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者 第四章血染黄沙 第二节

ddtt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8.html


“散兵线,十二点钟方向,距离七百米,风力不大。”关宁换上自己喜欢的G3-SG1狙击步枪向企图靠近警察局的毒贩射击。此时剩余的毒贩手下拿手机给老板打电话,“我们损失很多人,我们不能在围着警察局,我们打不过他们,人也无法就出来。”

“我的女人少一根头发你们就别活着回来,我再派一队人帮你们,我要尽快看见人,这群没用的混蛋,吃饭和拿钱的时候你们就有本事,真是没用。”毒贩挂了电话,继续坐在自己宽敞的别墅里,电视上全是无聊的节目,身边站着一群贴身保镖,他已经统治这个小镇很久,没有人如此挑战他的地位,看来今天情况有点不对,一百多人出去连人影子都找不到。

毒贩身边的头目开始分头用手机联络可以雇佣的人,他们组织内部能打的都出去打了,可是没有一点获胜的希望,头目们很快的又用高额报酬吸引来一群亡命徒,他们从各个方向开车赶来,带着五花八门的武器。头目们打完电话纷纷报告自己临时招募的人数,毒贩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喝着杯里的红葡萄酒。

带着消音器的狙击步枪像死神一样无声无息的吞没着匪徒的灵魂,武装匪徒们往前走就会不停的中枪倒地,停下脚步还是有人死去,蹲下身来还有要命的子弹直接打中脑袋,黑夜越来越让他们恐怖,一群没文化的匪徒很难理解黑夜中敌人怎么看见他们,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么远飞来的子弹还可以打中人的脑袋。所有还活着的匪徒只好掉头就跑,可是死神依然紧紧的追随着他们,没有一个人跑得掉。匪徒身上的手机不停的响着,他们的老板很像知道他们的情况,起码想知道警察局里有几个人,可是他们已经不能说话,骤降的温度当尸体迅速僵硬,留在沙地上的鲜血也渐渐凝固。

“胜利了,他们没人啦,我们循着车轮印找到他们老巢,把他们全部消灭干净。”丁延乐观的放下手里的武器,从地板上站起来,他大声的用西班牙语问警察,“还有晚饭没有,我饿了。”

警察的女儿很快去拿了一些没吃完的东西送到丁延跟前,丁延看房间里的光线不怎么好,更加不注重自己的吃像,干脆连餐具都不用,两只手抓住什么就往嘴里塞什么,一直吃到直打饱嗝才跑去洗手间洗手。关宁继续在屋顶警戒四周,他发现周围都出现了汽车灯发出的亮光,三三两两的旧汽车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他难以判断出这是有计划的进攻还是各自为战,总之开着车灯很傻,他用对讲机提醒,“老五,他们四面围攻,用自动榴弹器拦截他们,到四百米内的你不用管,我来对付。”

“知道,他们根本过不来。”丁延搬过俄制AGS-17自动榴弹器,这种型号的自动榴弹器带着三脚架和弹链只有四十五公斤重,他把箱子里的弹链放在每一个窗口附近,先对付距离最近的几辆车,一条弹链对付几个无防护的目标绰绰有余,为了给对手留下深刻的印象,丁延一顿连射就用榴弹的爆炸碎片把汽车打成蜜蜂窝,车内的匪徒不死被炸死就是重伤昏迷,射击完一组目标丁延搬起自动榴弹器去第二个射击位置开火,一个人连续变换十来次射击位置,让对手很难知道他们有多少火力有多少人员,似乎每个方向都有人把守。

“打得好,车辆全部报销。”关宁在屋顶暂时得以休息,他清楚的观察到榴弹的爆炸点,车上匪徒还没来得及下车就不能动弹,丁延气喘吁吁的说,“这个榴弹器是不重,可比抱着个女人要累,我不想动,再来人交给你解决。”

“你抱过那个女人呀?体重多少,三围多少?我还是感觉自动榴弹器更轻更苗条,你先休息一下,再有混蛋来我用RPG-7招呼他们,现在我就装好引信。”关宁打开弹药箱,给火箭弹装好引信,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又有一群车辆开了过来,停在距离一公里外的地方,所有车辆熄火灭灯,车上的下来不知道干什么,他拿起红外夜视望远镜观看,武装匪徒们似乎在交谈。

