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美国追求的应当是“门户开放”,而不是世界第一

无尽之夜 收藏 0 433
导读:近年来,美利坚“帝国”的衰落一直是专家权威们讨论的主题。潜在的意思是说,华盛顿已经没有能力无限期地保持其世界第一的地位。全球金融危机如今进一步揭示出:全球秩序已经发生出人意料且令人震惊的调整。因此人们认为,美国将对我们所说的“后美国世界”中存在的巨大变数而感到担忧。 更糟糕的是,美国人还被要求在两个显然是错误的选项中作出选择:美国是应当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持世界第一的地位呢,还是甘心失去这个地位?主张保持这一地位的人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的野心也是全体美国人的,不把成为世界第一作为美国宏伟战略目标的美国人肯定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年来,美利坚“帝国”的衰落一直是专家权威们讨论的主题。潜在的意思是说,华盛顿已经没有能力无限期地保持其世界第一的地位。全球金融危机如今进一步揭示出:全球秩序已经发生出人意料且令人震惊的调整。因此人们认为,美国将对我们所说的“后美国世界”中存在的巨大变数而感到担忧。

更糟糕的是,美国人还被要求在两个显然是错误的选项中作出选择:美国是应当采取一切必要行动保持世界第一的地位呢,还是甘心失去这个地位?主张保持这一地位的人想当然地认为,他们的野心也是全体美国人的,不把成为世界第一作为美国宏伟战略目标的美国人肯定都是不爱国的。就连表示反对上述“疯狂”野心的人也多少有些接受这种逻辑,他们认为正是这种野心在过去几十年里推动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只是我们近来的“傲慢”削弱了我们的“伟大”。

上面两种观点都是大错特错的。

把追求世界第一作为一项宏伟战略,不论从概念的角度还是从执行的角度而言都是完全“非美国式的”。实际上,以布什和切尼为代表的新保守派使我们的意识形态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之前任何重大外交政策丑闻都没能做到这一点,包括尼克松和里根发动的秘密战争。美国的宏伟战略简单扼要,一直是“门户开放”,最初是由威廉·麦金利总统和西奥多·罗斯福总统阐明的,而当时的美国即将成为一个大国。世界第一过去一直不是美国所追求的目标。

美国当时的目标是,通过扩大我们的多边主义模式来结束欧洲腐朽的殖民主义。这种模式是建立在各州联合、经济融合和集体安全的基础上。根据这一模式,没有哪个州可以超过联盟中的其他成员成为第一。反过来,也没有哪个州在经济上的成功会被其他的州视为“零和”损失,因为所有的州都在共享的经济关系中获得了最终的利益。实际上,由于美国所发挥的深远作用,20世纪的各大帝国全部消失。

美国国内有一些反帝国人士,他们目前谴责美国迟迟不愿放弃那些“有用的”独裁者。这些人现在仍然对伊拉克战争极其反感,无视这场战争给伊拉克所带来的新兴民主制度。实际上,应当令我们感到遗憾的是,我们几乎没有得到能够采取真正解放行动的真正机会,无论是通过先发制人式的政权更迭,还是通过支持民众起义进而推翻暴君。

“衰落”和“世界第一”之中的任何一个词都无法准确形容我们有意 “拉平”的这个世界。

首先,“后美国”时代并不存在。拉美人、非洲人和亚洲人的人口增长速度目前是世界上最高的,而在过去二十年里,美国新增人口中的大部分也是这些人种。欧洲裔美国人不再是美国O至5岁幼童的主体。这意味着,在全球化所孕育的对等环境中,我们的孩子将一切安好,因为他们早已走在全球化浪潮的前面。

第二,我们眼中的新兴大国正在被他们国内巨大的负担所拖累。印度和中国顶多算是拴着铁链的超级大国。两国国内不仅有数亿贫困人口,导致城乡两极分化的政治体制也是一种负担。

第三,我们应当牢记,我们在二战后之所以会加入这场超级大国竞赛,是因为我们厌倦了杀戮。因此我们加入了这场竞赛并坚决抗争。我们留在这里是为了等待情况出现好转。如今,欧洲和亚洲都出现了四个大国和平共处的现象:西方是英、法、德、俄,东方则是印、中、韩、日,这是欧亚历史上的首次。

美国在二战后并不是仅仅为了追求世界第一的位置而创造出世界历史上最和平、最繁荣的时期。我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这么做是正确的。

如今,我们承受着这么做所带来的结果,而这其中既有奖励也有挑战。

(作者维基战略网站首席分析师托马斯·巴尼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