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者 第五章独闯汉城 第一节

ddtt 收藏 0 6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size][/URL] “你是给我请保镖还是给自己找粉丝?她一直都神经兮兮的,我真受不了。”蓓蓓看着准备出门的丁延,丁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蓓蓓很少跟自己说话,没什么必要她是不会主动开口的,看来刚来几天的小木的确闹得有点过头,他苦笑一下,“我也不想她这样,可能你的生活比较单调,没人陪她说话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




“你是给我请保镖还是给自己找粉丝?她一直都神经兮兮的,我真受不了。”蓓蓓看着准备出门的丁延,丁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蓓蓓很少跟自己说话,没什么必要她是不会主动开口的,看来刚来几天的小木的确闹得有点过头,他苦笑一下,“我也不想她这样,可能你的生活比较单调,没人陪她说话她就自己唠叨。”

“我可不想继续看她肉麻表演。”蓓蓓刚说完小木跑出房间,自从她到了这里每天用在化妆上的时间越来越长,连她自己都感觉有点奇怪,难道是没坐成大牢自己过度兴奋,性格就全变了?小木冲到丁延跟前,揽着他的胳膊问,“你这么早去那呀,我先送她上学,然后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吃早餐,我喜欢去粤式茶楼吃早餐的。”

“又来了。”蓓蓓不耐烦的拿着书包准备出门。

“我知道你不想上学,我也不是你的法定或指定监护人,当然不能逼你去上学,不过你这个年纪不上学很容易出问题,但是我还有个变通的计划,我要马上回香港一趟,我是回去做事,如果你想散散心换个环境的话也可以去,当然我工作时候你可以看看,可能会很有意思的。”丁延出门没什么好带的,主要是证件和一些现金,他可以穿上衣服就走,不像其他人要至少拿个手提箱或者背个挎包。

“去香港?我一直很想去,我真得不用上学?”蓓蓓厌倦死学校的生活,可以出去走走那能放弃这个机会呢,以前父母在的时候总是说你考试成绩好就带你出国玩,不出国也要去趟香港或者澳门,遗憾的是她的成绩一直倒数。

“我不能强迫你上学,反正这是随便出门走走,又不用退学,你自己跟老师请个假就好。”丁延说完看看小木,她翻出自己的证件看了看,很高兴的收拾东西,丁延说:“你怎么这么磨蹭,香港是购物好去处,你带一堆东西上街不累呀,去那什么都有,像我一样什么都不拿就可以,你肯定至少带两箱东西回来。”

“太好了,可以去香港玩。”小木扔下旅行包就准备走。


到了香港之后小木都快乐疯了,可蓓蓓却在考虑一个严肃的问题,那就是父亲做了很多非法生意,才买了一架价值四百万美元的直升机,这些钱里还有贷款,而丁延经常玩失踪,为什么他可以出门坐公务舱飞机,即使这种飞机不是自己买的,租一架飞来飞去也比坐民航头等舱贵很多,另外到了香港之后气派的场面还在继续,一架比父亲当年买的飞机还奢华的欧洲产直升机直接把他们送到海边的别墅,租个直升机也不便宜,飞行中驾驶员介绍说这是NH-90直升机,她听说这飞机一点也不便宜。

更加可疑的是丁延的工作,周五的晚上别墅里来了一堆人,蓓蓓发现这些女的各个都穿名牌,她不太懂粤语,她们叽叽喳喳的说什么自己也不明白,不过看她们的样子大概是些当地企业里的一些白领。丁延说的工作居然是招待她们,这让蓓蓓更摸不透丁延,看他一路上的排场,他绝对不可能是父亲的手下,他比自己老爸还威风,而且身边没没有黑帮成员模样的人,好像他的工作非常干净。

面积**的海边别墅里正举行着聚会,蓓蓓就像看电影一样,长桌上摆满了水果和点心,还有随便喝的香槟酒和葡萄酒,穿着时髦的女人们似乎都围着丁延转,他的工作不会就是办个聚会吧?这些女宾客似乎对他很感兴趣,难道不成他是钻石王老五?这也不对呀,如果他是,那为什么他说这是他的工作,应该是他的娱乐活动才对。不过更令人担忧的是小木,她看见一大堆年轻漂亮的女人围着丁延,估计肺都要气炸,小木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大口喝酒,不过丁延似乎并没有察觉,他只是跟那些女人聊着天,频频向她们敬酒。