“情况有变,他们在一公里距离上集结,似乎在商量怎么杀我们,现在用狙击步枪解决他们。”关宁从箱子里拿出廉价而威力巨大的M-82A1狙击步枪,他熟练的把枪支组装起来并拧上专用的消音器,在枪支上装好红外瞄准镜,深呼吸几下卧倒在屋顶,谨慎的瞄准一公里外的目标。

“好办,先用榴弹打散他们,你再用狙击枪收拾,我现在呼吸不均匀,不能跟你一起猎杀目标,你要加油。”丁延用最后的一条弹链向匪徒的集结地连发射击,密集的炸弹赶散了刚到的匪徒,不怕死的敌人就地卧倒,怕死的吓得到处乱蹿,关宁瞄准跑直线的傻瓜匪徒下了死手,十发大口径狙击子弹一分钟内全部打完,他感觉身体有点不爽,大口径狙击步枪后坐力很大,打多了对身体不好,他只干掉十个人,还有不少敌人可以打,不过他要休息一下,连续射击会对内脏不好,枪支射击的震动太大。

武装匪徒遭到远距离火力杀伤,此时已经毫无办法,有个别携带重武器的匪徒立即寻找凹地隐蔽起来,一门破旧的迫击炮被七手八脚的架起来,炮弹箱子打开之后里边只有生锈的炮弹,暗夜之中不熟悉火炮的匪徒组装起一枚炮弹就发射出去,他们连几号装药打多少距离都不知道,更糟糕的是第一枚炮弹没有装引信,落在警察局周围的炮弹钻进沙子里,连一点火光和声音都没发出,可是几枚炮弹就这么浪费的打了出去,等他们想起来装引信的时候已经耽误不少时间。

“他们似乎没有动静。”关宁通过观察之后作出这样的判断,丁延也用红外望远镜搜索四周,漆黑的夜里除了能看见一些仙人掌之外没什么东西,一发炮弹忽然落在警察局的门外,爆炸声让丁延感觉到意外,他用无线电问,“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没有听到炮声,没有火光,也许是藏起来的迫击炮,他们不会用这样的武器,不用担心。”关宁为了节约体力和精力懒得出去搜索迫击炮,丁延见没人敢出来也坐在地板上休息,迫击炮的炮弹一发接着一发落下来,有的距离很远,有的近的已经震碎了玻璃,炮击一直持续了十几分钟,直到匪徒打光生锈的炮弹。

“终于结束了,出去找他们,我来开车。”丁延提着PKM机枪走到警察局外边,回到自己的货箱车之上把机枪装在枪架上,关宁拿着自动步枪上了车,打开车的顶窗来操作机枪,货箱车发动起来扬起一阵尘土离开警察局,中年警察和他的女儿看着关宁他们离开,这父女俩又紧张起来,现在人质还在这里,麻烦肯定不会结束的。

“消灭那些坏蛋。”丁延把货箱车当赛车开,非同一般的来到凹地附近,他拿着信号弹枪伸出车窗外,对着夜空打出一发红外照明弹,一堆人影出现在夜视镜里,关宁说:“我看到了。”随即PKM机枪打出一长串曳光弹,匪徒们一看敌人杀到自己跟前,立即拿起手中的自动步枪还击,子弹打在货箱车的装甲上发出凌乱的敲击声,车上的三块防弹玻璃顷刻被打碎两块,虽然匪徒们看不清楚,但隐约可以看见货箱车的轮廓。

短促而激烈的枪战持续了十几秒,坐在驾驶座上的丁延探出身体用一挺M249机枪还击,兄弟二人没费多大力气就击毙了残存的匪徒,不过警察局方向传来的几声爆炸转移了两人的注意力,丁延一看后路出事立即开车掉头往回赶,夜视镜里可以看见一辆摩托车,丁延开着车追了上去,摩托车的机动性能货箱车怎么能追得上,关宁正想换上弹链击毙摩托车上的两个人,丁延提醒,“放长线钓大鱼。”

