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第28章 郑袖比武技压向寿,一招制敌燕子回旋

罗烈烈 收藏 1 5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size][/URL] 一行人到了庄内游园的练武场,向寿手持大刀走进场内,郑袖接过丫环手中双剑,向寿说:“向某使长刀,公主使剑,在兵器上向某占优,公主吃亏”。郑袖说:“无妨!亮出你的大刀来”!只见向寿长刀斜举,向郑袖这边冲过来一扫,呼的一声!刀风卷起地上落叶。向寿这一出手,郑袖一见刀风扫落叶就已经知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一行人到了庄内游园的练武场,向寿手持大刀走进场内,郑袖接过丫环手中双剑,向寿说:“向某使长刀,公主使剑,在兵器上向某占优,公主吃亏”。郑袖说:“无妨!亮出你的大刀来”!只见向寿长刀斜举,向郑袖这边冲过来一扫,呼的一声!刀风卷起地上落叶。向寿这一出手,郑袖一见刀风扫落叶就已经知道向寿的功力雄厚,但劲道却比楚怀王的弱好多。只见向寿大刀快扫到跟前时,郑袖纵身一跃近一丈高,跳过了向寿的刀风及长刀,右手长剑一挥扫,呼的一声!一道白虹扫向向寿,左手长剑直指向寿,欺身疾步到了向寿跟前。

向寿一见白光杀来,知道利害,急忙避开这道攻势凌厉的剑气,刚刚避开,只见郑袖左手的长剑已经刺到面前。向寿大惊,心里暗暗怔道:“好快的剑法,好快的身手”。向寿想回刀已经来不及,急忙举起刀柄格挡,哪知郑袖右手长剑已经刺到左肩前,向寿大惊,急忙后退和往右闪身。郑袖向右一欺身,右手剑一扫,向寿急向左躲,郑袖左手剑斜刺,正中向寿抓刀右手,向寿怔了一下,就这一怔,郑袖右手剑飕的一声,已经刺到向寿的左肩。这一剑,郑袖并没用全力刺去,只是用剑顶着向寿的左肩,因而向寿的左肩只是被剑尖刺破了点皮。否则,早被利剑刺穿了。几乎在同一时刻,郑袖的左手剑已经指向向寿的喉咙。

至此,向寿弃刀认输说:“公主剑术精湛,向某实在佩服”。仅仅三个回合,郑袖就把向寿打败了。看来郑袖说楚怀王就会使蛮力还真有资格了,而上次和楚怀王比武的那一招“双龙贯顶”,右手的剑尖从楚怀王左肩擦肩而下。说不定还是郑袖故意让给楚怀王的,否则的话,剑尖也许不是擦肩而下,而是穿肩而下了。由此可见,郑康庄的郑宁公和郑袖的哥哥郑襄,说不定也是绝顶高手。郑袖收回双剑,笑笑地说:“向将军!承让了”。说完,一个翻腾,倒身一跃,便退出到了场外。

练武场上,郑袖三招便胜了秦国名将向寿,看得芈贵妃惊讶不已说:“好厉害!听说怀王和你比武落败,我心里总不相信,今日一见,不信也都不行了”。 郑袖笑笑说:“姐姐见笑了,那是怀王和向将军怕伤到我而没有尽全力。否则,我哪里能胜他们”。 芈贵妃随问向寿:“向将军!是不是这样”? 向寿说:“回贵妃,公主剑术精妙,末将确实不是她的对手”。 芈贵妃随问郑袖:“你和昭睢将军比过没有,他过去可是常和怀王一起练枪的,他的枪法可是出神入化,你们比一下我看看怎样”?只听昭睢说:“回贵妃!这事不可以”。

芈贵妃说:“为什么呢”? 昭睢说:“一年前可以,现在便不可以”。芈贵妃说:“为什么?你越说我越发不明白了”。 昭睢说:“请问贵妃,司马错是否可以和惠文王比武”。 芈贵妃说:“哦!你是怕犯上是吗?这是比艺切蹉,没有什么,惠文王和司马错也常常比划过。我只是好奇,妹妹真的有这么好的功夫”。 昭睢说:“怀王比武我在场,是真的。你想怀王都不能胜,我还能赢吗”? 芈贵妃说:“比过才知道”。 郑袖笑笑说:“昭将军!恭敬不如从命,你就出来练两下吧”! 昭睢听后说:“是”!

只见昭睢手执长枪,走到场中。郑袖起身,从丫环手里接过双剑,一跃便到场中。昭睢右脚迈开,一个马步,手中长枪一舞,枪头晃动,口里一声:“小心”。郑袖左脚向前斜开,双剑慢慢舞动,说了一声:“出枪吧”! 只听昭睢“吼”的一声,挺枪直奔过来,郑袖双手剑舞突然加快,欺身疾速向前。场外的人看不清郑袖剑舞招式,只见剑光闪闪,梨花万朵,罩向昭睢。昭睢冲到跟前,正想变枪左右横扫,只见郑袖左手剑向前一挥,万朵梨花扫向昭睢,右手剑一转,向前直刺昭睢。昭睢见剑气沿枪杆扫来,一道白虹如矫龙攒来,急忙后退几步,疾舞长枪,破了郑袖的左手剑气并避过了郑袖的右手剑刺。

郑袖一见昭睢后退,疾步向前一跃,便跃过昭了睢头顶,左手剑往下一挥,右手剑往下点地,一个翻腾,就象燕子回旋,右手剑直刺昭睢后背,左手举剑从后面击向昭睢头部。昭睢一见郑袖跃过头顶,左手剑砍下,急忙抬枪格挡。谁知郑袖身法如此之快,一个右手剑点地,一个翻腾,一个燕子回旋,一个左手举剑击来,一个右手剑直刺后背,这五个连续动作几乎在几秒钟进行。只听叮的一声,郑袖的左手剑被弹开。

这叮的一声,是郑袖左手剑击到昭睢枪杆的声音,只因力道不大,加上郑袖的宝剑是轻剑,所以是叮的声音,而不是噹或者咚的声音。郑袖的力道虽然不大,但她的轻剑可是家传宝剑,打不烂击不断,锋利无比。要不是击在昭睢的枪杆上,而是击在昭睢的头颅上,那昭睢的头颅的剑伤起码也是二寸深。昭睢刚刚听到枪挡剑叮的声音,忽然感到自己的后背心窝被顶着,有点微痛,急忙转头一看,原来是郑袖的右手剑尖顶在自己的后心窝上。

就在刚才郑袖跃过和翻腾那一刻,昭睢来不及转身,只看见郑袖的左手举剑从后面击来,却看不到郑袖的右手剑已经同时刺向自己的后背心窝。昭睢这时心里很明白:若不是比武,郑袖的纤纤玉手力气虽然不是很大,但这一剑已经足以穿透他的后心窝。只见昭睢双手弃枪说:“好精湛的剑法,好快捷的身手。佩服!佩服”!郑袖与昭睢比武,也是用了三招,便将昭睢击败。只见郑袖笑说:“昭将军,承让了”。说完,双脚一蹬地,左手剑往后摆,右手剑往前指,一个燕子斜冲,“飕”的一声,便到了练武场外。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