“搞什么呀,这是什么该死的工作,这工作赚几个钱,能坐着公务飞机来回跑,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小木环顾四周,只有蓓蓓一个人坐在自己附近,别墅的落地窗外是游泳池,再远处是花园和草坪,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走进别墅,看样子比丁延大不了几岁。

林飞宇走进别墅,立即引起众人的注意,林飞宇高兴的对这群女孩说,“各位来宾,晚上好。”还没等他说完,女人们一起笑着说:“老板娘晚上好,为什么董事长没有来呀,怎么让你来?”

“董事长比较忙,她不能亲自参加这次活动,让我代表她来祝大家玩的高兴,不要拘束,就当是自己家,休息的时候尽量放松,这才能更有精神的工作。”林飞宇说完拿起酒杯向大家敬酒。

女职员们看怡菲没来就很放松,大家喝着酒聊着天,不过话题一直都没远离丁延,林飞宇刚喝完一杯酒打算走,一个女职员走过来问,“林总裁,你刚才说让大家像在家里一样,我在家可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喜欢穿着内衣呀睡衣呀走来走去的,要不就关了灯什么都不穿的走来走去,可以么?”

“我还有个宴会要参加,我快迟到啦,这个问题我就不管了,谁招待你们就问谁好。”林飞宇转身要走,其中有个喝酒喝得比较多的女职员就把晚礼服给脱了,高兴的穿着内衣站在丁延跟前,“这样就像在家一样。”

“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要走了,老五你好好招待大家。”林飞宇一看她们太疯了就把摊子留给丁延,他也觉得老婆怡菲出的招太怪,奖励女职员什么不好,买点高档的化妆品和服装,或者送点旅行优惠券,要不就是找婚介公司帮她们安排相亲,都弄出来疯玩算什么,搞不好丁延要吃亏的,不过他可没这方面的兴趣,这样的活动让他办简直太难为人。

“总裁走了,大家随便一点。”女职员们高兴的开始边胡闹边开玩笑,丁延被一群女人围着有点尴尬,小木此时也发现丁延似乎对女人没兴趣,难道他心里或者身体有问题?不过她想的太多余,丁延才没问题,他只是对眼前的的人不感兴趣,他想的是快熬到明天,但愿她们玩开心就可以走。

蓓蓓此时没耐心看下去,她顺着楼梯走上二楼,别墅的装修很新,她不确定这是丁延自己的财产,不过看丁延倒是在这里很自在,大概这里就是他的家,另外房间里的确有他的照片,照片上还有其他人,都是跟他一样年轻的小伙。厌恶眼前正在举行的派对的岂止是蓓蓓一个人,小木欣赏过别墅的华丽之后也有点不爽,一群比自己漂亮比自己有气质女人围着丁延,她早已压不住心里的火,没想到她对丁延越了解的多反而越感觉自己不安全,有那么多人围着丁延,自己满足心愿的机会是越加渺茫,此时蓓蓓看了一眼小木,小木已经是面带怒气,蓓蓓叹着气说,“满意了吧,以后你想每天过这样的日子?”

“别气我,我正生气呢,我发起脾气是很厉害的,小心失手打到你。”小木发狠的时候丁延已经借故溜走,他也不喜欢这种生活,这里除了麻烦没有他喜欢的刺激,他早想逃离现在的生活圈子,只有出去冒险的时候他才感觉很爽,一回到香港用不了二十四个小时他就会厌倦,倘若直接跟大嫂说,大嫂肯定会说你怎么这么不知足,找这么多美女陪你开心还不好,有名车开着有豪华别墅住着为什么还不满足呢,她难以理解自己,要是跟三哥去说,三哥肯定说有没有搞错,出去疯也不能没个头,总要回来休息几天吧,看来还是自己偷偷跑掉算了,出去换个环境换个心情或许回来能好点。