“谢谢提醒。”关宁没有开火,货箱车跟着摩托车到一座别墅附近,关宁这才用自己精确的射击技术干掉了两个敌人,随后拿起一次性火箭筒对着别墅开火,丁延开着车围着别墅绕圈,关宁用火箭筒向别墅的每个房间射击,他使用的是燃料空气战斗部的单兵火箭筒,每一发火箭弹二次爆炸的时候就可以烧毁几个房间,火箭弹打光的时候,别墅已经在烈火中坍塌,不少人满身起火从别墅里冲出来,丁延毫不客气的用机枪扫倒,把不听话的敌人留在火堆里。

“任务完成,我们回去。”丁延开心的驾车返回。

此时的小镇警察局已经破烂不堪,火箭弹造成的毁伤非常大,丁延飞奔着冲进警察局,漂亮的女人质还活着,警察负重伤已经奄奄一息,警察的女儿躺在地板上,伤口里流出大量的血,女孩的身体已经慢慢变凉,丁延把应急灯打开,眼前的情况已经很明白,关宁把女人质身上的绳子解开,把他嘴里塞的毛巾拿出来。

“你们两个笨蛋做的好事,我是缉毒局卧底,我好不容易在在这里站稳脚跟,都是你们两个混蛋,还多害死两个无辜的人。”女人质大喊大叫着,关宁拿出麻醉枪对着人质,“报出你的部门和职位,我这就打长途电话查询,如果你说的是假话,我就连你一起干掉,反正毒贩死光了没人为你撑腰,你冒充司法部门的特工是没用的。”

女人质说出自己的名字和职位,关宁拿出一个电话本自习查看了一下电话号码,他没用女人质说的号码打,万一她是毒贩那不是被她蒙混过关了,关宁用小镇警局的电话直接打到迈阿密缉毒局。丁延在一边尽力抢救警察,可是伤势太重已经没的救,愤怒的丁延使劲踢打木制家具,关宁刚刚核对完毕就用麻醉枪打了女人质,人质昏迷后他对丁延说,“这个女的的确是卧底特工,我们做的事情虽然被缉毒局知道了不会追查,但是他们要跟其他执法部门说了我们就有麻烦啦,我们现在赶快把她带走,把这里收拾一下就撤离。”

“任务很失败,这是我第一次失败,没有保护好盟友。”丁延脸色非常难看,关宁也知道他此时非常难过,可是必须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然后走人,他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被通缉,这可不是帮执法部门做事,是自己跑到没秩序的地方杀人,难免有多事的司法部门找麻烦,关宁准备带走自己用过的武器,然后防火烧掉这里,把女特工弄到一个安全的地点放下,之后他跟丁延离开墨西哥,如果没有事情就再不回来。

丁延并没有着急的离开,他从破损的房子上拆下很多木料,把死去的警察和女孩放在摆放整齐的木料上,他打算把这两个受害者火葬,好好安葬他们的遗骨再走,关宁看着忙碌的丁延,认为他只是一时不爽,过不久就会忘记此时的不愉快,可他这次真的错了,丁延已经陷入很深的冷愤怒之中,如果爆发出来那还好点,比如又有执法部门要帮忙,他可以用枪多打死几个罪大恶极的混蛋出气,然后慢慢恢复到从前,要么就是长久不爆发,他的性格会出现变化,这样最容易出事,万一没正事可做,在正常的生活中谁点燃了他这个炸药桶那可就是有大事发生。

丁延把女孩的尸体用清水擦洗干净,从她的行李箱里挑了一件最好看的衣服给她换上,然后他亲手点燃木料,女孩的身体逐渐消失在火光之中,留给丁延的只有短暂的一点点记忆。关宁为了不让自己的兄弟太忙,他也帮警察擦洗过伤口,然后给警察换上干净的制服佩戴上奖章,对警察说了几句告别语之后火葬了警察。

“按照他们国家的风俗,他们应该被放在木质棺材里土葬,这样做似乎不太妥当。”关宁看着沉默不语的丁延,丁延声音低沉的说道,“不想让她一个人躺在沙漠里,躺在这个充满罪恶的土地上,我要带她走,选一处风景很好的地方安葬她的遗骨,我不想让她留在这,她是因为我的鲁莽而死的,我对不起她。”

