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者 第五章独闯汉城 第二节

ddtt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URL] 当丁延还没在外边闹出什么动静的时候家里边已经乱成一团,玩得正高兴的女孩们发现丁延已经不在顿时兴趣大减,不过她们也只是扫兴而已,真正担心的是蓓蓓和小木,蓓蓓知道目前丁延相当于她的监护人,没有丁延之后谁给自己交学费呢,谁给保姆发工资?谁给保镖发工资,就她自己这些年积攒的那点零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



当丁延还没在外边闹出什么动静的时候家里边已经乱成一团,玩得正高兴的女孩们发现丁延已经不在顿时兴趣大减,不过她们也只是扫兴而已,真正担心的是蓓蓓和小木,蓓蓓知道目前丁延相当于她的监护人,没有丁延之后谁给自己交学费呢,谁给保姆发工资?谁给保镖发工资,就她自己这些年积攒的那点零花钱还不够独立生活一周呢。小木担心的是丁延如果落在警察手里搞不好自己还会回去蹲监狱,即使不被警察抓住,万一他被绑架了自己以后去那领工资呢,情况再好一点就是他就是离家出走,那自己见不到他也够不舒服的,真不知道这家伙满脑子想些什么,害的这么多人干着急。

不过怡菲的那群职员也算机灵,第一时间把消息告诉了她,当这些人还没离开的时候怡菲已经通知吴哲去摆平。吴哲得到消息的时候就知道为什么,丁延不是不喜欢开派对,也不是讨厌跟当地人交往,他只是心里不舒服,另外不太喜欢潮湿闷热的香港。吴哲走进丁延的别墅时候看了看众人,“你们都先回去休息吧,我能把他找回来。”

参加派对的女士们都陆续离开,剩下蓓蓓和小木留在空荡的客厅里,他们三个人还没开始就地寻找的时候关宁也到了,吴哲见了关宁就直接用命令的语气说:“你开直升机去小岛上转一圈,看看老五是不是去那躲清闲,有消息不用急着跑回来,打个电话就可以。”

“明白。”关宁直接跑向机库。

吴哲看看小木,“你是丁延请来的保镖?”

“是的,请问怎么称呼您?”小木客气的问道,她已经从吴哲对丁延的称呼上判断出这大概是丁延的哥哥,至于是结拜兄弟还是表兄弟他就不太明白了,吴哲说:“我是他三哥,我大哥想必你们都见过,他比较忙。”

小木点点头看着吴哲,她忽然发现丁延比较一般,面前的这位也不错,她盯着吴哲看了半天,不过吴哲拿着手机给小檬打电话的时候她已经听明白,眼前的这位看来已经不能惦记,还是一心惦记一下丁延吧,跟着他也不错么,起码有别墅住,出门也够有排场,不过这个家伙总是不怎么说话,自己从来都没明白过他在想些什么,他不在自己眼前的时候正做什么,他也不给自己沟通的机会,行不行也没个明白话。

时间不大关宁打过电话来,“喂,三哥,他不在这。”

拿着手机的吴哲只说了句,“我知道。”

吴哲坐在小木和蓓蓓的对面,吴哲猜想这俩人肯定也是第一次到香港,他们的情况自己也了解一点点,吴哲先问蓓蓓,“你是打算马上回去住还是留在这里,喜欢不喜欢上学,看样子丁延这小子一时半会是不会露面,他不应该把你们俩扔在这里。”

“她其实一点也不喜欢上学,只是不上学没是干,总不能年轻轻的就在街上混吧,另外她从小娇生惯养的也没法出去做事,上学其实就是打发时间,学得也是一塌糊涂,我是她保镖,没人比我清楚啦,其实丁延也为她犯难,照顾这么个孩子很麻烦的。”小木抢着替蓓蓓回答,蓓蓓也不是很爽,没说什么只是脸上露出一些不满。

吴哲笑笑,“我也没上过学么,不是也没饿死,附近那座别墅就是我的度假屋,其实跟这里也差不多,不上学也没什么,香港这地方是个适合旅游的地方,不想回去就在这里玩上一段时间,我会安排人给你们当司机当向导,不知道丁延给你们的钱够不够用,这些你们先拿着。”吴哲拿出几张购物卡给她们俩。

小木一看有的住有的玩顿时就高兴的不得了,拿上属于自己的几张卡之后高兴的合不拢嘴,吴哲继续说道,“在香港这里雇个厨师做饭才算有面子,只是丁延刚买了房子还没找工人,当地人习惯打电话叫外卖,或者去饭店里吃,你们看是要不要雇个人呢?”

