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为“两房”开“空头支票”?

万邦来朝 收藏 0 57

奥巴马为“两房”开“空头支票”?

2011年02月26日10:18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张国庆 欢迎发表评论0 字号:


承诺两房债券不仅需要美国政府的支持,还需要美国国会的支持


奥巴马为“两房”开“空头支票”?


张国庆


自从买入了天量的美国国债,尤其是“两房”(房利美与房地美)债券后,美国人的“家事”就成了中国人的心事。


由于中国持有巨量的两房债券,因而对于美国政府的两房改革方案十分敏感,这也使得外汇管理局罕见地公开出来澄清亏损传言,力求给民众带来两房即便关门也无碍中国资产安全的信心。


稀有金属定价权争夺背后:重估“中国财富” 车船税将按7档次征收

中东震荡致中企千亿业务遭重创 刘志军案涉铁路项目中介费8.22亿 我国能耗强度是日本5倍 三大矿去年利润为中国钢企3.5倍 浙江百名医生吃回扣被曝光 十年经济增长谁拿的利润最多 美“政府支持企业”模式失去生命力


纠结的更有奥巴马政府。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奥巴马一直面临着政府管得太多的指责。就连财政部长盖特纳都曾坦言,“一点不错,政府就是管的事情太多了,而且管得相当糟糕。”


这也暗示着,即便在奥巴马政府内部,也开始倾向于认为,“政府支持企业”模式已经失去生命力。而该模式饱受非议的一点是,政府支持企业在景气时期为其股东和高管带来大量回报,而在危机时期却让纳税人背上沉重负担。


事实上,自2008年9月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政府共花费纳税人约1500亿美元的资金救助房市,可时至今日,美国房市依旧清冷,而两房更是颤巍巍地走向末路。


了结两房的呼声由此高涨。在输掉中期选举之后,奥巴马也明显表现出顺应民意的执政特点,为了早日终结两党围绕政府支持企业展开的激烈口水战,白宫于日前正式提出了美国住房抵押市场20年来规模最大的改革计划,提议国家支持的房贷机构逐步退出市场,并为购房者规定最低首付标准。


这也意味着40年来为美国住房市场提供极大支持的“房地美”和“房利美”公司将逐渐淡出市场,而美国人购房的门槛也随之提高。与此同时,美国人也努力将两房带给美国经济的阴影抹去。


看不见亮光的“补仓”


两房启动关门程序,显示出奥巴马政府所面临的巨大财政压力。由于投入了巨量资金进行经济刺激,奥巴马政府已显得捉襟见肘,而经济刺激的乏善可陈,更使其在今后的投入上要倍加小心,在毫无希望的两房问题上,“补仓”显然已无太大意义。


更何况,共和党领导下的众议院正虎视眈眈地看着奥巴马如何控制自己“烧钱”的欲望。


其实,当年布什政府挽救两房时,就曾遭到一些经济学家的反对,他们认为这是政府用纳税人的钱为两家融资机构不负责任的市场行为埋单,是违反市场规律的行为。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的说法颇为耐人寻味。看上去,斯蒂格利茨好像是很能理解援助的辩护者们的看法:这些机构过于庞大,不容垮掉。但他也坏坏地反问道,如果是这样,政府以前就有责任监管它们,那样的话,它们就不会破产。他还形象地比喻说,在没有足够消防设施的情况下,没有哪家保险公司会承保火灾险,也没有保险商会依赖“自我监管”,但美国政府对金融体系却这样做了。


斯蒂格利茨的话也引发了人们对市场经济的深度思考。对于政府来说,必须首先认清,哪些领域是关乎国计民生的,是不容有失的,而哪些方面则完全可以交由市场,由其自担风险。对于前者,放弃监管责任,或者疏忽风险规避,本身就是政府的失职,而事后的补救,始终都是被动的。这也意味着,奥巴马政府其实是在为过去一些年美国政府尤其是布什政府的疏忽买单。