“这不关你的事情,是毒贩派人来杀了这些人。”关宁不知道怎么劝说的好,根据他的观察丁延真的不正常了,回去一定要通知大哥,去带他做心理治疗,丁延看着火逐渐的熄灭,此时天已经亮了,他亲自捡起来女孩的遗骨,用布小心的包好。


这一次为朋友报仇的行动也不是很不顺利,关宁总算把自己的兄弟丁延顺利的带回香港。关宁坐在林飞宇的办公室里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看看戴着耳机听音乐的丁延,自己独自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林飞宇看看丁延对关宁说,“他不会这么脆弱的。”

“我看这次对他打击很大,坐飞机回来的事情空乘跟他说话,他居然一句话都不说,平时他说话比我多的。”关宁还没说完,林飞宇的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一下,林飞宇马上接起来,说话的是坐在隔壁办公室的怡菲,“老公,老五这次才走了几天,回来怎么就不正常,公司里很多员工看到他走进来,平时他都跟大家打招呼后闲聊很久的,这次太奇怪,他是不是病了要不要看医生。”

“没事,可能是遇到一点小事情不痛快吧,我会解决的,还是我带他看医生。”林飞宇说完放下电话,现在不是老四一个人说丁延不正常,似乎见过他的人都看出来了问题,他脑袋上不由得冒出冷汗来,根据他对自己兄弟们的了解,他知道这些人是有燃烧不尽的战斗意志的,如果因为一些非常严重的心里创伤让他们丧失战斗意志,那不就是没有理想的活着么。第一次用枪打人肯定会有心理问题,这个不难治,可老五也是经历过血腥战斗的,他是一个天生的战士,怎么会因为这一点小事就这样?林飞宇抓着脑袋想,忽然他想到了一点,莫非是那个死去的墨西哥女孩很漂亮?老五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可刚有好感这个女孩就因为他的疏忽而丧命?如果是这样那对他的打击是太大,可林飞宇又一想,在治安不好的边界小镇,女孩跟她的警察父亲也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即使老五不去那个地方结果也不会好到那里去,另外林飞宇记得老五丁延去美国打工的时候一直不喜欢西方国家的女孩,加州有很多墨西哥移民,他不跟那些女孩来往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了转移丁延的心思,林飞宇打算再安排一些事情给他们做,让关宁好好观察一下,他坐在丁延的身边,摘下丁延的耳机,“老五,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们做,你在大陆那边不是还照顾着一个女孩么,她叫蓓蓓,现在是你请的保姆和保镖照顾她,不过我觉得她父亲在的时候得罪的人太多,她容易出危险的,随便花钱找来的保镖不能相信的,我这里有一份资料,一个女子监狱要转来一批女囚,她们的背景我查过,都是武功不错的人也机灵,可是都是因为一时不甚意外伤人,不过判得有点重,你要是能把他们就出来,我相信这些人一定很感激的,会很死心的为你做事,留个可靠的人在不常去的地方多好,另外老四也喜欢惠子小姐,老四不能常在那个女孩身边,也需要个可以信任的保镖么,你就辛苦一趟,这次不用动用太多武器。”

“好吧,资料给我。”丁延很认真的说道。

林飞宇也是冒险用转移的方法试一下,老五先认识的那个叫蓓蓓的女孩,根据老三吴哲的说法,丁延肯定喜欢这个女孩,就用她暂时转移一下丁延的注意力,林飞宇说:“最近没什么事情做,如果没什么亏空就休息一下,愿意在这就住下,不喜欢呢就回大陆去休假,老三留在这里陪你三嫂,你们两个去吧。”

丁延一看有事情做也就不在大嫂的公司多呆,站起来也不打招呼就走出办公室。在公司的职员办公区里,怡菲看见丁延走过来,她手下的女职员一看到丁延就很高兴,怡菲还是很欣赏他的魅力,把他拉到没人的地方说,“你看看他们,一见你就跟吃了兴奋剂一样,为了激励员工,我打算办个派对,当然由你主持,你大哥要为我的公司做事,你二哥一直不见踪影,你三哥有老婆,我让他跟一群未婚女士在一起也不合适,你就帮帮忙。”

“我知道啦,大嫂,我只是有点闷不想说话,你不用这么着急吧,还有我四哥呢,我们要回大陆玩几天,我去看个朋友就回来,我不就是没跟那些剩女主动说话么,你就认为我精神出问题啦,其实不主动跟她们说话我才正常么,你看看我是多年轻多嫩的草,我怎么能主动招惹一群老牛呢。”丁延说完自己都笑了,怡菲也被逗笑了,她这才确认丁延正常,“那你打算怎么办好派对呢?”

