,他们在武昌首义中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振旅辽沈 筹谋起义]


1907年,蓝天蔚与宋教仁、吴禄贞、张绍曾在东北成立同盟会辽东支部,蓝天蔚为支部负责人之一,积极筹谋策动北方新军革命。 为了掌握北方新军的领导权,蓝天蔚被当时在北方新军中任职的吴禄贞推荐给东三省总督锡良,因“锡良久闻君名,厚赠之”,令蓝赴日本考察军事。1908年秋,蓝天蔚再次东渡日本,在日本考入陆军大学。


日本陆军大学是一所培养高级军事人材的学校,按日本政府的规定,该校不收外国留学生。由于蓝天蔚军学宏博,成绩优异,被破例收入。蓝天蔚在日本陆军大学认真学习崭新的军事科学知识,造诣愈深。1910年,蓝天蔚归国被任命为新军第二混成协统领,驻扎于奉天北大营。


蓝天蔚在第二混成协内“除旧布新”,深入做亡兵的发动工作。有一次,该协一名中士某进城采购货物,日本警察无理干涉他的行动,结果发生口角,该中士以1人打伤日警10余人,并安全回到部队。当时日本驻奉天领事出面交涉,要蓝天蔚惩办这名中士。蓝天蔚回复说:“此种士兵的小冲突,谈不到交涉,否则,就约定地点,我们来干一下子亦可。”日本侵略者只会欺软怕硬,他们看到蓝天蔚的态度如此坚硬,反倒无可奈何。蓝天蔚不但未处理这名士兵,反而立即将这名士兵提升为司务长。于是全军士气一振,对蓝天蔚愈加信仰。


蓝天蔚在做好发动新军工作的同时,还广泛联络东北各地的农民武装和“马侠”。如庄河、复州、凤凰城等地的农民组织——联庄会,以及辽北的绿林首领专抢日本人的于春圃和专抢帝俄大车的刘单子,辽西的郑梅生、刘景双等,都在蓝天蔚的影响下加入革命队伍。


秦诚至在回忆当时的革命活动情况时写道:“蓝驻在沈阳大北边门外的北大营。当时我家住在北大营迤西约二里的瓦子窑村(现属沈阳市皇姑区),大约1910年10月吧,我在小学校上学,蓝协统来我们学校参观,第二天又请这一带小学教员吃饭,又和这些人拜把子。我很奇怪,协统和小学教员结拜,太不相称了,当时还不了解他是为了革命。”


当时对宋教仁提出在北方或首都发动革命的战略思想,被认为是上策。同盟会不断派遣人员来东北协助辽东支部工作,如林伯渠来吉林各学堂中宣传革命思想;廖仲恺利用同乡关系打入吉林巡抚陈昭常幕中,秘密开展革命工作;徐镜心奔走于东三省军政界做联络工作。在大家的努力下,到1910年底,同盟会辽东支部已发展到100多人,联系的群众达35,000人。这时吴禄贞已调任新军第六镇统制,驻扎在保定、石家庄一带;张绍曾调任新军第二十镇统制,驻扎在奉天、直隶东部沿海一带。蓝天蔚与吴禄贞、张绍曾领导的北方这三支新军约有 3万余众,就像一把利刃安插在清王朝的心脏地区。


[滦州兵变 誓扫帝制]


1911年,清王朝准备于6月在永平滦州一带举行秋操演习。蓝天蔚与吴禄贞、张绍曾在一次秋操准备会议上见面,三人秘密商议:“乘此秋操,新军实弹射击,先将禁卫军扫清,再整军入京,密约武汉同时举兵,使清廷首尾难顾,一举灭之。”


正当北方的新军准备在秋操演习时发动起义之际,湖北的革命党人在同盟会中部总会的领导下也正在抓紧筹划起义。南北两方革命党人联系后,决定“待北方秋操进行后,南北两方同时举事。”然而,一系列突发事件促使湖北党人提前发动起义,10月10日,武昌的新军工程第八营首先发难,打响了摧毁清王朝的武装起义的第一枪。“霹雳一声,举国震动”,辛亥革命终于爆发了。惶恐万分的清廷风闻秋操新军革命计划,深恐肘腋之下的北方新军群起响应,慌忙下令停止水平秋操,阻止新军的集中,并将禁卫军撤回北京防护京城。