淡化两房的国有背景,也体现出奥巴马政府以及美国社会在金融危机之后提升的风险意识。事实上,正是政府的过多干涉,为次贷危机埋下伏笔。早在2000年,美国住房和城市建设部(HUD)就曾要求两房将高风险、高收益贷款占到其抵押贷款投资组合的一半,尽管当时次贷违约案件已呈现明显的上升趋势,而事后也证明,正是所谓“平权或扶弱政策”的信贷配额将房利美和房地美更进一步地推入次贷市场,并使之最终身陷绝境,丧失清偿能力。


球踢向国会山


时机很耐人寻味。恰恰是在共和党入主众议院后,奥巴马政府顺水推舟地提出了三项让两房逐渐淡出市场的改革方案供国会讨论,而没有说直接私有化或关闭这两家公司。一方面表达了共和党人的尊重,另一方面,也体现出明显的中间派做法:取消政府资助实体,向共和党作出一些让步,同时安抚华尔街,两边都不得罪。


尽可能团结共和党和安抚华尔街,已经成为奥巴马在最后两年任期的重要政治任务,事关美国的经济复苏,也事关他的政治命运。


白宫的安排让共和党人感到满意,此前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一再指责民主党人没有处理好政府支持企业问题。随着奥巴马政府准备逐渐从房屋按揭市场淡出,关于两房的口水战有暂时熄火的迹象。


不过在大洋彼岸,针对两房前途的口水战却打了起来。持乐观态度的一派认为,如果奥巴马政府选择将损失全部转移给外国投资者,将极大地影响美国的信用及其今后的债券发行,因而美国会全力呵护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的利益。有人甚至认为,中国在两房债券上有充足的回转空间,而两房债券不但没有风险,还是现阶段的上佳选择。


不过,即便相信美国信用的一派也承认,这一切,要建筑在美国经济反转的前提下。也即,如果美国经济未来重返繁荣,意味着相关债务人的偿付能力和融资能力将有较大改善,届时中国所持有的两房债券的还本付息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而另一派则对此持谨慎态度,认为两房并不必然享有美国的政府信用。之所以说皮球已经踢向了国会山,是因为在美国法律框架下,政府支持企业(GSE),是由国会设立的公开注册的私有实体,其目的是为了降低国民经济某些特定领域中获得资本的成本,而这些特定领域是国会认为必须加以保护扶持的领域。


这也意味着,如果没有美国国会的批准,两房本质上可以不享有政府信用,需要乐观派引起注意的是,我们在两房上的资产安全,“不仅需要美国政府的支持,还需要美国国会的支持。”而《华尔街日报》也别有深意地援引中国经济学家的观点称,如果没有美国国会的支持,奥巴马政府答应向两房债券持有人偿还本息的承诺无异于一张“空头支票”。


这其实也是我们在处理对美问题上经常犯的概念错误,也即,以为搞定某一方,就可以高枕无忧,最明显的,就是当年中海油并购案,价高者得的“市场规律”在美国并不完全适用,因为美国的权力制衡体系非常复杂,许多事情,真的不是一方面就可以说了算的。


需更多考虑中国储户的感受


其实管理层对两房债券的忧患意识要比那些乐观的专家强烈。事实上,中国已开始有序地减持两房债券。美国财政部网站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10年12月净卖出包括两房债券在内的美国长期机构债券19.3亿美元,而2010年中国净卖出这类机构债券总额达到了293亿美元。这是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对两房债券减持幅度最大的一年,也是有数据以来的最大减持纪录。


耐人寻味的是,就连美国媒体在报道两房问题时,都特别提到了需要考虑中国的感受,毕竟,中国在美国最困难的时候伸出了援手,注入了宝贵的信心。


英国媒体也说了句公道话,指出,在关于美国住房金融改革白皮书的所有辩论中,没有一方考虑到了长期以来帮助美国家庭实现住房梦的一群人:中国储户。在旁观者看来,平心而论,中国人是冒着巨大风险向抵押贷款支持证券投入了近5000亿美元资本的。


无独有偶,在此期间,中国方面对于楼市的调控也在逐渐升级,北京更是出台了最严限购令,并对利润过高的楼盘课以重税。这意味着,中方已在深刻总结美国对两房缺乏监管及盲目乐观所带来的泡沫破裂教训。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