江旁边的这个城市为什么这么繁忙,似乎所有人都感觉到有生存压力的存在,连乞丐都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人们步履匆忙的不就是为了那几个钱么,为什么自己不这么匆忙的生活着呢。丁延反复思考着,可能根本原因是自己内心的贪欲有限吧,虽然干掉许多坏人自己也发了点小财,但是只有买下别墅之后几分钟之内他很高兴,高兴的只是花出钱而已,他没想把抢来的钱据为己有,别墅只是个度假屋,只是自己用来藏武器和交通工具的地点,如果有一天自己遇难,如果不是载到警察手里,他会把自己所有的财产捐给慈善机构,短短的一生不应该为物质去忙碌,什么房子车子,死去能带着走么,活着的亲人只会给你烧个纸糊的而已,最后还不是落在别人手里,还不如把有限的时间用在轻松的生活中,来这个人口上千万的大城市看看,看看跟自己以前呆过的地方有什么不同。

来到韩国散心丁延还是有些理由的,第一自己还多少会点英语,这个国家的英语教育跟日本一样出名,不会当地语言也能在这里正常的生活下去,买菜的时候说英文就可以,大多数上过很多年学的人都会,反正不是谈技术问题,第二就是自己也不胖,瘦高的个子混在当地不会老远就被看成是外国人,当然前提是自己要穿着西装和白衬衫,第三这里的饮食也算科学,总比美国遍地都是的快餐店要有营养,来这里不至于每天三顿饭都吃肉食。看着风景发呆的丁延没注意周围的人,此时走过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用韩语问,“你是外国游客吧?”

丁延听不懂她说什么,当然韩语里的词汇他知道点,比如‘电影’和‘导演’之类的词,就跟汉语音译过去的一样,站在丁延跟前的胜美用英语重说了一遍,丁延这才明白,他点了点头,不过丁延感觉这里的年轻女孩没几个好看的,他懒得搭理,好看的都是去做过手术的,比如街边巨幅广告画上的美女,他没继续停留在此也不愿意跟女孩说话,两只手插在裤兜里继续漫无目的的走着。

城市不能太大,一大了就有很多类似的地方,拥挤的人群堵车的马路,人更多的地铁站,一眼望不到头的高楼大厦,还是去人不多的地方走走的好,丁延走进大楼背面窄小的街道,这里没有汽车,摩托车和行人也很少,都是某个单位的后门,只有垃圾箱,来的都是些送货的车辆,有垃圾的地方少不了流浪动物,他看见一些流浪猫狗在找吃的东西,他自己也忽然觉得有点饿了,还好,城市大了买东西方便,刚才他买了一些街头小吃,几个热狗而已,他把热狗面包里夹着的热狗香肠拿出来放在地上,新鲜的食物很快吸引到流荡动物,丁延只把面包吃掉,他才不喜欢吃里边的肉,多数廉价香肠都不是什么好材料制作的,好的材料都在大酒店里变成大餐的原料,剩下的才会在廉价食品里。

看着吃东西的流浪动物丁延自言自语的说道,“看看你们,多轻松,没有复杂的社会关系,也没有太多的欲望,走到那里就住那里,到处是你们的家,没个固定的地方反而轻松,你们吃饱了就去玩吧,不要打架,要打架下次不给你们吃东西。”

“原来你会说中文?”胜美在丁延身后说道,可把丁延吓了一跳,女孩走路的声音比较轻,他一时没注意后边有人来,胜美继续说,“你是中国人吧,中国的功夫很厉害,你会不会?”

丁延笑着说,“不是人人都是李小龙先生的。”

“你是大陆来的吧,中国其他地方的人可不是你这种口音。”胜美继续用中文说着,这让丁延很惊讶,当地人会英语和日语不奇怪,难道这里也中文热?丁延问,“你还能区分中国人的口音,这太有意思了,你怎么知道的?”

“来这里旅游的香港人都不是你这样说话的,我会一些中文,因为我父母在中国做生意,他们学的中文就是你说的这种,不是粤语和闽南语。”胜美很难找到个跟自己用中文聊天的人,她对丁延非常感兴趣,丁延说:“我运气很好,遇到个中国通呀,你不怕我是坏人,我已经知道你父母在中国,小心我跟踪你最后把你卖了。”

“你不像个坏人。”

“是么?我靠。”丁延故意改变一下自己的说话方式。

“如果你需要个向导的话我很合适,这个城市很大的,本地人都很容易迷路的。”胜美笑着说,丁延很严肃的问,“你真不怕我是个坏人,不怕我非礼你,你可是个女的,跟陌生人说这么多话很危险的。”