“我们不大懂粤语呀,雇个人方便么?”小木问。

正在她们说话的时候小檬带着自己的跟班也来了,她一进门就说:“丁延这个混蛋买了房子也不摆酒席请我一顿,还要我自己跑过来,真是没礼貌,好端端的玩什么失踪,是不是有几个钱就发烧呀。”

“老婆,你怎么过来了?”吴哲起身迎接小檬。

“那个房子是不是关宁呢,他也没摆酒席,是不是他也玩失踪呀,有地方不好好呆着瞎跑什么。”小檬一进家就说个不停,吴哲解释道,“老四去找老五了,老五心情不好,可能是不打招呼跑出去透透气而已,房子刚装修完不适合马上请人来的。”

“我知道。”小檬也坐在沙发上,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女人,看了一眼小木和蓓蓓,就笑着对吴哲说:“老五什么品位呀怎么喜欢这样的,他这个家伙还真有点意思,这一位看来是老五的粉丝吧,我猜的对不对,快说么。”

吴哲尴尬的点点头,老婆实在是太敏感了这也看的出。

蓓蓓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看小檬然后低下头不吭声。

“我看一下就全明白了,好在老五的性格跟你不一样,我猜他不会选喜欢他的人,也不会选这位,以他的性格不会追女孩的,你看看他平时得意的样子,像个给别人买了花站在楼下唱歌的么,像个舍得放下姿态说软话的人么,能摆平他的人真不多,即使真有也不一定能成,就他那副德行即使有人喜欢他也懒得费劲。”小檬的一番话把小木的幻想彻底打得粉碎,不过也从侧面对丁延有个了解,对那种不肯主动的人的确很麻烦,蓓蓓也从侧面得知丁延喜欢自己,但是没什么好庆幸的,他不是个主动的人,自己主动也不合适,也不一定有什么结果,尤其自己的出身也是个麻烦。

“你别当着她们乱说。”吴哲提醒道。

“我也跟老五聊过,在我看来他除非遇到自己非常满意的人,各方面条件也要过的去他的眼,另外这个人必须足够胆大心细,否则很难有结果,或许他就这么一个人瞎跑到老。”小檬看看对面的小木,“哎,小朋友,你还是死心吧,对那种木头人你真不合适,要做普通朋友或许会开心点,他还不是个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人。”

小木跟泄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沙发上。

等小檬说完了吴哲才说:“你看找谁照顾她们。”

“对了,她们刚到香港人生地不熟很容易走丢,另外也不方便自己出门买东西,我明天找个职员过来帮几天忙,到时候让老五给我的职员发佣金,我才不自己花钱给他收拾烂摊子。”小檬说完还没有走的打算,吴哲问她,“咱们什么时候回家?”

“今天别走啦,她们俩刚到这里肯定不适应,我们走了她们害怕怎么办,还是等明天我找个人过来陪她们再走,我也试住一下这座别墅,我先上楼选个房间。”小檬起身开始参观别墅,她看看小木,“你们也别客气,他把你们带来的你们就算他的贵客,不要太拘束,随便一点。”


丁延还在飞机上的时候家里已经乱成一团,不过随后在小檬的安排下一切又恢复正常,他相信三哥他们知道自己离家出走后肯定会照顾好蓓蓓她们,一切都不用自己操心。此时他已经离开家三天了,估计三嫂派的工人已经陪着蓓蓓和小木在香港各处旅游购物,每天吃着港式餐厅的特色套餐,她们觉得不错就让她们玩好了,反正自己想去个空气干燥一点的地方休息几天。

丁延白天的主要精力就是用来闲逛,然后去有流浪猫狗的僻静小巷内喂这些东西,然后坐在一边看它们吃东西,当然晚上的生活依然非常刺激,枪管可以打得非常烫手,为了方便行事他买了当地地图,还戴着袖珍GPS,为了不至于出什么意外,他只在每个区域里找最猖獗的帮派开刀,然后就再也不去这个区域活动,频繁在一个区里行动,会引起当地警察的注意,做的越多留下的痕迹越多,也越容易出事,当每个区的警察都高兴一下就行啦,等于自己帮他们降低打击犯罪的难度。