10月24日,蓝天蔚和张绍曾等屯兵滦州,联名电奏清廷,提出“请愿意见政纲十二条”,要求在当年之内“立开国会”,由国会起草制订宪法,“君主不得否决之”,“特赦擢用革命党人”等。这个电报名为“兵谏”,其实是一道最后通牒,威胁清政府要把多年来拖延未办的大事在两个月内全部办完,如果敢道半个不字,他们马上杀奔北京,绝无讨价还价之余地。在清王朝与革命军生死搏斗的关键时刻,手握重兵的蓝天蔚、张绍曾等高级将领提出这样的政纲,不啻是给清王朝迎头一棒,迫使清王朝不得不下罪己之诏,颁布“重大信条十九条”,完全接受了这个政纲,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滦州兵谏”。


接着,吴禄贞部又阻截了清政府运往武昌前线的军火,清廷的最高统治者更加焦虑不安。为了稳住“士官三杰”,以防不测,清廷使出了一箭双雕的毒计,令吴禄贞脱离第六镇本部前往滦州“宣慰”。吴禄贞到达滦州后,吴、张、蓝秘密筹划,以滦州张部为第一军,奉天蓝部为第二军,保定吴部为第三军。一军奔丰台,三军赴长辛店,二军出山海关策应,三路直逼京津,一举推翻清王朝。但是,他们的计划被告密了,清廷将停放在滦州及奉天的全部车皮秘密调往北京,原订的运兵计划遭到破坏。11月7日,吴禄贞不幸被暗杀于石家庄,起义未能照计划进行。 横戈跃马 辽沈举义 屡遭挫折,挚友被难,并没有使蓝天蔚心灰意冷,怯步不前。为了推翻清王朝在东北地区的反动统治,夺取全国革命的胜利,蓝天蔚在东北三省继续开展斗争。


11月6日,省城的同盟会骨干分子,如张榕、徐镜心、左雨农、陈干、商震等人集合在蓝天蔚的驻地北大营进行密谋筹划。大家共同推举蓝天蔚为关外革命军讨虏军大都督,作为关外革命军政府的领导人,计划于中旬驱逐清朝的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宣布奉天独立。同时成立了革命的外围组织联合急进会。在省城的革命党人,会后分赴庄河、复州、营口、海城、辽阳、宁远、铁岭、开原、安东、凤城等地,准备发动武装起义。


11月12日,按革命党人原计划,在谘议局召开奉天各界和各自治团体大会,蓝天蔚布置他的部下从北大营开进城内,准备大部分兵力进城后,占据总督署及重要库房。然而出乎蓝的预料,炮兵竟将炮口指向谘议局。这时蓝天蔚得知起义计划已被他手下的一个营长李和详告密,赵尔巽已调张作霖的旧军巡防队入城镇压革命。11月14日,清廷撤销了蓝天蔚的协统职务。


蓝天蔚的行动受到严密监视,处在十分危急之中,他的住所四周侦卒密布,几乎使他不得脱身。后来,他在友人蒋百里、伍祥祯的帮助下,避开监视,易衣遁至大连。


蓝天蔚到大连后,在南满铁路的日本旅馆中所设的秘密机关内设立总指挥部,代表关外革命军政府与奉天省内各地革命力量联系,积极筹划全省起义。当时,大连是日本的租借地,日本驻华公使伊集院向日本外务大臣内田康哉报告:“蓝天蔚刻下正在大连,自称关外临时都督,已与复州、庄河、凤凰厅及辽中等地互通声气,准备举事。”


在一切工作准备就绪后,11月26日,东北各地的革命组织、革命团体发动起义,柏文蔚、商震、方刚、刘乾等正式举天蔚为中华民国军政府临时关东大都督。蓝天蔚发布起义檄文,宣告:“武昌起义之后,全国响应,本都督奉军政府命,筹谋恢复关东一带,已经一月有余。一切布置,均臻完备。义师到处,行动文明,联合同胞,恢复关东三省,共图推倒清政府,辅助军政府,建立共和民国。”号令一下,革命的烈火迅速燃遍东北三省。