“你以为我不上学的时候只是学几句中文当向导赚小费呀,我的主要爱好就是跆拳道,不信你过来试试。”胜美很自信的发出邀请,丁延叹着气说:“我是不跟女人动拳脚的,省省吧,你在厉害也不是夜总会看场子的,打飞你我可以得金牌呀。”

胜美难得遇到个不知道自己会跆拳道的,她飞快的蹿到丁延跟前,只是眨眼的功夫丁延就被她打翻在地,丁延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倒地,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怀疑是不是被警察跟踪了,难道是警察之中选出个长着娃娃脸的女孩靠近自己找自己的麻烦?虽然自己杀了很多坏人可都不被法律允许的,被盯上可是很麻烦的,他还在乱想的时候胜美把她扶起来,“我给你当向导你很安全,没人会找你麻烦的。”

“这么厉害呀,你怎么收费?”丁延问。

“你看着给了。”

“算了吧,我还有事,我能记得住在那个酒店住。”丁延离开僻静的后街,流浪猫狗吃完东西还看着丁延的背影,它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奇怪的人还会来给自己送吃个,流浪动物们吃饱了就各自走开。

在一个城市呆的越长越能了解这里不为人知的一面,在这里也是同样,丁延晚上随便出去转了几圈之后,发现这里也有不少可以成为‘目标’的人,遗憾的是自己不是坐公务飞机来的,没带着顺手的家伙,否则就他们这些看场子的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个几百,不过他还戴着一部手机,卡是到这里之后才买的,他可以随时跟自己熟悉的军火商联系,不过军火商同样跟大哥他们很熟,就怕兄弟们什么都不做一起跑到这里找他回去,不过城市这么大一千多万人也不好找,还是先打个电话定一些家伙,到手之后随时可以用上。


“一个人来吃夜宵呀?”胜美又一次忽然出现在丁延身后,丁延正坐在路边摊上吃当地的小吃,丁延放下筷子问,“你干嘛跟踪我呀,我走到那你就跟到那,不用上学么,放学回家不用写作业么?”

“我还想问你呢,你干嘛在我家附近游荡。”

“我又不认识你们家,我才刚来这里没几天,你真有点让我害怕了,我总感觉跟恐怖片一样,你是不是死去的女鬼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来找我,让我帮你报仇。”丁延没什么可说的就胡说了几句,胜美坐在他旁边,拿着杯喝着啤酒,“你见过鬼还喝酒呀。”

“你这么晚不回家呀,不怕遇到坏人,你一个人再能打能打过一群么,出来绑架人的起码是好几个人。”丁延把东西吃完准备走,胜美也站起来准备走,“要不要去我家坐一会,跟你在一起很安全,因为你打不过我,又没什么不良企图。”

“改天吧。”丁延半夜还要去取自己订购的东西,胜美只好自己买了点小吃独自回家,不过她站在阳台上又仔细看了看丁延走的方向,看来他的活动区域就是附近这么大一片地方,他不会走太远的。

丁延回酒店换了身打扮才去拿东西,这次他买的是一个小作坊制作的手枪,不是型号庞杂的量产军用武器,是一个很有经验的工匠自己做的,当然除了丁延之外也只有他们这伙人才买,产量这么低也刚够他们几个人长期订购。这是一种可以转换枪管口径的微声手枪,它没有格外加的消音器,枪管本身就是消音器,因为现在流行可转换口径的设计,之前这个小作坊只能防止简单的M1911手枪之类的东西,他这次买了两支,口径分别是点45和9毫米的,因为根据他的观察,此地的黑帮也只主要用这两个口径的武器,缴获的子弹自己还可以用,省的总去购买子弹,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风险。

为了在摄像头密集的大城市里的隐蔽行踪,丁延不得不带着好几套廉价的衣服出门,这样一出一进监控器里记录的就不像是一个人,随身的包里还有几百发子弹。本来是出来休息的,可遇到闲事他依旧准备管,带着一身不合时宜的打扮丁延走近夜总会,他打扮的像个穿着新潮的乐手,不过乐器盒子里绝对不光是乐器。