“你又在这里给流浪动物开饭,你自己每天吃没有香肠的热狗面包不腻呀,三明治和汉堡包里的肉你也送给动物们吃。”胜美又出现在丁延的身后,丁延也不向第一次那么紧张,可能是自己总在她的活动范围内出现吧,她这么年轻不会是警方的人,适当的说几句话也没什么危险,“反正里边的肉也不怎么好吃,要想吃好的我早就去五星级饭店里的西餐厅了。”

“还没见过你这样旅游的,没事就喂流浪动物。”

“旅游,尤其在城市里是非常枯燥的,高楼大厦有什么好看的,街边巴掌大的公园有什么好看的,游乐场也都跟其他地方的差不多,无非是小吃的品种有点差别。”丁延转过身来面对着胜美,他心想这丫头别一高兴又冲过来打自己,他确实没跟学跆拳道的人切磋过,不太了解跆拳道的特点,他自己只学过一招制敌术,这可不是打着玩的功夫,出手就会有人死伤,而且他也只会几招而已,是不能参加搏击运动的。

“那你不去市区外风景好的地方看看。”胜美建议道。

“坐出租车堵车,坐地铁么我还不太熟悉,应该最好是先坐地铁去往目的地方向,到了终点后再换乘公交车,这样可以节约不少时间,我还在研究。”丁延说的的确很合理,虽然他还不了解这个城市,胜美说:“我放假的时候可以给你当向导,你现在住在那,住酒店么?”

“不住酒店住那里,住你家么?”丁延笑着问。

“住我家也没问题,保姆正好有事请假,你应该会做饭吧,当然我不会让你做韩式料理,你会做什么就做什么,中国料理也不错,你给我当保姆我给你当向导,这样可以省点钱。”胜美提出个不错的计划,她一点也不怕丁延,别看丁延长得比她高出很多,胜美认为凭她的跆拳道技术丁延不敢乱来,还有就是怎么看他也不像个坏人,是可以放心交往的人。

“还敢把我带回你家,那不是引狼入室么?”

“我是会防狼术的,要不要我用防狼喷剂给你试试?”胜美从衣兜里翻出个喷剂瓶,丁延知道这是非致命性武器,他可不敢随便试验,他往后退了一步说,“算了,我知道喷上很不舒服。”

“我一直拿着它不就很安全,现在可以去我家了吧,我晚饭还没吃呢。”胜美伸手想拉丁延,丁延又后退了一步说,“还是别发成接触的好,万一你又打我怎么办,我可不会打架,给你当保姆就当,反正最后感觉吃亏的是你,我们走吧。”

“不去超市买菜么?”胜美问。

“回去看看冰箱再做决定买什么,既然让我做保姆那就由我来安排。”丁延两手插在裤兜里这就准备跟她走,他对这位艺高人胆大的女孩也发生了一点兴趣,想继续了解一下,看她每天吃什么,为什么胆子如此大,胜美把书包扔给他,“你是保姆你来拿书包。”

走了不远就到了胜美家,丁延很不习惯的是进门换拖鞋,到了日本和韩国都是这种习俗,他非常难以接受,他回到自己家的时候都懒得换拖鞋,反正地板不用干净的跟镜子面一样吧。

“给你拖鞋。”胜美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拖鞋。

“不会吧,我最烦这个,我不穿鞋还不行么,我宁可脱下鞋换一双袜子都不想穿拖鞋,太不舒服。”丁延把鞋脱下来,胜美发现他的鞋和袜子都是非常干净,大概是新买的吧,一个人出门还这么干净也是很不容易的。

“冰箱在这里。”胜美打开双开门的冰箱。

“这么多菜,你还要买菜,都快放不下啦,这么多泡菜,真难以理解你们每天为什么非要吃这个,今天的饭我已经想好了。”丁延把所有放着泡菜的盒子都拿出来放在餐桌上,然后拿了些大米放进电饭煲里煮饭,“今晚的吃米饭和泡菜,这么多菜不是放着发霉呀。”