东北是满清王朝的“祖宗发祥之地”,自蓝天蔚领导东三省起义以来,当局极为震动。清廷一方面增调兵力,拼命镇压东北各地的起义军;另一方面勾结日本政府,破坏大连革命指挥机关,抓紧搜捕蓝天蔚等革命党人。面对这种形势,为了使东北地区的革命斗争继续发展下去,取得最后的胜利,蓝天蔚决定亲赴南方,以取得对这一地区斗争的支持。11月底,蓝天蔚由大连乘船经烟台前往上海。


[率师北伐 直捣幽燕]


1911年12月初,蓝天蔚由大连来到了上海。当时南方革命党人已光复上海、南京,各省革命党人纷纷集中上海,正在筹建临时政府。有些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产生了“革命已经成功”的错觉;有些人则一味追求个人的官职与利禄,以至争权夺势,水火不容。看到这种情况,蓝天蔚十分痛心,泣告众人:“目前汉阳已被清军攻破,清廷正在进行最后挣扎,敌众我寡,大家齐心协力尤恐难于取得最后胜利,现在竟内讧起来,重蹈太平天国的覆辙,这怎么能行呢?”说罢举枪自击,击伤了左腕。蓝天蔚的言行使部分革命党人深受感动,他们遂于归好,而蓝天蔚的名望也由此日隆。


12月25日,孙中山从国外回到上海,29日被17省代表会议推举为临时大总统。1912年 1月1日,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孙中山委蓝天蔚为参谋总长,蓝天蔚向孙中山详细汇报了北方斗争的形势,提出了占领东三省,进而从侧背直捣幽燕,一举推翻清王朝的战略设想。蓝说:“大敌当前,若有人怀苟安之心,功必败于垂成”,“若欲进取中原,规画全局,非从北部着手不可。某不敏,愿率一旅之师,为诸公前驱!”孙中山、黄兴等革命领袖认真听取了蓝天蔚意见,制定了革命军六路北伐的计划,其中有二路是烟台关外北伐军。由蓝天蔚担任这二路北伐军总司令,统率海陆军。1月3日,孙中山正式任命蓝天蔚为关外大都督、北伐军总司令。


1912年1月12日,孙中山从南京给正在上海准备出师北伐的蓝天蔚去电:“北伐之沪军即海容、海琛、南琛三舰概由贵督节制,以一事权。”1月16日蓝天蔚率领主要由参加上海起义的敢死队员以及青年学生组成的北伐民军数千人,并刘基炎统领的沪军、许崇智统领的闽军、李燮和统领的光复军一道,分乘海容、海琛和南琛三艘军舰以及泰顺、新昌、公平等运输船由沪北上。他率领将士们斗志昂扬,齐声高唱从湖北传过来的军歌破浪前进!北伐军首先攻克烟台,与山东、关外民军会师,声势大振,直窥京津,把革命的烽火烧到了清王朝的大门前。


蓝天蔚在烟台设立了北伐军根据地,并立即命令部队星夜兼程,分兵袭取了山东境内的登州、黄县,打通北洋门户。他在烟台庄严宣布:北伐军不日将开赴东三省攻略各地,东北将“克日光复”。


为了给北伐军登陆作战创造有利的条件,蓝天蔚亲自乘船到大连,将当地分散的革命力量统一组织起来,并布置了各自分担的任务。在军事上,蓝天蔚派海容等舰只轮番在营口等处海面游弋,进行示威,牵制清军兵力。他还向日本关东都督发出照会:“切望贵国确保南满铁路之中立,对民军及清军,均应一律同等对待”,以便减轻民军的军事压力。在进行了政治、组织、军事、外交等多方面的准备之后,1月底,蓝天蔚接到临时政府陆军总长黄兴电令:“京师今已孤立无援,请贵军迅速依据预定计划,实行进兵北伐。”蓝天蔚当即下令,由海容舰掩护三艘运输船,送北伐军前往黄河北岸的花园口海面,作登陆的准备。他本人于31日乘永田十九号轮到大连亲自指挥。2月1日夜至2日晨,蓝天蔚指挥北伐军主力分别在辽东半岛的貔子窝、花园口、大孤山、安东等处同时强行登陆。在当地民军的密切配合下,北伐军与清军展开激烈的战斗,清军连遭重创,节节败退,溃走庄河方面。2月4日,清军试图反扑,遭民军有力反击,清军大败,统领被俘。蓝天蔚发布告示,针对清廷对人民强征苛捐杂税,宣布“免税令”,下令将民国元年以前积欠的“地丁钱粮,一概豁免”,“所有元年之土贷捐税”和“各属杂捐为地方所用者外”也“一概豁免”。在安民告示中,他又宣布了革命宗旨“建立共和政体,人民永保安康。”表明了民主主义的理想,产生了强大的社会动员作用。2月6日,北伐军占领重镇瓦房站,群众高呼“中华民国万岁!”2月10日,北伐军占领庄河厅城,商店、民宅纷纷悬挂革命军旗帜庆祝胜利。