“我这个嫩草不能吃呀,我有毒,可不能跟她们说,让她们闻闻就算了,有毒的花草也肯定有香的吧,大嫂再见,忙完就回来。”丁延夸张的说话方式总能把怡菲逗笑,怡菲很高兴的确认丁延没有事情,她轻松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其实丁延自己知道,他已经很不正常,他多少也了解一点点心理常识,通常愤怒的人有两种,一种是沾火就着的,这种人经常可以看到,他们总是因为一点点小事跟周围的人大吵大闹,没人愿意跟这种人交往,在公共场所跟人大吵大闹的人丁延也见过,另一种病态的心里就是他这种,心里感觉非常窝火,但是一般的事情不会让他愤怒起来,只有他忍耐不住的时候才会大爆发,结果当然不是在公共场所跟不小心冒犯他的人吵架,结果可能是他愤怒起来无法控制自己,会把惹他的人彻底干掉,但目前尴尬的是真正的罪他的人已经跟瓦砾长眠在一起,他的愤怒无处散发,这是让他感觉到最难受的。


离开人群密集的香港之后关宁感觉非常放松,在这里不会有严重的堵车,他开着一辆经过改装的小货车行驶在公路上,副驾驶座位上的丁延还是沉默不语,以前他喜欢坐车的时候打开收音机,或者是听喜欢的CD,今天他就跟木头一样坐在那里,关宁问,“准备好没有?”

“当然,我再重复一次行动计划,你一会急刹车让囚车撞在我们的车后边,然后我们下车假装跟他们吵架,用袖珍电棍电晕车上的警察,再用迷药弄晕所有的囚犯,把他们弄到我们的车上,不能让她们互相认识,到安全地方各自跟她们讲话,她们同意入伙就带她们去上班。”丁延简明扼要的讲述了一遍计划。

“你这几天跟木头一样,我开始了。”关宁猛踩油门追上前边的囚车,他熟练的超车到囚车的前边,还没等开车的警察骂他几句两车就撞在一起,丁延飞快的跳下车跑到囚车跟前,警察打开车门打算下车好好教训一下冒失的家伙,不过丁延和关宁手里的袖珍电棍已经顶在两个警察的脖子上,警察刚晕过去,囚车的门就被他们俩打开,几个女囚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白色的毛巾的就挡在她们鼻子跟前,丁延和关宁早就看熟了资料,几个功夫不错的女囚他们早就记在心里,不用拿着资料核对,还没等女囚想明白是谁为了什么来劫持囚车,她们已经晕了过去。

“真够重的,这死丫头难道吃了铅块不成。”关宁扛着两个女囚出来,把她们想麻袋一样扔到自己的面包车里,丁延紧跟其后上了车,面包车飞快的开离撞车现场。

“功夫好的女孩没几个长得漂亮的,要是让我每天跟他们呆在一起,我非疯了不可。”丁延看着昏迷中的几个女孩,无奈的评价道。关宁边开车边笑,“难道还能从囚车里救出白雪公主不成,这几个已经是可以看得下去的啦,主要是个人能力和背景不错,虽然她们犯了严重的伤害罪,可这种人比较好用,不会有太多麻烦的。”

车开到一个仓库里,几个女囚被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丁延拿着一瓶冰镇矿泉水蹲在一个女囚的跟前,她身上的手铐脚镣也还没有打开,丁延用冰凉的水瓶放在女囚的脸上,女囚一下就醒了过来。

“小木,你好,是我救你出来的,现在你可以重新选择你的人生,第一是我把你再交给警察,然后偷偷溜走,你继续去坐二十年大牢,等你出来的时候你有前科,又一大把年纪,找个工作很难,你再厉害谁还会用你,还会信任你,另外一大把年纪再结婚,生出个孩子可能不是很健康,另外你可能等不到你的孩子养活你,你就不在了。”丁延面带严肃的说道。

“你好多废话,我出来还会回去么,直接说第二条路,你是让我帮你所要高利贷还是杀人?”女囚一脸杀气的看着丁延,“我不是做非法生意的坏人,我只想让你做一件事,当我一个朋友的保镖,是个女孩,你们在一起很安全,另外也负责开开车什么的,当然不用你做保姆,我已经请了保姆。”

“要我保护一个人?你冒这么大风险,值得不值得?”