胜美没有想到丁延会这么对付第一顿晚饭,她也只好很不高兴的凑合着跟着吃,这种吃法大概是贫穷的单身汉的吧,她家里什么都不缺但是还要吃的这么简单,她非常难以接受,只是因为有点喜欢丁延这个家伙,就由着他做,如果每天这么吃她才不干。

“我长这么大还没吃的如此简单,”放下碗筷后胜美发着牢骚,丁延一边洗碗一边说,“这些很有营养,肉类鱼类鸡蛋里有太多不该吃的东西,肉毒素、胆固醇,会让你的血压、血脂、血糖不正常的,第一顿应该吃的清单一点,你不爱吃泡菜米饭就算啦,我每天吃这个,给你另外做个菜。”

“我要去完成功课,洗了碗之后你可以去看电视。”

“待遇还不错么,不过我要回酒店去,跟你不熟怎么能随便呆在一起,很容易出问题的。”丁延飞快的把碗洗干净就准备走,胜美一看他要走就把他拦住,“手机给我,不许没事关机,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不好吧,小孩子总聊电话不好的。”丁延说完赶紧走。


繁忙的都市进入夜间就显得不那么拥挤,坐着出租车或者骑着摩托出门还是很顺利的,丁延把手机调到静音状态,免得不必要的铃声惊动了自己的敌人。一个人出来做事的风险是比较大的,没人帮你看住后路,没有人帮你警戒两侧,没人帮你监视外边,风险不是高出去一点点,而是成倍的增加。

有着很多关系的林飞宇很快的打听到了丁延的踪迹,汉城发生的几个案件已经证明丁延在那里,把匪徒一网打尽连窝端的人只有他,地球上没有另一波人做同样的事情,得到消息的林飞宇把这些信息告知吴哲和关宁,他们俩很快的忙碌起来。

“你收拾衣服干吗,我们就这么冒失的飞过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关宁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吴哲,吴哲边收拾边说,“其实我早该出去找他,我给塞拉打了电话,说他只订购了几件小零碎,靠这些东西偷偷的行动几次还可以,一旦行踪暴露了老五肯定有麻烦。”

“汉城那么大去那找?”关宁问。

吴哲停下手里的事情说道,“起码我知道他的新号码。”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换个新号码给老朋友打电话后这个新号码就不保密了?”关宁拿出手机准备打过去,吴哲自己掏出手机试着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她用韩语问话,吴哲可是不懂这种语言,随后听到电话旁边的另一个声音说,“别乱动我的电话,我电话里只存了两个号码。”

这的确是丁延的声音。丁延此时正在胜美家里吃午饭,胜美为了不吃亏干脆中午饭也回家吃,则样丁延每天就需要做三餐,丁延此时吃着泡菜和米饭,过多的辣椒让他感到非常不爽,他拿过电话问,“哪一位呀,是不是三哥,我这么快就被塞拉给卖了,他嫌我给的钱少呀。”

“你小子躲在那里,我这就过去接你。”吴哲很严肃的说道,丁延走到阳台上接着说,“我最近心情不好,就让我四处转转好了,我是不会丢下兄弟不管的,最近也没什么工作么,还不许我一个人自由一阵,我在这里很好,找了一份临时工,就是懒得做饭,吃的太单调了。”

关宁拿过吴哲的电话,“有事情做了,还不回来。”

“又要去那玩。”丁延放下碗专心的听着电话。

“我们三个一起去日本玩怎么样,你一个人太不安全。”关宁也是个坐不住的人,他休息久了也很郁闷,很久摸不到扳机的感觉不是很好,虽然香港有实弹射击靶场,也有几千个射击爱好者,毕竟跟他们玩和动真格的有点差距,还不如在美国的靶场玩的开心。

“想去日本,你有私心吧,是不是想她了,没必要打着做正事的旗号去吧,想去就飞过去,为什么不先去华雷斯市、里约热内卢、圣保罗,去西西里岛看海景也不错么,能去的地方很多为什么去日本,我还没忘了什么是正事。”丁延也感觉到一个人做事风险极大,也想回归到自己的团队里。

“那好吧,不去日本,地方你选,快点回来,一会我就让公务舱过去接你。”关宁挂了电话,吴哲也不用收拾东西,现在可以等这个小子自己回来,吴哲伸出自己的两只手看了看,这双手又是很久没有做正事了,每天看着国际新闻不爽的时候他就紧握拳头,他相信没有自己摆不平的烂事,在家休息的太久了他真快有点感觉自己是个家庭主妇了。

丁延挂了电话回到胜美跟前,“你慢慢吃。”

“干嘛,你要走了么?”胜美问。

“是的,不过我想你已经吃腻了蛋炒饭、扬州炒饭和番茄蛋炒饭,我会做的东西不多。”丁延还真有点舍不得这里,不过他可不能主动留恋这样的生活,胜美说:“你要去那,现在就去买机票么?”