蓝天蔚率师北伐,粉碎了“勤王军”南下的计划,粉碎了清廷偏安东北的幻想,使垂死挣扎的清王朝更加陷入腹背受敌的困境。在北伐军浴血奋战长城内外,连战连捷之际,2月12日,清帝被迫宣布退位,延续了二千多年的封建帝制终于结束了。


[毁家纾国 维护共和]


南北和议告成,袁世凯窃取政权。身临革命战争前线的蓝天蔚,接到临时政府陆军部的电报,指令北伐军停止进军,撤回烟台,等候改编。蓝天蔚眼见清朝政府的封建官僚们又纷纷在五色


旗下获取高官厚禄,而百姓们依然在痛苦中熬煎,他的救国救民的理想成为泡影,心中充满了悲愤。 蓝天蔚向临时政府寄上辞职书,回到南方,客居沪杭。3月,唐绍仪组阁,任蓝天蔚为海军总长,蓝拒绝在袁政府中担任任何官职。蓝天蔚因建立民国有功,于民国元年l0月被授于陆军中将加上将衔,并由国家资助出国游历。


蓝天蔚经日本转赴欧美各国考察政治、军事,他综观各国政教得失,虚心向各国学习治军、治国的经验,并将所得记录下来,抒发自己的感想,写出许多建议,期望回国后向政府提出,以图民富国强,对祖国有所贡献。1914年蓝天蔚回国,这时的袁世凯政府正推行专制独裁政策,蓝的建议自然被束之高阁,时论惜之。


还在北伐军撤回烟台时,蓝天蔚已预料二次革命必将会发生,故将部分枪械藏于上海新舞台。二次革命期间,蓝本人虽在国外未归,但所藏枪械为袁世凯军警搜获,蓝天蔚归国后以此而坐罪。后得陈宦说情方免于难。


1915年,袁世凯密谋称帝,“恐革命诸子有异议,对蓝天蔚侦伺颇严”,蓝天蔚佯装饮酒赋诗,悠游玉泉山水间,暗中伺机潜回湖北,占三县宣布湖北独立。1916年,与豫军总司令王天纵等组织讨袁联军,事败,退夔州,愤欲自戕,以未击中要害得不死。3月22日,袁世凯宣布取消帝制。5月,北洋政府加封蓝天蔚为达威将军。

1917年张勋复辟,时蓝天蔚寓居津沽,急赶往小站,召集原东北旧部吴大洲的部下解利民旅长等,对他们说:“群贼方张皇京师,四方未有应者,曷亟讨之,奠定国家指顾间事耳!”解旅长等愿听指挥。为了招募军队,筹措饷械,蓝天蔚变卖了自己的全部家产,又负债借来许多钱款,全部充作部队的军费。蓝天蔚毁家纾国的爱国行动深深打动了每一个将士的心,许多有志之士在蓝天蔚的感召下,纷纷参加讨逆队伍。


这时,段祺瑞利用全国人民反对复辟的心理,在马厂起兵,组成“讨逆军”,只是兵力不足。蓝天蔚从大局出发,令自己募集的军队悉数加入段的“讨逆军”,蓝自己因看出段的阴谋,离开天津回到湖北家乡去了。


[鄂西组军 举旗护法]


