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也能求救 -记2011年2月22日新西兰基督城地震奇迹

22号1点多,我手机和电话响成一片,所有人都说基督城发生了6.3级大地震,在离震中的直线大概300公里的威灵顿的我居然一点感觉都没。在四川老家8级地震过后,亲临6级地震的我,显得那么的从容。


但随后得到更多消息说明状况非常严重。虽然只有6.3级,但是是浅源地震,烈度高,破坏力强。全国动员起来开始救灾 ,隔天新西兰的总理宣布了全国紧急状态。


更多的消息随着新闻传出来,重大的人员伤亡主要来之于基督城CBD的两栋大楼。CTV 楼和PGC楼。其中CTV楼又是重灾区,有可能多达120个人被掩埋在废墟里面。CTV坎特伯雷电视大楼(Canterbury Television)坐落在基督城市中心Madeas路243-245号(243-245 Madras St),是一座只有6层低层建筑,建筑约长30米宽30米,估算建筑面积约为6000平方米。里面除开有坎特伯雷电视台外,还有分租给多家私立教育机构。这里从开始就是我关注的焦点,里面有120条鲜活的生命让我日夜难眠。


在地震过后20分钟,一位不幸被压在CTV废墟下的中国留学生赖嫦电话了在中国的父母,留下最后的求救信息:爸爸,我不行了。她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能在这样的时刻,电话到家人。不知道这是上帝人仁慈还是残忍。她只是里面120个不幸者的缩影,不知道还有多少幸存的人在废墟下与命运斗争。一秒一秒的坚持,这需要多大的勇气与信念。


在不可计数的警察,军人,专业救援人员,发扬顽强拼搏精神,废寝忘食的对倒塌CTV楼挖掘8个小时后,以余震以及可能的倒塌为由终止救援,并且由警方发言人Dave Lawry于23日对全国宣布一个让所有人肝胆俱裂的消息:所有不幸被掩埋在CTV废墟里面的人已经100%的确定死亡,并且所有救援人员都将撤离。我热泪盈眶,120个生命就这一瞬间灰飞烟灭,为什么这个世界要如此的残忍。即便我与这些受害者非亲非故,人性使然,我悲痛的连饭都吃不下去。还不要说这些遇难者的爱人亲人朋友,这简直就是天塌了。


我一夜无眠,并蹲守在电视机前一天,在新西兰电视3台6点新闻听到一让人无比震惊的好消息。被新西兰政府在一天前判定100%没有生还者并且放弃救援的CTV楼废墟里,居然有位不幸遇难者发出了求救的短消息。这一晴天霹雳劈的我话都说不出来,一个不幸死亡的人还能发短消息,还要求救。情何以堪啊。


随后新闻中,新西兰政府动用重型机械。大型挖掘机直接爬上了这个曾经只6楼的废墟,如同挖掘垃圾填埋场一样疯狂的挖掘。可惜再坚强的灵魂永远都是肉身,再也承受不起这样的折腾。一个坚强的,幸运的生命如昙花般一现。不,也许是一群生命,最后还是没有机会战胜死神。在忍受了幸存的喜悦,等待的苦楚,最后绝望的离我们而去。在随后得发掘中,救援队从CTV楼废墟里成功的救出一具具尸体,紧接着政府宣布在CTV楼里面所有人全部的不幸死亡,搜救工作现在转为寻找尸体。完美的印证了,2天前尊敬的政府发言人Dave Lawry先生已经做出的结论。


我再也忍不住了,热泪奔涌而出,悲痛欲绝。为什么8个小时就放弃救援啊?在汶川地震中最后一个被救出的幸存者被压在废墟里面长达266小时,超过11天。被掩埋超过100小时后被救出的幸存者不可计数。 就算有更合适的营救目标,就算救得时候有危险,就算救不出来。但凭什么政府就能草率的宣布100%的没有幸存者啊!全国人满怀希望的期待着,不管是里面埋得人还是外面等待的人。就是政府不想救,也请别把话说那么难听和绝情,平白无故陷灭大家最后的希望,埋里面的那120个人怎么能够瞑目啊。真为里面的受害者以及他们的亲友痛哭 。一边忍受难以承受的痛苦,咬着牙一秒秒坚持等待奇迹,一边已经冷血决定停止救援并且武断认定所有幸存者早已死亡。真不敢想象,收到求救短信的那个人是何种心情,又如何能怎么回复啊。这种只有上帝与你同在的状况,能用何种语言委婉的告诉一个身在绝境而又满怀希望的人啊!


120个活生生的人,化作一串简单的遇难者数字,再化作一个个冰冷的墓碑。没有人为此道歉,没有人为此负责,再也没有什么人提起,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我悲痛因为我有人性,有人选择忘记只能说他们冷酷无情。愿冤死者安息,基督城解禁第一天,我一定要去那个你们挣扎过,痛苦过的废墟,给你们放上一束花。我期待过,我悲伤过,我痛哭过,我呐喊过。我尽力了





仅以此纪念那120个被埋葬在CTV废墟里面的生命


一个悲痛欲绝的人于威灵顿26.02.2011








死人也能求救         -记2011年2月22日新西兰基督城地震奇迹


死人也能求救         -记2011年2月22日新西兰基督城地震奇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