喧闹的音乐和昏暗的灯光丝毫不能影响丁延敏锐的感觉,夜总会的对外营业区通常没什么,只有办公区和VIP区域才有他要找的东西。他迈着很轻盈的脚步走到办公区附近,这里的保镖没有阻挡他,这里经常有来应聘的乐手,每个都要问那岂不是很累,反正办公区内还有自己人,不该外人进去的地方总是很隐蔽。丁延来这里不是查案的,他没警察那么累,遇到麻烦可以先开枪,只要结束之后他看见一些证据他就会安心的离开,没打错人还有什么遗憾的。

进入办公区之后丁延回头看看两个看门的保镖,他从容的拿出一直微声手枪,对着两个人的后背连续射击,在音乐的掩盖下外边的人更是一点声音都听不到,子弹进入点位置很好,没有喷溅在其他地方,两个保镖倒在地上,丁延走回到办公区的门口把门反锁,他戴上手套从两个死人的身上找东西,这里果然不干净,两个保镖非法持有武器,显然这个帮派没很多钱,还处于上升时期,保镖的武器只有老掉牙的M1911手枪以及匕首,不过来看他们也不是什么精锐,随身带着K粉和摇头丸,显然是为了下班以后自己用的,这里的待遇很高呀,这东西都供的起,真正有效率的帮派是没有太多不良嗜好的,当个马仔还吸毒,猴年马月能买的起自己的房子和车呢,这些人真傻,也不为以后打算,这下由丁延帮他们了断,以后不用为了不良嗜好给坏人卖命了。

办公区的走廊里也铺着地毯,这对丁延来说很舒服,忽然卧倒不会很疼,子弹壳落地后不会有噪音。对付有枪支的敌人还有个好处,那就是随时随地得到补给,用的子弹是一个口径,不是一个口径的自己可以换枪上的零件,打起来可以不算计最后还剩多少子弹,这样非常过瘾,不过在人口密集的地区不适合用其他武器,发射火箭弹什么的会引来警察的注意,微声手枪可以让他悄悄的开火不留下一点声音,很少一个人单独行动的丁延带着一点点紧张顺着走廊走进第一个办公室门口。

里边的吵闹声丁延听不大明白,估计是正在教训不听话的‘服务人员’,到这里的也不可能都是自愿的,多数有绑架和拐骗来的,当然这些人不好管理,打女人可是帮派里的人最擅长的,有本事去突袭个警察总部什么的才像个人,丁延没客气的踢开门站在办公室门口,还没等里边一群换西装的打手看清他的长相和武器,两支子弹上膛的微声手枪开始连续射击,干净的沙发和茶几上被不停的喷溅上血花,丁延努力提醒自己这跟单人训练一样,不用太在意身后,专注的开火就可以。办公室里的小头目和马仔们几乎还保持着打女人的姿势的时候,子弹依次击穿了他们的心脏,丁延想他们的帮派没钱,防弹背心是奢侈品,另外单薄的新装和衬衫里塞上防弹背心很容易看出来,不用精确的向头和脖子开火,浪费在瞄准上的时间可以缩短一大半。

对一群没有什么战斗素质的人开火射击,其实有时比完老式射击类游戏还无聊,尤其当你的熟练程度非常高的时候,丁延的本领也是在无数次枯燥无聊的训练中完成的,他射击的时候精神异常集中,一旦目标倒下他又感觉很没意思,怎么说这个国家也是个施行普遍兵役制的,年轻人上完高中都去当个几年兵,反应速度应该更快,看似存在难度的战斗变得更加简单。犯罪行为的高隐秘度当黑帮成员高度自信,自信没人敢找他们的麻烦。丁延重新给两支枪装好弹匣的时候他看了看被打的女孩,年纪不是很大,应该是拐骗来的,他拿起冰桶里的冰块递给女孩,“用冰敷瘀伤。”