1917年7月,孙中山在广州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护法运动”。蓝天蔚又看到了希望,他坚决拥护和支持孙中山,积极投身到这场为维护民主共和政权而战的革命运动中来。他按照孙中山的布置前往福建、浙江、陕西、河北、辽宁等地,积极与各地志士共商护法大计,协助南方护法军政府。蓝天蔚声明反对北洋政府的“统一令”,与北洋军阀展开了坚决的斗争。


10月,恼羞成怒的北洋政府下令通缉蓝天蔚,说他:“受孙文伪令,勾结刘景双、顾鸿宾、马梅龙、金鼎臣等,分途四扰,贻害西北,应即褫夺原官,着各省督军省长,务获严惩”。蓝天蔚被北洋政府褫夺一切军职和荣典。11月,蓝天蔚南下广州,参加南方军政府的工作。


当时,西南各省军阀“挂羊头卖狗肉”,陆荣廷和唐继尧虽然名义上被选为护法军政府元帅,但实际上陆、唐一直未就任,他们甚至与北洋军阀勾勾搭搭,共同排斥坚持革命立场的孙中山。蓝天蔚来到广州后,看到这种情势十分痛心,“深惧分崩之祸不远,乃请往滇、黔、川、鄂慰问将士,思以大义相勉”。孙中山同意了蓝天蔚的请求,任命蓝为川、滇、黔、陕、鄂宣慰使。1918年春,蓝天蔚前往西南各省慰问各护法军将士,说服他们与孙中山联合起来共图护法大业。蓝天蔚为革命大业频年奔波,间关万里,形容憔悴,备尝艰险。利禄不足动其心,挫折未尝馁其气,始终不渝,至死不移。他历尽千辛万苦,每到一地,均对将士们晓以护法大义。革命党人梁钟汉在回忆这一段情形时说:“1918年我驻兵巫山,孙先生由粤派赴入川之蓝天蔚、王守愚、方志樵、潘孝侯、罗良斌、李亚东等,均先后来此与我晤谈,并以两广当局既对孙先生掣肘,不如迎请孙先生到重庆设行营。”然而,蓝天蔚虽“譬解万端,而听者终少诚意”。那些西南军阀只想扩展地盘,根本不愿真正的护法。1918年5月21日,遭到排挤的孙中山在痛苦地看出“南与北为一丘之貉”后,愤然辞去大元帅职务,离粤转沪,护法军政府解体,护法运动失败。


1919年,蓝天蔚行抵鄂西。鄂西靖国军的将士们纷纷请求蓝天蔚留下来领导鄂西的斗争。“时王占元督鄂,苛敛无度,民不堪命”,蓝天蔚痛心于桑梓的劫难,不忍心乡亲同胞遭受北洋军阀的蹂躏,他对乡亲们说:“诸子忍饥冒死,为欲靖国难耳,今乡邦之难且不恤,何有于国家。”于是,蓝天蔚就留在鄂西,建立革命武装。在蓝天蔚的号召下,湘鄂志士,闻风景从,革命队伍迅速壮大。蓝天蔚针对当时北洋军阀王占元统治湖北,残酷压迫人民,到处征收苛捐杂税,民不聊生的情形,提出首先要打倒军阀王占元。鄂西靖国军在蓝天蔚的率领下,向北洋军阀王占元发起猛烈进攻,“不旬日,施、鹤、郧诸县望风而下”,靖国军所向披靡,“风声传北地,朝野尽怀惊”。


[为国捐躯 魂归中原]


蓝天蔚在鄂西的斗争,得到孙中山先生的关心和支持。按照孙中山的指示,蓝天蔚在与北洋军阀展开斗争的同时,仍努力做好西南方面的工作,期望西南各军“翻然憬悟,共成会师盛举”。当时蓝天蔚的部队驻扎在四川万县、夔州(今奉节)、巫山一带。