丁延笑着拿出一本印着外文的护照,“要不要?”

“我做,不过工钱是多少。”

丁延说:“不会比行价低,你是高手。”

“成交,快帮我打开手铐。”

“小木,你自由了。”丁延帮她打开手铐,随手把一套衣服递给她,穿着囚服离开这里很不方便,她需要换一身衣服,丁延转身离开,小木脱下囚服,现在她已经有了新的身份,护照都有啦,简直跟做梦一样。

关宁也很容易搞定了其他几个人,两个分别带她们离开。


放了学的蓓蓓回到自己的住处,保姆提前做好了三个人的晚餐,女保镖很沉闷的坐在餐桌旁边,她很不喜欢这份工作,被保护的这个女孩太没意思,一整天在一起也不说一句话,上学的日子更是跟她没话说,这样的工作太枯燥,自己下了班才能出去逛街吃饭,这个叫蓓蓓的女孩从不逛街,真是无聊死了。

丁延带着小木打开公寓门进来,蓓蓓看到丁延也没什么反应,坐在桌旁吃饭,女保镖看着丁延带来一个年轻女孩,就知道自己可以辞职,她匆忙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连晚饭都顾不上吃,丁延掏出一叠欧元放到女保镖的提包里,“合作愉快,你还是很不错的,一次意外都没有,以后没事做可以随时来找我。”

“谢谢。”女保镖拿着东西高兴的离开。

丁延看看蓓蓓,“我最近还有事,这是新来的保镖,功夫不错,我还要回到香港,那里还有不少工作要做,你如果不想上学我可以陪你去旅行,去那玩都可以,不过最近我只在香港,有事给我打电话。”

保姆笑着邀请丁延入座,她对这位年轻的老板还是很有好感,工资给的非常高,而且每月准时发工资,从来没有拖欠,今天遇到老板过来还可以早下班呢,“丁先生,一起吃晚饭吧,我正好做了三个人的,不过我今天还有点事情想先走一会,明天我一早过来洗碗。”

“没关系,谢谢。”丁延拿出个红包给保姆发奖金,保姆高高兴兴换了衣服也走了。饭厅里只剩下三个人,小木在警察局和拘留没吃到什么好东西,以前在家也是吃得很一般,今天看见满桌的好吃的兴奋极了,她一点也不客气的坐下来吃工作餐,丁延对满桌的菜没好感,他跟蓓蓓出身不同,生活习惯也不同,这些菜是按照她的口味做的,他一点也不喜欢,只是端着碗低头吃米饭,他也不是很饿,随便吃了几口就起身出门。

蓓蓓平时没什么胃口吃饭,家里出了事之后她一直心情不好,今天忽然多了个跟饿死鬼投胎一样的女保镖一起吃饭,她的食欲也稍微好点,她看女保镖下手极快,再不多吃点眼看着就没东西吃啦,她也低头拿着筷子猛吃一通。

“有没有酒呀。”刚获得自由的小木感觉非常爽,吃这么好吃的饭怎么能不喝酒呢,她一眼就看到了饭厅里的酒柜,里边全是好酒,虽然基本没喝过可她依旧认识,不过酒柜上有锁,不过这难不住她,她拿起毛巾站在酒柜跟前,很有技巧的把玻璃弄坏,一瓶丁延买的好酒就落在她手里,她拿着瓶子就喝。

蓓蓓感觉这不合适,就说:“酒很贵的,不是你的。”

“哇,你这么维护他,看他又年轻又有钱,你又全身穿名牌,你是他的女朋友吧?”小木半瓶酒下肚心情更好了,想起来什么就说什么。蓓蓓倒不是不好意思承认,可的确他们之间不是这样的关系,不过她只是有一点点期待,不过她这个家庭出身可能别人不大能接受,不过丁延自称是父亲以前的跟班,这样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自己是黑帮分子的女儿,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不过她真没看见丁延哪一点像个混混,另外也不曾听说他干过什么坏事。

“我不是他的女友,他只是我父亲以前手下,他自己是这么说的,。”蓓蓓对新来的保镖解释着,她只是不想让别人觉得他们很复杂,小木听到这里满脸带笑,“是吗,是真的吗?你不是他女友,太好了。”

“你干嘛这么高兴,以前的保镖没你这么夸张的。”

小木坐下来边喝酒边吃菜,“那他有没有结婚?”