似乎听到一些异常动静的马仔们蜂拥的从暗门中冲出来,这下还省了丁延的时间。自从那个不知名的女孩死了之后,丁延的性格中多了一些冷愤怒,这种愤怒正常时候一点也看不出来,一旦爆发起来会转化成严重的犯罪,很多心理医生都很愿意积极治疗这样的患者,否则社会上会多很多凶残的犯罪分子,此时没人给丁延治疗,如果此时黑帮的马仔都死光了,他或许好受一点,心情会慢慢平静下来,冲出来更多的人只会让他更不高兴,手里连枪都没拿着的对手顿时变成一堆人形枪靶,丁延伸展两臂同时开枪,细微的枪声不断的响起,前排的马仔们纷纷胸部服部中弹倒下,后排的马仔有几秒的反应时间,不少人纷纷掏出左轮手枪和半自动手枪,仓促间不是玩枪的老手难以快速完成拔枪、开保险、瞄准、射击的全过程,丁延用弹匣内剩余的子弹继续射击,倒地的马仔们手里的枪基本都没打开保险。

“都是些菜鸟。”丁延换弹匣的时候地上没死的马仔还在痛苦的喊叫,暗门内又涌出的一批打手也只武装了一半,他们拿着霰弹枪冲了出来,门窄的只能最多一次出来两个人,丁延正好轻松的开始指向射击,出来两个就倒下两个,霰弹枪开着保险也没有一次击发的机会,“这么笨还跟我打,门要宽一点,一次出来六七个你们还有机会向我开火,简直太笨了。”

暗门处已经倒下十几个人,门已经关不住,里边的走廊不宽敞也不明亮,继续还有穿着黑西装拿着半自动手枪的人往过冲,丁延从容的换上弹匣把枪塞进衣兜里,顺势前扑卧倒在地,顺手拿起敌人丢下的霰弹枪还击,狭窄的走廊正适合霰弹射击,一枪打出去好几个马仔被打翻在地,后边冲出来的还不知道叫喊些什么,不过伴随着霰弹枪的射击声马仔们的身上迅速多出一些严重的伤口,走廊的地上密集的倒着十几具尸体,丁延也有些看不下去。在西方和东方的帮派很不一样,在墨西哥或者美国,你要是击毙一百人左右,一个帮派甚至一个街区的几个帮派可能全部完蛋,在东方国家就不一样,这里人口秘密,很小的帮派都有很多人,西方的帮派是火力密集型,他们有很好的自动武器,还有改装的防弹车,在东方除了人多之外还有什么,有些人甚至没枪,那跟百年前向英国殖民军冲锋的土著军队有什么区别,结局会很惨的。

“就这个水平还出来混,有没有点高难度的。”丁延丢下没子弹的霰弹枪,他又从地上拿起几支霰弹枪背在身上,手里拿着一支枪踩着地上的尸体顺着走廊往里走,通常过了暗门就是黑帮的核心要地,这里有大量的毒品、现金和武器,还有很多全副武装的马仔,

走廊的尽头还是一间办公室,通常老大和贴身保镖就在这里,不知道还有什么人能挡住丁延,其实拿枪打并不精彩,尤其能力差距巨大之后,就像是大规模的不对称战争,一方除了挨打没什么作为,不过让丁延惊喜的一幕马上即将发生。一个穿着老旧又厚重的防弹背心的打手忽然冲出来,头上还有一顶过时的钢盔,现在凯夫拉头盔便宜的像白菜一样,还有人戴着古董钢盔,他身上的武装更是过时,身上缠着M60机枪的弹链,手里的M60机枪没弹链盒,长长的弹链拖到地上,当此人叫喊着冲过来的时候,丁延端着霰弹枪冷静的连开几枪,几米的距离内枪口就指向拿着机枪的打手,密集的霰弹把冲过来的人打得面目全非,丁延丢下霰弹枪拿起老旧的机枪,这种外号是小笨猪的机枪射速不快,性能比较均衡稳定,对付分散的目标效果更好,不过有它在手丁延更是毫无惧色的走进装修豪华的办公室。

宽大的高级办公桌后边是一张靠背椅,上边坐着的人很让丁延惊讶,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女人,拿着一支雪茄,桌上放着红酒,丁延没发现办公室里有其他人,看来她的手下就这么多,或者是在这的都被干掉了还有的在别处一时回不来,丁延端着机枪不想开火,他身上还有非致命武器,他不喜欢拿着枪打没武器的人,更不想杀女人,即使是个很凶残的女匪,他把机枪架在办公桌上,右手依然握紧机枪手柄,左手掏出一支针管,“我还以为这里的庄家是个脑袋上没头发挺着啤酒肚的老家伙,没想到是个女的,你是庄家的老婆还是情人?”