1920年夏秋之间,四川爆发了川、滇、黔军阀间大规模的内战。10月,正在重庆准备召开国会和组织军政府的李烈钧等国民党议员175人被逐出四川,蓝天蔚率鄂西靖国军退驻湖北恩施、鹤峰一带。10月27日,孙中山针对当时西南局势,在沪给蓝天蔚去函,指示:“川事已不可收拾”,“正宜协集各省涣散之力,为一巩固团体,以助湘中民党,统一湘省,确定根基,然后用湘力以扫除游勇,以统一两广”。蓝天蔚遵照孙中山的布置,将分散在川、鄂、湘边界的各支分散的护法武装力量统一起来,组成鄂西靖国联军。接着,蓝天蔚率鄂西联军进入湘西,欲与李烈钧、朱培德、杨益谦部以及湘西民军林修海等会合。但是这期间湖南的局势发生急剧变化;倾向孙中山的程潜一派将领失败。11月,蓝天蔚被迫率鄂西联军退据鄂西一隅。


11月28日,孙中山由沪到达广州,在广州重组护法军政府,准备兴师北伐。孙中山任命蓝天蔚为鄂西联军总司令。蓝天蔚心情振奋,积极配合孙中山“分道出兵,西南联军东下,会师武汉”的战略决策。然而,这时鄂西的情况发生变化。北洋军阀大军压境,企图消灭鄂西联军。加之联军粮食紧缺,在这种情况下,“公知川援不可恃,与其坐而待亡,曷若伸义而死!”蓝天蔚被迫孤军东征。


1921年1月,蓝天蔚率鄂西联军向盘踞在长江上游的北洋直系军阀孙传芳部发起总攻击。鄂西联军分三路东下,蓝天蔚任胡廷翼为中路指挥官,率所部及易继春、关克威、孙彬各部,并豫军之一部由大支坪、野三关从正面进攻宜昌,任颜德胜为左翼指挥官,率所部由建始以东进取宜昌后方;任吴醒汉为右翼指挥官,率所部由鹤峰、长乐进攻宜都;任王安澜为总预备队指挥官,率所部为各路策应;以李化民及湘军张学济两部镇慑后方;蓝本人亲赴前线督战。联军前敌迭获胜利,但是,狡猾的北洋军阀用巨款买通了鄂西一带的土匪,这些号称“神兵”的土匪在后方大肆烧杀抢掠,袭击联军,刚刚组建的鄂西联军兵力单薄,在敌军的前后夹击下终遭失败。


蓝天蔚率领部队约万余人往四川方面撤退。当联军撤至川鄂交界处嵩坝一带,突然遭到与北洋军阀勾结的川军阻截。时值隆冬,朔风刺骨。三军衣着单薄,军中无半日之粮。前有川军堵截,后有北军追击,形势万分危急。面临此状,蓝天蔚悲愤仰叹:“蜀为举义之邦,乃吾友也!何可操同室之戈!”为了挽救全军的生命,蓝天蔚大义凛然,视死如归,他拒绝了将士们的劝阻,亲往板桥川军营地进行谈判交涉。而对方早有预谋设下圈套,蓝一到即被扣留,先幽禁于夔州,后押往重庆。


3月31日,蓝天蔚在重庆遇难,时年44岁。蓝天蔚胸怀革命壮志,一心救国,但壮志未酬,终于离开了人世。消息传开,三军同悲,“一时士民咸为泣下”。蓝的部下黄申芗曾赴广州哭告孙中山。黎元洪重任总统后,北京政府以蓝天蔚护法捐躯,开复原有官爵,追赠陆军上将,从优抚恤,并将蓝夫蔚生平事迹宣付国吏立传。1923年6月10日,北京政府在京师湖广会馆为蓝天蔚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蓝天蔚的遗像四周摆满了花圈和挽联,其中有幅挽联写道“威名与黄克强、蔡松坡并峙,共和争铁血,后先炜碧各千秋。”以表彰蓝天蔚的革命功迹。人们还在他的遗作中见有“此生端为国家来”之语,充分表达了蓝天蔚为国为民的革命壮志。


1928年,蓝天蔚的遗体归葬武汉,灵枢先厝于武昌大东门外长春观,后公葬于卓刀泉伏虎山麓。蓝天蔚的陵墓矗立着白色方柱形纪念碑,上写:“陆军上将蓝公天蔚之墓”。章太炎曾写有墓志铭,陵墓四周以白玉栏护围。解放后,湖北省政府曾给予修整。“文革”中墓被毁,1981年省人民政府重新修复,现列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