“不用买票,过一阵就会有人来接我。”

“你到底要去那里,我能跟着去看看么?”胜美确实舍不得丁延,虽然相处时间极短,虽然这个家伙每天只吃泡菜和米饭,虽然他每天做饭很单调,可是跟他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的飞快,几乎没有心烦和郁闷的时间,心里真不舒服了就拿他当陪练,其实找他做男友也不错,韩国的男人是在太瘦弱,眼睛又小心眼也小,但是却很大男子主义,这些毛病丁延一点也没有,他什么都不计较,整天他自己就很开心,跟他在一起久了自己也变得开朗多了,不过要跟着他走绝对不可以告诉父母,自己可以偷偷的离家出走,跟一个不是坏人的人出走应该没有危险。

“给你留个地址,你要愿意去看我就等放假去,不要乱跑,小孩子别乱跑。”丁延拿了张纸用繁体字写了自己的住址,如果要用简体字写恐怕到了香港没多少人认识,胜美拿过来看了看,“你要骗我我就背后诅咒你。”

“哇,小孩子这么坏,幸亏我写的是真地址。”丁延穿上衣服就准备离开胜美家,在酒店里还有他的一些东西,回去收拾一下,大概现在公务舱飞机已经在飞往这里的航线上。胜美把纸条收好之后说,“别总说我是小孩子,我们最多 也就差了两三岁吧,你也大不到那去,别以为耍酷就能装成熟。”

“谁教你说这些词的,真是拿你没办法。”


“你真打算去日本?不是为了私事?”丁延回到香港见到关宁就直奔主题的问,关宁为了显示自己真不是为了惠子才去日本,“我保障去了不见他,你们俩不会日语,问个路买个菜都难,我能把你们俩扔下么,另外去日本我也是有足够理由的,那里的黑帮也竞标很多建筑项目,什么机场、大楼都可以建,他们用非法手段打击合法的公司,拿到工程后要么转包出去,要么使用非法入境的外籍劳工,给人家很少一点钱让人家做苦力,都是一群该死的混蛋,不打击他们一下,他们的手绘越伸越长,另外日本黑帮跟其他国家的不一样,他们有很明显的纹身,只要看清楚纹身就可以开火,不向有些国家的帮派不纹身,不穿相似的衣服,可以省下鉴别他们的时间,我们去挨个去泡温泉,看清楚纹身就开枪。”

“真是为了正事呀,收拾一下东西走吧,三哥是不是要去请个假?”丁延看着吴哲,吴哲露出很尴尬的表情,“我跟你们不一样呀,我被看管的很严,不打招呼不好随时跑掉,你不也是要回去安排一下?”

“我还真就跟你不一样,有三嫂的人照顾蓓蓓她们我回去看什么去,东西我还带着呢,要不要快点走呀。”丁延还想拿着自己的微声手枪过瘾,吴哲说:“东西不要带了,到了那里找我们的渠道拿东西,去温泉里用不了很多东西的。”


丁延刚离开汉城胜美就不想继续上学了,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东西,以前她也经常跟父母出门旅行,证件和钱也不缺,带上足够的路费后胜美又检查了一下家里的水电,提着行李箱从容的走出家门。

吴哲可不是贪图享受的人,他渴望战斗,在家里他也很郁闷,无法实现自己的理想,出来就可以自由的为理想战斗。小檬自从认识吴哲后也习惯他跑来跑去的,在香港吴哲也没什么事业,除了在小檬上班的时间里出去买一会热狗也无事可做,因为有不过问彼此工作的协议,小檬还是很认真的执行,反正不管吴哲去那都不会忘记自己,有什么好东西肯定给自己买回来,上次买回来的几套珠宝首饰小檬也都挨个佩戴过,新鲜劲也过去了,这次她也希望吴哲再带回点她喜欢的礼物。