“你很能打,这些年我还没见过有什么人能把我的人怎么样,你想要多少钱,我们合作吧。”女人很冷静的用英文回答,丁延不满意,直接把针管扎进女人的脖子上,“这种针不会让你失去记忆,不会失去知觉,只是你以后思维和行动都会迟缓,这是给严重精神病人的药物,你以后没机会在干坏事。”

很愤怒的丁延终于平息下来,他从容的拿出女人身上的钥匙,打开保险柜拿钱,另外一项工作是把死人的钱包拿走,上街买东西很需要零钱的,还有钱包里的证件,对无名尸体警察需要更多的时间,另外还要销毁带不走的武器弹药,警察没收之后只会占用空间宝贵的证物仓库,反正这些证物没意义,还不如帮他们销毁,丁延熟练的拆掉枪支上最重要的零件,让这些所谓的证物变成废铁,免得有人在警察来之前拿走它们继续做坏事。

带着战利品从新回到最外边的办公室的时候,被打伤的女孩还没走,丁延此时有点不想管她,反正警察会救走她,不过考虑到可能前边还有没干掉的打手,这些人发觉出事之后很可能继续暴力审问这个倒霉的女孩,丁延还是伸手拉她起来,“别呆在这里,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

“他们会追上我们。”

“里边已经没人了。”丁延安慰道。

“外边还有他们的人。”女孩还是不敢走。

“有后门,我带你出去,尽量少提及今晚的事情。”带着一大包钱和毒品的丁延先走进厕所,把所有毒品用马桶销毁,进了下水道毒品就不会在害人,另外他还点了一把火,把带不走的子弹全部丢进火中。从后门出去之后丁延把拆下来的撞针全丢进下水道里,背着一大包钱拉着被救出的女孩轻松的离开夜总会,此时他的心情非常好。

“这些钱给你,以后别来这样的地方,不要跟别人说,自己叫出租车回去吧。”丁延把几叠美元塞给女孩,这些钱足够她用一阵,他自己顺着僻静的街道离开出事地点,被救出的女孩惊魂未定,也急忙离开,她后悔的是没问救她的人叫什么,也不知道以后如何报答。对丁延来说他图的不是感激,那怕救出的人是个白眼狼也无所谓,只要自己救出的人以后没做了贼他就很满足了,感激不感激都没用,感激自己能怎么样,他们能给予自己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缺,他们也没办法报答,要以身相许丁延还嫌麻烦,家里多个人他会更不舒服。

胜美晚上睡得很晚,临睡前的新闻让她很感兴趣,一家夜总会发生命案,很多黑帮成员被打死,接受采访的警察和检察官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一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抓捕的黑帮瞬间消失,残存的马仔一哄而散,臭名昭著的女匪变成了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又少了一些对手,少了一些祸害,警察们能不高兴么,他们巴不得有人把全城的黑帮全不杀死,那他们每天的工作就轻松多了,还不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可以轻松的熬到退休,家里人也不用担心他们执行任务时候丢了性命,皆大欢喜的事情谁不高兴?他们才懒得继续追查,最多不过指责另一群暂时没被抓住的黑帮分子做了此事,然后对他们再开刀。

其实胜美想不到今天她见过的人就是这一事件的主角,反正丁延活动的区域离她生活的区域很远,一个连女孩都打不过的人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她以后也不会把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关掉电视之后她反而更惦记丁延,虽然此时她还不知道丁延的名字。

丁延住的酒店距离出事地点很远,旅游发达的城市高级酒店很多,他这次出来也没想省钱,反正做事赚来的钱多的是,除了把大部分捐出之外还能剩下不少,他也不指望这个发财,当然是为了跑路用,反正自己账户上的钱有不少,即使不动这一笔刚到手的钱,他也可以在最高级的总统套房里住很久,一个人吃饭更是花不掉几个钱,钱可以让他在不做事的时候活得轻松一点,不用担心隔壁房间的噪音,不用担心住的环境不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丁延想,如果自己没有枪,路边随便找个女孩都可以把自己打倒,没有武器或许世界上也就没有侠,佐罗的剑侠盗罗宾逊的弓跟自己手里的杂牌手枪一样,都是侠的一部分,没有武器他只是个废人,他才懒得练习搏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