“结婚,结什么婚?他才几岁,能登记么?”蓓蓓怀疑的问,小木听到更加高兴,“你看过他的身份证呀,他几岁了?没结婚呀,那太好了,那他有没有女朋友,你们多长时间见一次面?他花那么多钱请保姆请保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蓓蓓不屑一副的哼了一声,她感觉这个新来的保镖像丁延的粉丝,高度关注他的私人信息,不过蓓蓓不想有误会,就继续说:“他多大岁数我不知道,他没说过,也没说过有没有女友,你这么激动干嘛?”

“看来从你这里挖不出内幕,明天见了做饭的阿姨再问一问吧。”小木拿着酒乐呵呵的喝着,蓓蓓彻底被这个夸张的家伙弄崩溃了,她低着头说:“问也没用,保姆还没我知道的多呢。”

“是吗,怎么会这样?他好神秘呀,不过怎么看他也不像个坏人,既然你不是她的女友,我以后就毫无顾忌,你到时候不要后悔呀。”小木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对她来说这辈子再没有比今天更好的日子,被人救出苦海还能得到一个新的身份,有一份高收入的工作,就是房子一般点,这间公寓只有两个卧室,那丁延回来住那里呢?

蓓蓓只能叹着气把空碗和空盘放到洗碗池里,她每天要做的家务就这么一点点,明天早晨保姆会来洗碗,其他时间就是做功课睡觉。她以前很喜欢看电视剧,不过自从家里出事后她连电视也不想看,以前一直喜欢的电影院也不想去,每当看到别人过的很好的时候她心里就很难过,她暂时找不到什么心理依靠,她想用丁延当做心理依靠,可是这个家伙总是不出现,连给保姆发薪水的时候都是靠银行汇款,每次他离开的时候自己都不确定他会不会再出现。

小木吃饱了之后把桌子收拾干净,她从小的生活环境不是很好,个人能力还是很强的,平时的习惯也比蓓蓓好许多,她也不是故意这么做的,以前在家的时候她什么都做,是自己照顾自己,现在这里有保姆她可以活得更舒服一点,她感觉自己就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她很愉快的拿出一大堆衣服,这些都是丁延救她出来之前准备好的,她看看衣服的号码,这个家伙连自己的尺码都调查过了,估计内衣也会很合适,一大堆名牌的衣服已经让她两眼放光,这可是当跆拳道陪练时候自己买不起的,现在她已经心满意足,如果丁延能变成自己的男友的话那就太完美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每天都回来么?”小木问蓓蓓。

“不一定的,对门的那个房子也是他买下的,即使他回来也不常过来,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回来没有,他只是偶尔打电话问保姆,我没事也不打电话给他的。”蓓蓓说完小木蹿到沙发上,蓓蓓让她吓了一跳,小木大声问,“这么贵的公寓跟我老家的别墅一个价,他买下两间,太奢侈啦,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好难得呀,最难得的是对我不错。”

蓓蓓心里现在越来越明白,这个保镖脑子有问题。小木还是不依不饶的追问着蓓蓓,不过问来问去也没问出什么,她只是拿着丁延给她买的手机给丁延发短信,不过发了十几条之后她才小心的打过去,原来对方关机,她很失望的放下手机,蓓蓓已经被她追问的疲惫不堪,抱着枕头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小木精神十足的参观着公寓,洗漱间里没什么化妆品,这个丫头似乎还没开始像同龄人一样臭美,此时正好把丁延给自己买的化妆品摆放好,她心里大概的算了一下,丁延给自己买的东西加起来至少值个几万元,这是在请保镖么,倒像是为这所房子请个女主人,她翻来覆去的想,难道是这个小子喜欢自己?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完美,自己真成了现代版的灰姑娘,那就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