胜美提着行李箱走出香港的机场,她拿着丁延给她的地址坐上出租车,她父母以前经常带她出国旅行,这次一个人出来比较新鲜,没有过多的紧张,她坐在车上想着丁延的住处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是跟香港普通家庭一样呢,还是非常有特色,她也知道香港地少人多,每个人家的房子面积不是很大,不知道自己去了之后会不会给他添麻烦。

等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胜美才收起自己的思绪,仔细的看着车外的房子,眼前就是几座海边别墅,周围没有什么人,出租车司机问胜美,“以前来过香港呀,你的朋友应该来接你,不过看他们的住处也不错,很奢华么。”

“我也没来过他的住处。”胜美拿出一些港币付了车钱,还给了一些小费,司机看顾客大方也主动下车帮着拿行李,司机边拿行李边说,“房子这么大有没有人住这里呀,我还是先不走了,你先过去按门铃,如果没人在这里的话你一个人等着也不方便,我还是送你去附近最近的酒店先住下。”

“那就谢谢你了。”胜美走到别墅的铁门前按下门铃,她看见门铃上还有摄像头,看来主人不用跑出来开门迎接,都是电子门和可视对讲设备,看上去还很新,应该是刚装上去的,门上的通话设备接通之后里边有人问,“是那位呀,我好像没见过你。”

在别墅里的蓓蓓看着屏幕上出现个年轻的女孩,年龄跟自己差不多,她也不知道来人是干什么的,带着一点戒备心她小心的询问着,胜美很客气的回答道,“你好,这里是丁延的住处么,我是从韩国来的。”

“啊,他没回来呀,你先进来吧,大老远的跑一趟也不容易。”蓓蓓马上按电钮开门,她还主动出去看胜美,她也想来人大概带了不少行李吧,小木也很快的跟着跑出去。在别墅的大门口三个年轻的女孩互相看了看,小木问胜美,“你找丁延?你是他什么人?不会是女朋友吧。”

“暂时是朋友,刚认识不久,他还给我当过帮佣,他也在这里当帮佣么?”胜美试探的问,小木一听这个也感觉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个丫头认为丁延是保姆呢,丁延好端端的给她当什么保姆,难道不成看上这个外国丫头了,看来自己的竞争压力真不小。不过胜美怎么看不像坏人,对蓓蓓也没什么威胁,小木也就帮着她拿着行李走进别墅。

“这是他的房子,他不是帮佣,你们怎么认识的?”蓓蓓进了客厅就好奇的打听着,胜美拿过纸条给她们看,简单的讲了一下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小木说:“原来他忽然跑到韩国去了,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他已经回了香港,可没回这里,已经出门做事去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们也不是每天可以见到他的。”

“你们是是他什么人?是他的女朋友?”胜美也怕丁延有女朋友,因为这俩女的住在他的房子里,这让他有点不放心,小木叹着气说:“我要是他的女朋友就好啦,有花不完的钱,有这么大的房子住,我还是女主人,他要让我当我肯定不推辞。”

“不是女朋友呀,那你们是?”胜美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看来自己没有白跑,既然不是女朋友那这所房子也就还没有女主人,小木说:“我是蓓蓓的保镖,蓓蓓是丁延的朋友,丁延也是她事实上的监护人。”

“监护人?不是亲戚么?”胜美更好奇了,这里的人际关系可真够复杂的,都超出自己的想象力,小木继续介绍道,“她家里没什么人啦,丁延负责照顾她,我是被请来帮助照顾她的。”

“那以后她会不会请人照顾我?”胜美问道。

“那要看你会不会保护自己,你学过什么防身术么?”小木把话题引向自己的专业范围,胜美得意的说:“防身术没学过,我只是从小就学跆拳道,丁延都打不过,我也可以在眨眼的时间里把他打翻在地,你们信不信。”

“不会吧,有这种事?”小木马上找来自己锻炼身体用的装备,胜美也想锻炼一下身体,俩人穿好了各自的装备就在客厅里切磋起来,宽大的客厅足够她们用,不会因为收不住飞脚而踢坏房间里的东西。

正在俩人玩的起劲的时候小檬也来了,她也有房子的钥匙,在丁延不在的时候她也就算这里的临时女主人,反正吴哲出门做事了,丁延也跟着走了,这里还有几个需要照顾的人,她没事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这里又多出个女孩,看来丁延还挺有能力的,出去这么几天就又找了个女朋友。

“哇,这又是谁?丁延的女友。”小檬问道。

胜美客气的说道,“你好,我只是丁延的普通朋友。”

“武功不错么,有空跟我的保镖玩一会,小妹妹长得还不错吧,你不是本地人吧?”小檬好奇的看着胜美,胜美用不流利的汉语问,“请问我该怎么称呼你呢,你是丁延的什么人?姐姐还是妹妹?”

“叫我三嫂吧,我也算他的亲戚,丁延跑到韩国就把你给拐骗回来,他可真有本事。”小檬一来也加入她们的谈话之中,几个女孩就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蓓蓓感觉到很是郁闷,一个人先回到房间去看电视。

“不是拐骗,我是来看看他,他又打不过我,怎么拐骗我?”胜美不明白小檬为什么喜欢说拐骗这个词,自己又不傻怎么能被拐骗呢,小檬说:“他打不过你?那太正常啦,即使比你厉害也会让着你的,他有什么魅力让你大老远的跑过来找他呢?”

“不想在家呆着,就算是旅游吧,不过也可以算离家出走。”胜美很坦诚的说道,小檬一听这个就马上问,“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在外边学坏了怎么办,不上学以后干什么呀,总不能就靠着他过日子吧,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或许过些年你也能当个全职太太,韩国不是很流行女的做全职太太么。”

胜美被说的不好意思,她解释说,“我不是不想工作,只是我是那种不用上学也能有工作的人,我会跆拳道呀,我还拿过奖呢,随便收几个人学跆拳道也是个不错的工作,又轻松又没有压力。”

“很自信吗,很像当年的我,我很看好你,不过来香港玩一段时间再说吧,真是不想回去的话我让丁延收留你,他不敢打发你走呢,我投资开个武馆,你就当老师好了,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计较的,我不是也不用上学照样当老板么。”

“你真愿意投资呀?”小木问小檬。

“那要看她是丁延的什么人了,普通朋友么用不着我管,要是关系特别一点可能向一家人的方向努力,我当然要帮忙了,老五这个家伙总是喜欢乱跑,他是不会照顾好家里的,今天多个朋友了我们不要在家里吃,今天我请客吃大餐,大家换好衣服准备走吧。”小檬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反正她也不缺钱又有的是空闲时间,多个人陪她吃饭她也很高兴,不过小木更高兴,来这里吃住玩不花钱,还照样有工资拿,去那找这么好的工作,她飞快的跑回房间去换衣服。

到了日本刚找地方住下的丁延还不知道,自己的家里已经成了女子俱乐部,有小檬在家里肯定热闹,他也不知道胜美这么快就找到香港来,他还有自己的事业要做。这次为了做事做的漂亮,丁延他们也做了充足准备,先是在酒店里订了房间,又在市区里租了几个房子,不过东京的房租非常贵,大把的花钱也租不到面积足够大的地方。除了准备房子和车之外,打电话订购的装备也很快会到,在这里有自动手枪就足够了,黑帮喜欢玩冷兵器,吴哲他们才不会买几把刀跟对手死拼,血喷在衣服上很难处理的,人多眼杂难免有人发现可疑之处会报警,另外市区内糟糕的交通也很难让汽车有多大的利用价值,骑摩托车或者换成地铁才是快速机动的办法。

在高档餐厅里高兴的吃着接风酒席的胜美不知道丁延的工作多危险,碰一下黑帮的据点就可能面对一百多个有武器的壮汉,新闻上曾出不穷的枪击案上就可以知道日本的黑帮是用什么样的武器,即使不用枪,在狭窄的室内空间或者僻静的街道上发生冲突丁延他们的能力也很难施展开,拿着武士刀的黑帮成员成群的冲上来,他们手中的自动武器总有打光子弹的时候,在换弹匣的时候如果有黑帮成员冲过来给他们几刀,他们肯定会血溅当场。最适合他们战斗的地方时丛林中的野战环境,有足够的重装备才比较安全,这一次虽然出来走的不远,可是风险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